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还是蒋氏镇定:“老夫人,三弟妹,妍儿只是见了红,并没说孩子就保不住了,当务之急还是早些过去看看。三弟妹,我就陪你一起走一遭儿。”

    温氏被丫鬟搀扶起来,本就衰败的容颜,此刻看来更像早落的花,寡淡无色。

    她手一直在颤,每说一个字都要费上好大力气:“不用了……大嫂,府里现在事多,您好好照应着,别让老夫人太操劳,妍儿那里,我一个人去就够了。”

    蒋氏没有坚持。

    媳妇身子不爽利,娘家来人不为过,温氏就是去住上几日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可她是当家主母的身份,要是跟着去,那边恐怕就觉得小题大做了。

    她当然不在意什么,可妍儿日后还要和婆母妯娌一大家子人相处的,有了话柄不知要凭白受多少闲气。

    本是怕温氏受不住一连串的打击才要陪着去,倒是忘了温氏也有股寻常妇人没有的泼辣劲儿。

    “既如此,温氏,你回去收拾一下就去吧。蒋氏,让人开了库房,把那次太后赏的血燕包一份给温氏带着。”老夫人缓过神来,心中长叹,怎么这糟心事一件连一件!

    听到“血燕”二字,李氏眉头一跳,心疼的不行。

    这可真是金贵人儿,她当年生了双生子,亏了身子可都没吃上血燕。

    近来甄冰甄玉姐妹正在议亲,令人惊喜的是,王阁老家流露出那么点意思,似乎是看上了甄玉。

    李氏也知道,两个女儿能高嫁,多少有前面两个姐姐嫁得好的缘故。

    这年头,连襟是实打实的亲戚。

    为了这,这种场合再是不满。李氏也没显露出来,只是暗暗冷哼一声作罢。

    蒋氏款款应是,几人就要退下,这时门帘一挑,一个身材修长的月白袍男子走了进来。

    老夫人挺诧异地问:“老二,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然后就脸色一变:“是不是北河那边有消息了?”

    来人正是甄二老爷。

    甄二老爷年近四十,因为这副谪仙般的容貌,看着不过三十来岁,身姿少了少年的青涩,月白长袍格外挺括。就在门槛那里一站,外面的光洒进来,给他黑发素衣镀了一层光华,令人移不开眼睛。

    听了老夫人的询问,甄二老爷温声安慰:“是儿子和今上告了假,想亲自去一趟北河,和三弟一同寻人。”

    北河确实传来了消息,说镇国公世子的遗体找到了,这消息。只透露给了镇国公府和建安伯府两家。

    可这个消息,是绝不能告诉老夫人的,不然听了罗世子遭遇不测,妙儿又能好到哪里去。

    想到那个眉眼和自己相似的侄女。甄二老爷有些心疼。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老夫人提起来的心落了回去。

    她这个儿子,从不扯谎。

    这个时候,她真是既盼着那边有消息。又害怕那边有消息。

    甄二老爷低垂了眼帘,嘴角勾出柔和的弧度:“母亲放心,儿子这就动身。”

    他没有扯谎。只是避开重点不谈罢了。

    李氏却忍不住了:“老爷,三弟父子不是去了么,您也去,那这府里就只有大哥撑着了。”

    那可是敢在天子眼皮子底下放的冷箭啊,谁知道暗地里躲着多少恶人,要是歹人伤了老爷可如何是好!

    想到这,又暗骂一句。

    那个小蹄子,在府里祸害她这一房,如今嫁出去了,怎么还要祸害!

    这个时候,李氏是完全忘了闺女高嫁要沾前面姐姐的光了。

    甄二老爷看李氏一眼,淡淡道:“夫人放心就是,以往我外放那么多年,大哥都把府里经营的越来越好。倒是三弟从来没有出去过,焕郎又年轻,我实在有些放心不下。”

    李氏还想再说什么,甄玉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衫。

    老夫人听着有理,就道:“既然今上允了你假,那你就去吧。老三头一遭儿出去办事,是让人惦记。且我听说国公府那边只派了两个孙辈去了,遇到事恐怕也经验不足。”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我怕就怕罗世子和妙儿本来没事,却被那起子黑心歹意的害了去。老二,你记得多带些人。”

    甄二老爷轻轻挑眉。

    母亲心里果然是敞亮的,不愧是年轻时力挽狂澜,把快衰败下去的伯府经营成现在这般景象的人。

    “是,儿子知道了。”甄二老爷转身看向温氏,“弟妹,你放心,我定会把妙儿带回来的。”

    “多谢二哥了。”温氏深施一礼。

    她实在不放心那草包去寻女儿,可关键时刻才无奈的发现,除了靠夫君,就只能靠儿子,她是不可能亲自去寻人的。

    甄二老爷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禀告了老夫人,立刻就收拾行装出发了,李氏想说上句话都没机会。

    回了芳菲苑,李氏就恼了,忿忿道:“自己女儿的亲事不上心,倒是把别人闺女当成宝了!”

