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宋氏制止了丫鬟的禀告,轻轻走了进去。

    罗知慧正在研磨,垂着头,神情专注。

    宋氏静静看了女儿一会儿,才开口:“二娘。”

    罗知慧抬头:“娘,您来了,先坐,等我把这一笔画完。”

    宋氏坐在玫瑰椅上,耐心等罗知慧收了笔放好。

    “二娘,娘有话要对你说。”

    罗知慧动作轻柔的坐下,露出清浅的笑容:“娘,是我的亲事定下了吗?”

    宋氏怔了怔,望着女儿没有任何异样的神情,轻轻点了点头:“嗯,定下了。”

    “呃,女儿知道了。”罗知慧平静地道。

    “二娘,娘这些日子冷眼看着,贺家公子是个挺好的孩子,娘只希望你不要先怀着偏见去认识他。答应娘,多发现他的好,这样,你才会过得好。”宋氏怜爱的摸摸罗知慧的头发。

    作为一个母亲,女儿要嫁给一个眼盲之人,当然不可能心花怒放。

    可是,她不喜欢只盯着最坏的地方。

    贺家公子除了眼疾,各方面都是好的,二娘嫁过去,贺家那边定会心里存了几分愧疚,婆母想必不会挑剔她,而贺家公子因为眼疾,也不可能把府里弄得乌烟瘴气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

    或许,女儿会得到大多数女子都得不到的幸福也不一定呢。

    只是二娘毕竟年纪还小,平日再娴静,心里也可能有不满。

    宋氏温柔的望着罗知慧。

    罗知慧一脸茫然:“偏见?女儿干嘛对他有偏见?”

    宋氏张了张嘴:“他有眼疾。”

    罗知慧叹口气,眼中闪着同情:“是挺可惜的呢,好多美丽的景色和人都看不到,更不能画下来呢。娘您放心,女儿会对他好的。”

    宋氏彻底没话说了。

    做女儿的想得这么通透,当娘的太没成就感了!

    甄妙窝在清风堂里。因为脚伤走动不便,闲得无聊逗八哥玩儿。

    “锦言,来说‘你好’”。

    锦言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

    甄妙咬牙:“锦言,你会说那么长的话,怎么就学不会这两个字?”

    锦言瞥甄妙一眼,张开翅膀腾地飞到窗檐下去了。

    甄妙清楚的看到那对小眼里流露出来的不屑,当下恼了:“锦言,你给我回来!”

    锦言默默转过身,拿尾巴对着她。

    甄妙怒了。

    她养的这是什么鸟啊,张口美人儿闭口救命。就没说过一句正常话!

    瞧了瞧,捡起手边莲叶红黑漆描金攒盒里的一粒杏仁砸了过去。

    锦言张开翅膀就从窗檐飞走。

    又是几粒杏仁飞来。

    锦言真的不满了,向着门口飞去,还不忘回头瞄了一眼。

    那意思很明白,今儿不陪你玩了还不行么!

    罗天珵正抬脚进门,见锦言飞来,手一抬,锦言就撞进了手心里。

    锦言栽了个跟头,狼狈的爬起来瞪着罗天珵。

    罗天珵冷眼瞧着。他倒要看看这八哥会说出什么人话来。

    锦言理了理羽毛,声音平静:“救命啊——”

    以极快的速度飞到了房梁上,给了罗天珵一个挑衅的眼神。

    罗天珵鼻子都快气歪了。

    他就知道,这破鸟见了所有人都叫美人儿。就见了他叫救命!

    真想把它一身毛拔下来,让它裸奔去!

    罗天珵凶神恶煞的眼神显然吓到了锦言,它不自觉的双翅抱住身子,扯着嗓子又喊了声救命。

    这一次音调陡然高了。有些凄凉,倒真像个女子发出的声音,好几个丫鬟婆子就急慌慌冲了进来:“大奶奶。怎么了——”

    然后声音就戛然而止,看看脸色铁青的世子,再看看房梁上双翅护身,像是糟了非礼的八哥,诡异的沉默着。

    在一片沉默中,罗天珵怒吼:“都给我出去!”

    刷的一下,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主子一只鸟了。

    罗天珵脸色不善的看向甄妙。

    心道这女人,怎么就不知道好好教育教育这只破鸟。

    甄妙神情也诡异了,小心翼翼的开口:“世子,我也要出去?”

    就留你们俩?

    这话没问出来,罗天珵却心有灵犀的猜到了,脸又黑了几分,大步走了过去。

    锦言瞧着这个机会,从房梁上跳下来飞了出去。

    室内气氛这才缓和。

    “甄四,我给你找了个丫鬟,现在正在外面候着。”

    “丫鬟?我这里有等阶的都满了。”

    “那就当个小丫鬟,只是以后你去哪儿,让她跟着就行。”

    “她身手很厉害?”甄妙眼睛一亮。

    罗天珵微怔:“你猜到了?”

