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翌日,晴空万里。

    甄妙骑着红云跟在狩猎的大部队后面。

    那些郎君们策马奔腾,惊得走兽四处奔逃。

    女眷们则手握缰绳,三三两两的骑马走在一处谈笑着,悠闲地好似出门踏青。

    “甄妹妹,你是不知,外子昨日又对你做的那道蘑菇獾肉羹赞不绝口呢。女红厨艺,未出阁时我也是练过的,怎么就没有你这样灵巧的心思呢。”江氏骑着一匹毛色油光的棕马凑过来。

    两只马离得近了,红云嫌弃的挪了挪脑袋,那棕马是个厉害的,直接拱了红云一下,惹得红云长嘶起来。

    “老实点!”江氏拍拍马背。

    棕马这才安分下来。

    “应该是兴趣吧。琴棋书画,女红厨艺,都尝试过才发现对厨艺更感兴趣,似乎也更有天赋。”甄妙挺认真的琢磨了一下,才回道。

    她嗅觉灵敏,天生就适合厨艺和调香这类的技艺,要说兴趣,那就只有厨艺了。

    有天赋有兴趣又有大把时间,哪有学不好的道理。

    “天赋啊——”江氏有些遗憾,“那就没办法了。”

    然后又笑了:“这样好,回来外子再取笑我,我就告诉他,这可是天赋,才不是我不用心。”

    江氏一张圆脸,一笑就露出一对酒窝,性子又爽快,看着就格外讨喜。

    甄妙就笑着道:“江姐姐肯定也有自己擅长的地方。”

    “是么?”江氏调皮的眨眨眼,“那甄妹妹你猜猜看,我擅长什么?”

    “是骑马么?”甄妙目光落在江氏坐下那匹高大健壮的棕马身上。

    这样的良驹,寻常女子可驾驭不来。

    江氏抚掌大笑:“甄妹妹,你猜得挺准。”

    说着一扬马鞭:“要不要和我比试一场?”

    甄妙老实摇头。

    今日夫君大人又叮嘱好几次,不许乱跑,她还是听话好了,省得他又闹别扭。

    再者说。骑马也确实不是她擅长的。

    “甄四,要不要跑马?”初霞郡主策马奔来。

    甄妙一指江氏:“正好你们一起啊,江姐姐很会骑马。”

    初霞郡主一扫蒋氏,微抬着下巴,宗室女骨子里的尊贵不经意流露出来。

    江氏是燕江人,不属于京城闺秀的圈子,去年嫁过来后虽也结识了不少人,但初霞郡主是未出阁的小娘子,和已婚妇人自然交集不多。

    “你能骑马?”对陌生人,初霞郡主向来是不假辞色的。

    江氏却也并不怯场。在马上微微欠身行了礼,然后笑出一对酒窝:“能。”

    这么爽快,初霞郡主顿时来了兴致,一夹马腹道:“来,咱们跑一遭儿!”

    一棕一白两匹健马奔了出去,马蹄溅起一路烟尘,马背上的两个女子格外引人注目。

    甄妙笑眯眯的看着,从衣袖里摸出一块薄荷糕吃下。

    噗嗤一声轻笑。

    “镇国公世子夫人又在吃什么好吃的?”

    问话的女子骑在白马上,不知何时靠近。

    旁边一个内侍提醒道:“还不见过吴贵妃。”

    甄妙嘴里还塞着糕点。听了内侍的提醒,差点跪了。

    她吃个东西,怎么惹来这么一尊大神。

    反正脸也丢了,狼吞虎咽就更不划算了。甄妙干脆慢条斯理把糕点咽下,才施了个礼。

    吴贵妃似笑非笑:“看来镇国公世子夫人果然是精于厨道,本宫一直想问问,那日吃的臭豆腐。是怎么做的呢?”

    “要是娘娘喜欢,回来我写个方子。”

    这吴贵妃看着比原先的贵妃好相处些,不过甄妙并不想和这些贵人多做纠缠。

    “就是味道不好闻。那日吃完,那味儿还经久不散,害得我漱了几次口才敢和皇上说话呢。”

    甄妙又从袖口摸出一块绿色的菱形糕点:“吃过臭豆腐,可以吃这个。”

    那一块也只有半指大,绿的晶莹,吴贵妃笑问道:“这就是你刚吃的糕点吗?叫什么名儿?”

    “薄荷糕。”

    “给本宫尝尝。”吴贵妃伸出手。

    “娘娘——”内侍提醒道。

    吴贵妃敛了笑意:“镇国公世子夫人还会害我不成?多嘴!”

