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暮野四合,远处炊烟弥漫,天际的云像是泼了浓墨重彩,翻滚不休,低垂的压着连绵起伏的山峦。

    一行人终于抵达了北河行宫。

    行宫依山而建,青砖绿瓦掩映在婆娑花木之间,比之皇城的巍峨庄重,更多了几分天然的灵秀。

    随行的大臣及家眷,都安置在行宫后面的偏院里。

    甄妙入住的院落不大,只有一间正房两间偏房,月洞门连着的就是另一处小院子。

    青鸽和青黛忙碌着收拾东西,甄妙站在院中,好奇的看了月洞门一眼。

    正好一个穿浅碧衫子的年轻女子从月洞门那边盈盈走过来,开口就笑:“镇国公世子夫人,我是欧阳将军府的蒋氏,不知你还记得我吗?那天镇国公老夫人的寿宴上,我们见过的。”

    甄妙自然没有忘。

    这蒋氏是杜老太君的孙媳,是个泼辣爽利的人物。

    据说杜老太君的长媳身子一直不大爽利,自打蒋氏嫁进来,就开始学着理家了。

    “我还在想谁住在隔壁呢,原来是蒋姐姐。蒋姐姐叫我甄四就行了。”

    蒋氏是个爽快的,抿嘴一笑:“那我就叫你甄妹妹了。我也是想着住得这么近,要是没打过交道的可怎么是好,没想到是甄妹妹,这下就放心了。”

    像她们这样身份的人,挤着住这种小院子还是头一遭儿,许多不方便之处自是不必多说。

    扫了一眼甄妙这院子的规格,蒋氏又笑了:“说起来咱们这还是好的,我听说那种大院子,要住进去三四家呢,就是这样的小院子,也有两家一起挤的。”

    “是呢,我也觉得甚好。”甄妙笑眯眯道。

    她其实不讲究住行。只是在吃上挑剔些。

    青黛和青鸽,一个功夫在身,一个天生怪力,不多时就把东西安置妥当。

    青黛走过来:“大奶奶,婢子去领吃食了。”

    青鸽则把炉子摆在院落一角下风向的地方,开始生火。

    “甄妹妹,你这还要自己动火啊?”

    “看能不能领些新鲜的食材,自己做的,更合口味些。”

    在吃上,如果能不委屈自己。甄妙自然是不受委屈的。

    这北河行宫昭丰帝一行人一入住,值守的内侍宫娥们定然会采买大量的食材。

    他们这些住偏院的吃的都是大锅饭,如果不想吃,给些银钱把食材买回来自己做,人家乐不得。

    蒋氏一脸懊悔:“早知道我也带个会做饭的丫头了。那边分下来的,想也知道没有什么滋味。”

    “如果不嫌弃,蒋姐姐就在这儿一起吃吧。”

    蒋氏犹豫了一下。

    她自己当然没问题,可还有一口子呢。

    总没有她在这蹭饭吃,把夫君丢在隔壁和丫鬟吃大锅饭的道理。

    可要是叫过来。似乎又有些唐突了。

    “要不还是算了吧,等会儿外子也该回了。”

    “世子过会儿也会回的,他们可以一起喝酒。”

    住得这么近,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有的避讳也就没必要了。

    再说她们是已婚妇人,两家长辈又交好,倒不必讲究太多。

    蒋氏一拍掌:“这样好。甄妹妹,原来你也是个爽快人。”

    她可最怕那种讲究人。吃个饭走个路都不得自在。

    心下对甄妙多了几分好感,说话就随意起来:“甄妹妹,今儿在路上歇脚。你那丫鬟煎的臭臭的豆腐滋味到底如何啊?”

    甄妙笑了:“那个呀,要是喜欢吃的,就越吃越喜欢,要是不喜欢吃的,闻一下都受不了。”

    “还真是这么回事儿。”蒋氏连连点头,然后脸色微红,“那个,甄妹妹,下次你再做,让我也厚颜尝一尝。我实在好奇,连贵妃都喜欢吃的,偏偏又是那么难闻的吃食,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行。”甄妙一口答应下来。

    不一会儿青黛提着个大大的篮子回来了。

    青鸽跑过去,欢快的扒拉着:“大奶奶,有好多蘑菇,还有一只鸭,咦,还有这么多菜心啊。”

    篮子里东西着实不少。

    甄妙走过去,看着那被收拾好的鸭子,摇摇头:“可惜了,本来可以做血酱鸭的。”

    青黛默默端出一碗鸭血来:“那边在做鸭血粉丝汤的,我想着大奶奶也许会用上,就都拿来了。”

    甄妙眼前一亮:“你们两个打下手,今日我亲自下厨。”

    蒋氏凑过来:“我也学学。”

    “蒋姐姐,把你家炉子借用一下,这样速度快些。”

    蒋氏忙命丫鬟们抬来了炉子。

    甄妙拿出罗天珵送的那把菜刀,把鸭子剁成了均匀的小块放到锅里煸炒,加了一应作料,倒入水焖着。

    然后用另一个炉子,利落的做了一道蒜蓉粉丝娃娃菜,一道鱼香茄子,一锅加了云片火腿的杂菌汤。

    这时候鸭肉也烧得差不多了,甄妙把鸭血放入,又加了少许自带的酸辣椒,翻炒片刻盛了出来。

    诱人的香味已经飘了开来。

    罗天珵带着萧世子走进来。

    “嫂嫂做了什么饭,好香。不嫌弃小弟来蹭饭吧?”

