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四,小心!”罗天珵脑海放空,拔腿狂奔。

    甄妙和初霞郡主共乘一骑,初霞郡主在前,甄妙在后。

    那冷箭破空而来,速度极快,带着尖锐的呼啸声。

    甄妙日日坚持锻炼,身体反应还是比常人快些的。

    利箭已经近在眼前,初霞郡主彻底的愣住了,甄妙一把把她推开,本就处在呆滞状态的初霞郡主从马上栽了下去。

    好在草地柔软,人并不会受太重的伤。

    甄妙却已经来不及躲避了,眼见利箭已经到了跟前,那一瞬间,甚至感受到了彻骨的冷意,那种冷不是寒天雪地之冷,而是无情收割生命的寒气,令人瞬间毛骨悚然,也让人身体先于头脑,做出下意识的反应。

    那把明晃晃的菜刀往身前一挡,就听到叮地一声清脆响声。

    冷箭跌落下去,然后刺到马背上。

    初霞郡主骑术颇佳,骑得是一匹烈马,也许是主人莫名摔到了地上不愿驮着一个陌生人,也或者是那冷箭太锋锐,烈马猛地长嘶一声,向着一个方向就狂奔而去。

    之前猛虎差点伤了昭丰帝,和罗天珵缠斗在一起后,那些王公大臣早就团团把昭丰帝围起来护驾。

    偏偏初霞郡主带着甄妙赶来,离人群有一段距离。

    这番变故一生,只有对甄妙声音最敏感的罗天珵头一个发现了。

    再到后来初霞郡主落马,甄妙拿菜刀挡住了冷箭,冷箭扎到了马背刺激的烈马狂奔,这一切都发生在火光电石间,其他人想要救援也鞭长莫及。

    等众人向那里奔去时,就见一道深蓝身影腾空而起,跃到了马背上,然后烈马载着二人消失在在众人视线里。

    “哎呦。我的初霞——”永王慌张张下马向初霞郡主跑去。

    昭丰帝稳住心神,吩咐道:“快来人救治初霞公主。龙虎卫各遣一队,去寻镇国公世子夫妇!”

    说到这一顿,面色冷凝:“务必把人找到!”

    然后瞥了一眼那弹落到地上的冷箭,声音变得寒冷:“古铭,这冷箭一事,就交由你彻查!”

    “是!”一个英挺男子抱拳道。

    心中却有些叫苦。

    他和罗天珵同为指挥佥事,是这次随行的锦麟卫最高长官。

    这么混乱的场合,想查冷箭出自何人之手谈何容易。

    要是查不清楚,不但在皇上面前落个办事不力的印象。恐怕旁人还要猜测是不是二人素日多有竞争,他没有尽心。

    任心中百般不愿,还是上前去把静静落在草丛中的羽箭捡了起来。

    “宝贝闺女,你没事吧?”永王把初霞郡主扶起来,脸色焦急,“都说让你在家好好呆着,你这丫头总是不听,这下好了,差点连命都没了——”

    永王念叨着。越想越后怕。

    他可真不该一时心软,想着女儿要远嫁蛮夷就带她来狩猎,没看那么多女眷,都是王公大臣的妻妾。哪有一个未出阁的小娘子。

    永王上看下看,没发现伤处才稍稍放了心:“初霞啊,以后可不能任性了——”

    “父王!”初霞郡主自跌下马,一直处于呆滞中。猛然回神一把抓住了永王衣袖,“甄四呢?”

    “甄四?”永王一时没反应过来。

    初霞郡主却如梦初醒:“不好,我要去救她!”

    猛然左右四顾。想要翻身上马,却没有发现爱马的踪迹,这才反应过来就是她那匹马带着甄妙跑的。

    初霞郡主顿时急了。

    她是烈雪的主人,没有谁比她更了解烈雪的脾气。

    那些赶来相救的人都已经停下来,初霞郡主劈手夺过离自己最近一人的缰绳,把那人拉了下来:“把马借我一用!”

    “快拦住公主!”昭丰帝和永王同时大喝道。

    不用他们说,那些人早已动作了。

    这一连串的事情眼睁睁发生,救护不及还能说是事发突然,这么多人在一旁要是还让初霞郡主跑了,那就百死莫赎了。

    初霞郡主被拦下,顿时急了,反手就打了拉住她手腕那人一耳光。

    “初霞,不得胡闹!”昭丰帝板着脸走过来。

    初霞郡主气势软了下来:“皇伯父,儿臣得去救甄四。”

    这个侄女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昭丰帝颇为疼爱,又要和亲蛮夷,这疼爱中就又多了几分怜惜,语气自然就没那么冷硬了:“朕已经派两队龙虎卫去追了。”

    “可是烈雪跑得很快。”

    “罗世子追上去了,有他在,不会有事的。”

    初霞郡主那时从马背上跌下来,懵了一会儿,没有看到后来的情景,眼中满是担忧:“皇伯父,那冷箭是冲着儿臣来的。是甄四替儿臣挡了箭,她,她——”

    说到这里终于说不下去,眸中泪光隐现,偏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愿露出软弱一面,咬了唇死死忍着。

    昭丰帝当时离得远,又被人团团围着,并没看清,听初霞郡主这么一说,只得安慰道:“甄四是个有福气的,不会有事的。”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皇上,公主,镇国公世子夫人当时并没有受伤。”

    昭丰帝看了取了冷箭回来的古铭一眼。

    古铭忙解释道:“当时臣看得清楚,那冷箭撞到了镇国公世子夫人手中的匕首上。”

    说到这里心里有些打鼓了。

    那玩意儿是匕首吧?

