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少年是怎么跟外面的人沟通的,厅堂里的人都不知道,只是没过多久,少年就带着随从回来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问道:“你家老爷什么时候回来?”

    “小妇人已经遣人去茶庄叫老爷了,最晚到晚饭时,老爷就能回来。”

    “哦。”少年随意应了一声,百无聊赖的坐着。

    胡氏不自觉又看罗天珵一眼,只觉他和记忆中老爷的模样有几分重叠了,可细看五官,其实又说不出哪里像。

    不过是人有相似罢了,胡氏这样安慰自己,又隐隐有些不安。

    人有相似不足为奇,可这个和老爷有几分相似的人,又登门找上了老爷,那就不得不让她多想了。

    这一刻,胡氏恨不得夫君就在眼前,好问个究竟。

    三方都是不熟的,这么等着自是尴尬,胡氏就道:“几位贵客不如先移步客房歇息,等老爷回来,小妇人就遣人去请。”

    “不用了。”

    “好。”

    少年和罗天珵几乎同时开口。

    少年恼怒地瞪着对方。

    他,他明明是要借此机会好好打探一下这人背景身份的,对方居然就这么轻易同意了那老娘们的安排?

    一定是故意坑他,这个混蛋!

    罗天珵施施然站起来:“那就劳烦胡太太了,给我们准备两个房间即可。”

    胡氏忙叫人把罗天珵三人领下去,然后看了少年一眼。

    少年顿时骑虎难下,半天憋出一句话:“我不累,贵府要是有观景园子,我就去透口气。”

    金大悄悄垮下脸,心道主子,您别打肿脸充胖子了,尤其是别替我们充啊!

    昨晚睡大厅打地铺不说。半夜还出了人命案,闹腾的一晚上都没好好休息,现在最想干的事就是扑到软软的床榻上大睡一觉,谁他妈想出去透气啊!

    少年带着一众下人去园子吹冷风去了。

    进了客房,甄妙就托着腮盯着罗天珵。

    罗天珵被她看得有些尴尬,咳嗽一声道:“阿四,看什么呢?”

    甄妙凑近,摸着对方修长手指:“瑾明,你今日可真威风。”

    这手指摸起来没什么不同啊,怎么一夹。就把一口大刀夹断了?

    甄妙手指白皙细腻,水葱似的,没有涂丹蔻,指甲是最自然健康的浅粉色,圆润可爱。

    这么细细摸着,罗天珵就觉得手指那里起了层层战栗,这战栗透过手指向全身蔓延,荡起一波一波的潮浪,他的身体不由紧绷起来。猛然抽出了手指。

    甄妙有些愕然。

    “别闹——”罗天珵耳根微红,责怪的看了对方一眼。

    “嗯?”甄妙莫名其妙。

    “你要是想……总得,总得你来了葵水再说……”罗天珵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

    他那几个通房,想把他留在屋里。就会一边触碰着他,一边用崇拜的眼神说着甜蜜佩服的话。

    重生之前的他,乐得红袖添香耳鬓厮磨,重生之后的他。就只剩下厌烦了。

    可没想到同样的暗示,皎皎才摸了他手指,竟有种难以自制的怦然心动。连他自己都骇了一跳。

    “我想什么?这又和葵水有什么关系呀?”甄妙听得云里雾里。

    罗天珵觉得夫妻二人一路患难下来,有些话可以直说了,清了清喉咙道:“大婚时我就提过了,你葵水未至,我们是不能圆房的,虽然你很想,还是再忍忍吧。”

    “啥?”甄妙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维持好一会儿,抄起靠枕向罗天珵脸上拍去。

    “罗天珵,我只想杀了你,这个实在没法忍了!”

    他是用脚趾头看出来自己芳心荡漾了吗?

    罗天珵抓住靠枕,一脸委屈控诉道:“女人总是口是心非,明明你们想时就会这样的。”

    甄妙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谁能行行好告诉她,她到底想什么了啊!

    “哦,看来夫君大人很有经验?”

    罗天珵点头:“沉鱼落雁她们几个,每次都这样。”

    真是够了!甄妙把拳头捏的咯咯响。

    摊上这么蠢的夫君,她还是先去死一死吧。

    气得把靠枕扔一旁,侧躺在榻上。

    生气了?

    看着女子因为侧躺而更显起伏的线条,罗天珵只觉整颗心都是软的,悄悄伸手搭在那纤细的腰上,柔声道:“皎皎,你和她们是不一样的。”

    听他提及府里那几个做摆设的通房,甄妙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理智上她也知道,那几个人的存在,在这个时代,合理又合法,你要是质疑了,不愿接受了,那才会被视为怪胎。

    甄妙对那几个通房的态度,就是你不在我面前出现,我就当你不存在,总不能为了几个人,就不好好过她快活的小日子了吧,这世上又不是只有男女情爱这点小事儿。

    可她的蠢夫君,这是生怕自己忘了,要定期把他的通房们牵出来遛遛刷存在感吗?

    再看他真诚讨好的表情,不由扶额。

    哄女人要是能打分,这货绝对是负一万分的人才!

    “哪里不一样?”总想看看他还能不能再蠢一点。

    罗天珵认真想了想,道:“她们想时,我很烦,你想时,我觉得还行——”

    她真的不该试探这个下限的!

