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门一下子被推开了,吱呀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还没走远的二人回头,就见罗天珵站在门口,背后是一室灯光,映得那张清俊的脸有些发黑。

    青鸽疑惑的歪着头。

    阿鸾却转了身,脚步轻盈地走到罗天珵面前,屈膝行礼:“世子,还是热的,婢子放进去了。”

    说着也没等回应,径直走进去把食盒打开,一一拿出里面的吃食摆在桌案上,又转身出来,微微屈膝:“世子慢用,婢子们告退了。”

    拉着还有些迷茫的青鸽走出去很远,青鸽不满嘟囔道:“阿鸾姐姐,世子不是吃过了么?”

    “吃过了又如何?”

    “吃过了,不吃,那我就可以吃了。”

    “你不也吃过了。”阿鸾好笑地道。

    “胃口大,没吃饱。”

    阿鸾叹息:“你真是个傻丫头。这宵夜世子爷要是不吃,那大奶奶会伤心的,世子爷也会不高兴。”

    “真的吗?”

    “真的。”

    两个婢子缓缓消失在夜色中。

    什么真的,他会为了两口吃的不高兴?

    耳力甚佳的罗天珵砰地一声把门关上,食物的诱人香气引着他不由自主向桌案看去。

    白白胖胖的六个大包子,一碟酱黄瓜,一碟萝卜丝,白瓷碗里是散发着袅袅热气的虾皮冬瓜汤。

    要是不吃,她会伤心?

    呃,那他还是勉为其难的吃了好了。

    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肉香而不腻,笋爽脆酸嫩,仔细看了看,罗天珵嘴角不自觉上翘。

    这女人,心思还挺巧的。

    想想再过月余。就能吃蟹了,不知她会折腾什么花样呢?

    不知不觉把包子一扫而光的某人,托着圆滚的肚子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上香?

    呵呵,可不是该上香吗。

    接下来几日阴雨连绵,罗知雅安置在馨园,静静养病。

    田氏看着女儿乖巧的样子,又是怜惜又是窝火,愤愤道:“这样的天,一个两个还往外跑,真不叫人省心!”

    老爷总是有应酬晚归也就罢了。怎么二郎、三郎也不着家了。

    说起来,受罪的还是女人!

    “可怜我的乖乖啊,你可别再想不开了,早点好起来,娘也就安心了。”

    罗知雅靠着玫瑰紫大引枕,额头纱布去了,刘海遮住了一片红痕,笑容显得脆弱不堪:“娘,女儿撞了一次。撞明白了,您放心,不会再做傻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

    天陡然一暗。接着雨点大起来。

    罗知雅扫了一眼窗外洗得鲜绿的芭蕉,喃喃道:“娘,等天晴了,您带女儿去上香吧。”

    田氏一怔。

    女儿神色哀戚。低垂着头,脖颈纤细的仿佛不堪一折。

    “如果这是命,女儿想求菩萨多多怜惜。将来到了蛮尾。也不知那里可有菩萨呢?”

    田氏心就像被针扎了一下。

    她苦命的儿,要嫁到一个连寺庙都没有的地方去了,这是造了什么孽呦!

    “依你,娘回来就和你祖母说。”

    “嗯。”罗知雅抿唇笑了,又把视线投向了烟雨蒙蒙的窗外。

    青雀街上冷冷清清,只有零星的人擎着油纸伞或是疾步匆匆,或是缓缓而行。

    “两位公子,还是要藕粉桂糖糕吗?”伙计见到熟客,殷勤的招呼着。

    “是,还是藕粉桂糖糕。”少年微微一笑。

    另一个面貌如出一辙的少年声音大些:“称十斤,妹妹喜欢吃。”

    “三郎!”先说话的少年轻声呵斥,然后对着伙计笑,“别听他的,还是一斤,这点心就要吃新鲜的。”

    “公子您拿好,别淋了雨。”

    接过伙计递过来的点心,两个少年转身走入雨中,与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擦肩而过。

    因是孪生子,引得不多的客人还注视着。

    隐约听到走在左边的少年斥道:“在外面,怎么还把妹妹挂在口头上,不是让旁人笑。”

    “我,我忘了嘛,只是一想到每次带点心回去,妹妹吃得那么开心我就高兴。”另一个少年有些尴尬的解释道,随后声音沉下来,“以后,妹妹想吃也吃不到啦。”

    两个孪生少年走远了,却引起了喝茶的人们的好奇。

    “爷爷,那位哥哥说他妹妹以后吃不到这点心了吗?为什么呀,这茶铺又不会跑。”一个小童拉着老者的手摇。

    老者不好回答。

    吃不到了,那总是不好了吧。

    “爷爷,为什么呀——”小童显然对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有着旺盛的好奇心。

    老者不说,有人却心直口快说了:“肯定是那小娘子要远嫁了,或者病了呗!看那两位公子的穿戴,可不像买不起这点心的。”

    “老二,哪有这样议论人家小娘子的!”

