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父亲,娘,女儿不要嫁给一个蛮子,求你们救救女儿,求你们了。”罗知雅跪在地上痛哭。

    罗二老爷紧绷着脸:“元娘,你素来是个懂事的,怎么现在犯起糊涂来了?这是赐婚,皇恩浩荡,由不得你选择。”

    罗知雅眼含一丝期翼望向田氏:“娘——”

    田氏不忍的别开脸:“元娘,你父亲说的不错,娘知道你心有不甘,可女人遇到这事能有什么法子呢,你且忍一忍吧,你嫁的是二王子,再怎么样也不会过苦日子的。”

    听了田氏的话,罗知雅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茫然望着四周。

    这间内室,房门被关得紧紧的,窗子亦是放下来,好像是一个牢笼把人豢养着无处可逃,唯有晨光透过糊窗的纱,让人知道外面是个晴天。

    罗知雅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尖锐的疼反倒让她醒过神来,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望着田氏冷笑:“忍?娘,您果然又是让我忍一忍。从小到大,明明我是您嫡出的女儿,是国公府大姑娘,可您只会让我忍。对三娘,我明明不喜,为了您的慈爱大度我要忍,对二娘,她时不时的就要犯痴,我还是要忍,忍到最后,我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柄,二娘成了名满京城的才女,就连三娘都能安安静静的活着,您还是要我忍!”

    罗知雅向田氏走了几步:“娘,可如今,女儿要嫁到蛮夷之地去了,那里的人吃生肉喝生血,一个女人嫁了父亲还能嫁儿子,儿子死了还能嫁孙子,您要我怎么忍?怎么忍!”

    田氏捂住了脸,喃喃念着:“元娘,是娘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罗知雅转动着一双绝望的眸子看向罗二老爷:“父亲,为什么别的府上,像我这样身份的姑娘可以刁蛮,可以任性,可以活得肆意洒脱,最后找个良人嫁了,而我自幼就要懂事明理,谦让他人,这样憋憋屈屈活到现在,然后为了国公府。为了大周,就这么被推入火坑?”

    罗二老爷不敢看女儿的眼睛。

    他怎么能说,那是因为他从没按一个普通国公府的姑娘教养她,而是想要她担得起镇国公嫡长女的高贵身份呢。

    “元娘,你别忘了,初霞郡主也要嫁过去的。”

    罗知雅冷笑一声:“父亲,您也别忘了,初霞郡主的父亲是王爷,是皇上的亲弟弟。自古宗室女和亲不足为奇。这本就是她们享受世上无上的尊贵要付出的代价。可女儿呢,女儿不过是一个普通勋贵家的姑娘,国公府地位再高,真的算起来。我也只是一个五品官员之女,等大哥袭了爵,这国公府的荣耀和我有什么关系——”

    “住口!”罗二老爷厉声道,脸色铁青。

    突然的情绪变化让罗知雅怔了怔。随后笑了:“父亲,娘,女儿总有一次不愿忍的时候。”

    她笑得诡异。田氏心不由提了起来。

    罗知雅提着裙角猛然向一根立柱撞去。

    “元娘——”田氏声嘶力竭的喊着,在罗知雅额头刚刚触到柱子之际死死抱住了她的腰。

    砰地一声房门被推开,二郎和三郎快步走了进来,看清屋内情景,痛声疾呼:“妹妹!”

    罗知雅躺在田氏怀里,额头青紫一片,双目紧闭。

    田氏痛心疾首的呼唤着。

    反倒是罗二老爷双手背立,望着妻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脾气有些急躁的三郎怒了:“父亲,您难道要看着妹妹被活活逼死吗?”

    “住口,这是你和父亲说话的态度?”

    三郎咬了咬牙,声音低了下来:“可是元娘好惨,我们就这么一个妹妹啊,不能保护她,还要看着她跳进火坑——”

    二郎赶忙在后面拉了二郎一下。

    罗二老爷眼睛眯了起来:“三郎,你的意思是,三娘不是你妹妹?”

    三郎嘴张了张,没有说出话来。

    “田氏,这就是你养的好儿子!”

    罗二老爷冷笑一声,心中翻腾。

    前几日去杏花巷,淑娘没有让他近身,试探之下才吐露,原来是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子,早先的不舒坦,也是因为此。

    淑娘也跟了他两年了,原本想着寻个合适的机会把这事和田氏说了,让淑娘进府,也给孩子一个名分。

    可现在看来,一切还是等孩子出生再说吧。

    田氏这几日心一直在油锅里煎着,女儿落得如此下场还气息奄奄的在她怀里躺着,夫君却怒目相向,顿时就失了理智,反唇相讥道:“老爷,不都说子不教父之过吗?怎么儿子就成我一个人养的了?再说,三郎说的也不错,三娘怎么能和元娘比,难道老爷您真的觉得三娘和元娘是一样的?”

