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脚并没有好利落,这一走动,别人就看了出来,不由多看几眼。

    只是这种场合,谁都不好多议论,那眼神别提多好奇了。

    甄妙知道自己被围观了,打定主意速战速决,忙跪了下来说了吉祥话,然后接过紫苏递过来的托盘交给了一个丫鬟。

    那丫鬟把蒙着红布的黑漆托盘捧到老夫人面前。

    “是什么?打开看看吧。”老夫人笑道。

    看那高度,像是一株小珊瑚,或是一块奇石。

    田氏悄悄笑了。

    那礼单上,今日收了不下十株珊瑚了,最大的足足有半人高,至于奇石,以前老国公倒是稀罕,老夫人对这个可是没什么兴趣的。

    像田氏这样想的大有人在,三五成群的贵妇们都是自顾轻声攀谈着,不过是随意瞥了几眼。

    可随着红布被掀开,那些目光就凝固了。

    一棵青松盘根在黑褐色的山石上,松下数只仙鹤姿态各异,奇怪的是它们的翅膀是绯红色的,与青松配在一起,反倒出奇的协调瑰丽。

    竟是不知由什么材质雕琢成的松鹤延年图。

    “这是什么玉石?”坐在老夫人旁边的一个老妇人探着头问道。

    这老妇人一身福字不断纹酱红褙子,头发盘得紧紧的,看面容明明和老夫人差不多大,却没有一根白发,人显得极为精神。

    “大郎媳妇,快告诉杜老太君。”

    甄妙知道,这位杜老太君是欧阳将军府的老夫人,和镇国公老夫人关系相当好。

    见众人目光都落到这里,抿唇一笑:“杜老太君万福,这不是什么玉石,是花瓜。”

    说着又施了个礼,脆生生道:“请祖母品尝。”

    “什么。是花瓜?”大厅里的人们嗡嗡议论起来。

    年长的妇人也就罢了,那些年轻的媳妇和姑娘们,有调皮的已经站了起来探身仔细瞧着。

    “不可能吧,那怎么可能是花瓜?”

    那山石,青松和白鹤,实在是太真切了,怎么能用瓜果雕刻成这个模样?

    随李氏前来的甄玉瞥了那提出质疑的人一眼,道:“有什么不可能,我四姐去岁七夕女儿节时做的花瓜被国子监祭酒骆夫人亲评了绝品,这可是多少年没评出过了。别人做不出。可不代表我四姐做不出。”

    前不久甄玉李代桃僵替甄冰进宫参选,建安伯府不得不让甄冰称病落选,为了不落人话柄,到现在甄冰还是在府里养着,这次并没有前来。

    见甄玉出头说话,李氏悄悄掐了她一把。

    甄玉疼的皱眉。

    好在因为她这番话,许多人恍悟,纷纷道:“不错啊,我听说后来今上还宣甄大奶奶进宫了呢。可见甄大奶奶花瓜是做得极好的。”

    众人纷纷点头,又开始猜测那松鹤延年盆景到底是什么做成的。

    见没人注意,甄玉小声抱怨:“娘,您掐得我好疼!”

    李氏一脸不乐意:“你一个姑娘家。这种场合多什么嘴,显得牙尖嘴利的坏了名声!”

    镇国公老夫人的寿宴,来得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贵妇,借着这种场合相看各家小娘子太正常了。

    不知多少人家的结亲。就是在各色宴会上促成的。

    两个女儿正是议亲的时候,可不能行差踏错半步。

    想到这偷偷瞪了甄妙一眼。

    这个四丫头,自己攀了好人家。不说帮衬妹妹们一把吧,至少别再带累人!

    这样一想又忍不住叮嘱两句:“玉儿,你要拿出大家闺秀的样子来,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能说,省得被人笑话了去。”

    甄玉认真看了李氏一眼,淡淡道:“娘,我们都是一个府上出来的姑娘,任由别人猜疑四姐,做妹妹的一声不吭,才会让人笑话呢!”

    说着不由想起了去年七夕的事。

    当时四姐被初霞郡主和赵飞翠挤兑着参加比试,三姐还拿了支蝴蝶簪出来呢。

    想到这,心里一堵。

    三姐真是被猪油蒙了心,就算庶出的女儿,也没有这么糟蹋自己的。

    当了皇子的妾又如何,但凡正经的场合,都没有机会出来呢。

    李氏母女二人的私语,被坐在一旁的王阁老家的儿媳萧氏听入耳中,不由又多看了甄玉两眼。

    她的二子正在议亲,夫君前不久还提过建安伯府的两位姑娘。

    依夫君的意思,罗二老爷前途无量,人品又是好的,娶他的女儿还是不错的。

    可罗二老爷的继室李氏,大大小小的宴会她是见过不少次的,虽没说过话,却看得出是个小家子气的。

    当娘的这样,她对女儿就有些不放心了。

    这次宴会,有意坐在了李氏母女旁边,没想到倒是听到了一番出人意料的话。

    李氏倒真是好福气,没有把女儿养歪。

    看着李氏一脸不满盯着甄妙的样子,萧氏讽刺的翘了翘嘴角。

    杜老太君一脸不可思议:“这真是瓜果雕成的?”

