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怎么了?”胡氏松开甄妙的手,看着阿桃。

    阿桃神色有些尴尬,道:“太太,外面又来了一批人,说是青阳金家的。

    “又来人了?”胡氏一时没想明白,看向甄妙,“妹子,怎么分两拨来的?”

    “太太,后来的人才是金家的人,他们,他们不是——”阿桃硬着头皮道。

    任谁刚才还满心崇拜,现在知道崇拜的人是骗子,都会别扭。

    “不是?”胡氏觉得有些茫然,眼睛眨了眨,然后猛然瞪大,“你,你不是金家的人?”

    甄妙点头。

    胡氏立刻站了起来:“那你为什么骗我?”

    甄妙跟着站了起来,苦笑道:“胡姐姐,我刚才就和你说了,我不是金家的人。”

    “你说过?”

    “是啊,您忘了?”

    胡氏回忆一下,咬了咬牙。

    之前自己打听金家的事,她可不是说过自己不是金家的人,并不清楚金家的事么!

    可是,可是她以为那是因为她是外室的缘故!

    胡氏强咽下一口闷气。

    这样说来,反倒是自己想当然了?

    “既然你们不是金家的人,来我府上作甚?还藏头露尾的,到底有何企图?”胡氏柳眉倒竖,恍然大悟,“是了,你们一定是卫家派来的人了!”

    说到这里一声冷笑:“怎么,你们卫家派人拦截我胡家的新式茶砖还不够,现在还堂而皇之登堂入室么?你是卫家那糟老头子的第几房小妾?”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甄妙茫然。

    “娘,您怎么了?”璋哥儿手中咬了一半的紫薯玫瑰馒头吓得跌落下去,死死拽着胡氏衣袖。

    胡氏这才反应过来儿子还在这里,低头看到璋哥儿惊恐的模样,心中懊恼,扬声道:“阿桃阿杏,你们都是死人吗。怎么不知道把哥儿带下去!”

    阿桃和阿杏这才反应过来,阿桃蹲下来要抱着璋哥儿离开。

    谁知璋哥儿把阿桃往外推了推,口中嚷道:“娘,我要吃玫瑰馒头,还有小鸡仔——”

    胡氏愣了愣,然后表情复杂的看向甄妙。

    儿子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吃一顿正经饭食,而这饭食,却是眼前女子亲手做的。

    小心翼翼把儿子养到现在,她太明白身体瘦弱的孩子是多么脆弱了。或许一场风寒,就能要了他的命!

    一定要养好璋哥儿的身子!

    可璋哥儿不好好吃饭,身子骨怎么好的了?

    胡氏神情变幻不定,看看璋哥儿,又看看甄妙,似乎下了某种决心般,带着决绝和势在必得:“不论如何,你让璋哥儿吃了顿正经饭,我还叫你一声妹子。妹子。你跟着那姓卫的糟老头子,想必也没有什么男女之情吧。卫家能给你的,我胡府也能给你,只要你愿意留下来。”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艰难道:“我家老爷年不过三十,还没有二房——”

    甄妙瞪大了眼。

    是她理解的意思吧,这女人认为她是某家糟老头子的小妾,然后告诉她。嘿,妹子,你和那老头子肯定不是真爱。还不如留在我家啊,我夫君年轻貌美,可以让你当二房。

    寻常商户人家,节操已经如此脆弱了吗?

    “咳咳。”甄妙以手抵在唇边轻咳了一声,才道,“胡姐姐,我夫君就在外面。”

    胡氏翻了个白眼:“妹子也不必遮着掩着了,宝陵县谁人不知,卫家家主小妾众多,他那儿子又是个荤素不忌的,看中了跟老子讨去又不是没有过的事。两年前不就发生过这么一桩吗,别人都暗地里笑话,结果那老头子理直气壮,还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呢!”

    奈何卫家家大业大,被人戳着脊梁骨儿,照样活得好好的。

    若是当年没有老爷的出现,说不定她胡家这片家业包括她这个人,也姓卫了。

    想到这里,胡氏面对眼前的女子反而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快意。

    甄妙则是悄悄捏了一把胳膊。

    原来肥水不流外人田是这么用的,她,她以前真不知道!!

    再误会下去就有些难看了,甄妙收了笑意,冷声道:“是胡姐姐误会了,我和夫君是从远处来的,并不是卫家的人,在您说这番话之前,更是听都没听说过卫家。”

    “不是?”胡氏怔了怔,心中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那你们冒充金家的人来是何意?”

    甄妙有些无奈:“我们确实是来拜访贵府主人的,只是贵府好像一开始就把我们错认了。”

    胡氏虽有些不爽,可想了想,似乎对方说的也不错,又想着刚才甄妙亲自下厨做了饭,态度就好了些:“那不知你们找我家老爷何事?”

