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马车中的女子挽着堕马髻,钗环疏斜,下巴尖尖,泪光点点,好一副美人受惊图。

    田氏表情僵硬,目光往下移动。

    那女子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了小腹。

    旁边丫鬟穿戴的女子一声惊喝:“你这太太好生无礼,我们娘子有孕在身,受了惊吓你担得起吗!‘

    田氏从呆愣状态回神,扭了头。

    罗二老爷刚坐稳了身子,脸色尴尬:“田氏,你先把帘子放下来,听我说——”

    田氏果断地放下了帘子,然后扑过去了,照着罗二老爷的脸就挠了两下。

    罗二老爷措手不及,身子往后一仰,二人就双双从马车上栽了下去。

    “父亲——”

    “娘——”

    罗知雅挑了车帘,看清外面的情形骇然欲绝,尖叫道:“二哥,三哥,这是怎么回事儿?”

    “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田氏骑在罗二老爷身上,手刷刷挠着,“拜访明真大师?啊?你骗鬼呢!”

    “你给我住手!”罗二老爷被田氏先下手为强,虽是个男子,也受不住这个架势,手脚一用力,总算把田氏甩下去了。

    田氏跌到地上,糊了一脸泥。

    二郎、三郎这才如梦初醒,翻身下马赶紧把罗二老爷和田氏扶了起来。

    “父亲,娘——”看着罗二老爷脸上数道血痕,田氏一脸泥,二子一女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田氏却气疯了:“你说,里面那贱妇是谁?”

    罗二老爷铁青了脸:“泼妇,你别再发疯了,赶紧给我回去,也不看看这是在什么地方!”

    这路上车马虽不多,但并不是没有的,这样的热闹早就吸引的后面来的车马停了下来驻足观看。

    当然。人家不驻足观看也不行,就这么一条路,一前一后两辆马车堵着,地上还打成一片,想过去也没地方啊。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罗知雅早羞的躲进了马车里。

    “什么地方?你也知道这是去华若寺的地方!那我问你,你带着那贱妇是怎么回事儿?好啊,你女儿要嫁到蛮尾去,我带着一家子去上香,求菩萨保佑女儿平安。你可倒好,也带着那贱妇去上香,你还有理了是不?”

    田氏气疯了:“你偷着养外室,我可以不管,有了野种,我也可以忍,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带着那贱妇去上香还被我撞见!我给你养了二子一女,你都没陪我去上过香。但凡我是个喘气的。就忍不下这口窝囊气!”

    “你够了!”罗二老爷转头大吼,“二郎,三郎,你们都是死的吗。还不快扶你们母亲先上车!”

    二郎和三郎这才醒神,忙架着田氏的胳膊把她强行扶回了马车。

    “回府!”罗二老爷绷着脸喊了一声。

    两辆马车都掉了头,堵在后面围观的纷纷让路,一行人灰头土脸的回去了。

    车马里有两匹马异常高大健美。马上两个男子神情奇异。

    “大哥,真不过去问问要不要帮忙吗?”

    大王子摇头:“大周人很爱面子的,这是家丑。我们过去帮忙,反而给人家难看,到时候那姑娘就不想见你了。”

    “噢。”二王子遗憾的看着渐渐远行的马车,悄悄握了拳。

    真想见她一见。

    镇国公府的二老爷带着外室去华若寺上香,正巧遇上媳妇孩子的事儿很快传遍了大街小巷。

    那些平头百姓,最爱议论的就是高宅大院的秘闻,更何况此事这么劲爆。

    勋贵官宦人家,虽不至于专门挤在茶棚里谈笑此事,在家里却也是暗笑的。

    男人笑罗二夫人泼辣,女人骂罗二老爷无耻。

    一时间,满城尽谈,镇国公府狠狠出了一把风头。

    “胡闹!”看着跪下的一群人,镇国公老夫人丢了个茶蛊过去。

    碎瓷四溅,无人敢动弹。

    这且不算完,老夫人又四处看看,抄起搁在手边的龙头拐杖,挽了个漂亮的枪花,照着罗二老爷就刺去。

    拐杖也能这么使?甄妙愕然的用帕子掩着口。

    三郎冲出来,抱住老夫人的腿:“祖母,祖母您别激动。”

    老夫人气得身子发抖,狠狠把拐杖往地上一杵;“老二,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妇人,是哪来的?”

    罗二老爷还没顾得上换衣裳,身上都是泥,脸上是血痕,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是,是儿子在外养的外室,已经有两个月身子了。”

    “然后你带着她去上香,碰到了田氏他们?”

    罗二老爷点了点头。

    “糊涂!”老夫人把拐杖重重撞了撞地。

    青石的地面,发出咚咚的响声。

    罗二老爷默然无语。

    他能说什么。

    这事,只能用两个字来说:倒霉!

    或者三个字:太倒霉!

