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粗瓷碗滚落在地,因是泥土夯实的地面,竟然没有碎,一直滚到罗天珵脚下,打了好几个转儿才停下来。

    那粗瓷碗里装了两个鸡蛋,这么一来,碗上就沾满了蛋液土灰。

    罗天珵却并不嫌弃,弯腰拾起来,嘴角含笑递过去:“大娘,当心些。”

    彼时夕阳正落,秋霜未尽,紧挨篱墙的高树叶子黄了大半,如蝶般盘旋飞落。

    男子清俊的容颜如皎月生光,和记忆中那个人就重叠起来。

    妇人失神片刻,才接过粗瓷碗,撂下一句“二位稍坐片刻”就匆匆进了搭起来的厨房。

    “大娘的反应,有些奇怪。”甄妙这两日一直紧绷心弦,身心俱疲,早就有些支撑不住,打着呵气说道。

    “大概是被你的容貌震惊了吧。”罗天珵收回目光,望着远处。

    这户人家靠山建屋,地势颇高,整个村子便一览无遗。

    四周是绵绵青山,包围着零星的几十栋农舍,小路曲折,干完农活的村人三三两两的往回走,袅袅炊烟升腾而起,与山光云雾接壤。

    这是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子,恐怕是县志都会遗忘记录的地方。

    罗天珵挑起了嘴角,这倒是格外有趣了。

    甄妙头昏沉沉的,嘀咕道:“我什么时候有这么惊人的美貌了?”

    罗天珵想笑,就听她又道:“是了,便是因为美貌,那也该是因为你的才对。”

    什么乱七八糟的?

    罗天珵刚想笑斥,却见她头一点一点,小鸡啄米似的,竟坐着就睡着了。

    罗天珵无奈,又有些心疼。

    别人家的女眷,活得精细奢华。别说磕碰了哪里,就是入口的糕点不够香甜,恐怕都要难受上一阵子,倒是她,一声不响地把他背出来,不埋怨,不邀功,仿佛本该如此。

    罗天珵眼眸清亮,如被洗涤过的晴空晨光满盈,缱绻温柔的落在那张白净的面庞上。

    说到底。是他无能,害她倒霉如斯。

    可心底深处,又升腾起隐秘不可言说的喜悦来。

    若不是如此,恐怕他永远不会想到,在绝境时,会被一个小女子背着,就那么深一脚浅一脚的闯出一条生路来吧。

    这个姑娘,是他的。

    想到这里,竟是觉得这样的境地。也没什么不好了。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那小哥挑了水回来,乍见自家门口一双玉人儿,因是逆着光。面容看不大真切,却觉耀眼生辉,不由大吃一惊,“你们是仙人吗?”

    放下扁担匆匆跑来。目不转睛的盯着罗天珵:“俺知道了,你们是来捉拿那对猴妖的吧?”

    罗天珵僵住。

    “其实您误会了,他们不是猴妖。虽然俺当时也认错了——”

    罗天珵实在听不下去了,开了口:“我误会不要紧,小哥别再误会就好。”

    那小哥蓦地瞪大了眼,伸了手指着:“你,你——”

    “对,我就是那个猴妖。”罗天珵果断结束了谈话,打横抱起甄妙往屋里走。

    他腿上有伤,又抱了人,走路就跛得厉害。

    妇人正端了汤盆出来,见了神色微怔。

    罗天珵露出浅淡的笑:“大娘,内子劳累过甚,睡着了,能不能让她先躺一躺?”

    “郎君请随我来。”妇人放下汤盆,领着罗天珵进了屋。

    简单的农舍,不过三间屋,妇人指着西间的土炕道:“被褥是旧的,不过刚拆换过,还望郎君莫要嫌弃。”

    罗天珵小心翼翼把甄妙放好,替她掖了被角,才直起身道:“大娘说哪里话,我们夫妇如此叨扰,还未谢过大娘的恩德。”

    妇人不自觉出神。

    这么近了看,却又不像了,许是这些贵人们,谈吐气质总是有相似之处吧。

    “郎君,饭已经好了,您先用些吧。”

    罗天珵跟着妇人出去。

    简单的白菜粉条,一盆冬瓜,一碗炒鸡子,还有一大盆野菜汤。

    那小哥却从心底生出欢喜来:“娘,有鸡子吃啊。”

    伸了筷子去夹,被妇人敲了一下。

    小哥似乎很是敬畏母亲,就不敢动了。

    罗天珵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管那妇人究竟有什么不妥,他们现在到底是落难的身份,如今倒像是来人家做客了。

    他还没那么大脸,忙说了几句妥帖的话。

    他这样的人,矜贵时如高岭之花,可若是软和下来,一举一动皆令人如沐春风,不自觉就按着他的意思来做。

    一顿饭自是吃的和乐。

    甄妙一直没醒来,罗天珵也不催,只想让她好好睡一觉。

    那小哥抡着斧头在院里劈柴。

    妇人做完家务事,借着皎洁的月光缝衣服。

    罗天珵就走到了妇人身旁。

    “郎君。”妇人似乎很是忌惮罗天珵,心一慌,针尖刺入指腹,血珠儿就冒了出来。

    罗天珵端坐下来,问得直截了当:“大娘,您觉得我像谁?”