    上茶的伙计笑道:“还别说,这位客官还猜着了,他家的小娘子确实要远嫁,而且远得很呢。”

    “这你都知道?”有人取笑道。

    伙计不干了:“小的当然知道,那两位小公子,可是镇国公府的。”

    这话一出,人们都来了兴趣。

    这青雀街上的茶馆,消息总比旁处的灵通些。

    就有人惊呼道:“啊,可是那位被赐婚要嫁到蛮尾国去的小娘子?”

    那两个对坐喝茶的高大男子互视一眼。

    起此彼伏的叹气声响起。

    “啧啧,难怪呢,嫁到那种地方去,这点心以后可不是吃不着了。”

    伙计就笑了:“可不是吗,以往鲜少见镇国公家的两个公子过来的,这几日冒着雨日日来,就是为了妹子呢。”

    “你还认识那两位公子啊?”

    “小的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小的。”伙计嘿嘿一笑。

    他们这家悦来小栈,茶点远近闻名,上到达官贵人下到平头百姓。来吃茶吃点心的数不清,眼睛不放亮点,还能安稳到现在?

    “那两位公子都是什么时候来?”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

    众人闻声望去。

    两个青年,俱是身材挺拔高大,面容有几分相似,一看就是兄弟。

    “就是这个时候来啊,喝上一杯茶,买上藕粉桂糖糕就走啦。”小二笑的露出一口白牙。

    这两位客官虽穿着寻常服饰,可凭眼力,就觉得非富即贵。

    两个男子站起。那问话的手一翻,一块碎银子放在茶桌上,伞都没撑,就迈入了雨帘中。

    “真是怪人。”小二嘀咕道,随后笑眯眯地把银子收了起来。

    “大哥,她也有两个哥哥呢,那等以后见了我们两个,会不会亲切点?”

    看着有些兴奋的弟弟,大王子摇摇头:“你个傻子。你是她的夫,又不是她兄长,她亲切什么?没听人家议论,嫁到蛮尾对大周的小娘子来说是多可怕的事情呢。我求娶大周公主是国事。你又是何必呢。”

    “她才不会怕呢,那日惊了马,她就高高的飞到半空,睁开眼。眼睛又黑又亮,一点害怕都没有,笑着看着我。”二王子唇角含着温柔的笑。神色认真,“大哥,她不怕嫁到蛮尾去的,也不怕我,我不会看错的。”

    “大哥的是国事,我的,是家事。”

    不怕吗?

    家事吗?

    大王子微怔。

    他都不记得那个女子的样子了,不过二弟说她不怕,那真好。

    “大哥,明日我们还来悦来小栈吃茶。”

    “你想做什么?”

    “大哥,你知道的,弟弟想结识她的兄长,让他们看到我的好,然后放心把她交给我。我们蛮尾,也是有好吃的点心的。”

    “你还真是费心。”

    “在蛮尾,想娶心爱的姑娘,不就要费心吗,不然那姑娘啊,就被别的勇士抢跑啦。”二王子哈哈大笑。

    大王子无声笑笑,任雨水冲刷脸上表情。

    是啊,他们都费心,只是,他却不能像二弟这样,纯粹的只为了心上人费心了。

    要不,把将来的妻子,变为心上人?

    向来不愿吃亏的大王子在二王子爽朗的笑声中默默想着。

    第二日,天晴。

    镇国公府的下人忙忙碌碌起来。

    大姑娘要去华若寺上香,路远,又才下了雨,要带的东西可不少。

    这大姑娘,最近可真折腾。

    不少下人心里转着这个念头。

    “真是没想到,老夫人竟一口答应了,可见心里还是看重你的。”田氏瞧着收拾得焕然一新的女儿,脸上终于带了笑容。

    罗知雅垂眸冷笑。

    她这么乖,又受着这么大的委屈,去求菩萨保佑,祖母为着自己的良心,又怎么会不答应呢。

    果然撞一次,头脑清醒很多呢。

    要是当时就这么清醒,又何必撞一次!

    你怎么不随着父母进宫谢恩呢?

    想起甄妙的话,罗知雅还是忍不住气闷。

    天放晴,悦来小栈的茶亭渐渐坐满了人。

    茶水续了一杯又一杯,二王子站了起来往外走。

    “他们没来,大哥,我要去问问。”

    大王子追过来:“二弟,今日没碰到就明日吧,上门问什么?”

    二王子神色肃然:“我有点担心。这些日子一直下雨,他们日日来,今日放晴了,怎么会没来?”

    “或许有事呢?”

    “所以去问问啊。”

    看着弟弟坦然的神色,大王子大笑:“对,去问。”

    猜测的就去问,喜欢的就开口,这不是挺简单的!

    出了城,路有些泥泞。

    二郎三郎并肩骑着马,走在马车旁。

    “二哥,他真的会来问吗?”

    二郎冷冷一笑:“三弟,你不懂人性。他能见了她一面就开口求娶。担心了,怎么会不直接问?”

    问了,可不就会追上来了吗?(未完待续。。)

    ps:昨天加班到凌晨,哭死了。晚点还有一更,补昨天的,看,我就是这么自觉。。。更新渣顶着臭鸭蛋飞走。感谢还不嫌不弃给我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