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皎皎?很好听。”罗天珵嘴角含笑,“以后,叫我瑾明。”

    “噢。”甄妙从善如流的应下,又摸出一块薄荷糕,“瑾明,你还吃吗?”

    罗天珵摇头:“够了,我先睡一会儿,皎皎,你别怕,有事喊我。”

    话音渐渐微弱,人已经睡着了。

    甄妙知道,他这是体力流失的厉害。

    这个时节,深夜已经很凉了,何况罗天珵外衫早已破烂不堪。

    甄妙把外衣解下,披在了他身上,然后侧躺在旁边,紧紧贴着他。

    两个身体靠在一起,总算有了些暖意。

    甄妙一手紧握着匕首,睁着眼睛难以入睡。

    月已经被黑云遮了起来,四周漆黑一片,鸟鸣虫语的声音就格外清晰。

    还有那风吹过,枝叶摇动,总像是有魅影静悄悄立着,伺机而动。

    这样紧绷着神经,不知过了多久,到底是熬不过去,紧紧抱着温热的身子迷迷糊糊睡着了。

    天终于亮了起来。

    甄妙是被烫醒的,抱着的那具身子像烙铁似的。

    伸手一摸,吓了一跳。

    发烧了!

    甄妙心沉了下来,试探地喊了两声,对方没有反应。

    甄妙站了起来,打量四周环境。

    他们滚落的这个地方,似乎是一个谷地,成片成片的灌木丛,有些挂着各色的浆果。

    甄妙翻找半天,也没从罗天珵身上再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有几块碎银子被她丢进了荷包里。

    不死心的找了一下周围,又寻到一张弓,箭囊空了,羽箭七零八落,只有两支是完好的。

    这弓小巧轻便,是甄妙的。她又寻了半天,死活找不到罗天珵的弓箭,只得作罢,倒是找到了一块玉。

    不,应该是两块碎玉。

    甄妙依稀记起来,是敬茶那日,老国公送她的礼物,后来被她转送给了罗天珵。

    这玉雕工虽还算精致,成色却并不算好,少了美玉那种通透感。对着光线看,里面反而一片暗沉。

    甄妙这才发现了这玉的奥秘。

    里面居然铸着一把钥匙!

    这钥匙和玉的颜色接近,熔铸在里面,只会觉得这玉成色不好,却看不出里面端倪。

    甄妙目光落在玉上镶嵌的金纹上。

    这金纹,原来是遮掩玉的切口的。

    钥匙放在一块玉里很是蹊跷,甄妙忙收了起来,把弓箭背起,然后回到罗天珵身边。

    仰头看了看天色。天空蔚蓝,积云高耸如炮台。

    这样的云,四五个时辰内恐怕会落雨的。

    已经是发了烧,要是再淋了雨……甄妙不敢再想下去。

    不能坐以待毙。万一那些人找不来呢,万一再出现什么野兽呢?

    甄妙俯身把罗天珵背了起来,脑海中拼命回忆着野外求生的经验。

    她要先找到水源,有水源。就有可能有人家。

    哪怕暂时找不到人家,有了水源,她可以想法子烧些热水给他擦身。还能煮热汤驱寒。

    甄妙的方向感并不强,只能凭感觉择了一个方向走,鼻子却没有闲着。

    但凡有水源的地方,会有风传来的泥土腥味,要是离得不远,总能嗅到的。

    日头渐渐升了起来,虽是深秋了,背着一个人走了这么久,还是大汗淋漓。

    甄妙却不敢歇着。

    天黑之前,最差也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山洞过夜。

    这样深一脚浅一脚不知走了多久,忽然就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甄妙脚步一顿。

    这血腥味,是有野兽在厮杀,还是受伤的兽独自养伤,或者是掉进了陷阱?

    要是野兽在厮杀,那意味着危险,要是独自养伤的兽,那么至少今日的伙食是有保障了,无论是罗天珵还是她,都需要肉食补充体力。

    万一是有陷阱,那更是一件好事,说不定她能循着痕迹就找到有人烟的地方。

    甄妙纠结了片刻,就做了决定。

    她得去看看。

    这种时候,怎么样都是危险的,还不如搏一搏。

    甄妙把背上的人往上托了托,她可不想把人放在这儿,等回来发现夫君大人被狼之类的叼走了。

    就是危险,也一起面对吧。

    背着人前行,动静有些大,甄妙只得把动作放得极慢,藤草早把身上的细棉布里衣割得破破烂烂,却顾不得那么多了。

    血腥味越来越大了,甄妙停下来,藏在草丛里拨开了草叶往前看去。

    竟然是一个人。

    那人一身寻常锦麟卫侍卫的打扮,手握一柄狭长微弯的刀,正利落的剖着一只野兔,旁边放着未燃的柴火。

    甄妙脸上一喜。

    是救援的人!

