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我和王弟不日即将离开,特来拜别。”大王子亲自把礼物呈给老夫人。

    怡安堂的待客厅里,老夫人居上位,罗二老爷和田氏坐在下首,目光都落在两位王子身上。

    老夫人长长舒了口气。

    她当然不认为蛮尾人会吃生肉饮生血,不过习性不同,粗犷凶悍还是可能的。

    但这两位王子,只是个子比寻常人高些,要论相貌,虽不是那种清俊人物,却也算得上仪表堂堂。

    “二位王子客气了。老二,你好生招待二位王子吧。”老夫人端了茶。

    这是内宅,自然不好多留外男。

    罗二老爷脸上血道子结了痂,看起来有些好笑。

    他也知道这副尊容见人有些丢脸,可没办法,未来女婿登门了,还是异国王子,他这个老丈人没有避而不见的道理。

    罗二老爷把二人引去了园子里假山旁的凉亭。

    双方代沟实在有点大,虽有酒有肉,还是找不出什么话说。

    罗二老爷心中腹诽,果然是不懂礼数的蛮小子,没话说,你可走啊!

    二王子终于忍不住,从怀里掏出一把金黄的匕首来。

    叮当一声,酒杯翻倒,罗二老爷面色惊恐的往后退去。

    大王子和二王子目光呈呆滞状,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这是小王的随身匕首,想赠给大姑娘当做离别之礼,还望您成全。”

    罗二老爷嘴唇抖着,差点没骂出娘来。

    果然是蛮夷之地,蛮夷之地!

    好端端的,有喝着酒忽然掏匕首的吗!

    强扯出个笑脸:“那我就替小女谢过了。”

    接过匕首,入手颇重,罗二老爷眼睛一眯。

    竟然是赤金打造的!

    二王子抿了唇:“大人,依我们蛮尾国的礼仪。离别赠礼要亲自送给本人,方显诚意。”

    罗二老爷坐稳了身子,皮笑肉不笑:“二王子,我们大周的规矩不是这样,男女不得私相授受。”

    二王子困惑:“已经请示您了,还叫私相授受吗?”

    罗二老爷被噎个半死,嘴张了张才道:“总之这不合规矩。”

    二王子遗憾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看来是见不到她了。

    听说大周对女子很苛刻的,他要强行见她,说不定会害她被长辈责罚。

    手上一凉。

    “婢子该死!”站在身后斟酒的丫鬟扑通一声跪下来。

    打翻的酒杯。酒水顺着流淌到二王子衣襟上。

    罗二老爷大怒:“这么毛手毛脚,快滚下去领罚!”

    “是我刚才出神,没有接稳。”二王子不在意的笑笑,伸手把沾了酒的衣裳捏了捏,酒水就顺着手指往下淌。

    罗二老爷不忍目视。

    粗俗,太粗俗了!

    “带二王子去换衣裳。”

    丫鬟爬起来:“二王子,请随婢子来。”

    二王子其实觉得弄脏了衣裳不算个什么,但想着去换衣裳,就能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虽不能见着她也是好的,就点头答应了。

    穿桃红比甲的丫鬟领着二王子七绕八绕,二王子看到一片开阔天地。

    “这是——”

    “这是我们府上的练武场。”丫鬟恭敬答道。

    二王子却被远处跑来的一个火红身影吸引了。

    马蹄声渐渐近了。

    枣红的马,大红的衣裳。随着风飒飒作响,像是一团火云从天边飘来。

    是她!

    二王子觉得刚才饮的酒全化作了蜜,在心底发酵起来,脚下生根。半点动弹不得。

    甄妙骑着红云,遥遥见着有人立足观看,也没多想。一拉缰绳,红云熟练的转弯,又跑远了。

    看着那女子渐渐跑远,然后又转圈,又靠近,又跑远,就像他在草原上常见的那些姑娘,到了马背上,能欢快的纵声歌唱。

    二王子再忍不住,拇指和食指勾起,抵在唇边吹了个嘹亮悠扬的口哨。

    那奔腾的枣红马竟长嘶一声,向着二王子的方向奔来。

    甄妙吓了一跳。

    “红云,你往哪儿跑呢?”

    却发现这两日已经很顺服的红云居然一点不听她控制了。

    很快在那驻足的男子面前停住,红云兴奋的扬了扬前蹄。

    甄妙差点被甩下来,忙死死抓住缰绳。

    红云一步一步靠近男子,摇晃着大头,温顺的舔舔男子的手心。

    甄妙总算看清了这人的面庞。

    “是你?”忙从马背上翻下来,屈膝行礼,“一直没机会向您道谢,实在是失礼了。”

    二王子失神的看着她红晕的脸颊,还有上面滚落的晶莹汗珠。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婢子见过大奶奶。”

    甄妙看了那丫鬟一眼,抿唇道:“起来吧,这是到哪里去?”

