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四——”人群中,露出一张明媚的脸。

    初霞郡主冲着甄妙招手,跳下马车走过来,不满地道:“我说要你和我坐一辆马车,你不肯,走啦,去我那坐坐。”

    甄妙被初霞郡主拉着就走。

    罗天珵下了马,快步走来,叮嘱道:“甄四,不要乱走。”

    那事情虽不是马上发生,可谁知道会不会有变化呢。

    初霞郡主白他一眼:“放心,我不会吃人的。”

    说完拉着甄妙就走了。

    初霞郡主现在出行已经是公主的规格,这么短的功夫,地上已经铺了猩红的毯子,围了彩帐,一个宫娥跪坐着煮茶。

    初霞郡主抬了下巴:“你先出去吧。”

    “是。”那宫娥把茶斟上,躬身退了出去。

    初霞郡主端了茶,抿了一口,随手放到矮几上,叹气:“这劳什子公主,当着真是无趣!”

    甄妙笑眯眯吃茶。

    “还笑,还笑!”初霞郡主伸出白嫩嫩的手指头,戳甄妙带着婴儿肥的脸颊,“快跟我说说,那个什么大王子,到底如何?”

    “什么大王子?”甄妙躲开魔爪,故作不解。

    “你少打马虎眼,你敢说,外面传得纷纷扬扬的二王子救美之事,那人不是你?”

    “是我。”甄妙坦承,“不过别人可不这么说,你倒是确定?”

    初霞郡主得意一笑:“二王子会对罗知雅一见钟情?一张假脸他也能看出美来?除非脑袋被你家那匹惊了的马踢懵了。”

    甄妙默默为二王子和罗知雅同时点了根蜡。

    “不说别人了,那大王子,到底长得如何?”初霞郡主说得随意,可眼底的紧张还是显而易见。

    甄妙想了想:“和二王子相貌相像,挺高大的。”

    高大?

    是了,蛮尾人都是虎背熊腰的,手掌像蒲扇。

    初霞郡主脸色微变:“还有呢?”

    “还有——”甄妙再想想,“威猛。”

    初霞郡主身子晃了晃。伸手扶住矮几。

    不行了,回去她就和皇伯父说,把陪嫁的宫娥统统换成侍卫和膀大腰圆的嬷嬷。

    “公主——”甄妙温热的手搭在初霞郡主手上,字字清晰,“以我的眼光,觉得他们挺好。”

    初霞郡主微怔,深深凝视着甄妙。

    就在甄妙被她看的开始怀疑人生时,一个娇软的身子忽然扑到了她怀里。

    甄妙惊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

    传来初霞郡主闷闷的低泣声:“甄四,你总算说了句让我放心的人话——”

    甄妙……

    咬牙道:“你还挺相信我的眼光。”

    “当然。”初霞郡主在甄妙衣裳上蹭了蹭眼泪,“根据你交好的人。我就看出来了。”

    甄妙寻思了一下,她交好的,不就是初霞郡主和重喜县主吗。

    呃,初霞郡主,您这样自卖自夸,真的好吗?

    “公主——”怯怯的声音传来。

    初霞郡主坐好,恢复了冷静:“什么事?”

    “皇上传您过去。”

    “知道了。”

    甄妙也起了身,随初霞郡主一起出去。

    此处离北河行宫还有一段距离,在此停留。就是歇个脚垫补一下的。

    随行的御厨只做皇上、妃子和诸位皇子等人的饭食,一般的宗室和武将,都是各自解决吃饭问题。

    甄妙回去时,青鸽已经生了小炉子。上面一个平底锅,里面煎着一块块颜色发青的豆腐。

    淡淡的臭味飘散开来。

    不少随行的女眷纷纷掩了口鼻。

    甄妙一脸黑线。

    她的憨丫头啊,竟然这种场合煎上臭豆腐了!

    “大奶奶,快好了。正好趁热吃。”青鸽挥舞着小胖手,熟练的用铲子在豆腐上面切了几下,好更加入味。随后撒了一把葱花。

    青黛忙递过来一个大大的青瓷盘。

    青鸽把煎好的豆腐整齐的码在青瓷盘里,一脸兴奋:“大奶奶,您先吃,我再煎点。”

    还要煎!

    周围各家女眷差点晕倒。

    武将家的女眷,性子也泼辣些,有的就直接嚷起来了:“这还让不让人吃饭了,自己吃臭的,还让别人闻臭的!”

    有人低声劝:“算了,谁让人家门第高,夫君又是才俊呢,咱可惹不起。”

    甄妙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她改良过的臭豆腐,其实闻起来没有那么大臭味了,不过放到这些平日还要熏个香的女眷这里,能受得了才怪呢。

    “别煎这个了,把那油糕加热一下。”甄妙制止了青鸽的胡作非为。

    她可不想因为吃个臭豆腐,让人到皇帝面前告一状。

    可惜在一片饭香中,这臭味实在太顽固了,远远的传了出去。

    不大会儿走来一个宫娥:“贵妃娘娘让问问,这边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臭?”