    甄冰和甄玉听了这话齐齐皱眉。

    甄冰性子绵软,并没多言,甄玉却是个快言快语的,当场就顶了回去:“娘,您这是什么话,四姐姐那边生死不知,女儿若是个男儿,早就随三叔一起去寻了,您竟然把女儿的亲事和四姐姐的生死并论,这话传出去,我和五姐干脆不要嫁人了,就在家庙里吃斋念佛,祈求亲人们平安顺遂!”

    李氏气得跌坐在椅子上:“你,你这个逆女,娘可都是为你们好!”

    老爷要是出了事,那她这一房就没法活了,可这种不吉利的话,她怎么说得出口。

    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娘可听过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真的为女儿们好,就请娘多为府里好吧。”

    李氏不敢置信:“冰儿,连你也这么说?”

    甄冰低垂了眼帘不再吭声。

    向来乖巧听话的女儿也如此,李氏顿时受不住了。哭道:“你们这两个蠢丫头,真是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呐。行,妙儿那事暂且不说,妍儿那动了胎气,你们没看到吗,老夫人竟巴巴的送血燕过去。当初娘生了你们,身子那么亏也没吃过呢!还不是你们祖母一颗心都偏到大房、三房那边去了,再这么送下去,等你们出阁看还能落到什么!”

    李氏越想越气,她要不是身子亏得厉害。何至于再也生不出儿子来。

    两姐妹根本就被李氏的话惊呆了。

    好一会儿甄冰才平静地道:“娘这话说岔了,女儿听说那时候府上日子不好过,祖母还曾卖了陪嫁的首饰给您延请名医呢。想来那时候若是有上好的血燕,祖母定会给您送来的。”

    甄玉说得更直接:“娘,那血燕不是四姐出阁,宫里给的恩赏吗?四姐孝敬给了祖母,祖母又给了二姐,这有什么?”

    李氏被两个女儿堵得说不出话来。

    甄玉心情本就不好,今日受的刺激有点大。直接又来了一句:“再说二姐吃的是娘家送来的,又不是婆母赏的,这能比吗?”

    这次可真戳到李氏的痛处了。

    她一个不得宠的庶女,生产完娘家那边不过是礼节性的送了东西来。此后这么些年,也只是大面上的来往。

    “你们两个逆女,给我出去!”

    甄冰还想劝解一下,被甄玉一把拉着走了。

    到了花园僻静处。甄冰就道:“六妹,你又何必说上那样一句,娘这次恐怕是真的恼了。”

    二人正站在一株海棠树下。

    此时海棠叶子早已落尽。只剩玛瑙般的海棠果缀满了枝头,把枝头压得低低的。

    甄玉随手扯下一粒果子,拿在手里把玩,情绪低落:“五姐,天作了有雨,人作了有祸,娘再不清醒一下,我怕她早晚犯下悔之不及的大错。”

    甄冰也抓住一枝海棠,苦恼的咬了唇:“我不明白,父亲那么好的男子,娘怎么,怎么还总是为一些俗事计较呢?”

    要是她遇到父亲这般的男子,恐怕时刻都是欢喜的,就是想计较都想不起来要计较什么。

    甄玉把海棠果掷到地上,一脸郁闷:“我从小就在想为什么,到现在也没弄明白!”

    温氏匆匆赶到侍郎府,拜见了侍郎府的老太君,又由长媳祝氏陪着去见了甄妍。

    甄妍脸色看上去还好,见了温氏眼圈一红,因有婆母祝氏在,不好多说。

    祝氏倒是知趣的,宽慰了几句就回避了。

    温氏这才抓着甄妍上下打量:“妍儿,你没事吧,可吓着我了。”

    “我没事。”甄妍抿了唇,“娘,四妹她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瞒的我好苦!”

    “你有着身子,知道了白白难受。”

    母女相见,又都心挂着甄妙,就有说不尽的话,不过甄妍问题不大,温氏就不好留下来了。

    甄妍反复叮嘱,一旦有任何消息定要告诉她,温氏口上答应了,心中却叹气。

    直到温氏走了,甄妍神色才冷了下来,伏在枕头上痛哭一场。

    孟延年进来劝,甄妍擦了泪,心中冷笑。

    四妹出事,一直死死瞒着她这里,能知道这个消息,倒是亏了夫君的好表妹!

    那可真是个玲珑剔透的人儿!

    “阿妍,还不舒坦?”

    甄妍扯出一抹浅笑:“好多了。”

    甄三老爷一行人一路匆匆总算赶到了北河,指挥佥事古铭亲自领着他们去认人。(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140425161430237打赏的香囊,感谢okeeffe打赏的平安符,还会有一更,大概比较晚,万分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