    脚往前一伸,又顿住,盯着那人的身影,怎么看都有些违和,可到底哪里不对劲,偏偏说不出来。

    甄妙向来相信自己的直觉,想了想,把罗天珵放下,蹑手蹑脚躲到一旁,然后弄出了一点动静。

    那人立刻警惕的站了起来四处打量,随后就向这个方向走来。

    俯视着静静趴在草丛里的罗天珵,那人一动不动。

    甄妙悄悄握紧了那把小弓。

    果然不对劲,如果是援兵,看到罗天珵,不该欣喜若狂的奔过去吗,怎么会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

    尤其这人还是锦麟卫,罗天珵就是他们的上官,这更说不通了。

    甄妙有些紧张了。

    她刚刚学会射箭而已,要是射偏了,恐怕不是这人的对手。

    呃,是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

    但她不得不试探一下。

    那些怀疑,本都是凭着莫名的直觉,如果是真的援兵,她却躲了起来,那不是失去了救命的机会。

    可如果是心怀不轨之人,两个人都出去,那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了。

    甄妙缓缓举起弓。对准了那人的后心。

    那人观察了一会儿,终于上前一步。

    甄妙紧张起来,握着弓身的手有些抖。

    就见那人举起了那柄狭长的刀,向下劈去。

    手一松,羽箭飞射而出,直奔那人而去。

    噗地一声,扎到了那人屁股上。

    毫无预兆的屁股中箭,那人惨叫一声,立刻转过了身,见到举着弓箭的甄妙。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举刀扑来。

    甄妙第二支箭射不出去了。

    为了能够射准,二人距离并不远,她根本来不及再拉弓射箭。

    果断的把弓丢到一旁,转身就跑。

    那人追来,甄妙似乎能感到身后长刀带起的寒气。

    悄悄从衣袖中抽出匕首,却听身后一声惨叫,随后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甄妙猛然回头,就见那人往前扑着趴到地上。后心处一柄匕首深深插入,只留下一个刀柄。

    “瑾明。”甄妙惊喜的叫出声来,飞奔过去。

    那一击似乎用尽了力气,罗天珵以手撑地。气喘吁吁。

    “瑾明,你醒了?”

    罗天珵抬头,似笑非笑:“不醒怎么办,看你再把箭射人家屁股上?”

    甄妙张了张嘴。

    这人。嘴不贱会死啊?

    “皎皎。”罗天珵叹了口气,“你要知道,屁股受伤。死不了人,说不定还激得人更凶残。”

    “我知道,我瞄准的是后心!”甄妙憋红着脸,终于恼羞成怒。

    “呵呵呵。”低沉清雅的笑声响起,随后剧烈咳嗽起来。

    甄妙忙扶起他,拍着后背:“都这样了还笑。瑾明,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罗天珵一顿,才道:“你把我放下来时。”

    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躺在柔软舒适的床榻上,怎么也睡不醒,可是忽然,那柔软的床就变成了冰冷的地,那瞬间,他就醒了。

    不动声色的看着她远去,不动声色的看着那人一步步靠近。

    不用多看,他就知道那人绝不是锦麟卫!

    那一刻,他不知道是身体更冷,还是心更冷。

    直到那人惨叫一声转过身去,屁股上犹自晃动的羽箭给了他莫大动力,才有机会抽出藏在靴子里的匕首甩出去,一击毙命。

    看着那双清亮的眸子,罗天珵自嘲一笑。

    原来他一直以来最缺的,不是运气,而是信任!

    甄妙笑得眼睛弯弯:“瑾明,我们有饭吃了。”

    说完站起来,把那收拾到一半的野兔收拾好,然后在那死人身上摸了摸,摸出火折子、麻绳等物,还有几块碎银子,腰间的水囊也摘了下来。

    甄妙利落的把那人外衣扒下来,然后把有用的物件包起来,连那堆干柴都没放过,又捡起那把长刀,才回到罗天珵身边,俯身去抱他。

    “不用,你扶着我走就行。”

    甄妙没有理会:“你腿受伤了,恶化了更麻烦。”

    不由分说把人背起来,道:“我们先找个山洞歇歇吧,我给你做兔肉羹。”

    伏在甄妙背上,罗天珵说不清心中滋味,只觉心揪得厉害。

    良久,打破沉默:“皎皎,你怎么看出那人不对劲的?”

    “直觉吧,当时说不清哪里怪,刚才扒他衣服时想到了,那人挺瘦的,穿的衣服一点不合身。锦麟卫不是特卫吗,总不会一点不讲究体面吧。”

    罗天珵愕然。

    要都有这种直觉,别人还怎么混!

    “皎皎?”

    “嗯?”

    “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吧。”

    甄妙累得大喘口气:“我一直都好好过日子啊。”

    罗天珵抿紧了唇。

    她说的没错,一直折腾的都是他!

    “瑾明。”甄妙停了停,“我觉着,以后你还是少吃点吧。”

    罗天珵……

    真是够了,这真的没法好好过日子!(未完待续。。)

    ps:柳叶觉得,像他们这种刚开始没有感情的夫妻,是先有了足够的信任,才可能有深深的爱,所以这次,是柿子童鞋真正敞开心扉的开始吧。感谢童鞋们那么给力的粉红支援。最后一天了,还有粉红的童鞋不要大意的投过来吧,这个真不嫌多。

    推荐打破碗碗花大大的《渣男再贱》:

    简介:谁稀罕做你心中的第二,我就是我自己世界的女王。复仇?我只是在成神路上顺手碾压了你们而已。(这其实就是一群二货在游戏里的欢脱故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