    田氏这话理直气壮,反倒把罗二老爷噎个半死,终于忍不住道:“田氏,我给你留脸面,你却像个泼妇般粗俗无礼。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不知,元娘为什么主动把惊马的事承担下来吗,要不是你自作主张,这婚,又怎么会赐到元娘头上!”

    “你——”田氏雪白着脸要反驳。

    二郎走过去,从田氏怀中把罗知雅抱起,淡淡道:“父亲和母亲有什么事,慢慢商量吧,儿子带妹妹看大夫去。”

    众人这才清醒,传丫鬟的传丫鬟,请大夫的请大夫。

    这番热闹,到底是没有遮掩住,传到了老夫人耳里。

    老夫人端着一杯热茶,袅袅烟气朦胧了面上表情:“呃,元娘担下惊马之事,是田氏授意的?”

    杨嬷嬷静立一旁,,没有做声。

    老太太心里不乐意了。

    孙女为了国公府的名声主动承担,心地纯良,端敏大义,她是欣赏的。

    可要是为了博一个好名声而这样做,那就实在欢喜不起来了。

    罗二老爷今日不用上衙,要进宫谢恩的,把罗知雅安置妥当了,就和田氏一起过来怡安堂请安。

    看出这对夫妻间微妙的冷凝气氛。老夫人沉下眼皮:“元娘怎么样了?”

    “额头青了,不过大夫说,人没有大碍,外敷几剂药就好了。”罗二老爷回道。

    到底是嫡亲的孙女,老夫人心下微松,随后又不满:“今日你们本该带元娘进宫谢恩,现在元娘这个样子,显然不得进宫了,可想好了怎么说?”

    “母亲放心,这个儿子自有说法。”

    罗二老爷对此倒是不担心。

    皇上心知肚明。没有一个大臣愿意把女儿远嫁蛮尾国的,随便寻个理由,皇上不会深究。

    要是他和田氏表现好些,说不得还会多加补偿。

    既然已经牺牲了一个女儿,那他只能争取最有利的局面了。

    “田氏,你是当娘的,以后要把元娘照顾好了。她有委屈,我们都知道,可事已至此。只得认了。要是再闹出什么来,才是真的害人害己。”

    一番话说的田氏心中一凛。诺诺应是。

    “行了,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进宫谢恩吧。”老夫人头一次。不想多看儿子儿媳妇一眼。

    罗二老爷和田氏这才退下。

    只是二人心中都有气,同坐着一辆马车快到宫城了,还是没说一句话。

    馨园那边,两个小丫鬟一个守着炉子。一个在熬药。

    “哎,大姑娘好好的,怎么就想不开了。皇上赐婚,那真是不敢想的荣耀呢,听说嫁的还是王子呢。”

    另一个略大点的丫鬟呸了一声:“你懂个什么,蛮尾国那是连田地都没有的,听说那里的人吃肉喝血都是生的。这倒也罢了,据说那里绝大多数的老百姓,一辈子只洗三次澡!”

    “三次?”

    “是呢,出生一次,成亲一次,临死一次!”

    “啊,好可怕!”小丫鬟捂了嘴,又有些迟疑,“不过,大姑娘嫁的的是王子,洗澡还是能的吧?”

    “这个想必是能的。可那里的男子,听说比熊瞎子还壮,还打媳妇,要是大姑娘不如王子的意,王子一巴掌打过来,你想想吧。”

    “嘶——”小丫鬟吓得脸都白了,“大姑娘好可怜……”

    “谁说不是呢——”

    话音未落,门就推开了,一个绿衣丫鬟站在那里,面色冷凝:“两个小蹄子乱嚼舌什么呢!”

    两个小丫鬟忙站好:“见过绿娥姐姐。”

    绿娥冷哼一声:“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老爷夫人可是下了禁口令,你们要是管不住这张嘴,发卖出去都是轻的,有什么下场自己想吧!”

    两个小丫鬟白了脸,哀求道:“绿娥姐姐饶命,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

    “药熬好了没?”绿娥心里不痛快,懒得废话。

    夫人的意思,大姑娘就暂住在馨园了。

    朱颜姐姐自打那事后就一直不露面,她顶了朱颜姐姐的位置,那起子心怀妒意的处处给她使绊子,就恨不得把她拉下来自己顶上去。

    双拳难敌四手,害得她已经被夫人训斥了几次了。

    如今又多了个大姑娘,日后且有得麻烦了。

    “绿娥姐姐,药已经熬好了。”年纪稍大的小丫鬟用白手巾垫着把熬药的砂锅拿下来。

    “走吧。”绿娥转了身,向罗知雅暂时安歇的屋子走去。

    到了门口面色微变。

    门竟然是开着的!

    快步走进去,就见床榻上空空如也,而原本留在屋里的丫鬟也不见了。

    “绿娥姐姐,怎么了?”一个丫鬟端着一碗热粥出现在门口。(未完待续。。)

    ps:感谢lenfant打赏的桃花扇,daisyoao打赏的香囊,seek菡萏love、小白cathy、女汉子小静、秒偶天成迷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