    默默别过脸,甄妙在“又猜准了”这种愉悦又郁闷的微妙心情中睡着了。

    罗天珵静静打量着,越看越觉得自己媳妇好看,伸手把她揽入怀里,嘴角悄悄翘了起来。

    不知睡了多久,甄妙听到敲门声,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罗天珵不知何时已经起来,靠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沉思。

    等甄妙整理一下,罗天珵就去开门。

    阿杏站在门外:“公子,我们老爷回来了。”

    罗天珵明显神情凝重起来,转头道:“阿四,我们出去吧。”

    到了厅堂。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背门而立,正和胡氏说着什么。

    罗天珵咳嗽一声。

    胡氏抬头看了一眼,对男子说道:“老爷,那位公子来了。”

    罗天珵心中一跳,那种无形的紧张感染了甄妙,甄妙用衣袖遮掩着,悄悄拍了拍他的手臂。

    那男子转过身来。

    只是寻常的动作,落在罗天珵眼里,转身的动作仿佛放慢了很多,让他焦急忐忑。可又觉得转过来的太快了,似乎还没做好准备。

    相比罗天珵的纠结,甄妙就淡定多了,气定神闲的看着,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形象。

    甄妙扶了扶要掉下来的下巴。

    这,这就是大朗说的那位四叔?

    和他有些相像的四叔?

    然后倒抽口冷气,想到一个恐怖的可能。

    十年后,莫非她兰芝玉树般的夫君大人就是这般模样?

    这么残酷,一定是认错人了。

    甄妙含泪看了罗天珵一眼。

    罗天珵却望着大胡子男出神。

    对视的那一瞬间。他觉得熟悉,又觉得陌生,最终只化作满腹的难以确定。

    大胡子男的眼神是迷茫的。

    罗天珵直直盯着,想要看到他眼底深处去。却发现那是一口古井,平静无波。

    罗天珵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大胡子男回过神来,露出个笑容:“这位公子——“

    随后高声尖叫:“啊——”

    真的是尖叫,因为走到跟前的罗天珵二话不说。把人家后面衣裳掀了起来,露出光洁的脊背。

    紧跟着胡氏也惊叫起来。

    给罗天珵三人领路的阿杏嘴巴微张,愣愣看着这荒谬的场面。然后挠挠头。

    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

    不过那不重要,老爷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救——”

    刚要扯开嗓子喊,嘴就被捂住。

    甄妙笑得好勉强:“等等,先听我夫君解释。”

    罗天珵却一动不动的盯着大胡子男后背看。

    光洁的后背上,停着一只青色的蝴蝶。

    罗天珵只觉耳畔有青涩的童音在问:“四叔,您后背上怎么有一只蝴蝶啊?”

    “臭小子,还敢看你四叔洗澡!”

    男童撇撇嘴:“又不是看四婶洗澡,四叔你恼什么?”

    那青年逆着光,脸模糊不清:“臭小子,要真敢看你四婶洗澡,看我不把你屁股揍开了花儿!“

    “那四叔告诉我,您背后为何有蝴蝶呀?”

    青年看吓不走侄儿,无奈解释道:“这是以前随你父亲上战场落下的疤,后来要娶你四婶,怕她见了害怕,就纹了这只蝴蝶。”

    “哈哈哈,原来四叔是女为悦己者容啊。”欢快的童音犹如清脆的铃铛,逐渐远去。

    罗天珵眼中似乎还有几分茫然,口中却喃喃道:“四叔——”

    大胡子男客气的笑容凝固在嘴角。

    那两个字就如一道闪电在他脑海中劈过,瞬间暴风骤雨。

    “四叔,祖父好端端怎么会坠马?祖父的骑术明明是出类拔萃的。”

    “四郎,你父亲坠马之事定有隐情,你悄悄去查一查,记得不要惊动任何人。”

    “夫君,又要出门啊,等等,衣领没折好呢,我给你弄弄。”

    他们是谁?

    我是谁?

    大胡子男只觉脑袋里像有一把利刃在来回搅动,痛不欲生,直挺挺就倒了下去。

    屋子里顿时乱作一团。

    “胡管家,快,快去报官!”胡氏扬声道。

    胡管家立刻往外跑,有东西从耳边擦过,定睛一看,竟是一块碎银子,深深的嵌入了门框里。

    胡管家冷汗立刻下来了。

    谁也没跟他说过,当管家还得玩命啊!(未完待续。。)

    ps:感谢damuduck打赏的和氏璧,痛并快乐着,童鞋,一百块钱不是一块钱啊,千万别冲动,能买两只烤鸭了你造吗?又欠六更了,总有种暗无天日的感觉。感谢lxy13009200打赏的平安符,还有粉红那么给力的童鞋们。

    推荐苏芫大大的《女医传》,童鞋们一定要去捧个场收藏一下啊,苏芫大大更新快,坑品好,还是我最喜欢的系统文。

    简介:

    某人:你就是那个出身医药世家,爹宠娘护的白七姑娘吗?

    刚穿来的软萌大力饭桶妹子想了想,喜滋滋点头。

    某人面色如土:原来白家那个刁蛮任性又一无是处的蠢材说的就是你啊!

    妹子手一拍,桌角齐生生断了:真是够了,你有病得治知道吗!

    总之,这就是一个带着医药系统穿越的萌妹子混得风生水起,宁可我虐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虐我的故事。谁看谁知道。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