    甄妙撇撇嘴:“世子,请用正常眼光看我。”

    不是身手好保护她,难道是监视她啊,要真是那样,还跟她说干嘛,随便安个暗线不就是了。

    “咳咳,抱歉。”罗天珵嘴角上翘,“我让她进来了。”

    甄妙点点头。

    罗天珵手指放到唇边,吹了个清亮悠长的口哨。

    然后两个影子一闪进来了。

    一个是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一个是刚离去的锦言。

    锦言瞪了罗天珵一眼,又一脸高傲的飞出去了。

    只留下那小姑娘,像小鹿似的怯怯望过来。

    “过来,见过你以后的主子。”

    小姑娘走过来,跪下:“主子。”

    “你叫什么名儿?”甄妙左看右看,也看不出这小姑娘是个会武的。

    小姑娘抬了头,声音柔柔的:“请主子赐名。”

    甄妙忍不住看罗天珵一眼。

    她都要怀疑罗天珵的话了,要不就是进来错了人,呃,这小丫头看着还没她家锦言战斗力强呢。

    罗天珵却肯定的点点头。

    甄妙想了想道:“就叫青黛吧。”

    “青黛多谢主子赐名。”

    “以后还是叫我大奶奶吧,你先下去。”

    青黛立刻出去了。

    甄妙忍不住问:“世子,青黛真的会武?”

    罗天珵笑了:“高手谈不上,放倒几个大汉不成问题。表里不一。不是更好么。”

    然后报复性地补充一句:“就像那八哥一样,不了解的,谁能想到一只鸟能这么贱啊!”

    “世子,你怎么能这么说?”甄妙不满了,“你得庆幸,它见着你只是喊救命,没有喊非礼。”

    罗天珵……

    “世子?”见罗天珵半天不吭声,甄妙喊了一声。

    罗天珵活过来:“麻烦跟它说,谢谢啊!”

    很快到了老夫人寿宴的前一日,天色暗了。甄妙低头绣着,累了停手揉了揉眉骨。

    “姑娘,婢子给您再点两盏灯。”绛珠道。

    “不用了,马上就好了。”甄妙又拿起针,绣了一刻来钟,总算长舒一口气,满意看着自己的作品。

    这绣字的诀窍,还是和三表姐温雅涵学来的。

    当然她没有那个本事把蝇头大小的字绣出来,这敬献给老夫人的寿礼。就是一首总共五十六个字的藏头祝寿诗。

    因为字少,所费的时间就少多了,难度也没那么高。

    用这个做寿礼,出挑不敢说。至少不被人挑剔。

    对甄妙这么不力求上进的妹子来说,不被挑剔就足够了。

    泡了个澡,放下心事的甄妙神清气爽的睡下了。

    第二日还在睡梦中就被人喊醒。

    甄妙睁开眼,就见绛珠跪在地上。几个进来伺候的丫鬟脸色都不好看。

    甄妙没了睡意,坐起来:“出什么事了?”

    绛珠把那副绣品拿过来,声音涩然:“大奶奶。婢子今早儿要把绣品装盒时又仔细查看了一遍,结果,结果发现这里有个小洞!”

    “快给我看看。”甄妙心中一沉。

    接过昨晚才完工的绣品一看,果然在不起眼的一处有个小洞。

    这洞一看就是溅了火星烧出来的,只是太小,又恰好在黑字的最后一笔上,并不显眼。

    可当做寿礼的绣品,是绝不可能补的,那是对寿星的不尊重,被人察觉了就是天大的笑话。

    甄妙盯着那破洞发愣。

    昨夜,她真的不记得有没有这个小洞了,到底是新形成的还是早就有的,更是说不清。

    可自打秋千的事后,她这屋子就只有陪嫁的丫鬟们才能进来。

    要说这是人为的,她实在不敢相信。

    “姑娘,都是婢子的错,请您责罚婢子吧。”绛珠咚咚磕头。

    “绛珠,你起来吧。”甄妙挥挥手。

    见绛珠还跪着,抿了唇:“绛珠,你听话,赶紧起来。这也并不是你的错,再说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

    绛珠站起来,额头紫青一片。

    “阿鸾,带绛珠去上药。”

    甄妙看着绣得工整的藏头祝寿诗叹了口气。

    好好的寿礼毁了,这可真愁人啊,难道还是要用吃食来显示她的不同凡响吗,这多不好意思。

    “紫苏,去取些萝卜来,青的、紫的、红的都要。”

    天很快大亮了,镇国公府的门开着,人来人往没有断过。

    当红的戏班子梨春班早就在府里东边园子里把戏台搭了起来。

    隐约的丝竹声传到大堂,更添了喜庆。

    老夫人坐在上首,看着满堂宾客心情不错,与相熟的几个老姐妹闲聊着。

    很快到了拜寿献礼的时候。

    各府的人来拜寿,寿礼都是由管事唱念着入了礼单直接收起来,唯有府中晚辈和关系极密切的后辈才会直接把寿礼呈上来,讨老寿星欢喜。

    田氏、宋氏、戚氏依次献了寿礼,很快就轮到了甄妙。(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