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小桃,大姑娘呢?”绿娥脸色沉得吓人。

    “大姑娘,不是在里面——”看清屋里情形,小桃手中瓷碗跌落,热粥溅到脚踝上,疼的啊了一声。

    绿娥大步走了过来,厉声问道:“不是让你照看大姑娘的吗?”

    小桃顾不上疼,眼睛都红了:“大姑娘刚刚醒过来了,说肚子饿了,想喝粥,我就去给她端了……”

    绿娥急疯了:“蠢货!还不快去,把院子里的丫鬟婆子都叫来,看谁见着大姑娘了。大姑娘要是有个好歹,这院子里的人都别想活了!”

    罗知雅从馨园后院被一丛月季遮掩着的洞口钻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拣着僻静无人的小路直奔清风堂。

    她不甘心!

    “大姑娘?”清风堂守门的丫鬟见罗知雅喘着粗气走来,额头还围着白纱布,骇了一跳。

    “我要见你们大奶奶。”罗知雅挺直了身子。

    小丫鬟愣了愣,随后道:“大姑娘您稍等,婢子去通禀一声。”

    怕随时被人追回去,罗知雅大怒:“怎么,你一个小丫鬟还敢拦着我?”

    小丫鬟吓得不敢说话了,身子堵在门口那,迟迟不动弹。

    罗知雅气得直喘,头一阵阵眩晕。

    她在下人们面前自持身份惯了,还真做不来飞扬跋扈那一套。

    正巧百灵出来,小丫鬟像见到救星似的喊道:“百灵姐姐——”

    百灵点点头,然后甜甜一笑:“哟,是大姑娘呀,啊,您,您这是怎么了?”错愕的视线落在对方额头上。

    此时的罗知雅,心中满是绝望,根本不在乎旁人的目光。抿着唇冷冷道:“我怎么了,还要向你一个丫鬟汇报么?我要见你们大奶奶。”

    “大奶奶刚睡下呢,大姑娘,您要不晚点再过来?”百灵半点不受影响,脸上依然挂着甜笑。

    大姑娘这个样子,她怎么能让她见大奶奶。

    万一发了狂伤了大奶奶怎么办!

    “百灵,你还没去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百灵笑容一僵,转了头,就见甄妙脚步轻盈的走来,身后跟着青鸽和青黛。

    “大嫂。你不是睡了吗?”冷冷的声音从百灵身后传来。

    甄妙微怔,歪了歪头,才看到被百灵挡住的罗知雅,不由瞥了百灵一眼。

    百灵都快哭了:“大奶奶,您这么快就醒了?”

    然后冲甄妙猛眨眼。

    心中不停祈祷,大奶奶,您可千万要懂得婢子的意思,顺着婢子的话说啊。

    想着甄妙历来的行事作风,顿时有那么点绝望。

    “呃。做梦梦到上次吃的糯米桂花藕了,就给醒了。我想着,园子里的莲藕也可以吃了,干脆去采几根来。亲自做上一份。”甄妙笑眯眯地道。

    百灵大大松了口气。

    “大嫂,我找你有些话说。”罗知雅绕过百灵,站到了甄妙面前。

    盯着罗知雅额头纱布上那抹暗红,甄妙点头:“那妹妹随我来吧。”

    然后吩咐道:“百灵。你去忙吧。青鸽,你叫着雀儿一起去采莲藕,青黛。去给大姑娘上茶。”

    等人都打发走了,神情平静的问罗知雅:“妹妹要对我说什么?”

    罗知雅盯着那张脸,心中忿恨越积越多:“大嫂,我要嫁到蛮尾国去,你很得意吧?”

    “啊?”甄妙吃惊,觉得二房一家奇葩极了。

    她为什么要得意啊,又不是她嫁过去!

    呃,也不是她嫌弃偶尔犯病的夫君大人啦,只是蛮尾国啊,想想那边的女子可以纵情在大草原上飞奔,能够看到她这辈子恐怕永远没机会见到的风景,就心痒痒啊。

    最关键的,那边以肉食为主,羊乳牛乳管够!

    无肉不欢的某人,不自觉流露出一脸憧憬。

    罗知雅气个倒仰:“你,你故意摆出这副神情,是幸灾乐祸吗?”

    “我没有啊。”甄妙一脸诚恳。

    “你!”罗知雅一激动,一阵眩晕袭来,身子晃了晃。

    甄妙手疾把她扶住,有些困惑:“元娘妹妹,你带着伤过来,就是要问我对你这门亲事的看法吗?那我很认真的告诉你,我真的不得意啊,也没有幸灾乐祸。呃……也绝对绝对没有嫉妒的。”

    为什么说最后一句话时有那么一点心虚?

    罗知雅一把推开甄妙:“你不要惺惺作态了。甄氏,别以为我不明白这门亲事怎么来的。你说,要是二王子知道了他真正救的是谁,他会怎么做?”

    “我不知道。”甄妙淡淡道。

    这个世上,最难揣测的是人心,她笨,不想做没用的猜测。

    罗知雅走近一步,明明声音很低,却像疯狂的暴雨来临前压抑的平静:“那你等着吧。我绝对会想法子让他知道的!”