    甄妙看了罗天珵一眼。

    罗天珵一脸无奈。

    蒋氏也见了礼,不多时欧阳哲过来了。

    欧阳泽是将军府的嫡长孙,现今在五军营历练。

    罗天珵有些恍惚。

    因着老夫人的关系,国公府和将军府交好,晚辈们也是熟识的。

    欧阳泽虽和自己同龄,却一直和三弟走得更近些。

    前一世,战场上,他是死在自己手下的,没想到现在,却坐在一起吃酒了。

    这还真是荒诞。

    不过欧阳泽是个豪杰人物,能够交好倒也不错。

    罗天珵压下飘远的心思,招呼二人吃菜。

    甄妙和蒋氏另坐了一桌。摆在了屋里。

    萧世子夹了一块鸭肉吃下,赞道:“这味道,好独特。”

    这道血酱鸭罗天珵吃过几次,很对胃口,端着酒杯笑道:“这道菜,最适合下酒。”

    萧世子喝了一口酒,拍案赞道:“果然是绝配!”

    一只鸭子分了两桌吃,又有三个喝酒的大男人,没多大功夫就吃的盆干碗净。

    看着吃得满嘴流油的两个家伙,罗天珵得意暗笑。一双如墨眸子悄悄扫了屋门口好几眼。

    萧世子扑哧就笑了,虽没多说什么,罗天珵却觉得面皮发热。

    等到散了场,一回去欧阳泽就忍不住对蒋氏说了:“娘子,那道血酱鸭着实不错,你学会了没?”

    蒋氏白他一眼:“我只会吃。”

    话是如此,第二日狩猎结束,就又去了隔壁小院,诚心讨教血酱鸭的做法。

    甄妙也不藏私。把要注意的地方一一说了,蒋氏喜滋滋的回去,特意遣丫鬟去领了两只鸭子回来练手。

    等到晚饭时,萧世子又跟来了。见了甄妙就笑:“嫂嫂,我又来了,实在是你这的饭太香,一到了吃饭的时辰。这双腿就管不住的往这跑。”

    “今儿没做那么多饭!”罗天珵黑着脸。

    他算看出来了,这萧世子就是一个自来熟顺杆爬的,要是再客气。恐怕等回了京城,他也要三天两头往他府上跑。

    他媳妇儿,哪能总给别的男人做饭吃!

    “我自带了,自带了。”萧世子从侍从手里拿过一只鹿腿,献宝的给甄妙看,“嫂嫂,这鹿是我今天猎的,再新鲜不过了。”

    正说着,欧阳泽过来了,迎着几人诧异的目光有些尴尬,摸摸鼻子道:“我猎了一只獾子……”

    “咳咳,我刚才看到一个丫鬟提了两只鸭子过去?”罗天珵提醒道。

    欧阳泽破罐子破摔:“别提了,内人是学着弟妹做了昨日那道血酱鸭,只是那味道——”

    “如何?”萧世子忙问。

    要是容易,等回了京城,他也遣个丫头跟着学学手艺。

    “一股鸭毛味……”欧阳泽露出不堪回首的神情。

    “嫂嫂——”萧世子立刻转了身,对着甄妙媚眼乱飞,“我有新鲜鹿腿!”

    罗天珵握拳,恨不得把萧世子拍飞。

    这个家里有了十几房小妾的男人,对他媳妇抛媚眼干嘛!

    不对,就是没有小妾,也不能啊!

    他果然是气糊涂了。

    正要开口说什么,就见欧阳泽厚着脸皮把獾子肉递过去了。

    完美的面具裂了一道缝。

    这些习武之人,能不能矜持点!

    甄妙倒是很高兴,忙让丫鬟收下,说道:“可以做蘑菇獾肉羹和烤鹿肉。”

    然后笑盈盈问罗天珵:“世子今日猎了什么?”

    在萧世子和欧阳泽鄙视的目光中,罗天珵递了一只兔子过去。

    心中小人捶地,早知道有这么两个吃货,他干嘛低调的猎一只兔子啊。

    当下就瞪了甄妙一眼,别人给,你就接着?

    被瞪得莫名其妙的甄妙,顺手做了一锅辣味十足的钵钵兔,挑衅地看了罗天珵一眼。

    有本事,有本事你吃辣啊。

    罗天珵夹了一筷子,笑眯眯地吃下去了。

    谁说我不能吃辣了,上辈子的消息,这辈子能靠谱吗?

    他最艰难时,连树皮都啃过的!

    这一局,甄妙完败。

    吃的心满意足的甄妙,毫无胜负观念,懒洋洋靠着罗天珵后背,悠悠道:“世子啊,明日猎只野鸡回来吧。”

    “你想吃鸡了?”

    “嗯。”

    “好。”罗天珵揽了揽甄妙肩膀,“明日要去西边的围场,那儿草深林茂,记得不要乱跑。”

    半天没反应,再一看,人已经睡着了。

    看着那张酣睡的脸,罗天珵只觉心里又酸又甜,低下头去,悄悄在额头上亲了亲。(未完待续。。)

    ps:真不敢相信会有那么多粉红票,每次看了,都在想,你们怎么会对我这么好。。。这不是矫情,是真的受宠若惊,因为我知道自己更新一直是硬伤,哎哎,不提也罢。柳叶脑容量不够,写不来苦大仇深的,本身也不喜欢看女主苦大仇深,所以这文呢,大概就是这个风格了,顶多偶尔把女主牵出来虐虐。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