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那些倒地"shen yin"的见来了人,像见了救星般喊起救命来。

    娃娃脸掏掏耳朵,一脸无辜。

    什么?风太大,他听不见。

    另一个年纪大些的冲罗天珵笑了笑,道:“兄台,天黑了,我们就是想歇个脚。”

    那些伤胳膊断腿的人面面相觑,欲哭无泪。

    说好的正义感呢,说好的民风淳朴呢?

    罗天珵侧了侧身子,让二人进来,然后回头看看那些身上挂彩的活人,又看看眉心带洞的两个死人,一时有些为难了。

    依他的意思,这些人罪不至死,先问个路然后把胳膊腿儿的打断扔在破庙自生自灭算了,咳咳,至于会不会活活饿死什么的,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没想到阿虎竟然打死了两个,那他就要考虑杀人灭口的问题了,可偏偏又来了两个人,要是灭口,就得顺带着灭了。

    这样,似乎有些冷血了吧,吓着媳妇怎么办?

    见刚刚大显神威的夫君大人望过来,甄妙走过来,拉了拉他衣袖。

    罗天珵顺势握住她的手,声音温柔:“吓坏了吧?”

    甄妙觉得这话不太好回答。

    地上直挺挺躺着两个眉心带血洞的死人,惊吓是难免的,可要说吓坏,甄妙心情沉重的发觉自己还真没到这程度。

    作为一个前世死于非命,今世数次濒临死亡的妹子,神经似乎锻炼的稍微强大了那么一点点。

    甄妙觉得这种往女汉子进化的迹象也不是啥值得炫耀的,干脆承认,声音娇软的嗯了一声,然后道:“大郎,烤的饼又要凉了。”

    罗天珵随着甄妙返回火堆坐下来,准备用饭,看了看一旁的尸体有些碍眼。又站起来,一手拖着一个,拖到了那些人那,然后这才安心的吃起来。

    三方人,一方人疼得鬼哭狼嚎,一方人吃的热火朝天,还有两人默默蹲在墙角,安静的像不存在,这情景,就显得分外诡异。

    于是又有两个男子进来时。愣了一愣,最终,目光落在罗天珵三人身上。

    其中一人神色一喜,压低声音问:“是不是?”

    另一个目光在甄妙和罗天珵二人脸上游移,点头道:“应该不错。”

    这两人虽穿着寻常布衣,容貌又做了一些遮掩,却瞒不过他这一双阅人无数的眼睛。

    罗天珵同样神情严肃起来。

    这两人,他上辈子见过,是刺杀过六皇子的。行刺失败逃到了靖北投靠厉王。

    后来他才无意间知道,这两人竟是前废太子的人。

    这前废太子,不是现今这位太子之位眼看也保不住的,而是昭丰帝的兄长。

    那位太子据说是个才能不错的人物。似乎牵扯到宫闱丑事,就被上任皇帝贬黜了,然后就此失踪。

    也正是因此,才东宫空悬。后来昭云长公主远嫁月夷,大婚当日灭了人家族长,昭丰帝请缨出征。这才脱颖而出继承了大统。

    前朝辛秘罗天珵并不太清楚,但他知道,眼前这两人很是麻烦,很显然,是冲着他们来的。

    那两人倒是干脆,确认后,直接就从腰间抽出一把刀冲过来。

    “等等!”罗天珵冷喝一声。

    二人不由自主停了一下。

    罗天珵与二人擦身而过,轻飘飘撂下一句话:“出去打,饭还没吃完呢,别弄脏了锅。”

    最开始那批人绝倒,这对夫妇,对吃的要多重视啊!

    外面很快响起兵器交接声,刀光剑影,杀气腾腾,一时之间打得难解难分。

    那些受伤的也不是寻常人,趁着这机会互相包扎后,再看看外面的打斗一时半会儿停不了,看向甄妙和阿虎的眼神就不大妙了。

    还能行动的几个互视一眼,向甄妙围去。

    左右都是死,拉两个垫背,也算替自己报仇了!

    “你们别过来呀,过来我可松手了。”阿虎拿着弹弓,一脸惊恐。

    那几人气结,就是这小子扮猪吃虎,害得两个兄弟丧命。

    “兄弟们,先收拾这小子再说。”

    “咳咳。”庙里响起一声咳嗽,娃娃脸把玩着手里的飞刀,“诸位,落井下石不大好吧?”

    “兄弟,多管闲事更不好!”一人说着,伸手向甄妙抓去。

    那个男人肯定会杀人灭口的,有这女子为质,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从这几人往这边乱看时,甄妙就开始解包袱,等这人靠近了,正好包袱里面的柴刀也拿出来了,然后抡圆了柴刀砍了下去。

    一只手带着血花高高飞了起来,与此同时,从破庙外飞来一只匕首,正没入此人心口。

    娃娃脸把玩的飞刀落到地上,却忘了捡,一副石化的表情。

    外面那是哪路杀神啊,和人打成那样,还能顾着庙里的情况,关键时刻来一刀!

    还有这娇滴滴的小娘子,我的天,他没看错吧,那是柴刀?

