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北河那边,怎么样了?”六皇子回了府中,解下披风,端了一杯热茶喝。

    做皇子的,是忌讳和大臣走得近的,以往罗天珵是侍卫还好说,现在任了指挥佥事,就不得不避嫌了。

    只是六皇子对罗天珵很是欣赏,特别是那日亲眼看了他力战猛虎,还有上任后一系列把锦鳞卫的人收服的动作,倒是衬得同是指挥佥事的古铭有些平庸,可见是个难得的将才。

    良将难得,特别是年轻的良将。

    六皇子自嘲的笑笑。

    那些位高权重的人,有谁看好他一个无势的皇子呢?

    反倒是罗天珵,在宫中当侍卫长时,有那么一两次有意无意的提醒,帮了他不少忙。

    “镇国公世子的遗体大概不出三日就能进京了。”属下回道。

    “这一路,很热闹吧?”

    属下怔了怔,点头:“好像有多方势力插手,不然前两日就该到了。”

    六皇子把茶盏放到紫檀小几上,嘴角含笑:“既如此,本王也凑凑热闹。”

    “主子,这不妥吧?”属下愕然抬头。

    这种事情,谁插手都可以,皇子却不成,否则一旦被皇上知晓,那就大大不妙了。

    “叫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记着手脚干净点就是了,务必不得让那遗体进京。”

    一个能力搏猛虎的人,会因为惊马死于非命?

    他要是信了才是傻了,不过是有人看着镇国公世子的位子舒服罢了。

    除了太子,二皇子年纪最长,三皇子母族势大最是尊贵,四皇子素有才名,五皇子颇得父皇青眼,他若不赌一赌,再这么小心翼翼夹着尾巴做人。那只剩看戏的份了。

    “是。”属下躬身退下。

    六皇子忽然想到什么,一抬手:“等等。”

    那人停下来:“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镇国公世子夫人……可寻到了?”

    属下诧异的看了六皇子一眼。

    六皇子被看得有些恼羞成怒,斥道:“本王问你话呢!”

    这些属下,脑子都长在屁股上了么?

    那种流露着“你打听别人媳妇好变态”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儿?

    他不过是进宫探望太妃时,见太妃因为甄四失踪的事流露出几分忧心的意思,这才问问罢了,才不是对她上心呢!

    “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据说古大人打算进京复命了——”

    “人都没找着,古铭就要进京复命?”六皇子脸一沉。

    属下又诧异看了他一眼。

    六皇子嘴角抽了抽。板着脸道:“父皇可是交代了要好好找人的,这古铭越来越不像话了。”

    属下没敢抬头,心道古铭好歹是正四品的指挥佥事,人一直找不到,总不能就耗在那不走了吧。

    锦鳞卫初建,正是势力割据的时候,等一年半载过去,别人都站住了脚,一问。古指挥佥事呢?

    呃,在北河围场给罗指挥佥事找媳妇呢。

    再说,一个外命妇找不到,似乎不关他家主子什么事啊。

    还是他忽略了什么?

    一定是他忽略了什么!

    “赶紧下去办事去!”六皇子黑着脸踹了一脚。

    这属下眼神怎么越来越奇怪了。他直觉地不大高兴!

    北河,似乎比京城还要冷些,那密密的雨像是冰珠儿砸在身上,湿冷冰凉。很是难受。

    古铭牵着马,冲甄二老爷抱了拳:“甄大人,这边就有劳你了。”

    甄二老爷脸上是平静的笑容:“古大人客气了。是我该谢大人才对。”

    古铭一叹:“哪里,这么久也没找到人,回去后要请罪了。”

    心里对甄二老爷是有几分欣赏的,已经出阁的侄女失踪,就请了长假赶来,反倒是国公府,只来了个小辈。

    要不是这位甄大人来了,他是绝对不能脱身的。

    “古铭——”一个声音传来。

    二人闻声望去,就见一个火红身影骑马而来。

    到了近前翻身下马,初霞郡主黑着脸走过来。

    “参见公主殿下。”二人齐齐行礼。

    初霞郡主把折好的马鞭放在手里敲了敲,斜睨着古铭:“古大人,听说你要回京?”

    古铭擦了一把冷汗。

    这个公主,可真是难缠,当时在围场出了事,死活要留下来,天天盯着自己寻人,早一点收工都不行,累的跟狗似的。

    本来接到回京的诏令,还暗暗欣喜初霞公主去了青阳城没回来,没想到还是赶上了。

    “古大人怎么不说话?”

