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妇人惊叫一声,腾地做起来。

    “淑娘,怎么又做噩梦了?”罗二老爷坐在床边,皱着眉。

    这些日子,下了衙总会过来呆上一段时间,罗二老爷不知道是为了这还没见面的孩子,还是别的什么。

    不过,对这妇人,他是有些上心的。

    到底跟着他两年多,且比田氏温和柔顺的多。

    就像那开着鲜嫩花的小藤似的,缠得人飘飘然。

    脑海中一闪而过田氏吵闹的嘴脸,罗二老爷抿抿唇。

    隐忍委屈,他已经受得够多了,够久了,不需要回了自己的屋子,还得受着!

    “老爷,妾没有。”淑娘垂了头,手微微颤。

    “淑娘,你跟了我这么久,如今又有了身子,有什么事就说,你这样,是觉得我不管用吗?”

    “不是!”淑娘忙道,然后咬了唇,“是妾不懂事,胡思乱想的。”

    “到底是什么事?”罗二老爷有些不耐烦了。

    只是一个外室,若不是跟了他这么久,若不是有了身子,若不是这份温柔可人很合他心意,若不是隔壁有芳邻……

    罗二老爷忙回了神,瞅着淑娘。

    淑娘犹犹豫豫说起来:“老爷,您还记得春日那次,带妾去华若寺么?”

    罗二老爷点点头。

    “是妾贪心,悄悄和送子娘娘许了愿。没想到菩萨显灵,真的就有了……”

    “你是想去还愿?”罗二老爷冷下脸:“真是胡闹,还没出三个月!”

    淑娘脸白了:“是呢,是妾胡乱想的,妾不去,不去的。”

    看着她双手揪着帕子,虽有了身子,人反而更清瘦了。下巴尖尖的,罗二老爷缓了神色:“你总是这个样子。还没如何呢,先自己把自己吓着了。又不是说不让你去还愿,只是晚些日子,还怕菩萨责怪,竟吓得日日做梦?”

    听到做梦,淑娘身子一颤,声音有些发抖:“妾也是想着等生了再去。可不知怎的,就夜夜做梦,梦到菩萨怪我心不诚。老爷。您说,菩萨会不会真的怪我,把这孩子收回去——”

    淑娘一下子抓住罗二老爷的手,泪盈于睫。

    她跟了老爷两年多了,好不容易求来这个孩子!

    耳边不由响起前几日出门,无意间听来的话。

    老杨家的媳妇吊死了。

    为啥啊?

    她儿子得了怪病,一下子不行了,就去华若寺在菩萨面前许了愿,愿日日茹素。只要儿子好起来。

    结果儿子果真好起来了,大好的那一天一家人庆贺,那媳妇高兴得忘了,吃了一块肉。

    结果她儿子饭还没吃完呢。就噎死了。

    杨家媳妇当晚就上了吊。

    “菩萨会把孩子收回去的!”淑娘觉得那些话就像刀子,这几日割的她体无完肤。

    “真是胡说。”罗二老爷喝了一声。

    淑娘忙擦了眼泪,怯怯望着罗二老爷笑:“就是妾整日胡思乱想的呢,说了又让老爷为难。老爷。您今日沐休,天又好不容易放晴了,去透透气喝喝酒吧。别总守着妾了。”

    罗二老爷摇头:“你啊,就是这个性子,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既然想还愿,就去吧。反正也有两个月了,再雇上一辆好马车,铺厚点,不碍事。”

    “当真?”淑娘一脸惊喜。

    “自然是真的,正好我沐休,就陪你一起去吧。”

    她这胆小性子,不折腾这一回,天天做噩梦也得把孩子折腾没了。

    马车停在巷子口,罗二老爷在前,一个丫头扶着淑娘在后上了马车。

    车夫吆喝一声,马车吱呀呀远去了。

    杏花巷的一户人家这才开了门,一个浑身半点饰物皆无的女子望着马车远去的方向笑了笑,抬脚出了门口。

    一座民宅里,听了禀告,罗天珵笑了笑:“知道了,下去吧。”

    那人恭恭敬敬地退下,眼中闪过畏惧。

    “等等。”罗天珵挑眉,“你怕我?”

    那人牙有些打颤:“不,不怕!”

    怎么不怕,一个局用两条人命来做,那可是毫无相干的两条人命!

    他是地痞,也没见过这样不动声色就要人性命的狠人!

    我的天爷,那日是迷了什么心窍,就是十两银子,他就答应把杨家的消息传了出去,还一直留意着那户人家的动静,然后给了他们这人想给的车夫!

    这次该不会是两尸三命吧?

    那人打了一个趔趄,头都不敢回就退下了。

    收钱办事,这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要做的只是忘了,对,只是忘了。

    看着犹在晃动的门帘,罗天珵摇头笑笑。

    果然,人都相信自己揣测出来的事实。

    一个青衣男子从暗处走出:“主子,以后这事,交给属下去办就好了。”

    “你又不是这一片的人,又不用你杀人,你去办什么?”

