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昭丰帝揉了揉眉头,冷眼看着殿中大臣们的争执。

    一方说,罗二老爷修身不正,治家不严,难堪大任,当罢官。

    一方说,罗二老爷的嫡长女将嫁入蛮尾为妃,若是罢官,有损大周颜面。

    昭丰帝扫罗天珵一眼:“罗指挥佥事怎么看?”

    罗天珵肃手而立,朗声道:“陛下若是问的家事,臣身为子侄,不敢妄议叔父。陛下若是问的国事,官员德行有礼部和都察院监督,不在其位,臣不敢妄言。此事但凭陛下圣断。”

    昭丰帝面上并无多少表情,缓缓扫了争得面红耳赤的大臣们一眼。

    心中却是冷笑。

    多大点屁事,还争成这样。

    一个五品的官儿,要不是出自镇国公府,他连长什么样都没印象。

    又刚赐了婚,把这点事闹这么大,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朕记得,鸿胪寺还缺人,罗郎中就去鸿胪寺任寺丞吧,日后正好可以多与蛮尾打交道。”

    罗二老爷得到消息时,差点喷出一口血来。

    铁青着脸回了馨园,照着田氏心窝就是一脚。

    田氏一声惨叫,歪倒在床塌边,丫鬟们慌乱尖叫。

    罗二老爷还不解气,抬脚又要踹,匆匆赶来的罗知雅冷喝道:“父亲,您再踹母亲一脚试试?”

    “你说什么?”罗二老爷没想到一向乖顺的女儿会这么对她说话,气得脸色更黑,“混账,你这是对父亲说话的态度吗?”

    罗知雅毫不退步:“那父亲您呢,这样踹母亲,是想要母亲的命不成?”

    弯腰把田氏扶起来,田氏喘着气瞪着罗二老爷。

    “你别瞪我,这下好了。我从正五品,一下子降到了从六品,你满意了吧?你可打啊,闹啊!”

    田氏捂着心口,疼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老天,这么说,她从宜人降为安人了?

    这是怎么了,一串串倒霉事,像是中了邪似的?

    不行,她一定要回娘家一趟!

    “你这蠢妇知不知道。本来皇上给元娘赐了婚,我这官位是要往上升一升的,现在可倒好——”罗二老爷越说越怒,望着田氏的眼神像看着仇人似的。

    罗知雅侧着身子挡住,抬了下巴:“父亲大人,您只记得母亲和您闹,那怎么不想想是为什么和您闹呢?若是您修身正,又何至于惹出今日的祸事来!”

    啪的一声。

    罗二老爷打了罗知雅一个清脆的耳光。

    “元娘!”田氏抱住罗知雅。

    “混账,你这样和我说话。可知道孝道二字怎么写?”

    罗知雅松开手,露出肿得高高的面颊来。

    她垂下眼帘,嘲弄的笑笑。

    原来相敬如宾的父母,疼她的父亲。傲人的家世,那层遮羞的轻纱一旦扯开,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

    怎么就一下子变成这样了呢?

    一抹浅笑像是初绽的梅。冷凝在罗知雅唇角,声音清清冷冷:“父亲大人,父慈子孝。父慈子孝,先有慈,才有孝!”

    “你——”罗二老爷气极,手高高扬了起来。

    罗知雅把脸扬起:“父亲大人,你打吧,反正我逆来顺受惯了,你们让我谦让弟妹,我就让,让我远嫁蛮夷,我就嫁,要打我,那就快打,反正以后想打也打不着了。”

    “够了!”田氏揽住罗知雅,“老爷,您有能耐,冲女儿撒什么气。有本事,你休了我啊!“

    “你以为我不敢?”

    田氏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心里默默道,你真的敢,才怪呢。

    罗二老爷狠狠瞪了田氏一眼,一甩袖子走了。

    “元娘,你没事吧?”

    罗知雅躲开田氏的手:“娘,那女儿先回房了。”

    如今她们母女都被禁了足。

    田氏是不得出自己的院子,罗知雅是不得出府。

    回了屋,罗知雅就这么静静坐在窗前,捂着脸,看着窗外梧桐落了一地叶子。

    有两个十来岁的小丫鬟扫着落叶,大概是起了童心,二人蹦蹦跳跳的踩着落叶,脸上是纯粹的笑容。

    罗知雅看得刺眼:“把那两个丫鬟给我叫来!”

    两个小丫鬟不明所以的进了屋请安。

    罗知雅走过去,劈手就各打了一巴掌。

    “姑娘?”两个小丫鬟捂着脸,满是惊恐,却不敢哭。

    大姑娘一向温柔可亲,这是怎么了?

    罗知雅心里升起一股邪火,拔了簪子照着离得近些的小丫鬟脸就划去:“谁让你笑,谁让你笑!”

