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这个时节,即便是晴天,到了夕阳落下,温度就骤然降低许多。

    少年双手拢在衣袖里,跺着脚来回溜达,脸色铁青。

    “主子,要不小的还是过去问问,那位老爷到底回来没?”金大小心翼翼地问,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两个时辰,他们足足在这破园子里吹冷风吹了两个时辰!

    “不必,那妇人不是说了,人回来会立刻请我们过去的。”少年断然拒绝。

    自己回去?

    哼,自己回去多没面子啊,明明是胡家求着他金家。

    父亲可是说了,他代表的是金府的脸面,断不能因为那茶砖特别,就在对方面前失了底气,不然就要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没了这新式茶砖,他金家不过是少赚几分名声和银子,可胡家,就永远是个偏僻县城的小财主。

    就是没有父亲提醒,他也是知道的,怎么会让胡家拿捏住了。

    哼,要不是那胡家老爷亲自来请,他是绝对不会过去的。

    少年下定了决心,得意地笑笑,又拢着手来回溜达了。

    娘的,可真冷,怎么还没人来?

    大胡子男已经被扶进了房间躺着,第二次登门的大夫开了方子,提着药箱走了。

    胡氏这才松口气。

    老爷没事就好!

    然后看向罗天珵:“你们真是来寻亲的?我家老爷是你四叔?”

    罗天珵点头:“自然是真的,四叔背后的蝴蝶纹身错不了,不过看样子,四叔似乎是记忆出了点问题,不如等四叔醒了再说。”

    看了一眼胡管家和阿杏,接着道:“无论您信不信,此事还是不宜宣扬。”

    胡氏点头:“这个大可放心,胡管家和阿杏都是亲信。”

    胡管家和阿杏大为感动。忙赌咒发誓打死不会说去的。

    就听罗天珵慢悠悠道:“按理说,确实只有死人最能保守秘密……”

    胡管家和阿杏都快哭了。

    “不过既然是四叔的亲信,那就罢了。”

    四叔没醒,对胡氏,罗天珵心里其实是防备的,所以并没有透露国公府的身份。

    而胡氏,对突然冒出来认亲的人,也不可能全然信任,只想等着老爷醒来再说。

    平静下来,胡氏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扫了扫厅堂,脸色微变:“阿杏,我当时不是让你请这三位客人来后,再去请金公子的吗?”

    阿杏掩口惊呼。

    我的天,她早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原来,原来她的直觉一点没错!

    阿杏急匆匆去寻金公子了。

    金公子带着一众下人冒着寒气回来,听说胡府老爷身体不适的消息,简直是气急败坏。

    少年骂的情绪激昂。罗天珵什么话都没说,走到他身旁伸出右脚在地面碾了碾,然后移开了脚。

    看着青石地面上的脚印,少年声音戛然而止。

    胡氏看向罗天珵的眼神越发忐忑了。本来想问的话到了嘴边,默默咽了下去。

    在罗天珵的暴力威胁下,少年老老实实带着下人歇着去了。

    只剩下几人后,罗天珵还是忍不住问:“不知我四叔是怎么和您认识的?”

    胡氏心中一沉。

    她是胡府长女。只有一个幼弟如今还不到十岁,数年前父母双亡,若不是偶然救下了老爷。并匆匆在热孝期间成了亲,胡府这片家业早就保不住了。

    她可不是养在深闺的娇花儿,天真懵懂。

    这自称是老爷侄儿的青年自始至终,都没叫她一声四婶!

    想到这里,胡氏有些眩晕。

    难道,难道老爷之前是有妻室的?

    当初被逼到绝路,成亲匆忙,她顾不上想这么多,后来,这个问题时不时就会冒出来,但是,她不愿往深处去想。

    老爷那时已有二十五六,这个年纪,有妻子是正常的吧?

    不,不,应该说,没有妻子才不正常!

    一想到这,胡氏就觉得恐惧,然后又悄悄安慰自己,老爷不记得往事了,总不能一辈子不娶妻,她不过是恰在那个时候,成为了那个人而已。

    不是她,还会有别人。

    老爷的失忆,或许才是命运的安排,让他们有夫妻缘分。

    看着罗天珵,胡氏悄悄做了一个决定。

    如果老爷想不起来,她绝不会承认什么四叔,更不会让他们破坏她好不容易的平静生活!

    “我想,老爷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还是等他醒来再说,一个纹身,并不能证明什么。”

    罗天珵了然的笑笑:“那就等四叔醒来再说吧。”

    他认定的事,何须别人证明。

    如果四叔记起来,那一切好说,如果记不起来,那他只能把四叔打晕扛回京城。

    别说什么这样对胡氏不公平,四叔说不准就愿意过现在的生活,那对承受着老年丧子之痛的祖母,对了无生趣的四婶还有沉默寡言的六弟,又公平吗?

