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田氏那禁足令自然是心照不宣的解了,这几日忙里忙外一副尽心尽力的样子,倒是把原本交给宋氏的差事又分去了不少。

    老夫人闻言身子一晃。

    “老夫人!”宋氏伸手把老夫人托住。

    田氏亦是上前去扶人:“老夫人,您,您可要保重自个儿——”

    出乎意料的,老夫人缓缓站直了身子。

    她穿了一身宝蓝底紫金云纹锦衣,饶是脸有病容,也不像寻常老妇人那样憔悴不堪,反倒两眼像是含了一团火,有种令人警醒的精神。

    站得笔直,老夫人下意识抓紧了宋氏的手:“你们放心,老身当然会保重自己。田氏,是谁寻到了大朗的遗体?”

    “是,是指挥佥事古大人。”田氏觉得老夫人反应很不对劲。

    她这个年纪的人,乍闻噩耗怎么会如此镇定,难道说,她笃定大朗没有死?

    呵呵,不管大朗死没死,都得死。

    大朗和甄氏惊马失踪,简直是上天送给他们的机会,而且不会有任何人怀疑到他们身上。

    这么些年,他们不是没想过釜底抽薪,可是却迟迟没有动手,就是怕传出不好的名声来。

    老夫人丧了长子长媳,对大朗看得像眼珠子似的,只要有上那么一点怀疑,这爵位就不保险。

    “和大朗同任指挥佥事的那位古大人?”老夫人抓着宋氏的手坐下来,“他是亲自见了还是如何?”

    田氏面露戚容,拿帕子拭了拭眼角:“信上是说在一处山坡发现了一具遗体,因面部被野兽啃了大半,看不清面容,但是看身形,看身形是大朗——”

    说到这里,田氏哽咽起来。

    “别哭!”老夫人脸色紧绷。完全不像一个初闻噩耗的老人,“那甄氏呢?”

    田氏摇摇头:“信上没提,想是没找到吧。”

    “二郎和三郎,快赶到北河了吧?”

    大虫袭君的事情发生后,昭丰帝虽没了狩猎的兴致,却并没有立刻启程,而是留了数日,一直没有寻到罗天珵夫妇,这才留下部分人手继续寻觅,其余的护驾回京。

    除去路上花去的时间。回京不过七八日而已。

    各府知道这消息,也是七八天前的事。

    镇国公府自是要亲自派人去寻的。

    罗二老爷要主持大局,罗三老爷是个时不时犯痴的,这事就落在了二郎三郎身上。

    田氏点头:“应该快到了。信上也说了,希望咱府里去人认一认——”

    老夫人不再说话了,板直了腰身坐在太师椅上,目光投向远方。

    窗外一片淡绿浓黄,经过一场夜风,挂在枝头的叶子零星可见。显得更加萧瑟。

    两个换了秋装的婢女扫着落叶,大概是受府内气氛影响,都默默做事,就显得院内更加寂寥。

    “老夫人。要不要给建安伯府那边送个信?”田氏试探地问。

    老夫人声音忽然拔高:“送什么信?如今大朗媳妇不是还没找到吗!再说,一具遗体,怎么就料定是大郎了!”

    两个儿媳都不敢说话了。

    “田氏,你立即叫老二写信告诉古大人。那遗体务必要用冰镇着送到京城来,老身可不想看到什么孤魂野鬼冒充我的大朗!”

    “嗳,儿媳这就去和老爷说。老夫人。您放宽心,大郎吉人自有天相,说不准,说不准是认错了。”田氏一脸忧色,心中却呸了一声。

    这老不死的,别人家老太太听到这种消息,伤心欲绝之下不该昏死过去,从此躺在床上别再添乱吗,怎么轮到她家这位,居然还能怀疑那遗体是真是假?

    一定是她嫁人的方式不对!

    田氏深深懊恼着,去寻罗二老爷了。

    “老夫人。”宋氏俯了身,声音柔婉,“大朗神貌清朗,不是早夭之相,甄氏看着更是有福气的,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皇上不也说,甄氏是有福气之人吗?”

    随着昭丰帝回京,在北河围场赞甄妙有福气的话就传开了,如今甄妙下落不明,还真没人敢说她遭了什么不测,不然就是把皇上的脸打得啪啪响,谁也没吃撑了多这个嘴。

    宋氏声音柔婉,语气坚定,不论是谁听了这话,心情都会好上一些,至少不像听了田氏的话那么糟心。

    老夫人也不例外,当下点点头道:“府里这段时日定会乱糟糟的,你要多上心。那些来打听消息的,不要乱传话,至少等,等那边的人回来再说。”

    “老夫人,儿媳晓得。”

    宋氏退了出去,老夫人整个人才陡然松懈下来,原本挺得笔直的腰板像是不堪重负,一下子弯了许多,眼角忽然就滚出一滴浊泪。

    那泪落在宝蓝锦衣上,并不显眼,只是让那里颜色深了几分。

    老夫人却像是一幅失了颜色的水墨画,空洞无神。

    立在身后的杨嬷嬷叹了口气。

    夫君傻了,长子长媳去了,幼子下落不明,如今长孙和孙媳又生死不知,就是铁打的人都会受不住的,难为老夫人居然硬挺到现在。

    杨嬷嬷没敢再劝。

    这个时候,或许哭出来,更好些。

    “杨嬷嬷。”老夫人忽然开口,“皇上金口玉言,大朗媳妇是个有福的,对不对?”