    养外室的多了,别说上香,拿了媳妇嫁妆,为外室一掷千金的都有。

    可人家没被抓个正着啊!

    罗二老爷越想越憋闷,眼前有些发黑。

    “那么田氏你呢,你就在大路上,就和老二打起来了?”

    田氏已经恢复了些冷静,心里有些后悔,抹了抹脸上的泥:“媳妇实在是气得狠了。”

    老夫人冷笑:“气狠了?田氏,老二今日这事,确实可恼,回家关上门,你就是把他打断一条腿,我都不会说什么。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脑子忘饭桶里。这样的丑事,你不带着人立刻回家,在路上打什么?生怕满京城的人不知道吗?这下好了,二郎、三郎还没娶亲,看到时候谁家把女儿嫁过来!”

    田氏脸色白了白。

    大郎成亲了,三娘定亲了,满府的孙辈,剩下的年纪都太小,就她两个儿子婚事还没着落,女儿还嫁成那样!

    这么说。唯一被坑的就是她儿子吗?|

    田氏越想越慌,瘫软在地上。

    她悔死了,早知如此,早就先把二郎、三郎的亲事定下来!

    若不是想着等袭了爵,娶的媳妇门第高些……

    “都是你,我跟你拼了——”田氏向罗二老爷冲去。

    “把二夫人带下去,什么时候不发疯了,什么时候再放出来!”老夫人怒喝道。

    这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媳妇,平日看着也是温婉和顺的。十几年了管着国公府,也管得好好的,怎么说犯浑,就能浑成这样子呢!

    田氏被拖下去,屋子里总算清净了,只有罗知雅的低泣声。

    老夫人揉了揉眉头:“元娘,你也下去吧,这些日子,好好劝解着你娘。不要再出门了。”

    若不是非闹着去上香,又哪有这种事!

    罗知雅一脸绝望,被丫鬟扶下去了。

    老夫人目光落在跪着瑟瑟发抖的淑娘身上,叹了口气:“老二。今日这事,到底是你修身不正惹来的祸事。这女子,你看着处理吧。”

    淑娘霍然抬头:“老爷——”

    罗二老爷头深深低了下去:“儿子知道了。”

    老夫人不愿多看一眼:“赶紧下去收拾一下吧。”

    屋里剩下甄妙夫妇和宋氏。

    “宋氏,府里暂时由你和大郎媳妇一起管着。你多带带她。”

    “是,媳妇知道了。”宋氏规规矩矩行礼。

    老夫人看向罗天珵:“大郎,你二叔闹出这事。恐怕会有人弹劾,到时候你多周旋一下。我们国公府,如今就要多靠你担着了。”

    “孙儿知道。”罗天珵嘴角翘起一个弧度。

    他当然要为他的好二叔周旋。

    “行了,都散了吧。”老夫人身心俱疲的挥挥手。

    罗天珵心情甚好的跟着甄妙回了清风堂。

    甄妙拈起一块藕粉桂糖糕来吃。

    “好吃吗?”罗天珵笑问。

    “好吃。”甄妙又拿了一块,递给他。

    罗天珵尝了一口:“没有你做的好吃。”

    甄妙默默吃完,才道:“世子,我觉得你心情似乎很好。”

    “呃,没有的事儿。”罗天珵断然否决,三两口把糕点吃完,“甄四,你会骑马吗?”

    勋贵人家的女儿,会骑马的并不少。

    甄妙默默回忆了一下。

    给跪了,原主不但会骑马,而且骑得还不错!

    “学过的,不过许久没骑,恐怕骑得不好。”

    见她冥思苦想的样子,罗天珵忍不住伸手,在她头上揉揉:“改天我带你骑几遭儿。”

    能骑马,甄妙还是挺新鲜的,有些纳闷:“怎么好端端的带我骑马?”

    “秋狩要到了,以你的身份,也是要跟去的,到时候要是连马都上不去,不是丢我的脸。”罗天珵说得不客气,脸上却笑着。

    “秋狩啊。”

    甄妙这才想起,每年的这时候,天子都会出行,带着一干人等去狩猎的。

    不过随行的多是武官,建安伯府还没有人有机会去过,没想到很快就能领略一番了。

    还没到晚饭时,就得到消息,罗二老爷亲自叫人把那外室落了胎,唤了人牙子领出去了。

    罗天珵冷笑。

    这就是上了心的人,也不过如此罢了。

    第二日,罗二老爷对着镜子照着满脸的血道子,又气又恨,无奈遣人去衙门告了假。

    暗暗庆幸好在不是大朝会,不然顶着这副尊容上朝,那他这官也不用当了。

    那边,参镇国公府罗二老爷的折子,像雪片似的飞向昭丰帝的书案,御史们个个像打了鸡血,精神抖擞的上朝了。(未完待续。。)

    ps:还有一张加更,会很晚很晚,大家还是洗洗睡吧,明天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