    “这个我也不知,是外子有事。”甄妙没有把来意贸然说出来。

    “既如此,还请妹子在外面歇歇,等我家老爷回来再说。”摸不清甄妙身份,胡氏当然就不好把人留在后宅了。

    甄妙乐得清静,道一声打扰了,就要跟着阿桃往外走。

    这时又一个小丫鬟急急走进来。

    胡氏只觉这一天一波三折,像戏折子演的一样,见了明显是来说事的丫鬟心里就一惊,未等丫鬟开口就问道:“又怎么了?”

    那丫鬟脸色发白,语气惊慌:“太太,是卫家,卫家来了一群人,说是要找老爷讨个说法!胡管家有些顶不住了,向您来讨个主意。”

    胡氏一听就怒了,声音拔高:“讨说法?真是无耻,明明是他卫家派人去拦咱家的茶砖,老爷没去找他们算账就罢了,他们居然还来讨说法?”

    那丫鬟一副受惊的样子,颤声道:“太太,是卫家的人说,说——”

    “说什么呀,你要急死我?”

    “说卫家派出的人全都死在了贺家屯地界的那间破庙里,他们怀疑是咱们府上下的手!”

    “啊!”甄妙低呼一声。掩住了口。

    心中默默流泪,这下好了,她再也不能理直气壮的说和卫家毫无关系了,破庙里遇到的那伙人,他们可是杀了好几个呢。

    胡氏没有注意甄妙的惊呼,自己也被这个消息惊呆了,好一会儿才回神,抬脚就往外走。

    “太太,老爷不在,您一个人出去——”

    胡氏头也不回:“看好哥儿。”

    除了抱着璋哥儿的阿桃。其他两个丫鬟都紧跟上胡氏,甄妙自然跟着走了出去。

    穿过二门已经能听到隐隐的喧哗声。

    胡氏凌厉扫一眼,一个小厮忙道:“太太,卫家的人堵在门口,胡管家已经出去和他们交涉了。”

    “客人呢?”

    “客人?”小厮一怔,“客人还在厅堂里候着。”

    出乎甄妙的意料,胡氏没有直接出去,反倒直接去了厅堂。

    厅堂里除了罗天珵和阿虎,又多了一批人。正是在客栈遇到过的那位少年及下人。

    见有人进来,厅里的人同时抬头看来。

    那一刻,明明少年锦衣华服,扈从者众。胡氏却不由自主的先看向罗天珵。

    几乎是出自女人特有的直觉,她就认定,那个布衣素服的清俊男子不是寻常人。

    最终,理智总算战胜了直觉。胡氏冲少年裣衽施礼:“敢问是金家公子吗?”

    少年好整以暇的双手环抱:“是我。”

    “小妇人有礼了,小妇人是胡府的女主人,外子去茶庄未归。怠慢了贵客。”

    少年懒懒笑着:“怠慢倒是没有,好戏倒是看了一场,没想到的是还能遇到戏友。”

    说着瞥了罗天珵一眼。

    胡氏福至心灵:“二位是认识的?”

    “一面之缘罢了。”罗天珵淡淡道。

    “现在是第二面了,不知兄台来胡府何事呢,莫非和我们一样的目的?”

    问到这里转向胡氏,声音变得冰冷:“府上是想寻两个买家吗?”

    没等胡氏解释,罗天珵就开了口:“我们对茶叶不懂,也不感兴趣,只是找胡府主人有些其他的事而已。”

    他说的随意,却有种令人毋庸置疑的力量。

    “你以为自己是谁,你说什么我们公子就信啊?”金大忍不住道。

    罗天珵嗤笑一声:“我是谁自不必对你们说,你们相不相信也不关我的事,只是我现在在这里,你们要是惹事,那就关我的事了。”

    “小子,别以为有两手功夫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可知道我们公子是谁?”

    罗天珵掏掏耳朵,似笑非笑地道:“哦,这话你不问出来,还不会显得那么蠢。”

    金大恼羞成怒,忘了在客栈对方的威慑力了,抽出刀砍去。

    胡氏哪见过这个,当下吓得低呼一声。

    甄妙反倒是兴致勃勃的看着。

    刀停在半空一动不动,罗天珵用两个手指夹着,然后轻轻一拧,刀拦腰而断。

    上半截刀掉落到地上,发出清脆嗡鸣声。

    满屋子人都傻了眼。

    罗天珵笑了笑:“你看,有的时候,你是谁真的不重要。”

    “那什么重要?”虽然看的不是他,少年却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当然是我是谁比较重要。”

    话说完,罗天珵冲甄妙招手:“阿四,到我身边来。”

    甄妙挺胸抬头的走过去了。

    咳咳,这种与有荣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儿?

    “外面的人,似乎是和你们两家有关,金公子不如先处理好你们之间的事,我这边的事还不着急。”

    这是威胁,一定是威胁,等回去,他要告诉他爹!

    少年心里怒吼着,还是手一挥,带着一众随从出去了。(未完待续。。)

    ps:终于还差五更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