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好像是有什么话说错了。

    甄妙默默地想。

    温热干燥的大手轻轻扫过,指尖的薄茧带来一阵阵酥麻。

    甄妙身子紧绷起来。

    “闭眼。”罗天珵没好气地道。

    甄妙条件反射的闭上。

    温顺的表现,几乎让罗天珵瞬间起了一把火,原本的心动化为行动,灵巧的十指轻盈起舞,带起一串串灼烧二人的火花。

    暑气未退,这样的接触使甄妙出了一身的汗,浑身火烧似的不舒坦,不由推了推那双不老实的大手。

    罗天珵难得没有抗拒,手移开,可随后俯下身子,微凉的唇落下来,含住了一颗红樱桃。

    甄妙猛地睁开眼,惊叫出声:“世子!”

    罗天珵没有理会,舌尖轻轻掠过。

    甄妙脸腾地红了,说不清是羞还是惊:“世子,你听我说——”

    话音被堵在喉咙里。

    罗天珵用手捂着对方的嘴,警告道:“甄四,这个时候,我不想再从你口中,听到什么莫名其妙的话,不然我真的会杀人的!”

    甄妙抗拒的动作一顿。

    **和丢小命的选择吗?

    呃,还是**好了,反正这是自己夫君。

    节操?不好意思,丢老夫人那了,明天去请安时,再捡回来吧。

    甄妙没羞没躁的想着,陡然觉得下面一凉,然后一条浅粉色的里裤从她眼前飞过去了。

    甄妙目光追随着那条里裤,眼睛蓦地圆睁。

    “世,世子,快,快下来!”

    罗天珵埋首胸前,传来压抑的声音:“闭嘴!”

    “嘶——”甄妙疼得倒抽一口冷气。

    这混蛋,居然咬她,不知道她在发育吗!

    万一以后不长了怎么办!

    不对。现在这个不是重点!

    沐浴着窗外吹进的微风,甄妙咬牙:“世子,窗户忘了关!”

    身上人动作猛然停下,抬起了头。

    美人榻就在窗边,而那窗子为了透风,用叉竿支撑起了一道宽一尺有余的缝隙,顺着这道缝隙,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合欢树落了一地粉红。

    罗天珵脸腾地烧了起来。

    他再怎么样,也没有给人活活表演的打算!

    手指一弹,叉竿滑落。窗子落了下来。

    “你怎么不早说!”大手泄愤似的向下探去,触手的光滑让稍微冷却的温度又沸腾起来。

    甄妙都快哭了:“你一直不让啊,快停下,赶紧把窗子打开!”

    “你说什么?”罗天珵挑眉,哑着嗓子道,“甄四,我不知道你有让别人欣赏的爱好!”

    是有许多大户人家主子行房时,通房丫鬟在一旁伺候的,可这一点。他绝对接受不了!

    甄妙绝望的闭了眼:“世子,我真的没这种爱好,但我的里裤,刚刚从窗口飞出去了……”

    罗天珵……

    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甄妙身上起来。然后推开窗户跳出去了。

    眨眼间又从窗口跳回来,脸色铁青。

    看着罗天珵空空无也的双手,甄妙觉得事情很不妙:“世子——”

    “不见了。”吐出这三个字,罗天珵都觉得不想活了。

    他不过是。不过是想和自己媳妇行个房,天经地义的事儿,怎么就这么艰难。

    这种时候。难道要大张旗鼓的追查偷走他媳妇底裤的人吗?

    罗天珵还有一口气支撑着的原因,就是这院里还好只有丫鬟婆子,没有男人。

    但是,难道要把所有丫鬟婆子杀人灭口吗!

    罗天珵心情无比纠结,正琢磨着实施这事的可能性,就听窗口传来动静。

    迅速转头,就见锦言扑棱棱飞了进来,嘴里衔着的正是一条淡粉色里裤。

    “锦言,快把裤子放下来。”甄妙都要感动哭了。

    老天总算没有抛弃她,捡到底裤的是锦言,不然她也没脸活着了。

    锦言偏了偏头,小眼滴溜溜瞄了罗天珵一眼。

    二人凭这个动作,诡异的洞悉了这八哥的意思。

    它那分明是在说:“世子,来求我啊!”

    甄妙立刻看过来。

    罗天珵嘴角猛抽:“别看我,凭什么让本世子去求你那只缺德鸟儿!”

    锦言翅膀一张,猛然飞到高处,好整以暇的抬抬头,随着它的动作,淡粉色的里裤像旌旗似的招展着。

    甄妙羞愤欲绝:“世子,或者你等锦言喊救命,然后丫鬟们都进来?”

    一句话把罗天珵打击的不行,忍着万般羞恼,冲锦言艰难开口道:“今日多谢你了。”

    锦言似乎很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口一松里裤落下来,然后慢条斯理的从窗口飞出去了。

    砰地一声,罗天珵把窗户大力关上,还是接受不了自己向一只鸟儿服软的事实。

    那些旖旎心思早就烟消云散,看都没敢看甄妙一眼,匆匆出去了。

    甄妙隐约听到门口传来一句话:“大奶奶睡了,你们别进去打扰。”

    甄妙默默拿薄被蒙住了头。

    青天白日的关了半天门,然后她睡了,用脚趾头都知道那些丫鬟们会怎么想啊。

    可是,他们明明什么都没做!