    “臣不敢,是接到了今上诏令,臣不敢耽误时间,这才没来得及和公主告辞。”

    锦麟卫按编制应有四位指挥佥事,现今才有三位,罗世子遗体都进京了,他在这寻人,京中只有一位指挥佥事,显然是忙不过来的,皇上这么久才召他回京,已经是出乎意料了。

    “哼!”初霞郡主甩了甩马鞭。

    提到昭丰帝,她自然不好说什么,只是面对古铭没有好脸色罢了。

    甄二老爷开了口:“公主,臣来替换古大人也是一样的。失踪的是臣的亲侄女,臣定会竭尽全力的。”

    甄二老爷面有忧色,偏偏气质光风霁月,又是这样温声劝解,初霞郡主就没话说了,只是狠狠瞪了古铭一眼:“便宜你了。”

    古铭苦笑,这才告辞离去。

    “还请公主先回别馆吧。”

    初霞郡主牵着马往回走,有些闷闷不乐:“甄大人,你说甄四在哪里呢,怎么就是找不着人?”

    甄二老爷抖落身上雨珠,淡淡道:“公主不用担心,臣相信妙儿会吉人天相的,反倒是公主更要保重身体。”

    当初那冷箭,可是对着初霞郡主去的,偏偏公主死活要留下来,她的安全就更是重中之重了。

    “甄大人是不是觉得。本公主留下来是添乱?”初霞郡主直视着甄二老爷。

    甄二老爷没想到初霞郡主问得这么直接,不由微怔,随后才温声道:“臣不会这么觉得,反倒是感谢公主能留下来,让人们时刻记得这里。”

    “你……你明白?”初霞郡主心中滋味难言,只觉眼睛发酸。

    当初强拧着要留下来,所有人都认为她胡闹不懂事,可到底这世上,还是有一个人明白的。

    她不敢走,她怕走了。时间长了寻不着,那些人就像古大人一样回京复命了,怕他们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为了救她而生死不明的甄四!

    只有她留在这里,才会保证有最充足的人手,才会让心怀天下的皇伯父一直记得。

    甄二老爷轻轻笑起来:“臣明白,妙儿是您的好友,若是臣的好友有事,臣也会留下来的。”

    初霞郡主点头,第一次嘴角翘了起来。

    宝陵县此时。却是天晴的。

    甄妙三人站在胡府外打量一番,罗天珵走上前去叩了门。

    片刻后黑漆大门打开,一个下人打扮的男子探出头来。

    “我们是来拜访贵府主人的。”

    “拜访?”门房打量一下,皱了眉。

    主人倒是交代了。这几日可能会有贵客来访,只是看这穿着打扮,也不像啊。

    不过再看来人气质,又有些拿不准了。就试探地问:“几位可是从青阳城来的?”

    青阳城?

    罗天珵眼神一紧,敏锐的察觉这门房把他们当成什么人了,不过为了见此间男主人。还是点了点头。

    反正见了面就知道情况了,到时候被揭穿也无所谓,关键是早点见到人,他们在这里耽误太久了,还不知道祖母担心成什么样子。

    特别是客栈刺杀那事,他可不认为这是一场意外,反而有种天罗地网早就悄然布下的感觉。

    或许是这里是偏远县城,才这么容易脱身,要是换了大城镇,还不定多少人等着他们。

    一听是青阳城来的,门房立刻换了笑脸:“几位稍等,小的去回禀一声。”

    不多时门房返回,打开了大门,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出来,朗笑道:“三位贵客快里面请。”

    进了堂厅落座,管家道:“小的是胡府管家,也姓胡。”

    “胡管家。”罗天珵淡淡颔首。

    他虽穿着寻常布衣,那股矜贵之气却是遮掩不住的。

    再看那女子,一直安静跟在男子身旁,坐姿笔直,敛眉垂首,亦不是寻常小家碧玉可比。

    “是这样的,我家老爷去庄子巡查去了,只有太太在,不大方便见客,您三位要不先休息一下?”

    罗天珵皱了眉,顺着话问:“这个时候去巡查?”

    “是啊,就是前不久送去青阳的那批茶砖,庄子上又新制了一批,老爷就过去看看,大概傍晚就会回来了。”

    管家说着,心里一阵庆幸。

    老爷料得果然不错,卫家果然派人出手了,想把那批茶砖截下来,还好平安把茶叶送过去了,反倒是卫家派去的人,据说至今没回来,该不会是没完成任务怕被责罚,私逃了吧?

    青阳城这么快来了人,看来是对这种新式茶砖感兴趣了,说不准就能搭上这路子,成为贡茶。

    “哦。”罗天珵淡淡应道。

    甄妙低着头,抿了唇有些想笑。

    这么坦然的忽悠人,他是和谁学的?

    再说下去不会穿帮,然后被当作骗子轰出去吧?

    正在这时,一个丫鬟模样的人走来,站在门边喊了一声胡管事。

    胡管事告声罪,走过去问:“怎么回事儿?”

    丫鬟低声道:“是哥儿又不吃饭了,非要闹着吃花糕,太太让您派人去买。”(未完待续。。)

    ps:推荐花裙子大大的《高嫁》,已经完本了,大家放心跳吧。

    她曾是落魄千金,

    为扭转家族命运高嫁世族公子。

    一朝变身贫穷孤女,

    她一心再嫁孩子他爹,

    可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