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天珵转了身,有些无奈:“阿虎兄弟,外面真的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阿虎收拾得相当利落,只带了一个很小的包袱,看样子是装换洗衣物的,闻言憨笑道:“俺没去过外面,没想过外面什么样。”

    “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跟着我们,说不定会有危险的。”罗天珵脸色那个难看啊,怎么就碰到这么个油盐不进的傻小子呢。

    阿虎一拍胸口:“熊瞎子俺都不怕!”

    然后一脸委屈:“你们说要报答恩情的,不能说话不算话!”

    罗天珵有抽自己嘴巴的冲动。

    离开前留下了银钱,不过是说了句日后定会报答的客气话,那傻小子居然来一句有恩现在就报了吧,然后就跟定两人了。

    “行,小兄弟以后别后悔,也别怨我们就成了。”罗天珵不再多说,转了身向前走。

    甄妙背着个长形包袱跟上。

    一行三人走了许久山路,总算在天色将黑时,看到一处破庙。

    “今晚就在这歇了吧。”罗天珵对甄妙道。

    甄妙点点头。

    三人进去时,破庙里竟然有十来个人。

    那些人看起来都有些狼狈,随意躺卧着,听到动静警惕的看过来,见是二男一女三个年轻人,隐隐松了口气。

    对方先占了地方,出于基本礼貌,罗天珵含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选了破庙另一角坐下来。

    他背了两个大包袱,都放到地上,然后对甄妙道:“再坚持一下,等回来遇到庄子,就买一辆牛车代步。”

    说到这罗天珵又无奈了,那小村子可真是太小了。整个村别说一头牛了,连一条狗都没有!

    听到买一辆牛车,那几人意味深长的对视一眼,仗着隔得远,把声音压得极低:“听到没,买得起牛车,看来手上有钱!”

    有人就心动了:“老大,咱们这次失了手,回去还不晓得怎么向东家交代,要不——”

    “看他们的穿戴也有限。想靠他们弥补损失是别想了。倒是那小娘子你们看到没,漂亮得很,要是把她送给东家当第八房小妾,说不定东家一高兴,就不和我们计较了。”

    咣当一声。

    几人闻声望去,就见二男一女中的清俊男子从包袱里取出一口小锅,丢到地上。

    那清俊男子似乎是知道这动静惊扰了这边的人,抬头看来,笑了笑。

    几人莫名有些发寒。

    一人嘀咕道:“那人不会听到我们说的了吧?”

    有人反驳:“这么远。怎么可能!“

    一个谨慎些的道:“还是别说了,等他们睡着了,我们再动手,那样就万无一失了。”

    几人都安静下来。

    罗天珵利落的架锅生火。甄妙从另一个大包裹中取出早在河边收拾好的兔子肉,切成一片片的丢进锅里,然后又拿出烙好的肉饼放在火上烤。

    香味很快就飘散开来,肉饼馅料十足。油脂滴落进火里,发出滋滋的响声。

    甄妙凑近了问:“怎么了,是不是那边人说什么话。让你不高兴了?”

    两人真正朝夕相处了这么久,对方的情绪变化,甄妙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没说什么。”

    “没有?”甄妙不信,“没有你差点把锅摔破了?害我担心今晚的饭吃不成了。”

    罗天珵瞟她一眼:“他们说,等我们睡了,银子搜走,你带走。”

    “噢。”甄妙恍然大悟,继续翻烤肉饼,“这饼烤一烤,比现烙的还好吃呢。”

    罗天珵神色诡异。

    总觉得哪里不对,难道刚才的话还没有翻烤肉饼让她更操心吗?

    完全不给人安慰的机会好不好!

    甄妙不知道夫君大人的纠结,从腰间取下个小荷包,翻出小瓷瓶,打开盖子把里面东西撒到肉饼上。

    “这能吃?”惊讶之下,罗天珵忘了刚才的纠结。

    在篝火的映照下,甄妙脸颊绯红,笑得眉眼弯弯:“这叫孜然,是很好的调味料呢,肉饼上稍微撒上一点,会更好吃的。其实这更适合用来烤肉,不过我们走了这么久的路,还是喝口肉汤舒服。明日你猎几只野鸡,我再烤着吃。”

    真没想到,这些日子的倒霉还是有收获的,她居然在阿虎家里发现了晒干的野茴香,只是那大娘不知道吃法,告诉她是腹痛时炒着吃的。

    阿虎凑了过来,甄妙顺手塞给他一张烤好的肉饼。

    阿虎捧着肉饼顾不得烫,就大口吃了起来。

    罗天珵有些不满了,拿眼斜着甄妙。

    太不自觉了啊,刚烤好的吃食,不给她男人给别人?