    呃,这种不划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儿?

    罗天珵去了书房,拿了一本兵书研究起来。

    他知道,这样的平静不会太久了。

    今年秋日狩猎,一只猛虎袭击太子,太子惊慌之下把猛虎引向了皇上,救下皇上的侍卫从此青云直上,太子被废,皇上由于惊吓过度,身体渐渐差了下来。

    如果说刺杀永王那事是动乱的前奏,这次狩猎,则拉开了大周朝长达数年内争外斗的序幕。

    天色渐晚,罗天珵放下书册,起了身走到窗前,然后猛然想起了什么,黑着脸向门口走去。

    打开门。正好半夏走过来:“世子爷,刚刚后院的青鸽姑娘过来,问您是回去用饭吗?”

    “不了,我就在书房吃,和大奶奶说一声,今天不过去了。”罗天珵没有犹豫地道。

    “嗳。”半夏应了转身离去。

    过了一会儿又提着食盒返回:“世子爷,老夫人送了饭菜来。”

    罗天珵有些诧异。

    他院子里的饭菜,都是大厨房按时送来的,因为他如今特殊的体质,胃口大。随时会饿,清风堂还专门设了小厨房。

    老夫人那边,鲜少会送吃的过来。

    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问:“老夫人那边送来的?”

    半夏懂罗天珵的意思,回道:“是红福姑娘亲自送来的。”

    这么一说,罗天珵心放下来。

    半夏见状,打开食盒把饭菜取出来。

    食盒足有四层,竟然摆满了桌子。

    罗天珵扫了一眼。

    葱烧海参,枸杞乳鸽汤。鹿茸羹,红烧狗肉,韭菜鸡蛋饼……

    对吃的向来没有什么研究的他,怎么看都觉得有点不大对劲。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从来没敢把自己祖母往某个不良方向想的某人。直到吃个盆干碗净,还是没想起来。

    到了晚上,已经冲了两遍冷水澡,盯着还没有消下去的某处。罗天珵觉得他总算想起来了!

    祖母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甄四今日的话引起了祖母的不满,祖母想塞个人过来敲打她?

    好不容易清静下来的后院,他可不想再多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将来还要费心思打发!

    想到这,罗天珵推了门向后院走去。

    今日正好是甄妙按着甄太妃养肌肤的方子沐浴的日子,罗天珵进了屋等了足足半个时辰,还没见动静,实在忍不住转进了净房。

    甄妙正好起身站出来,由着青鸽换水,然后就傻眼了。

    罗天珵也傻眼了。

    他以为对方在木桶里泡着,可没料到是这么一副一览无余的景象。

    然后鼻子一热,流血了。

    他晚上为什么要吃那么多!

    心中一边捶地,一边吼:“青鸽,你先出去!”

    青鸽完全不受影响的倒着水,问甄妙:“大奶奶,婢子要出去吗?”

    看着一脸血的某人,甄妙震惊的反应慢了半拍,顺口道:“我觉得,还是出去吧。”

    三人中最淡定的胖丫鬟轻巧的提着大桶出去了。

    关门声传来,甄妙彻底清醒,急慌慌的用双手护着胸前,然后又慌不择路的捂了下面,最后急中生智,把脸捂住了。

    这次总算没有那么蠢!

    罗天珵下意识点评一下,身子不受控制的火热起来。

    这种时候,什么都不再想,走过去拦腰把人横抱起来。

    “世子——”

    罗天珵抱着甄妙,一言不发的转出净房,然后把人放在拔步床上。

    咳咳,窗边的美人榻什么的,再也不敢去了!

    擦了擦鼻血,罗天珵一字一顿地道:“甄四,今日,我们正式结为夫妇吧。”

    问得这么认真,认真的甄妙只得傻乎乎点了点头。

    火热的身子覆上来,甄妙像是置身温泉,又像是踩在春日的云团上,有些惊,有些慌,还有一些茫然。

    “甄四……这次,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了吧?”

    “嗯……葵水未至,算吗?”

    罗天珵身子一僵,动作停了下来。

    排山倒海的热浪袭来,甄妙听到耳边有人说:“甄四,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不会乱来的某人,抱着那具光滑的不可思议的身子,足足折腾了大半夜才停下来沉沉睡去。

    第二日,二人尴尬的谁都不敢多看对方。

    “甄四,我去上衙了,你,你多休息会儿再去请安。呃,要不别去请安了,我,我去给你请假。”罗天珵语无伦次,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心中暗想,最近还是去睡书房吧,这么丢脸的事,两辈子第一次做。

    “你,你乱说什么,你快走吧。”甄妙觉得,她的节操已经捡不起来了。

    馨园那边,大清早的闹腾起来。(未完待续。。)

    ps:咳咳,看在人家小夫妻有所进步的份上,童鞋们投个粉红呗。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