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胡管家点点头:“跟太太说,我知道了。”

    那丫鬟却没走,来到甄妙面前盈盈一礼:“这位太太,我们太太请您去内宅说话。”

    甄妙看了罗天珵一眼。

    罗天珵眉眼柔和下来:“去吧。”

    甄妙这才跟着丫鬟往里面走。

    胡府并不算大,统共三进的宅子,后院南北两排厢房仿佛刚翻新过的样子,院里种着数棵石榴树并一丛芭蕉,收拾的整齐明了。

    甄妙由丫鬟引着上了台阶,一个年轻妇人就迎了出来,未语先笑:“来了贵客,外子不在,实在是失礼了。”

    甄妙就仔细打量这妇人一眼。

    二十出头的年纪,鹅蛋脸,柳叶眉,是副讨喜的面相,穿一身浅水红窄袖夹袄,更显得肤色白皙。

    说不上是顶美的人,但胜在喜庆灵秀。

    年轻妇人同时在打量甄妙。

    不过是一件青布袄子素罗裙,却偏偏衬的女子发如墨,肤胜雪,面如三月桃花,颜似漫天朝霞,仿佛把天地灵秀都集了一身。

    年轻妇人眼珠转了转,心道这样的人儿倒是罕见,据说青阳金家要来的是金家公子,这位能跟着来定是极受宠的,也不知是那公子的妾侍还是外室了。

    至于正室,她是没想过的,大户人家,讲究的是娶妻娶贤,纳妾纳美,嫡妻要是这般模样,应酬人情往来被有心人盯上,不是招祸么,再说,也没有嫡妻跟着出门的道理。

    年轻妇人脸上带着笑,眼里却多了几分疏离,招呼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妹子这般的美人儿,快进屋坐。”

    青阳金家不能得罪,一个妾侍。打心里她其实是看不上的。

    年轻妇人态度的微妙变化让甄妙微怔,随后了然。

    唉,太美了果然会没朋友的!

    年轻妇人把甄妙引进内室,坐在美人榻上道:“妹子叫我一声胡姐姐就是了。”

    甄妙从善如流,一笑露出两个酒窝:“胡姐姐,您可以叫我阿四。”

    这是不想透露姓名的意思。

    外面坏人太多了,不得不防啊。

    落在胡氏耳中,却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果然是连姓名都没有的贱籍,说不定是买来的也不一定。当下笑容又淡了几分。

    甄妙觉得好诡异。

    这妇人态度一波三折是怎么回事?

    不过想着那事对罗天珵的重要性,还是按捺着性子与胡氏寒暄。

    胡氏又问了青阳金家的情况。

    甄妙显然不知道,一问就只能呵呵。

    胡氏眼中就带了鄙夷,果然是个外室,对金家半点不了解。

    甄妙心肝颤了颤。

    这态度又恶劣了哟,难道是因为一问三不知,这妇人起了疑心?

    可要是起了疑心,她鄙夷什么啊,怎么不直接试探呢?

    二人各怀心思。气氛就冷了下来。

    这时外面传来哭闹声,紧接着一个小娃娃冲了进来,扑到胡氏怀里哭:“娘,花糕不好吃——”

    跟在后面的丫鬟一脸尴尬:“太太。哥儿嫌今日的花糕上面没弄花样。”

    见儿子哭,胡氏皱了眉:“往日花糕上不都印了玫瑰花纹的吗?”

    “说是模子坏了,就没印。”

    那娃娃哭声更大:“娘,我就要吃带玫瑰花纹的花糕!”

    胡氏一脸尴尬看向甄妙:“让妹子见笑了。这孩子被娇惯坏了。”

    甄妙摆摆手:“小孩子都这样。”

    不过是个三四岁大的娃娃,可不正是认定了什么就不放手的时候。

    见母亲不理会自己,小娃娃哭得更惨。抽抽搭搭的竟有点喘不上气来的样子。

    胡氏慌了,一边拍着小娃娃的后背,一边道:“还不快去请大夫!”

    甄妙这才仔细看了看,发现那孩子瘦得可怜。

    这个样子,她要是这么干坐着无动于衷倒是尴尬了,就走过去道:“哥儿没事吧?”

    这个时候胡氏心里不好受,就顾不得对甄妙身份的看法了,加之男主人不在家,没个依靠,就忍不住把苦楚对甄妙倒了出来:“这孩子小时候生了一场重病,一直精细养着,谁知道后来就渐渐不大爱吃饭了。”

    “哥儿只喜欢吃花糕类的点心?”

    难怪生在不愁吃喝的人家还这么瘦弱,原来是偏食。

    胡氏摇摇头:“倒也不是,璋哥儿只是看那些点心花样新鲜吃上两口,要是同样的口味没了花俏样子,他就一口也不吃了。”

    “这样啊。”甄妙想了想才道,“胡姐姐要是不嫌弃,我做些馒头给璋哥儿吃吧。”

    俗话说吃人家的嘴软,她要是先把小家伙笼络好了,至少身份暴露时不会直接被轰出去吧。

    “馒头?”胡氏蹙眉,“璋哥儿从不吃的。”

    甄妙抿唇一笑:“胡姐姐不如试试,我做的馒头,璋哥儿说不定就吃了。”

    “那——好吧。”胡氏点头答应下来。

    没买到花糕,璋哥儿定会闹腾不休的,这一天都不会吃什么东西了,这样下去可怎么行。

    “只是劳烦妹子了,这怎么好意思。”

    “不会,我挺喜欢小孩子。”

    “阿杏,领……四太太去厨房。”

    四太太?听着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甄妙只是困惑了一下就放下了,欢欢喜喜随着叫阿杏的丫鬟去了厨房。

    她好久没下厨了,手痒。

    进了厨房一扫,就有了主意。

    把那正发着的面团取来,掺了紫薯泥揉好,再放到蒸架上闷着。

    利用这个时间把鹌鹑蛋煮上,选了几个上好的秋梨挖空内心,倒入搅拌均匀的蛋液。

    阿杏看得目瞪口呆;“四,四太太,这梨子里还能放鸡蛋?”