    甄妙拿一双竹枝削成的长筷子搅拌着肉汤,解释道:“你还要再养养,先喝汤好一些。”

    眼看这边热火朝天的吃起来,尤其是肉香混着孜然的独特味道顽固的往那一伙人的鼻孔里钻。

    太香了,真是完全不能忍!

    几人面面相觑,果断的走过来。

    为首的露出个笑脸:“兄弟,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哥儿几个能不能讨口饭吃?”

    看到没,他们可是有十来个人,对方才三个。

    小娘子就不说了,另外两个,一个清俊消瘦,一看就是弱不禁风的,另一个倒壮实,可那表情一看就是脑容量不够的,又只有十四五岁,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只要这三人不傻,就不能拒绝他们的要求。

    “不行。”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为首的那个都要坐下自己动手吃了,听到这两个字,一时没反应过来。

    倒是其他几人听明白了,变了脸色,喝到:“臭小子,你这么不近人情,家里人知道么?”

    为首的人回过神来,示意几人稍安勿躁。目光落在罗天珵脸上:“兄弟说不行?

    罗天珵侧头问甄妙:“我说的声音不小吧?”

    “不小。”甄妙盛了一碗肉汤递过来,“别说了,趁热喝。”

    为首之人变了脸色:“兄弟何必这么不近人情,出门在外谁都有难处的时候。”

    罗天珵抿一口热汤,胃里舒服了许多,心情就挺不错的。

    媳妇说得对,先喝汤后吃肉,果然比较好。

    心情一好,就不介意解释一下:“哦,倒不是不近人情。只是刚才听说你们要把我的银子和媳妇都带走,稍微有那么一点不高兴。”

    “你怎么听到的!”几人大吃一惊。

    罗天珵诧异看一眼,然后道:“当然是用耳朵。”

    “臭小子,耍我们呢,那就别怪我们不给面子了!”为首之人表情狰狞,一下子把刀抽了出来。

    甄妙大惊:“夫君,你不是说,寻常百姓出门在外身上不能带刀剑的吗,会被官差抓起来的!”

    如果不是这样。她干嘛要把从大娘家买来的柴刀辛辛苦苦包起来啊。

    至于那柄从假冒锦麟卫那人身上扒下的长刀,因为是锦麟卫特配的武器,为了不引起麻烦,早就悄悄埋起来了。

    “嘿嘿嘿。小娘子真是天真,哥几个是寻常百姓么?到了这份上,你还没看出来?”

    甄妙沉重点头:“我看出来了。夫君,看来你用饭前要活动一下了。放心,我会把肉汤和肉饼看好的。”

    “那我就放心了。”罗天珵飞身而起,一个旋身把靠近的几人踹了出去。

    糟了。遇到硬茬了!

    这些人显然是会些拳脚的,见状都发了狠,抡起武器向罗天珵砍去。

    罗天珵虽伤势才好,对付这些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有见形势不妙的两人,就打了眼色,偷偷向甄妙溜去。

    只要抓住他媳妇,看他还不束手就擒!

    打斗声掩盖了外面的声音,有两个男子牵着马过来想要歇脚,停在庙门口,看着里面的情况就愣住了。

    眼见有两人向一个娇弱女子围去,其中一个娃娃脸的忍不住想去救援,被另一个人拦住。

    “别冲动,谁知道两拨人都是什么来路,先看看再说。”

    先前那人点点头停下了,手里扣了一枚飞刀。

    阿虎一脸惊恐:“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赶紧让开,爷爷留你一条活路!”一人恐吓道。

    十四五岁的少年一脸青涩,都快吓哭了,从怀里掏出一只弹弓哆哆嗦嗦对准二人:“不许伤害俺姐姐,不然,不然俺真的会打你们的。”

    “嘿嘿,傻小子,你打啊!”其中一人一脸戏谑的冲过来。

    老大他们那边快顶不住了,还是早点把那小娘子擒到手。

    忽然就觉眉心一痛,随后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另外一人见前面那人停下,还不晓得怎么回事,绕过他就往甄妙那里冲,然后身子猛然停下。

    两人一先一后,扑通倒在地上。

    甄妙摸向包袱的手停住,望着倒地的两人有些发愣。

    那二人眉心一个血洞,汩汩往外冒血,很快满脸血看不清面容了。

    甄妙深吸口气,声音有些干涩:“兄弟,你那是弹弓?”

    真的不是手枪披了马甲吗?

    罗天珵早把几人制伏,双手环抱好整以暇的看着。

    阿虎脸色发白,摇摇欲晃:“俺,俺求过他们的,他们不听……”

    罗天珵大步走来,拍拍阿虎肩膀:“兄弟,干得不错。”

    然后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庙门口的两人。

    那娃娃脸下意识后退一步:“抱歉,走错门了……”(未完待续。。)

    ps:感谢童鞋们的打赏和粉红。因为没加更,低调的求个粉红票。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