    “主子何必亲自动手——”

    罗天珵笑了:“你说杨家那二人?”

    青衣男子默认。

    罗天珵似笑非笑:“没有杨家的,还有王家的,张家的,朱家的,这么一大片地方,总不可能就没有死人。”

    怎么个死法,只要用嘴说,不就够了吗?

    有银子,还怕不能说成自己想听的?

    “行了,你也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吧。”

    罗天珵先走了出去。

    一年多了,还是缺人啊!

    不过也还幸运,谁让他还记得,向来不好女色的二叔,偏偏有个还算上心的外室呢。

    不过那外室进门,是一年后了,带着孩子,进门没多久就去华若寺还愿。

    呵呵,去上香,上香好啊。

    罗天珵摸了摸心口。

    这日子,似乎没有想得那么糟糕,这里面的恨和痛似乎轻些了呢。

    沐休。还是早点回家去吧,对了,先去悦来小栈买上一斤藕粉桂糖糕,甄四应该爱吃。

    日头渐高,因为天才放晴,路上的车马并不多,有着镇国公府徽记的马车就格外显眼。

    罗知雅挑了帘子往外看。

    田氏按住她的手:“元娘,如今天渐凉了,你额头还带伤,少吹风。想看风景。等重阳节娘带你去登山赏菊。”

    “嗯。”元娘温顺的把帘子放下来。

    她不急,反正等会儿,总要下车的。

    三郎往后望了望,低声嘀咕道:“怎么还没来呢?二哥,会不会错了,人家听说去上香了,干脆改日?”

    二郎轻哧一声:“笨。”

    “二哥,你又说我,到底哪错了。分明是你料错了。”

    二郎凉凉瞥三郎一眼:“说你笨,还不承认。守在悦来小栈的人怎么说的,那二人开口问了呢。想见未婚妻,你说是去府上看好。还是无意间巧遇的好?”

    “当然是巧遇的好。”

    “所以,他们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二郎冷笑。

    就是大周,动了心思的男子都舍不得错过呢,更何况直来直去的蛮尾人!

    “二哥。我听到马蹄声了!”三郎神色兴奋起来。

    二郎面露笑意。

    他们兄弟,他于读书上甚有天分,三弟耳聪目明。是习武的好材料。

    可偏偏他们头上压着一个大哥,世子之位是他的,将来偌大的国公府是他的,祖母疼爱他,未傻之前的祖父器重他,这些他都可以不在乎,这是命。

    可是,为什么就连父母,也要更疼他,他们兄弟反而要排在后面。

    凭什么,天下的好事让他一个人得了去!

    二郎重重咳嗽一声。

    车夫把马鞭扬得高高的,打在了一侧的马腹上。

    马儿吃痛,条件反射地向另一个方向猛然快走。

    马车依着惯性向前,这一拧之下,车轱辘顿时偏离,陷入泥坑出不来了。

    车身一斜,传来女子的惊叫声。

    “娘,妹妹,别慌,是车轮陷进去了,你们坐好,我们想法子把车拉出来。

    马蹄声渐渐近了。

    “不行啊,二爷,马车太重了,拉不出来,您看,要不要让夫人和姑娘——”车夫迟疑地道。

    这话,本是意料之中的,可转头看着后面远远而来的马车,那同意的话却说不出来了。

    “再试试。”二郎皱眉。

    车夫为难的看了马车一眼。

    这怎么试啊,本来路就不好,车上还坐着几个人。

    后面的马车渐渐近了,速度慢下来。

    淑娘脸色发白,用帕子捂着口。

    孕吐本来就还没过,车子一快一慢的,更是难受。

    罗二老爷冷着脸挑起车帘弯身出来:“怎么回事?”

    赶车的回了头:“老爷,前面车子陷泥里了。”

    罗二老爷抬头望去,脸色一僵。

    对面望来的二郎和三郎更是像见了鬼似的,失声道:“父亲?”

    车子半天拉不出来,坐在里面本就气闷的田氏听了,一脸诧异的掀起车帘:“你们两个乱喊什么——”

    声音陡然拔高:“啊,老爷,您怎么在这儿?”

    罗二老爷像被雷劈了似的,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火烧似的放下车帘:“我,我去拜访一下明真大师……”

    养外室,他是不怕的,哪日带回府去,估计也就起个浪花。

    可带着外室路上偶遇媳妇孩子,那就太可怕了!

    可惜罗二老爷被雷劈得时间有些长了,女子遇到这事总是敏感的,田氏早在车帘未放下之际,就瞥见了车里一个袅袅身影。

    一个箭步窜下马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来,把罗二老爷往旁边一推,就把车帘掀了起来。(未完待续。。)

    ps:感谢投粉红和打赏的童鞋们。呃,看在柳叶努力补更的份上,能投个粉红吗?捂脸,人家是加更求票,我是补更求票,似乎有点没下限。。。。。。明天努力双更。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