    “当然。”

    “有福之人不会守寡的,所以大郎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杨嬷嬷没有迟疑,就点了头:“对。”

    无论如何,老夫人现在不能倒下去。

    至于最后到底如何,再拖上一段日子,老夫人慢慢有了心理准备,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一下子被噩耗击垮了。

    “杨嬷嬷,我饿了,你去端一碗冰糖燕窝羹并几块山药糕来。”

    “是。”杨嬷嬷松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田氏回了馨园。就把情况对罗二老爷说了。

    这对关系降到冰点的夫妇也因为这场意外变得缓和下来。

    “老爷,大郎真的没了?”

    罗二老爷来回踱步:“那不一定,没见着甄氏,一切还说不准。”

    田氏有些惊讶:“那您这么快就找了和大郎相似的人替代?”

    罗二老爷瞪了田氏一眼:“谁说是我找的?”

    田氏大惊:“那这是怎么回事儿?”

    罗二老爷有些烦躁:“我哪里知道,这次狩猎我又没有随行。”

    得知这事,他是悄悄派了人手去,可去的目的是一旦发现大郎,无论死活务必把他变成死的,倒是没想着在尸体上做文章。

    虽然这结果是他乐见其成的,但有了许多未知因素。还是有些不安。

    这简直是老天开眼送来的机会,他要是抓不住,那还不如找块豆腐碰死!

    无论如何,大郎都不能活着回来。

    他救驾有功,甄氏也救了公主,要是回来,无论内外,地位都将难以动摇,那他就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母亲那里。你不要乱说话,她年纪大了,要是病了该如何?”

    田氏有些不屑,想说什么。到底不好说。

    罗二老爷大怒:“蠢妇!母亲要是哀痛过度去了,我就要守孝三年,就算是袭了爵,三年内也还是要赋闲在家。我这个年纪了。哪还等得起三年!”

    说到这里又咬牙,看着田氏的眼神更加不满:“再者说,那是我的亲娘。我从来没盼着她死,你给我时刻记着这点!”

    田氏露出个难看的笑容:“老爷说笑了,我怎么会这么想呢。”

    “不这么想最好。”罗二老爷起身去了书房。

    一个念头一晃而过,妇人随着年纪增长,那些温柔体贴果然就变成了粗鄙可厌。

    这样一想,脑中不自觉划过那杏花巷里粉黛不施却清丽绝俗的佳人来。

    建安伯府,也是一片愁云惨淡。

    这日本赶上甄焕之子雷哥儿的周岁宴,只是一家人草草吃了一顿饭。

    温氏短短时日就瘦了一圈,一双眼时刻都是肿的。

    蒋氏就劝:“弟妹,三弟和焕郎已经赶去了,你可不能把自己熬病了,不然雷哥儿虞氏一人可照顾不过来。依我看,妙儿怎么都不是薄命相,此次定会逢凶化吉的。”

    雷哥儿早产,虽精细养着,到底是有不足,冷了热了就容易生病,这一年来,三房都扑在了这个孙子身上。

    温氏看着抱在虞氏怀里的雷哥儿,雷哥儿正是讨人喜欢的时候,就伸出手,让她抱。

    温氏忙接过来,勉强露出个笑:“大嫂说的是,就是为了雷哥儿,我也会好好的。”

    说到这,还是忍不住眼圈一红。

    虞氏轻轻拍了拍温氏的后背。

    “温氏,你也是当祖母的人了,要沉得住气。”建安伯老夫人发髻挽得一丝不乱,只是白发悄然增了许多。

    阿绸脚步匆匆进来,脸色不佳。

    老夫人心里一沉,强自镇定的问:“怎么了?”

    这个时候,最可能的就是北河那边有了消息。

    温氏却有些支撑不住了,差点把雷哥儿脱了手,直愣愣瞪着阿绸。

    虞氏接过雷哥儿,搀扶着婆母。

    这么紧要的事,阿绸也不敢拖延,咬牙道:“老夫人,是侍郎府传了信来,二姑奶奶知道了四姑奶奶的事,伤心之下见了红,想要三太太过去陪陪。”

    咣当一声,老夫人打翻了茶盏,温氏早已瘫软下去。(未完待续。。)

    ps:感谢朱老咪、书友140430123741555、清鄞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