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天珵转身,揉了揉眉,淡淡问道:“呃,这就是传说中的柿子捡软的捏么?”

    金大觉得邪门了,这小客栈里那些住客一看就是江湖人士也就罢了,怎么一个山民打扮的青年,也敢和他们叫板了,而且看气质,还真有些拿不准。

    不过要因为这点犹豫就在主子面前退缩,这就不是作威作福惯的狗奴才了,金大嗤笑一声:“捏的就是你,又怎么样?”

    罗天珵也不废话,走到楼梯旁,抬脚踩了一下地上那截断掉的扶手,然后这么一碾,断木变成了木屑,然后在诡异的安静中抬眼,笑问:“还打算捏么?”

    金大脖子僵硬的转头看向少年。

    那少年显然是带脑子的,压下一口闷气,坏笑道:“他们又不是伙计,问他们做什么?”

    金大一想对啊,还是主子聪明,他惹这些杀神干嘛,只要逼着伙计要房子就好了,至于要不要得来,就是伙计的事了。当然要是要不来,他们算账也是算在伙计身上的。

    用崇拜的目光看了少年一下,金大转身,凶神恶煞瞪了伙计一眼:“你既然开门做生意,就没有把客人往外赶的道理,赶紧安排房间,不然爷爷们拆了你这客栈。”

    甄妙眨了眨眼。

    这故事版本不对啊,什么时候纨绔恶霸学会迂回作战了?

    不过只要别再捏她家世子,她是一点不会冲动热血的撺掇着干一场的,人生地不熟的,谁知道这都是什么人啊。

    罗天珵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淡淡对伙计道:“先带我们去房间。”

    伙计谁也不敢得罪,哆哆嗦嗦领着三人上楼。

    楼下大堂只剩下少年主仆。

    金大小声道:“主子您看,这小县城是不是有点不对劲,怎么一个客栈里。个个都像有来头的?”

    少年低头,转着手上翠绿扳指,然后冷笑:“何止是这里,就是青阳,难道你没发现多了许多生面孔吗。听我父亲说,是有贵人走失了,京城那边派了许多人过来寻呢。就是当地那些卫军衙门,不也热闹的很,这些江湖人凑热闹有什么奇怪,要真找着人。赏钱都够他们吃一辈子了,还用过刀尖上舔血的日子?”

    金大揉揉眼。

    不好了,连他家少主子都开始邪门了,就在上个月,少主子还带着他们当街调戏了杀猪铺的小闺女呢,现在这说的头头是道的是谁呀?

    少年不再说话了,和下人本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这些日子被父亲叮嘱着要夹起尾巴做人,有些憋气罢了。

    他又不是真傻。平日胡闹,那是因为知道胡闹了别人也不能把他如何,可现在要是碰上个愣头青砍他一刀,他找谁说理去啊。

    就算真把人解决了。刀子还不是也挨了。

    “总之你们也要机灵点,我们这次来是看那胡家庄的茶叶的,早点办完事就早点回去,别给我惹事儿。”

    手下齐齐应是。

    至于伙计是怎么给少年那拨人安排住宿。甄妙这边是不操心了,舒舒服服洗了个澡,这才躺在床榻上歇着。

    罗天珵换了身干净衣裳。拿一块干手巾给她绞头发。

    甄妙就笑:“瑾明,没想到连丫鬟的活儿你也会干。”

    “这总没有习武识字难吧,哪有不会干的,只有不想干。”

    甄妙听了心中一暖,然后问:“瑾明,那你会挽头发吗?”

    “我会解头发。”罗天珵似笑非笑。

    甄妙脸微红,白了他一眼。

    真是够了,最近这人越来越奇怪了。

    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忙道:“这么个小县城,怎么那么多习武之人,事情总有点不对劲的样子。”

    “无妨,那些不干我们的事,等去胡府一趟,我们就回京。”罗天珵把玩着手中青丝。

    “胡府?国公府在这还有亲戚?”甄妙有些纳闷。

    罗天珵沉默了许久,才道:“总要去看了才知道。”

    甄妙干脆坐了起来,不解的望着罗天珵。

    罗天珵拿了木梳给她梳头发,一下一下的,快疏通时才道:“阿虎的娘亲,刚见到我时似乎认错了人,后来在我追问下,才说胡府的男主人和我有些相似。我问了那男主人的年纪,和我失踪数年的四叔相仿。”

    说到这里看了甄妙一眼,眼底恍如深潭道:“四叔当年,是追查祖父坠马的事失踪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直是祖母的一块心病。但凡有一线可能,我都不打算放过。”

    甄妙听了国公府秘辛,有些讶然:“祖父坠马,不简单吗?”