    已经吓懵了的小丫鬟,脸上立刻多出一道深深的血痕,然后尖叫起来。

    另一个小丫鬟转头就跑。

    “你敢跑?”罗知雅抬脚追去。

    小丫鬟在前面跑,罗知雅举着带血的金簪在后面追,回过神来的丫鬟婆子们忙追去。

    不知不觉一群人就跑出了院子,路上遇到的下人们大惊失色。

    总算是把罗知雅追到了,老夫人那边也听到了消息。

    “去把大姑娘带来!”老夫人已经气得不行了,对杨嬷嬷说,“你说二房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都不省心。元娘向来懂事,我可真不信她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刻薄下人的主子不是没有,可那都是关起门来的事,要是哪家姑娘刻薄下人的名声传出去,就是笑话了。

    杨嬷嬷没有做声,心中叹了口气。

    人呐,什么都完满时,举手投足当然是美好的。

    可一旦有了一连串变故,想要压垮一个人,也许只需要一根稻草的事儿。

    所以一个人顺风顺水时美好不足为贵,要是一个人身临逆境,还能保持一颗平常心,那才是可贵。

    “元娘,祖母不想多说了,去祖宗面前跪着吧。什么时候清醒了,什么时候出来。”

    然后扫一眼屋里的丫鬟:“你们,可要把大姑娘照看好了。”

    罗知雅脸上是疯狂过后那种令人惊心的平静,一言不发的被人扶下去了。

    甄妙换了一身大红骑装,早早地就在垂花门口候着,遥遥见了下了衙才回来的罗天珵,招了招手。

    明媚的笑容,大红骑装与身后天际西坠的晚霞几乎融为一体,晃得对面看来的人有些睁不开眼。

    罗天珵只觉心莫名一跳,快步走了过来。

    “怎么在这里等着?”

    甄妙露出个笑脸:“世子。你不是说要教我骑马吗?看我这身衣裳怎么样?”

    罗天珵从上往下看去。

    因是便于行动的骑装,就格外修身利落。

    嗯,似乎又大了不少。

    “世子?”

    罗天珵移开目光,轻咳一声:“走吧,我带你去练武场。”

    镇国公府以军功起家,自然是少不了练武场的,占地还不小,随便跑跑马勉强够了。

    罗天珵指着一匹枣红马:“这匹马温顺些,你先试试。”

    “嗯。”甄妙凑过去。马打了个响鼻。

    “它叫什么名字?”

    “红云。”

    甄妙露出讨好的笑:“红云,我很轻的,让我骑一下。”

    “咳咳。”罗天珵别了头轻笑。

    甄妙才不理,回忆了一下原主如何骑马的。然后伸出手抓住缰绳,翻身而上。

    红云鄙视的扫甄妙一眼,往前走了两步。

    正上马的甄妙顿时不上不下的挂在了马上。

    罗天珵哈哈笑起来。

    他了解红云,性子温顺。又喜欢作弄人,倒是不会伤着她的。

    甄妙就那么斜挂在马上,坐又坐不起来。下又下不去,还听着某人的嘲笑,顿觉脸都光了。

    艰难的伸手,从衣袖里摸出一块糖:“好红云,我请你吃糖。”

    红云相当给面子的把糖卷进嘴里,果然不再乱动。

    甄妙借此坐直了身子,得意瞟了罗天珵一眼,一夹马腹,跑了起来。

    围了练武场跑了十来圈,甄妙只觉痛快淋漓。

    她实在太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感觉了,只可惜是小小的练武场,要是这样奔驰在青山绿水之间,那该多爽快。

    二人并肩往回走。

    “元娘那边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儿?”

    “嗯,是吧,我没多打听。”

    “怎么?”罗天珵不解,在后宅的女人,不就天天盯着这些事嘛。

    风吹来,带走身上的汗,甄妙觉得很舒服,笑盈盈道:“我要读书,要习字,要练武,还要下厨,事情太多了啊,以后还要骑马呢。”

    “是,你事情是挺多的。”罗天珵笑了笑,眼中是不曾见过的温柔。

    甄妙被盯得有些不自在。

    “快走,出了一身臭汗。”

    “你又没骑马,哪出汗了?”

    “呃,所以我说的是你。”罗天珵嘴角翘起来。

    甄妙笑容一僵,这个混蛋,真是够了,他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啊!

    抬脚愤愤地走了。

    大王子是蛮尾国的储君,已经与被封为公主的初霞郡主定下了亲事,自然是要回国的。

    只等着大周钦天监算出大吉的日子,再遣特使前来迎亲。

    “大哥,你真不要见那公主一面,就这么回去了?”二王子只觉不可思议,“万一那公主有什么问题怎么办?”

    大王子笑了:“和亲公主代表着大周的脸面,能差到哪里去。二弟,你就不要为我操心了,我们再不回去,父王该怪罪了。我看是你想再见那姑娘一面吧?”

    二王子嘿嘿直笑。

    “上次没见着,现在我们要离开了,正好去国公府拜别一下。”

    镇国公府这边,老夫人看着递来的拜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未完待续。。)

    ps:感谢appleviolet打赏的香囊,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这是还九月份欠账的,答谢damuduck童鞋的和氏璧。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