    没想到甄妙却把薄荷糕收了回去。

    吴贵妃一愣。

    甄妙笑眯眯道:“娘娘,这个我都碰过了,不敢拿给娘娘吃。等回头把这薄荷糕的方子和臭豆腐的方子一起给您送去。”

    吃的不能乱送,尤其一旦和宫里的人挂钩,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

    一直冷眼旁观的太子妃舒雅眼神一紧,策马过来,先向吴贵妃打了招呼,然后含笑看着甄妙:“世子夫人,许久不见,气色越来越好了,这几日一直想找你叙叙旧呢。”

    吴贵妃来了兴趣:“怎么,太子妃和镇国公世子夫人有旧?”

    太子妃眸光流转:“贵妃娘娘还不知,世子夫人未出阁时,还在宫里小住过一段日子,陪着甄太妃的,我们就是那时有过几面之缘。”

    这吴贵妃是去岁年末时藩王进献的美人儿,出自民间,昭丰帝却宠爱非常,不到一年时间高居贵妃之位,惊掉了无数人的下巴。

    太子妃对吴贵妃心里是忌惮的,她也是女子,知道吴贵妃能走到这一步,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果然吴贵妃闻弦歌而知雅意,眸中水波粼粼:“原来甄太妃是世子夫人的长辈么?”

    目光莹莹落在甄妙雪缎般光滑白皙的肌肤上,闪过异光。

    “太妃是我的姑祖母。”

    吴贵妃笑得意味深长:“难怪呢,世子夫人这身冰肌玉肤,和太妃如出一辙。”

    太子妃掩口而笑:“世子夫人面貌还和太妃极像呢,太妃见了世子夫人,肯定像见了自己女儿一样。”

    甄妙暗暗翻了个白眼。

    这太子妃,就是恨不得让吴贵妃知道,甄太妃对她另眼相待,传了不少养颜秘方吧。

    甄太妃辈分高。身份尊贵,守着那些能令女子疯狂的方子,别人无可奈何。

    可到了自己这儿,就是怀璧其罪了。

    这太子妃,真是坏透了。

    甄妙有些不高兴,抿了唇道:“太妃见了我,肯定不会像见了女儿的。”

    “怎么会呢?我看太妃对世子夫人可不一般。”

    “那是把我当孙女吧。”甄妙不软不硬地顶了太子妃一下。

    吴贵妃看向甄妙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深意。

    宫里那位太妃,她是见过的,可真是神仙妃子般的人物。

    这也是那日听闻那臭豆腐是镇国公世子夫人做的,起了兴致尝尝的原因。

    今日得了机会交谈。果然传言不假,这位世子夫人和甄太妃是极像的。

    原来,甄太妃把那些养颜方子传给甄氏了吗?

    吴贵妃是平民女子,能有今日风光,太知道一个女人颜色的重要了。

    太妃是长辈,又和太后交好,求方子无门,甄氏这里,总好下手吧。

    “世子夫人这肌肤。是用了太妃的方子养成的吧,记得那次在宫里见你,似乎还没有这么好。”太子妃终于忍不住点了出来。

    那时候,甄氏肌肤还和寻常的小娘子没两样。自己问了方子的事,她死活不承认,可再看她如今肌肤胜雪的模样,完全是骗鬼呢。

    太子妃心里暗脑。只觉甄妙没有把她看在眼里。

    哼,真是个眼皮子浅的,以后她可是皇后。有她上赶着进献方子的时候!

    不过这个不懂什么规矩的吴贵妃要是现在出手,那再好不过了。

    甄妙真的是有些不耐烦了,面上还是笑盈盈地道:“不是,我这是天生丽质。”

    她不是卖身的丫头,也不是姻缘还被长辈们掌控着的小娘子,打死不承认,谁又能把她怎么样?

    要是轮武力值,别开玩笑了,打残她们这样的,分分钟的事儿!

    当然这个只是想想罢了。

    甄妙遗憾的叹了口气。

    随着围场深入,草木渐深,走兽多了起来,许多儿郎都有了收获。

    罗天珵有意无意的走在昭丰帝周围。

    “快看,青狐!”有人惊叫起来。

    草尖上,一只青狐在飞奔。

    青狐出现是吉兆,众人不由看昭丰帝。

    昭丰帝大笑,取了弓箭:“朕来!”

    众人策马飞奔,从四周包围青狐,堵住它的去路。

    昭丰帝弯弓拉箭,一支羽箭飞了出去,只可惜青狐灵活,羽箭擦着它飞过。

    太子一箭封住青狐去路,把它往昭丰帝的方向赶,这时一丛藤萝后猛然蹿出一只庞然大物。

    太子定睛一看,魂飞魄散。

    竟是一只赤睛白毛大虫!