    宫娥口中的贵妃,可不是方柔公主的生母蒋贵妃了。

    蒋贵妃自打降为昭仪后,就安分了起来。

    现在的贵妃是昭丰帝的新宠,双十年华的大美人儿吴贵妃。

    “是我们做了点吃食。”甄妙回道。

    宫娥目光转了转。

    青瓷的盘,一块块煎得金黄的豆腐整整齐齐的码着,上面撒着绿油油的葱花和小虾米。

    心中腹诽,这么有卖相,味道怎么这么难闻呢。

    冲甄妙浅施一礼,扭身走了。

    “问清怎么回事了吗?”涂着鲜红丹寇的手拈着一瓣橘子懒洋洋吃着,吴贵妃觉得嘴里一点滋味都没有。

    长途跋涉,哪怕是御厨随行,吃的也不那么对味,更何况还有异味传来。

    “问清楚了。”宫娥盈盈地笑,“是镇国公世子夫人那儿做了吃食。娘娘您说怪不怪,还有人吃发臭的东西的。”

    皇室歇脚的地方都是挨着的,一个女子听了宫娥的话。手上动作一停。

    六皇子拿帕子擦了擦嘴角,扫了女子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静娘,想什么呢?”

    甄静回神,绽放一抹温柔的笑容:“妾没想什么,就是乍然听到四妹妹的消息,有些意外罢了。”

    说完低了头,嘴角却悄悄翘了起来。

    她为妾又如何,这次狩猎,还不是跟着来了。就是甄妍。还没这机会呢。

    “她确实是总能让人意外。”六皇子转头对一旁伺候的内侍道,“去镇国公世子夫人那,讨一盘子吃食来。”

    这边甄妙遣人把罗天珵寻来。

    “世子,赶紧吃饭吧。”

    一直摆着,太拉仇恨了。

    罗天珵抽抽鼻子,一脸嫌弃:“谁做的?”

    “青鸽。呃,青鸽煎熟的,这豆腐是我做的。”

    “呃。”听说是甄妙做的,罗天珵不再多问。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放入口中。

    然后觉得周围似乎有些不对劲儿,放眼一看,好么,几十号女眷都盯着他呢。

    罗天珵淡定的吃下。

    女眷们死死盯着他的反应。生怕错过一个表情。

    可惜某人还是一脸淡定,又夹起一块放入了嘴里。

    各家女眷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这镇国公世子,该不会有毛病吧?

    这是大都数人的疑问。

    还有少数人。眼圈都红了。

    你们懂什么,这才是绝世好男人,哪怕媳妇倒的是毒酒。都会含笑一饮而尽。

    “罗世子,世子夫人,六皇子命奴才来讨一份吃食。”

    所有人惊悚了。

    甄妙倒是很利落,拿出个白瓷碟子码了几块金黄的臭豆腐,记得六皇子爱吃辣,又放了点辣酱,一起交给了内侍:“要趁热吃。”

    内侍屏着呼吸把东西端走了。

    罗天珵又夹起一块,被甄妙按住。

    罗天珵一个眼刀飞过去,压低了声音:“怎么,不许我吃,还给别人留着?”

    甄妙没听出话中酸气,夹了一块豆腐在放甜酱的碟子里蘸了蘸,递过去:“这个蘸酱吃更好。”

    罗天珵吃下,果然比之前味道更好了些,随后目光在辣酱那边打了个转儿:“怎么你给六皇子的是辣酱,我这个是甜酱?”

    “哦,以前六皇子说的,你不能吃辣。”

    真是够了,这个蠢女人!

    某人愤愤摔了筷子。

    觉得没吃够,又悻悻拿起来继续吃。

    忽然想到,甄四三天两头的送吃食,确实没有一次带辣的,不知怎的,觉得那甜酱更甜了。

    刚刚离去的内侍急匆匆走来:“罗世子,世子夫人,那个,贵妃娘娘说,她也要一份!”

    什么!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嗅嗅鼻子。

    没错啊,还是那么臭!

    甄妙低头,看了看盘中零星几块臭豆腐,笑道:“没有了。”

    “没有了?”内侍脸色发苦,就差给甄妙跪下了,“世子夫人,这个真不能没有啊。”

    甄妙敛了笑意:“这个真没有了。”

    内侍可怜巴巴站在那,不知说什么好。

    虽然是贵妃的要求,可人家堂堂镇国公世子夫人,又不是厨子,总不能强迫人家做饭吧。

    见这内侍死活不走,甄妙指了指刚热好的油糕:“这个有,要吗?”

    内侍犹豫了一下,见甄妙没有再劝的意思,忙点点头:“要,要。”

    端了四块梅花状的油糕匆匆走了。

    不少人都是看好戏的神情。

    那些贵人娘娘们,可都是说一不二的,这内侍端了别的东西回去,估计免不了一顿责骂。

    不多时,内侍又返了回来。

    因为来回跑了好几趟,额头上全是汗,也顾不得擦,满脸堆笑道:“世子夫人,刚才的糕点,皇上说再来一份。”

    众人……(未完待续。。)

    ps:感谢?初梵、金尹华、秒偶天成迷、秀才白衣、龙爪葱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

    推荐苏子画大大的《妻娇》:

    在陌生时空背负着出生的秘密生存,需要莫大的勇气,

    在还没有确切把握之前,阮妍只想安静地做一名小花农。

    但为什么麻烦却接踵而至?

    先是引起了权贵注意,还有不对盘的邻居帅哥时刻不忘和她作对。

    她虽然喜欢养花,但对恶桃花一点兴趣也没有!

    阮妍:你说是花漂亮还是我漂亮?

    某帅锅:花娇不及我妻娇!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