    “二王子衣裳污了,婢子带他去更衣。”

    “更衣啊——”甄妙拉长声音,深深看了丫鬟一眼。

    丫鬟忙低了头。

    心中却有些纳闷。

    怎么那二王子,听到我叫大奶奶,一点不惊讶呢。

    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丫鬟打死也想不到,二王子光顾着看甄妙了,哪还听得到一个丫鬟说什么啊。

    “那就快去吧。二王子,等回来,叫世子请您喝酒,聊表谢意。我还要再骑一会儿马,就不耽误您了。”

    见甄妙转身要走,二王子急了,上前一步:“等等——”

    甄妙回头。

    那样的容光下,二王子呼吸一滞,偷偷掐了一把大腿,才说出话来:“我马上要走了,回蛮尾国去。”

    “这样啊——”甄妙抿唇一笑,“以后肯定有机会请您喝酒的。”

    二王子连连点头。

    当然有机会,以后他们有一辈子时间一起喝酒呢。

    大周的姑娘,说话就是含蓄。

    可是,都说大周人很怕到蛮尾去。她也怕吗?

    忍不住解释道:“我们蛮尾,不吃生肉的,喜欢把肉大块的串起来烤着吃,也不会打女人,打女人的男人会被骂懦夫的。”

    甄妙莞尔:“我知道。”

    “你知道?”二王子只觉心情飞扬起来。

    “是啊,在一本风情志上看到过蛮尾的习俗。”

    生活粗犷了点儿,类似于游牧民族,在这束手束脚的王朝,能过那样的日子也算洒脱。

    二王子终于放下心来,露出大大的笑容:“那你喜欢蛮尾吗?”

    甄妙想了想。点头:“那里挺好的。”

    然后迟疑:“可是,我觉得好没用啊——”

    又不是她嫁过去。

    二王子连连摆手:“你觉得好就行,你觉得好就行。你,你骑马吧,我先走了,后会有期。”

    听说大周朝孤男寡女在一起是不行的,可不能给她惹麻烦。

    “那后会有期。青黛,带二王子出去,省得再走错了路。”

    那丫鬟猛然抬头。看向甄妙。

    甄妙却没有多看一眼,冲二王子再次施礼,翻身上马奔驰而去。

    这次给二王子带路的换成了两个丫鬟。

    那丫鬟每次想说起什么,青黛冷冷的目光投去。就冻得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原来喜欢骑马啊。”二王子主动开口。

    那丫鬟遮住眼中的喜色,点头:“是的,大奶奶近来每日都在练武场骑马。”

    “本王以为大周的姑娘都不许骑马的。”

    大周的规矩太多了,和大姑娘还叫大奶奶。好奇怪的叫法。

    呃,对了,据说他们这边。都把出嫁的姑娘叫姑奶奶的。

    刚刚把大周语言说纯熟,风情习俗还一知半解的某人默默地想。

    那丫鬟神色古怪,硬着头皮道:“我们世子爷对大奶奶好,大奶奶想骑马,当然就可以骑了。”

    听到没,世子爷和大奶奶伉俪情深呢,醒醒吧,二王子!

    二王子点头:“原来如此。”

    世子是她大哥吧。

    有这样的妹妹,要是他也会疼到骨子里去的。

    丫鬟彻底没辙了。

    二王子换好了衣裳,和大王子一起离开了。

    罗知雅得了丫鬟传来的消息,呆坐了许久,喃喃道:“怎么会,难道他没有认错人,只是像大王子那样,想求娶大周的姑娘而已?”

    罗知雅颓然而坐,只觉多日的挣扎谋划,就像一场笑话,而她,就是那惹人发笑的跳梁小丑而已。

    尖叫声打破了小院的寂静:“不好啦,大姑娘晕倒啦——”

    罗天珵回来,听了甄妙的话,问:“你说,那丫鬟在他面前叫你大奶奶?”

    “是,所以我想,他是知道了,而且挺平静的。”

    虽然总说不出来哪里怪。

    “那就好,省得惹出多余的麻烦来。”罗天珵松口气。

    他真没想到,千防万防,人家会直接上门来,害得他鞭长莫及。

    既然对方知道甄四身份后没有什么反应,看来是早就清楚认错了,已经接受了这门亲事。

    “不用练的那么刻苦,到时候只要会骑就行,也不用你狩猎。”

    “我有分寸的。世子,我做了锅贴鱼,尝尝不?”

    “当然,赶紧的。”

    日子总算又恢复了平静,随着两位蛮尾王子的离去,围绕着镇国公府的话题渐渐停歇下来。

    皇家猎场在北河,此去路途颇远,以甄妙的身份,只得带两个丫鬟。

    甄妙想了想,带上了青鸽和青黛。

    这两个丫鬟,都不是那种妥帖周到的,但挡不住武力值高啊,绝对是出行必备。

    天子出行声势浩荡,走了七八日后,终于到达了北河围场。

    这里的秋意,格外凉些,望着满目萧黄,罗天珵勒紧了缰绳。

    这天,该变了。(未完待续。。)

    ps:今天和好基友聊天。她居然说,我是个二货逗比的性格,所以写出来的女主也是个二货,她太正经了,所以写出来的也严肃。这完全是瞎话,我一直很正经严肃的,只是不太明显罢了。

    感谢妹子们的打赏和粉红,一本正经的感谢啊。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