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天珵把甄妙挡在身后,没让她看,倒是阿虎看了一眼后,扶着大树狂吐一通,然后摇摇晃晃的回来,遗憾道:“可惜了。”

    娃娃脸和同伴对视一眼。

    毕竟是年纪小,心软一点。

    就见阿虎小心翼翼的问甄妙:“阿姐,今天还有肉饼吃么?刚才都吐了,好可惜……”

    我去!

    娃娃脸和同伴默默咽下一口血。

    罗天珵上前一步。

    这两人正忌惮着,见状不由自主后退一步,然后强笑道:“呵呵,兄台,我们兄弟还有点急事,先走一步了。”

    话是这么说,却不敢转身就走,只是往后退着。

    谁知道这人会不会突然背后下杀手啊,狼来了,他连一声招呼不打,抱着媳妇直接上树的事都做得出来。

    “等等。”罗天珵喊了一声。

    那娃娃脸沉下脸来:“兄台,赶尽杀绝就太过分了吧?”

    罗天珵怔了怔,随后摸摸下巴:“呃,在下只是问个路。”

    “问路?”娃娃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另一个看着年纪稍大些的一脸警惕,显然不相信这杀星不让他们走,只是问路。

    甄妙见罗天珵心狠手辣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怕二人压力太大说不出话来,就抿唇笑道:“我们真的是问路,想必二位大哥也看得出来,我们是山沟里出来的,没见过世面……”

    我们真看不出来!

    二人心里同时狂喊。

    “最近的县城怎么走?”罗天珵懒得浪费时间了。

    破庙里还有十来号残缺尸体,这里总不是久留之地。

    “沿着庙前那条路直走,逢岔路右拐就是了。”年纪稍长的说完,看向罗天珵,“如果没有旁的事,那我们就告辞了。”

    见对方不语,二人去牵马。心中暗暗庆幸,因为那浓郁的血腥味把群狼引住的缘故,这两匹马竟然没有惨遭毒手。

    眼看两人就要翻身上马,罗天珵突然想到什么,忙道:“再等等!”

    二人身子一僵,然后手伸向放武器的地方,脸色难看的转过身来。

    做人不能太过分,想杀人灭口也就罢了,还是过河拆桥后的杀人灭口,他们再弱。也是知道反抗的!

    二人气势汹汹的转身,就见那清俊男子一脸平静的伸出手,手心一锭碎银子。

    “二位兄台,内子身娇体弱,走不了远路,能否割爱一匹马?”

    二人看了身娇体弱的甄妙一眼,暗吸一口气。

    随后年纪稍长的那位迅速把手中缰绳放到罗天珵手里,银子也没拿,就跳上了另一匹马。

    娃娃脸紧跟着跳上去。二人略抱了抱拳,连一个字都没再说,就一溜烟跑了。

    甄妙目瞪口呆:“没收银子,白送了?”

    “大概是不差钱吧。”罗天珵把银子收好。然后把甄妙抱到马上去。

    甄妙有些不自在。

    那马她自己完全可以上去的,根本不用抱,怎么在阿虎家住了一段时日,这人亲密动作越来越多了。

    罗天珵牵着马走了两步。又停下:“阿虎,你先牵着马往前走,我想起还有点事要解决。”

    阿虎是个实诚孩子。听了点点头。

    甄妙想着可能人家是要解决某些生理问题,也没多问。

    罗天珵收回目光转身走向破庙。

    破庙里一座倒塌的佛像后面,有块青石板正好斜靠着佛像搭出一块狭小的空间。

    青石板动了动,缓缓的移开,一个人艰难的挪了出来,随后坐在地上累得大喘气。

    目光一扫,看到那片人间炼狱般的景象浑身一颤,双目赤红,咬牙道:“兄弟们,我胡三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等回去见了东家,一定要把那两男一女挖地三尺找出来,将他们千刀万剐!”

    “咳咳。”一声清咳传来。

    那人猛然转头望向庙门口。

    彼时晨光大好,秋鸟低鸣,那布衣男子如迎风摇曳的竹,肆意风流立在门口,美好的如梦如幻。

    那人却像见了鬼般连连后退,惊骇欲绝。

    怎么回事?

    他不是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从此展开一场轰轰烈烈、千回百转的报复之旅吗?

    这个男人为什么去而复返?

    男子绽放一抹轻笑:“抱歉,之前怕吓着内子,没敢细查,我回来补个漏。”

    那人……

    不多时,罗天珵就赶了上来。

    有了马骑,甄妙确实觉得轻松多了,罗天珵和阿虎一个功夫好,一个体力好,赶路速度就快了起来,刚好在关城门前赶到了,塞了些碎银子顺利进了城。

    深秋将过,天黑的就早了,小城道路两旁树木萧索,行人寥寥,许多民居已经点了灯,透过窗纱朦胧妆点着夜色,不比京城喧哗热闹,却有一种难得的静谧安然。

    罗天珵皱了皱眉。

    这样的城镇,外来人似乎就显眼了些。

    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阿虎娘亲提到的那户人家,就在这县城里,总要去探查一番。

    再说,这也没什么可怕的,那些躲在暗处伺机下手的到底是少数,不知分散到多少地方去寻他们,就是撞见了人数也不会多,到时候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天总是变得快,这么一会儿工夫就淅淅沥沥下起了雨,伴着风吹打在身上,凉意袭人。

    甄妙紧了紧领口。

    罗天珵从包裹里抽出一件衣裳给她披上,拦途问了行人,总算找到了客栈的位置。

    伙计看了看三人有些为难:“客官,只剩一间房了,您看——”

    心中有些纳闷,怎么最近生意忽然好了不少呢?