    另一个男子把飞刀捡起来,放到娃娃脸手上,拍拍他的肩膀:“你果然是多管闲事。”

    那些人一个都不敢动弹了,欲哭无泪。

    老天爷一定是耍他们玩的吧,什么时候一个半大少年拿把弹弓能当弩弓用了,文弱青年摇身一变成杀神了,小娘子包袱里带的不是绣花针改带柴刀了!

    一个人垂头丧气地道:“兄弟们,别挣扎了,老子看出来了,这是咱气数尽了,老天派妖孽来收咱们了。”

    现在就是一只兔子跑进来能吃人了,他也信了!

    那些人都老实不动了,甄妙这才觉得有些后怕。

    看着别人杀人,和自己亲自砍掉别人一只手还是不一样的。

    一想到刀割入皮肤的那种感觉,身上就战栗起来。

    压抑住反胃的感觉,甄妙白着一张脸把柴刀上的血迹擦了擦,还用水冲了一下,这才又收进包袱里,看得庙里人嘴角同时一抽。

    外面打斗声渐渐平息,罗天珵走了进来。大步流星来到甄妙身旁:“阿四,没事吧?”

    在外面,姓名都不便提了。

    甄妙摇摇头:“没事,就是有些怕。”

    另外两拨人都要哭了,心说大姐您说这话不亏心吗,刚才抡柴刀砍人时连手都没抖一下!

    受了惊吓的甄妙被罗天珵扶着吃肉饼去了。

    娃娃脸和同伴站了起来。

    罗天珵一双清冷眸子波澜不惊看来,娃娃脸勉强扯出一抹笑:“那个,天不是快亮了么,我们哥俩就先赶路了,不打扰各位了。”

    说完两人步伐僵硬的走了出去。

    阿虎困惑的看了看外边。疑惑道:“这还没到二更天吧?”

    罗天珵并没理会那二人的离去,拿木棍随意的扒着火。

    另外一拨人连呼痛都不敢了,紧挨在一起生怕引起这边的注意。

    可没过多时,离去的两人又返了回来,气喘吁吁一身狼狈。

    娃娃脸直接无视了那拨半死不活的人,对罗天珵道:“有狼!”

    另一人补充道:“狼群!”

    咔嚓一声,木棍断了,罗天珵扫了二人一眼,冷冷问:“所以你们就回来了?”

    娃娃脸要急哭了:“抱歉。但现在这个真不是重点,狼群马上要追来了——”

    罗天珵霍然起身,透过破庙已经掉漆的窗棂往外看,就见数十丈外。一对对绿光由远及近,渐渐显示出兽类的轮廓来。

    不由分说的抱起甄妙,然后喊道:“阿虎,跟上!”

    竟然冲出去了。

    娃娃脸和同伴面面相觑。

    这壮士太猛了吧。不但自己冲出去力战群狼,还把媳妇和兄弟一起带出去?

    娃娃脸惭愧了:“咱们也出去帮忙吧。”

    另一人点头表示同意。

    二人全神戒备的出了庙门口,就见群狼已经到了近前。闪着绿光的眼幽幽瞪着他们,如鬼火一般。

    二人打了个哆嗦,齐齐后退一步。

    那三人呢?

    一阵树叶声响过,借着月光,勉强看到破庙前的一棵参天古树上挤了三个人。

    二人看看虎视眈眈的狼群,再面面相觑,同时骂了一声。

    卧槽,敢"qing ren"家是先出来抢占有利地形了!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在葬身狼腹这种威胁下,二人发挥出前所未有的潜能,极其利落的攀上了另一棵树。

    只是那棵树就单薄多了,两个大男人都上去,晃得有些厉害,每晃一下,二人额头汗就多冒一层。

    这要是摔下去,可就直接砸狼群里了。

    再看不远处那棵两人环抱不过来的古树,二人就觉得牙疼。

    果然这个世道无论是人还是兽,都充满了恶意!

    狼虽然不会爬树,但爪子锋利,这么多围在一起要是拿这棵树磨爪子,估计撑不了多久这树就要倒了,二人正提心吊胆着,就见那群狼溜达进了破庙。

    嗯??

    “血腥味。”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娃娃脸和同伴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了。

    我的老天,这么说,庙里那些人……

    片刻后,里面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罗天珵伸手,捂住了甄妙耳朵。

    甄妙真的惊恐了。

    被杀死和被野兽吃了,虽然结局一样,可过程就太不一样了。

    只要一细想,就头皮发麻,可要说去救那些人,她也没那么高尚,怎么想这心情都不太好,干脆不想了,在罗天珵怀里找了个舒适地方睡着了。

    等天快亮了狼群散去,罗天珵抱着甄妙跳下树来,站到庙门口看了看,心里莫名冒出一个诡异的念头。

    这运气逆天了啊,正愁杀了人怎么掩盖痕迹呢,狼群就把人啃的爹妈都认不出来了。(未完待续。。)

    ps:感谢梦想家lxr、闹啦啦、若雨婳兮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儿子病了,有些糟心,还好写的不糟心。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