    扭着头对镇国公老夫人道:“老姐姐,你说我这眼神不差啊,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老夫人心里得意,笑得越发和蔼:“大郎媳妇,你说说这是拿什么瓜果做成的?”

    甄妙也不卖关子,笑眯眯道:“祖母,这青松用的是青萝卜,白鹤用的是紫萝卜,所以这白鹤的翅膀才是紫红色的,取的就是紫萝卜表面那层浅紫色。”

    “竟然是萝卜?”许多人惊呼。

    怎么瞧,都不敢相信这么精致的物件只是拿萝卜雕成的。

    “那黑褐色的山石呢?总不能还有黑萝卜吧?”杜老太君打趣道。

    甄妙笑盈盈道:“这黑褐色的山石啊,是用面粉、鸡蛋加了乌梅汁等物烘烤出来的面点。”

    “老姐姐,快让丫鬟拿近点,我看看。”杜老太君越看越稀奇。

    老夫人心里那个得意:“没听杜老太君说吗,还不拿近点。”

    捧着托盘的丫鬟走到近前。

    杜老太君欠了欠身子,笑道:“哎呦,竟是真的呢,远处瞧不觉得。这一靠近,就闻到一股萝卜味。”

    甄妙低了头苦笑。

    自己折腾了一大早上,到现在都是一身萝卜味。

    真的确定了这就是由萝卜雕成的,杜老太君啧啧赞叹:“老姐姐,你这孙媳真不错,手这么巧,一看就是伶俐的。不像我家那傻丫头,帐都算不清呢。”

    站在杜老太君旁边的一个年轻圆脸女子嘟着嘴道:“老夫人,您看看,老太君这就嫌弃人家了。别回去后处处拿我和甄大奶奶比,那我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这么一说,众人都笑了。

    杜老太君佯装打了那圆脸女子一下:“你这丫头,再贫嘴以后可不敢带你出门了。”

    “祖母——”

    甄妙额头滑下一道黑线。

    什么时候,自己也成了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了。

    退到一旁,接下来是罗知雅献寿礼。

    只可惜众人还在琢磨用面粉鸡蛋怎么烤出像石头模样的糕点,对罗知雅献上的手绣经书并没多少关注。

    田氏暗暗咬牙。

    大半年前她从大福寺捐了大笔香油钱得了一本手绣经书,让女儿仿着绣,为的就是献给老夫人当寿礼。

    这一日京城贵妇云集。元娘贤良灵秀的名声传出去,将来说一门好亲事就容易多了。

    没想到,又被甄氏抢了风头!

    罗知雅垂着头退到一旁,心中亦是不好受。

    想着自己数月的辛苦。却抵不过别人一两日的忙乎,就觉得不甘心。

    大嫂明明都嫁做人妇了,还这么抢风头干嘛?

    难道不知道,自己还替她背着黑锅吗?

    罗知雅越想越不平衡。待赞叹声又响起时,猛然抬头望去。

    就见罗知慧立在大堂中央,和刚才捧托盘的丫鬟一人扶着画轴的一边。展示给人们看。

    那是一幅雨打芭蕉图,这样的景物入画,是很常见的,想要出彩不容易。

    可罗知慧这幅画能像甄妙的果雕一样引起众人惊叹,却是因为画得太真了。

    是的,不是像,而是真。

    站在这幅画前看着,那巨大的芭蕉叶上滚落的水珠,仿佛手一伸就能接住,还有肆意洒落的雨,让人觉得靠近了,雨水就会打在自己身上。

    “这是什么画法?”一个刚进门的妇人走过来。

    有人低呼:“骆夫人!”

    骆夫人这才醒过神来,勉强从画卷上移开目光,冲老夫人行了礼:“老夫人,车子路上出了点问题,来迟了,还望您勿怪。”

    “不会不会,你来我就很高兴了。”

    骆夫人忙回了头看着那幅画,问道:“这画,是出自何人之手?“

    “夫人,是我画的。”罗知慧裣衽施礼,一副宠荣不惊的样子。

    骆夫人眼睛一亮,喃喃道:“难怪落笔还有些稚嫩,不过,这种画技倒是令人耳目一新。罗二姑娘,这种画法,是谁教你的?”

    “是我自己闲来无事琢磨的。我就是想着,到底能把一幅景色画的有多像。”

    甄妙早就瞪大了眼睛。

    这姑娘强啊,就这么着把工笔画和油画糅合到一起了,假以时日,完全是一代宗师的节奏啊。

    骆夫人显然比甄妙更懂得罗知慧的天赋,深深看了她一眼道:“罗二姑娘,我近来也常常研究作画,你若无事,就常来府上玩,我们一起探讨一下。”

    “夫人抬举我了,若是夫人不嫌弃,能不能收下我这个学生?”

    “好。”骆夫人满口应下

    这话一出,满堂皆惊,看向罗知慧的眼神便不同了。(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