    “一间?”罗天珵不满地看了阿虎一眼。

    果然带这小子一起走很麻烦。

    阿虎一脸无辜:“姐夫,要不俺打地铺,俺不怕冷的。”

    咔嚓,某人名为理智的弦断了,把拳头捏的咯咯响。

    这个混小子。想跟他媳妇住一屋?

    小地方的伙计没那么机灵,一想这个可以有啊,连连点头道:“那小的等会儿抱一床被褥去,不过这个就要另外加钱了。”

    阿虎不满了:“什么,又没多占一间房,就盖一下被子就多收钱?这不行!”

    罗天珵脸都黑了,冲阿虎吼道:“这个不是重点!”

    然后冷冷看着伙计:“你说让我们三人住一间?”

    伙计骇了一跳,鼓起勇气道:“这小哥儿不是您太太的弟弟吗,我们这就只剩一间房了,实在没法那么讲究啊。实话跟您说。就是马厩,今儿都满了。”

    罗天珵狠狠瞪了阿虎一眼。

    好得很,他说这小子怎么一直和甄四叫阿姐,和他叫姐夫呢!

    阿虎见罗天珵瞪他,憨笑着挠了挠头:“姐夫,俺真的不介意睡地上的,要是怕费钱,被褥俺就不要了。”

    罗天珵正准备把拳头随机打到小二或阿虎脸上,就听身后大门推开。

    一个洪亮的声音道:“小二。安排五间上房。”

    众人闻声望去,就见六七个人簇拥着一个少年进来。

    那少年一身锦衣,眉清目秀,只是眼神有几分戾气。

    “听到没?”站在少年旁边的汉子瞪了伙计一眼。

    “只。只剩一间了。”伙计有些结巴。

    “一间上房?”少年开了口,声音有些阴柔,“一间也可。”

    见伙计呆愣不动,那汉子道:“听见没。先把上房给我们公子准备出来,再开四间寻常的凑合一下,记得被褥都要换全新的!”

    “不。不是一间上房,是只剩了一间房。”

    “什么!”跟在少年身后的人脸色都沉了下来。

    少年拧了眉。

    那汉子看看少年脸色,一拍桌子:“叫那些住店的人都挤挤,给我们腾出四间房来!”

    “这,这不成啊……”伙计都要哭了。

    “行了,金大,别难为人家。”少年不耐烦的开了口。

    那汉子会意,砰地一声把桌子一砸,喊道:“住店的都出来,腾房子!”

    被挤在角落里的甄妙兴致勃勃的看着。

    这就是传说中地主家的少爷吧?果然带的都是狗奴才!

    很快楼梯那就传来动静,一个虬髯大汉走了下来,环视众人一眼,问:“给谁腾房子?”

    看清大汉自额角到脸颊那道狰狞疤痕,金大难得的犹豫了一下。

    趋吉避凶是天性,这大汉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他们虽也不怕,能不起冲突当然最好。

    这时又陆续有人走下来。

    “听说有人要在下腾房子?”一个青年扶着楼梯含笑望来。

    咔嚓一声,楼梯断了一截。

    伙计又心疼又害怕,都要哭了。

    青年扫掉手上木屑:“现在,有人跟在下说一下到底怎么腾房子了吗?”

    金大不由自主看向少年。

    作为狗奴才,他们只是跋扈,但不是傻!

    这么个偏僻县城的小客栈,这都是住了什么人啊!

    “小二,这么吵,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一个紧身打扮的女子站在楼梯口,掐腰问道,然后手一抖甩出鞭子来,卷住一条板凳飞来,然后施施然坐下。

    这时又蹬蹬跑下两个人,一人捏着飞刀,一人提着长棍。

    少年开始沉思。

    这小店,是开武林大会的窝点吗?

    那两人视线一扫,忽然僵住。

    罗天珵见到熟人,笑了笑。

    娃娃脸硬着头皮走过去:“又见面了,呵呵呵。”

    “晚来一步,只剩一间房了,兄台能不能给腾一间?”

    “行。”娃娃脸心中骂娘,面上却痛快应下来,拉着同伴火速上楼去了。

    其他人见没热闹可看,跟着上去了。

    罗天珵拍拍发傻的伙计:“行了,现在有两间房了,带我们去吧。”

    伙计晕乎乎的领人往里走,金大猛喝一声:“等等,分明是我们叫人腾房子,他们是怎么回事儿?”

    “记得抬桶热水来,内子要沐浴。”罗天珵没有理会,拉着甄妙绕开一地碎屑往上走。

    身前出现一柄长刀拦在那里,金大冷笑道:“兄弟太不懂事了吧?”(未完待续。。)

    ps:感谢林宸_如梦打赏的和氏璧,又欠五更了!!感谢书友140928122504015、嵐亞書、yh_yh1166、烟柳依人、lenfant、无言mo、油板无盐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书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