    凭什么承担恶果的只有她一人?

    她就是要说出打算,让甄氏从此时时提心吊胆!

    “原来你有这个打算?”甄妙大惊,看着罗知雅的眼神都变了。

    罗知雅觉得这眼神有点不对劲,怎么这么像她看外祖家那个傻表弟经常流露的眼神呢?

    不,一定是对方太害怕了,已经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罗知雅抬起了下巴,冷笑道:“不错。大嫂,你说,要是二王子无意间知道他认错了人,会怎么办呢?如果是二王子采取了什么行动,那和我这个无辜的受害者,半点关系都没有吧?”

    哪怕是二王子悔婚,她以后只能低嫁了,也绝不要嫁到蛮尾国去!

    那种不懂礼仪的粗蛮之人,知道了真相说不定要来抢人呢。

    呵呵,到时候,无论成功不成功,甄氏都没法做人了!

    罗知雅想着,嘴角翘了起来。

    “大嫂,话说完了。那妹妹就走了,省得一会儿找我的人来了,还给你添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只是,有一件事,我真的很好奇……”甄妙看着对方额头上的伤,纠结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好奇什么?”

    “呃,我怕说了,妹妹会激动……”

    罗知雅冷笑一声:“大嫂有什么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最激动的事,我已经经历了!”

    “呃,其实我就是不明白,妹妹既然有这个打算,那干嘛还要撞柱子呢?”甄妙指指罗知雅的额头,“今早你不是要随二叔他们进宫谢恩吗,二王子见了,不就知道认错了?”

    皇上赐婚,男女双方都要进宫谢恩的。虽不会安排到一起,可她以为,这么方便的机会,想见一见自己的未婚妻是人之常情吧。

    罗知雅蓦地瞪大了眼睛。

    然后。就在甄妙担忧的眼神中,猛然吐出一口血来,软软倒了下去。

    甄妙忙接住了人。

    青黛端了茶过来,有些惊讶:“大奶奶?”

    甄妙苦恼的揉了揉头发:“先把大姑娘扶到屋里去。给怡安堂和馨园那边送个信。”

    “嗯。”青黛正欲接过罗知雅,院门口传来一阵喧哗。

    甄妙闻声望去,就见二郎和三郎推开守门的丫鬟。闯了进来。

    见了嘴角带血软倒在甄妙身上的罗知雅,二郎和三郎面色大变。

    三郎脾气急些,红着眼冲过来,抬手就向甄妙打去。

    扑通一声,三郎倒了下去。

    青黛收回了脚,安安静静立在甄妙身后,盯着走过来的二郎。

    二郎镇定些,到了近前冷声问道:“大嫂,你把妹妹怎么样了?”

    心中却是怒极了。

    他和三郎特意告假回来,就是不放心元娘。

    没想到一回来,就得知元娘不见了。

    要说起来,最了解这个妹妹的是他。

    以元娘的状况,是绝对出不了府的,可她一醒来就支开丫鬟离开,那么要去见的人,定然是大嫂!

    可是,大嫂怎么敢这样对待元娘!

    “大嫂,今日的事,我希望您能给小弟一个合理的解释!”

    三郎爬了起来,脸色铁青地冲来:“我宰了你!”

    这一次,是冲青黛去的。

    不能动大嫂,打一个小丫鬟她总不敢还手了吧!

    扑通一声,三郎又倒了下去。

    甄妙看看青黛。

    青黛面无表情:“婢子不知道三爷想打哪个。”

    甄妙抽了抽嘴角。

    这是典型的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吧?

    完了,她开始喜欢这个小丫鬟了怎么办?

    “三弟,你冷静些,快叫人去请大夫,我把元娘背到祖母那里去!”

    三郎再次爬起来,腿肚子却有些打颤,这一次,终于没敢轻举妄动,转身去叫大夫了。

    二郎戒备的扫了立在甄妙身后的青黛一眼,然后伸手去接罗知雅。

    甄妙痛快的把人推给二郎。

    “二弟,那咱们快走吧。”

    二郎神色古怪的看了甄妙一眼,却没做声。

    心中冷笑,甄氏竟然不怕么,他就不信,祖母见了妹妹这样,会无动于衷!

    二郎背起罗知雅,心怀怒气的往怡安堂的方向走。

    奈何身上背了一个人,速度自然快不起来,就见甄妙不紧不慢的越过他,带着两个丫鬟走到前面去了。

    二郎大急,心中暗骂,甄氏真是狡诈,她这是要恶人先告状吗?

    不行,绝不能让她得逞!

    不由加快了脚步,可惜背着一个人,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

    甄妙听到身后脚步有些乱,回头安慰道:“二弟莫急,我先走一步,去告诉祖母一声,免得她乍然见了元娘这个样子吓着。”

    于是二郎眼睁睁的看着甄妙加快了脚步,带着两个丫鬟一溜烟不见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奥丽薇亚'打赏的桃花扇,昊妈咪、龙爪葱、水玻璃说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俺知道俺还欠两张,愁得抓头发啊。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