    罗天珵冷笑一声:“祖父戎马一生,乃是赫赫有名的常胜将军,会从马上跌落致傻,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那明日一早就去吧。”

    “嗯,早点睡吧。”罗天珵把手巾丢到一旁,挨着甄妙躺下来,一时半会儿却睡不着。

    要说那胡家男主人是四叔,连他自己都难以相信。

    四叔既然活着,没有道理不回国公府,反而在这么个偏僻县城一呆数年的。

    不过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以求个心安罢了。

    这样想着,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夜已深了,风从那没有糊严实的窗棂缝隙钻进来,寒意袭人。

    甄妙蜷着身子钻进罗天珵怀里,把他蹭醒了。

    罗天珵轻轻下了床,走向屏风后遮挡住的恭桶,无意间就瞥见一道影子从窗前闪过,解衣裳的动作顿时停住,死死盯着窗口。

    一个细棍模样的物件从窗棂缝隙渐渐探了进来,顶端烟气袅袅。

    罗天珵眼神一紧。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香?

    前世他领兵打仗,见识不算少,可这种纯粹江湖中下三滥的玩意儿却是没打过交道。

    屏住呼吸静静等着,不多时,门悄无声息的开了又合上,一个黑色人影走了进来。

    那黑影悄悄走向床榻,借着倾泻而进的月色。可以看到手中之物闪着寒光。

    罗天珵嘴角勾了勾,一动不动盯着那人的动作。

    随着靠近床榻,那人手中之物高高举了起来,可随后动作一顿。

    看着床榻上少了一个人,正常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困惑,那个人哪去了?

    这人显然也不例外,趁着他发愣的时候,罗天珵一手捂着他嘴巴,一手拧着他胳膊,把人压在地上。压低声音问:“你是何人?”

    那人拼命挣扎却挣不脱束缚,蒙着面的布巾忽然动了动。

    罗天珵顿觉不妙,一把扯开那人蒙面的布巾,一张清秀的女子面庞显露出来,竟是白日以鞭子震慑了少年的那女子。

    只可惜她嘴角黑血流淌,显然是气绝身亡了。

    “死士?”罗天珵眉深深拧了起来,从没觉得事情这么邪门棘手。

    要说起来,此女先来,他们后来。没道理是预先知道的,可偏偏上来就下杀手,一旦不成又立刻服毒自尽。

    寻常的江湖人,牙齿里怎么会随时放着剧毒?

    难道是二叔的人?

    罗天珵摇了摇头。

    要说二叔派人来阻挠他进京。这是绝对的,只是他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人手。

    罗天珵转念已经想的清楚,要想守株待兔,那么至少北河大大小小的城镇客栈茶馆等地都会有这种人守着。才能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他们夫妇。

    一算下来这人手绝不是小数目,二叔不可能有这种大手笔。

    “瑾明,你和你身下那姑娘。是在做什么?”

    罗天珵吓得跳起来,然后有些结巴:“阿,阿四,你怎么醒了?”

    甄妙已经坐了起来,黑暗中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冻醒的。”

    “你没中迷香?”罗天珵脱口问道,问完才懊恼起来。

    这话,怎么有那么点作死的味道?

    “迷香?”甄妙托着腮,“夫君,你是不是要解释一下什么?”

    原来她睡梦中嗅到的那难闻味道是**香!

    然后一睁眼,就见夫君大人把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子压在地上了,这个刺激是不是有点略大?

    “阿四,**香是那女子弄的。”

    “呃,这不是重点,你们想干嘛才是重点。”

    “我们——”罗天珵想解释,忽然觉得这发展有点不对,忙走到甄妙身旁,低声道,“阿四,那女子是死士,已经服毒自尽了。”

    甄妙一怔,又向那女子看去。

    呃,光线太暗,她还是只看出来了身材凹凸有致。

    “来。”罗天珵不打算瞒着甄妙。

    将来二人不知还会遇到多少风雨,一味的粉饰太平不是真正的保护。

    甄妙凑近了看,果见那女子脸色发青,嘴角黑血诡异非常。

    “是白天那女子?”甄妙也认出来了,然后问,“现在怎么办?”

    “我把她放回自己房里去,明日我们早点离去,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有人发现此女的异状。”

    “恩,那你快去吧。”甄妙抚了抚额。

    这可真是精彩极了,她本以为要看的是一出情感片,可这么快就转成惊悚片了?

    还要不要人有个心理准备了。

    正腹诽着,忽然外面大亮,一个声音传来:“不好啦,有人死了,我看到凶手进了那间屋子!”

    外面是一片混乱的脚步声,仿佛越来越近了。

    二人面面相觑,然后甄妙问:“那屋子,该不会是这屋子吧?”(未完待续。。)

    ps:感谢百乐打赏的桃花扇,感谢紫色回味、阿云波打赏的香囊,感谢百乐、书友140615020117887、书海路人、书友130212170903757、若雨婳兮、独乐不如众乐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每一位童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