    嗯,希望四叔别给他这种以下犯上的机会。

    罗天珵摸着下巴,默默想着。

    胡氏看着罗天珵表情,心里就隐隐不安起来,转了头吩咐:“阿杏,去把哥儿抱来。”

    不一会儿,阿桃抱着璋哥儿过来,一旁跟着提着灯笼的阿杏。

    这个时候,天黑的早了,璋哥儿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发困。

    “璋哥儿,来娘这里,晚饭还没吃呢,先别睡。”

    璋哥儿钻进胡氏怀里。

    罗天珵悄悄皱了眉,想想将来的局面,有些糟心。

    胡氏,的确是个聪明的,把孩子抱来,想必是怕四叔真的想起来后,做出不利于她们母子的决定吧。

    “太太,老爷醒了。”一个丫鬟匆匆来禀告。

    胡氏脸色一喜,随后又有些僵硬,抬脚想过去。脚下好像生了根,竟然迈不开步子。

    罗天珵却拉了甄妙,抬脚就走。

    “等等!”胡氏喊道。

    罗天珵回头。

    胡氏暗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道:“你们说的,只是一面之词,还是等小妇人去看一下老爷如何了,再请三位过去。”

    罗天珵轻笑一声,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我必须第一时间见到四叔!”

    四叔已经失踪太久,曾经亲密的叔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所以他不能冒险,让胡氏单独面对四叔说些什么。

    他只想在四叔清醒后,第一时间观察他的样子。

    或许四叔依旧想不起来,或许四叔想起来但继续假装失忆,只有他不给四叔和胡氏半点喘息的机会,才能得到最真实的答案!

    这么不客气的话,让胡氏恼了:“这是我家,我是老爷的妻子,你这样。太失礼了吧?”

    罗天珵笑容冷凝,淡淡道:“我早说了,别人是谁并不重要。”

    说着就一把拉过甄妙,抬脚向安置大胡子男的暖阁走去。

    不管胡氏和四叔之间有什么故事。拦着他和四叔相认,他是不介意开启一下嘲讽模式的。

    女人真是麻烦,还是他家阿四好,从来不乱说话。

    摸着甄妙柔软的小手。罗天珵暗想道。

    甄妙当然不会乱说话了,她已经被这一大盆狗血泼的惊呆了。

    虽然早先就说过要找来的这家,可能和罗天珵四叔有关。可她心里,还是没什么感觉的。

    直到这时,才迟钝的反应过来,那大胡子真是镇国公府的四老爷?

    那四婶和六郎怎么办?胡氏和璋哥儿又怎么办?

    进了内室,一眼看去,大胡子男正睁着眼,怔怔望着雕花窗棂。

    罗天珵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大胡子男望过来。

    “四叔?”罗天珵单膝跪了下来。

    对视良久,大胡子男长叹一声:“大郎。”

    罗天珵掩在衣袖中紧握的拳头松开了。

    还好,四叔恢复了记忆,还好,四叔打算承担起那个身份的责任了,而不是做一个逃避的懦夫!

    “老爷,他们,他们真是您的亲人?”胡氏手有些发抖。

    璋哥儿搂着胡氏脖子,好奇的张望着。

    罗四老爷看着胡氏和璋哥儿,眼神格外复杂,轻轻点了点头道:“胡氏,你去看看晚饭准备的如何了,今日和侄儿相见,要好好热闹一番。”

    胡氏勉强做出高兴的模样,转身出去了。

    罗四老爷叹了口气。

    想起了往事,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妥善安置胡氏了。

    “府里怎么样?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府里还好,祖父和祖母身体都还硬朗,侄儿已经成了亲,元娘和二娘亲事也都定了下来。”对怎么来到这里,罗天珵并没有提。

    罗四老爷看向甄妙。

    “四叔。”甄妙脆生生喊了一声。

    罗四老爷眼中有欣慰,开口道:“大郎,以前四叔最担心你的亲事,现在总算放心了。”

    迟疑了一下,又问:“你四婶——”

    “您失踪后,四婶一直郁结于心,不过——”

    “不过什么?”罗四老爷有些紧张起来。

    “您失踪时,其实四婶已经有了身孕,后来生了六郎,如今也有五岁了。”

    想起六郎,罗天珵忍不住愉悦起来。

    本来是遗腹子,出身再好,也是个命苦的,如今总算是好了。

    “什么!”罗四老爷既惊且喜。

    对胡氏和戚氏,他的心情是极复杂的,但有了嫡长子,就是实打实的惊喜了。

    传递完基本信息,罗天珵显然不打算操心罗四老爷的女人安置问题,直接问道:“四叔,您是怎么失忆的?”(未完待续。。)

    ps:感谢骄傲的小花狗打赏的平安符,书友1404251614打赏的香囊,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咳咳,貌似很多童鞋关心柿子小朋友的圆房问题,难道果然是我写的太含蓄了吗,他们没有啊,不信去翻前面,细细领会。你们懂的,现在是和谐社会,写得太明白,说不准俺就被请走喝茶了。。。。还要不要人有点深度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