    “可以做秋梨蒸蛋的。”甄妙头也没抬,手上忙碌着。

    等码放好秋梨,又取来豆腐切成大小适中的方块。照样是挖去中心,塞入调味好的肉末放锅中煎熟,最后浇上烧开的橙汁做了一道橙汁豆腐蛊。

    接着又用土豆、胡萝卜、香菇等切丁油炸,做了一道五彩蔬菜丸子。

    那些鹌鹑蛋则剥了壳,取胡萝卜雕好的鸡冠和嘴巴插上去,又用黑芝麻当眼睛,做成一个个小巧玲珑的小鸡仔,与五彩蔬菜丸子摆放在一起。

    “我的天,我的天!”阿杏眼睛都不敢眨,一动不动盯着。早已是惊叹万分。

    甄妙无奈叹口气。

    可惜没有青鸽帮着打下手,她都有些手忙脚乱了。

    还好这厨房里本就小火熬着猪骨汤,她直接做了个杂菌猪骨汤。

    那边紫薯面团已经发的差不多了,制成一个个小面团,阿杏还没看清楚甄妙手上动作,只觉眼花缭乱,一个个玫瑰花生胚就做成了,又醒了片刻,才放到屉上大火蒸。正好上层放了秋梨。

    甄妙净了手,对阿杏道:“端过去吧。”率先走出了厨房。

    那边大夫刚给璋哥儿诊治完,不过是说些乳食不节、脾胃失调之类的话。

    胡氏次次听大夫这么说,都要倒背如流了。可璋哥儿一不舒坦了大夫还是要请,不过求个心安罢了。

    胡氏正拿了一块桂花糕哄璋哥儿吃,璋哥儿抿着唇,头摇得像拨浪鼓。

    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鲜甜清香。

    胡氏不由抬头,见甄妙过来忙起身招呼。

    甄妙笑着坐下,后面的阿杏端着大托盘过来。把吃食一一摆好。

    先是一份秋梨蒸蛋,橙黄的梨子,嫩嫩的蒸蛋,看着就清爽。

    璋哥儿头探了探。

    接着是一个大大的碧绿瓷盘,瓷盘里是五彩的蔬菜丸子,还有白嫩可爱的小鸡仔。

    “这个可以吃吗?”璋哥儿指着小鸡仔问。

    “当然可以的。”甄妙笑眯眯道。

    胡氏先是愣了愣,有些不敢置信,接着忙道:“阿桃,还傻着做什么,还不快伺候哥儿用饭。”

    跟在胡氏身后的一个粉衣丫头忙用筷子夹了一个鹌鹑蛋喂给璋哥儿。

    璋哥儿摇摇头,示意阿桃把小鸡仔放到他手心,兴致勃勃看了好一会儿才吃下。

    胡氏紧张的看着璋哥儿。

    璋哥儿伸手一指:“还要!”

    胡氏猛然看向甄妙,难掩激动:“妹子,这鹌鹑蛋难道味道与众不同?”

    “胡姐姐尝一个就知道了。”

    胡氏忙夹了一个吃下,一下子愣住了。

    她愣住,不是因为这鹌鹑蛋好吃,恰恰相反,这就是最寻常的水煮蛋。

    可是,璋哥儿居然还要!

    不解的看向甄妙,甄妙解释道:“璋哥儿年纪小,口味本来就淡,喜不喜欢吃,还是要看能不能引起他的兴趣罢了。”

    那花糕只是寻常吃食,璋哥儿既然吵着吃,显然看中的不是味道。新奇,美丽,才是小孩子最感兴趣的。

    果不其然,又拿了个小鸡仔模样的鹌鹑蛋后,璋哥儿把玩好一会儿才吃下去,然后又吃了两个蔬菜丸子,小半个蒸蛋。

    阿杏又返了回来,把紫薯玫瑰花馒头放到桌几上。

    胡氏忍不住惊叹:“好妹子,你这馒头是怎么做的,和玫瑰花真真是一样的!”

    “倒也简单,只是多花点心思罢了。”

    见璋哥儿把紫薯玫瑰馒头拿在手里,尝试的吃了一口,胡氏都忍不住落泪了。

    悄悄拭了眼角,吩咐道:“阿桃,去前边和胡管家说,我留四太太在这用饭了,让他替我和贵客告个罪。”

    “是。”阿桃也是喜笑颜开的出去了,不多时又转了回来,看了正拉着甄妙的手激动说话的胡氏一眼,欲言又止。(未完待续。。)

    ps:晚上加更,趁着好不容易的加更壮胆求粉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