    可是又不像,似乎比匕首宽许多……

    古铭这里纠结着,偏偏还有个多嘴的:“古大人看错了。”

    谁这么拆台啊!

    古铭豁然抬头瞪去,一看是六皇子顿时老实了。

    初霞郡主白了脸:“看错了?六皇兄,这么说,甄四她还是受伤了?”

    六皇子嘴角翘了起来:“没受伤。”

    初霞郡主柳眉倒竖:“那你还说古大人看错了!六皇兄,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胡说!”

    “是看错了啊,甄四拿着的哪是匕首啊,分明是一把菜刀!”

    一把菜刀?

    众人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

    一时间全场寂静,只听到鸟鸣虫语声。

    心中同时升起一个念头。镇国公世子夫人到底是哪路神仙啊,怀里居然揣一把菜刀!

    不对,要真是一把匕首,匕身那么细窄,说不定根本挡不住那支冷箭,那箭就要射到她身上去了!

    想到这儿,所有人都心中一冷,然后骇然。

    镇国公世子夫人,这是多有运气!

    是哦,皇上都说了。镇国公世子夫人是有福之人。

    众人齐刷刷看向昭丰帝,眼神满是崇拜。

    昭丰帝诡异的看懂了臣子们的眼神,瞬间有些微微得意,轻咳了一声道:“初霞,你都听到了,甄四没有受伤,又有罗世子跟着,以罗世子的本事,定会护她周全的。”

    初霞郡主听了。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昭丰帝转了身:“好了,随朕回宫等候消息吧。”

    众人簇拥着昭丰帝上马离去,自始至终,昭丰帝没再看失神落魄的太子一眼。

    那些女眷都已经赶来。太子妃不知之前的事,见太子神色不对,以为是被吓着了,凑过去道:“太子。回行宫吧,臣妾给您煮安神汤——”

    后面的话被太子冰冷绝望的目光冻得没有说出来。

    太子妃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太子一把推开太子妃。踉跄的翻身上马。

    太子妃看了看,来到江氏面前:“江氏,你和公主先来了这里,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江氏浑身一颤,脸色极为难看,猛然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看见!”

    也顾不得礼仪,抓紧缰绳就奔到了欧阳泽那里。

    太子妃见此,不好多问,赶忙去追太子去了。

    回了行宫偏院,江氏才觉手脚发软,抓着欧阳泽胳膊道:“夫君,我失礼了,太子妃不会怪罪我吧?”

    欧阳泽目光晦暗不明,缓缓道:“恐怕太子妃以后顾不得了。”

    这天,可能要乱了。

    “那甄妹妹他们不会有事吧?”

    “不会,罗世子武艺高强,定能保护好世子夫人的。说不定他们回来,还能赶上中午饭食呢。”

    可惜所有人都估计乐观了,直到天黑下来,寻人的队伍归来,才得到一无所获的消息。

    “怎么会寻不到人!”昭丰帝一拍桌案,龙威尽显。

    领头的人单膝跪地请罪:“臣无能,顺着那方向找遍了,也没找到罗世子。”

    北河围场极大,天黑了,就更没法找了。

    “那马儿是活物,难道不会改变方向吗?给朕搜地三尺,无论如何要把人找到!”

    “遵命!”

    罗天珵和甄妙两个大活人为何遍寻不到,要从烈雪载着二人狂奔而去说起。

    北河围场并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还有成片的森林,地势高低起伏。

    眼看烈雪要冲进密林,那参天的古树要是撞上了,这样的速度必然是马毁人亡的下场。

    罗天珵坐在甄妙后面,紧紧把她搂在怀里,凑在耳边道:“甄四,你闭上眼睛。”

    “闭上了。”甄妙听话的把眼睛闭上。

    马跑的那么快,快得令人心惊胆战,可因为身后多了一个人,心莫名的安了些。

    “扔了菜刀!”

    因为紧张忘了收起来的菜刀立刻被扔了出去。

    “不要怕,没事的——”罗天珵在甄妙耳边低喃着,抱着她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也许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二人滚落之处偏巧是一块松土,承受了二人重量一下子就陷了下去。

    罗天珵往旁边翻滚,竟是一个陡坡,二人直接就骨碌了下去。

    甄妙意识模糊的觉得,滚了简直有一辈子那么长,像没有尽头似的。

    昏迷的那一刻,只想到一句话。

    坑人啊,男人的话要是能信,果然母猪都能上树!(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了,明天双更。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