    那一刻再顾不得其他,调转马头就跑。

    罗天珵眼睛微眯。

    果然还是和前世一样,太子慌不择路,直接把猛虎引向了皇上。

    这番变故太过突然,等众人反应过来时,猛虎已经奔着昭丰帝去了。

    为了让昭丰帝猎到青狐,众人早已分散去驱赶,守在他身边的只有寥寥两个侍卫而已。

    昭丰帝还算是经得住风浪的,眼看一只大虫冲来,拽着缰绳就要逃命,奈何坐下宝马被百兽之王的威压震慑,竟是腿软的不能动了。

    那一刻,昭丰帝骇然欲绝。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深蓝色身影从马背上一跃而下,赤睛白毛大虫硬生生停在距离昭丰帝不足一丈的地方。

    众人都懵了。

    罗天珵大喝一声:“还不快护驾!”

    跟在昭丰帝身旁的两个侍卫这才反应过来,护着昭丰帝往后退。

    罗天珵微微松了口气。

    上一世,这大虫可是都扑到皇上身上了,才被两个侍卫拼死救下的。

    两个侍卫一死一重伤,重伤的那个自此平步青云。

    不过昭丰帝经此一吓,身体是每况愈下了。

    如今,大虫止在一丈之外,昭丰帝虽受了惊,想必不会那么严重了。

    “罗世子,大虫尾巴摸不得!”萧世子大声提醒道。

    老虎尾巴那可是一大凶器,抽到人身上是要打掉半条命的。

    果然那大虫发觉尾巴被拽住,大怒,使出全身力气猛地一甩。

    骑马而来的初霞郡主看到这情景,吓了一大跳,调转马头就飞奔而去。

    跟在一旁的江氏则吓得一动不敢动,直愣愣盯着场中。

    甄妙这边,强忍着不耐应付着吴贵妃和太子妃,就见初霞郡主飞奔而来。

    “甄四,快跟我走!”人还未至,初霞郡主就大声喊道。

    甄妙乐得脱身,赶紧迎了上去:“公主,怎么了——”

    话还未落,人就被初霞郡主拉到了马上去。

    “驾!”初霞郡主狠狠一甩马鞭,带着甄妙飞奔而去。

    留下吴贵妃和太子妃面面相觑。

    太子妃心思细密,看着初霞郡主消失的方向面色微变:“难道是出什么事了?”

    吴贵妃心里突突直跳。

    她的富贵荣华,全依托在皇上身上。

    皇上要是出什么事——

    “驾!”吴贵妃纵马追去。

    太子妃愣了愣,也策马跟上。

    那些悠闲溜达的女眷们意识到不对劲儿,靠拢在一起跟了上去。

    “罗世子小心!”

    看着搏斗在一起的一人一虎,惊叹声此起彼伏。

    不少人手持弓箭对准场中,奈何罗天珵和猛虎缠斗的太厉害,人们手中箭迟迟不敢放出去,生怕误伤了人。

    昭丰帝盯着场中,神情莫测。

    太子脸色惨白立在身旁,昭丰帝自始至终没有看上一眼。

    场中情景陡然发生变化。

    猛虎长啸一声,尾巴绷直狠狠一甩,扫起一片扬尘。

    罗天珵避开,虎尾带起的劲风如刀,割得他脚踝生疼,隐隐有些站不稳。

    就是这么眨眼的工夫,猛虎一跃而起,把罗天珵扑倒了。

    “啊!”不少人惊叫起来。

    “世子——”甄妙和初霞郡主共乘一骑奔来,见了这情景,甄妙惊叫出声,然后摸了摸,从怀里摸出一把菜刀来。

    当初罗天珵送了一套共三把菜刀,这一把是最薄最小巧的,倒可以当个大号匕首用。

    甄妙出来打猎,鬼使神差的就揣进了怀里用来防身。

    听到熟悉的声音,罗天珵抽空看来,就看到那再熟悉不过的人沉着冷静的摸出了一把菜刀,比划着打算甩过来。

    罗天珵脸色顿时扭曲了一下。

    别没有葬身在老虎口下,反倒葬送在媳妇的菜刀下,且那菜刀还是自己送的!

    当下再顾不得藏拙,双脚勾住一条虎腿,然后狠狠一扭,就听咔嚓一声,老虎骨折了。

    猛虎倒地痛苦的挣扎,罗天珵站起来,从容的拍拍身上尘土,然后脸色顿时僵住。

    一支不知何处飞来的冷箭,直奔甄妙和初霞郡主二人而去。(未完待续。。)

    ps:感谢兰灵狐、梨雪雪二位童鞋打赏的和氏璧,哎哎,以后别打赏这么贵重的了,留着这钱吃一顿多好。感谢花解語、仐呫打赏的香囊,感谢七杀老爷、307469110、书友140121184934099、妮子喵、吟唱的歌、卖蘑菇的小菇凉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从现在开始,又欠三更了,努力还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