    妇人身体一僵,良久才回神,有些不自在地道:“郎君说笑了,小妇人哪里会见过像郎君这样的人物。”

    罗天珵不急不缓,又道:“大娘和小兄弟,不是亲生母子吧?”

    一番话说得妇人花容失色,像见了鬼似的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罗天珵笑而不语。

    他这番眼力还是有的。

    那小哥已有十四五岁年纪,这妇人虽然因为长期操劳形容粗糙,看着像是三十些许,可要是细看也不过二十六七罢了。

    十三四岁生子,不是没有,可毕竟不多,尤其这种农家,女子也是劳力,往往留到十六七岁嫁出去还是早的。

    且这妇人言谈举止,总是和这种与世隔绝的小山村有那么点格格不入。

    既然有了疑虑,当然是要诈上一诈。

    这样逼迫一个妇人。确实有以怨报德之嫌,可他实在是想知道,这妇人把他当成了什么人。

    查探询问本就是锦鳞卫的拿手好戏,这样步步紧逼,妇人终于受不住,把缘由说了出来。

    原来她曾在外边县里一户人家当乳娘,只因为被人陷害,小主子吃了她的奶差点没了,主人发怒,寻牙婆把她卖了。几经辗转才在这小山庄安顿下来,嫁给一个猎户当续弦。

    只可惜那猎户短命,一次进山就再没回来。

    留下一个半大小子,母子二人虽没血缘,相依为命的过着,感情倒是越发深厚。

    “许是小妇人记岔了,乍然见了郎君,就觉得和那男主人很像。”妇人说完,有些忐忑。

    罗天珵又细细问了那户人家的背景和住址。妇人也都一一答了。

    直到他道谢,那妇人才回过神来,心中懊恼怎么就忍不住把那些事情说了,这可不是给自己惹祸嘛。

    “大娘放心。此事定不会把您牵连进去的。我们夫妇承蒙您收留,已是感激不尽了。”罗天珵说着习惯性的去摸荷包,想拿几块碎银子出来,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身上银子早让媳妇搜走了,当下脸上微热。

    妇人在大户人家做过事,是个有眼色的。一看罗天珵尴尬,就立刻明了他的用意,连忙道:“郎君和太太尽管住下,你们遇到了强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钱财失了不算什么。”

    她是以为,这小夫妻的钱财早被歹人抢光了,不过她也不会因为这个就赶人走。

    这郎君一身贵气,本来是有恩的,这么一赶结了仇,那就太蠢了。

    罗天珵憋着一口气进了屋,想从系在甄妙身上装银子的荷包里取两块碎银子,手刚伸到那里扯了一下,就被一双手按住。

    罗天珵还以为甄妙醒了,可再一看,她双眼紧闭,呼吸均匀,分明睡的正香,那双手却死死捂着荷包不放手,那模样,就跟护食的小狗崽子似的。

    罗天珵又好气又好笑,却不忍弄醒她了。

    既是知道了妇人反常的原因,反倒不急了,干脆留在这里养伤。

    一动不如一静,那些豺狼虎豹阴谋陷阱,目前还难以断定到底是哪一方的。

    他们夫妇是被殃及的池鱼,还是本来就下手的对象,亦未可知。

    实在是事情一旦和天家有了牵扯,就太扑朔迷离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哪怕此事原本和二叔无关,到如今,他也不可能放任自己顺利回京。

    这个机会,太难得了不是么?

    罗天珵嘴角噙了一抹冷笑。

    为了少生事端,二人并不出去,只给了银钱让妇人买些伤药来。

    那小哥名阿虎,继承了父亲的本事,也是个小猎手,既要上山打猎,受伤就是难免的,妇人偶尔去买伤药,倒不惹眼了。

    这伤一养,就是大半个月。

    京城那边早乱成了一片。

    昭丰帝极为震怒,那冷箭在他看来,绝对是冲着初霞郡主去的。

    厉王蠢蠢欲动,靖北之乱是早晚的事,而蛮夷毗邻靖北,他怎么会甘心初霞郡主顺利和亲。

    救下初霞郡主的甄四,无疑就是立了大功,更别说罗天珵的救驾之功了。

    在昭丰帝心里,早把罗天珵视为近臣,是要好好打磨培养,留给下一任皇帝的。

    他们二人要是出了事,打脸又伤心。

    救援的人手一**派去。

    整个北河,陡然热闹起来。

    镇国公府却是有些凄冷,老夫人强撑着病体,一字一字读着北河传来的消息。

    田氏慌张走了进来。

    宋氏不待她说话,就迎了上去:“二嫂有什么事慢慢说。”

    老夫人可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打击了。

    田氏却没有理会宋氏,红着眼圈道:“老夫人,刚接到消息,说,说寻到了大郎的遗体。”(未完待续。。)

    ps:晚上还会有一更。感谢coolsake打赏的财神罐,已经欠五更了,从明天开始重新做人,努力还账。感谢457994187打赏的桃花扇,感谢投粉红的各位童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