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四老爷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甄妙和阿虎一眼。

    阿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茫然。

    甄妙就盈盈笑道:“四叔,你和大朗先聊着,我去胡……胡太太那看看,有什么可帮忙的。”

    像胡府这样,算是小县城的财主,有产业田地,还有几个下人伺候着,但许多事女主人都要亲力亲为的。

    比如招待客人的晚宴,要是国公府,吩咐一声下去也就罢了,但在胡府,胡氏就要亲自去看看,到底准备的如何。

    甄妙这样说,只是找了个合适的借口回避罢了。

    罗四老爷有话不方便让她听见,她是一点不觉得不舒服的,那些秘辛,她知道了没有什么能力解决,而如果有什么需要她了解或帮忙的,罗天珵一定会对她说的。

    对超出自己能力的事不纠结,是她向来的心态。

    现在,她只是异常想念国公府的胭脂鹅脯、香酥鹌鹑、奶油松瓤卷酥那些美食,还有她那只越来越肥的八哥了。

    “阿虎,走啦。”甄妙拉着阿虎出去了。

    罗四老爷有些尴尬:“大朗,侄媳妇可能会怪我,回来你替我陪个罪,只是有些话,实在不好说。”

    罗天珵不以为意的笑笑:“四叔放心,她不会往心里去的。”

    那女人心宽着呢,让她对这个上心,咳咳,完全是强人所难。

    “那一年,你祖父坠马,无论是你祖母,还是我,都怀疑这不是单纯的意外,就一直没放弃追查。”罗四老爷开了口。

    罗天珵凝神听着。

    “专门照顾你祖父战马的马夫,在出事后就自杀身亡了,偏偏他在府里并无妻儿家人。线索一时断了。我暗中查探了很久,查到他在北河有一个远房亲戚,就离了京。”

    “你找到他的远房亲戚了?”罗天珵知道,四叔的失忆定是和这个有关了。

    罗四老爷满脸胡须,看不出表情,只是眼神幽深起来:“找到了,找到了月夷族余孽!”

    “什么?”罗天珵大为意外。

    这月夷族,就是当初昭云长公主嫁去的外族,只是因为昭云长公主惊世的举动,引发了战争。后来被灭族了。

    “这么说,月夷族还有族人在,甚至混入了我们府中?我记得祖母提过,当年那场战争,今上亲征,而我父亲则是主将。”

    那时候,罗天珵还没有出生,但这些事情,他幼时是经常听人提起的。

    “他们是报复父亲。报复我们国公府?”

    罗四老爷点点头:“显而易见,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也是顺着这个思路查下去,可后来却发觉事情越发离奇了。月夷族余孽。竟然还有援手,而那援手又和前废太子有关!”

    “前废太子?”

    “是啊,失踪的前废太子。可惜当我查到这里时,就被他们察觉了。带来的人都死在了那次厮杀中,只有我一个人拼死逃亡,逼到绝路时跳下了悬崖。再后来醒来,就是在这里了。”

    “是那胡氏救了您?”罗天珵暗叹一声机缘巧合,迟疑道,“那您是入赘了么?”

    罗四老爷一愣,随后摇头:“不,我没有入赘。当时我受了重伤,在胡府足足养了半年才好,然后就赶上胡氏的父亲过世。胡氏母亲早就亡故了,又没了父亲,那时就只剩下她带着一个几岁的幼弟,还要经营着茶庄。内有族人虎视眈眈,外有同行觊觎,于是我们就在热孝期间成了婚。我虽住在胡府,打理着胡家的产业,但并没有入赘,只是在族人公正下签了协议,待胡氏弟弟成人后,就把这些交给他。”

    说到这里罗四老爷自嘲笑笑:“谁知造化弄人,竟有想起前尘往事的这一日。”

    罗天珵沉默了。

    罗四老爷拍拍罗天珵:“好了,四叔会把自己的事安排妥当的,只是你是不是该说说,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了。”

    罗天珵就把这些日子的事化繁就简的说了一下。

    罗四老爷听的心惊肉跳,随后又朗声笑起来:“看来我们不愧是叔侄,来到这宝陵县,都是因为被追杀。你这次遇到的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先回了京再好好查查。”

    “嗯。”罗天珵点头,目光落在罗四老爷的络腮胡子上,“四叔怎么续了胡须?”

    罗四老爷摸了摸脸颊,道:“有一次我去青阳城,无意间发现有人跟踪,虽然把跟踪的人悄悄解决了,但回来后就琢磨着不大对劲。你四叔只是没了记忆,不是没了脑子,打那后就把胡子留起来了。”

    “这么说,青阳城很可能还有月夷族余孽?”

    “也或许还有前废太子的人,谁知道呢。”罗四老爷笑了笑。

    罗天珵挑了挑眉:“那么四叔怎么还要用茶砖搭上青阳金家的路子?”

    罗四老爷揉揉满脸的胡子:“大概是那事一直让我心中不安吧。越不知道自己是谁,惹上的是什么人,就越不安。青阳金家有皇家茶商的路子,我是想着与其终日不安等那一无所知的敌人早晚找到我,还不如让自己变得更强。呵呵,要是知道是这样的大麻烦,恐怕早就夹起尾巴做人了。”

    罗天珵笑了。

    四叔虽然失了忆,果然性格是没有变化的,还是从来不服输,喜欢自己掌握主动。

    “那现在金家公子已经来了,四叔是打算避开吗?”

    “不,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我们去京城!”罗四老爷笑了,“既然现在多方人在找你,是敌是友分不清,那干脆就把他们都绕开,我们以商队的身份去京城。反正金家认可了新式茶砖,本来就是进京的。”

    叔侄二人又谈了半天,有丫鬟进来请示开饭了。

    商户人家不讲究,席面就设在了一间花厅里,只是男女分开,有一排屏风挡着。

    甄妙听到屏风那边传来的谈笑声,约定了明日要带少年去茶庄看看。

    胡氏心事重重。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

    倒是璋哥儿对甄妙有几分亲近,童言童语的和她说了些话。

    散了席,各自回房歇息。

    “这么说,胡氏对四叔还有救命之恩了。”甄妙撑着身子,看着罗天珵。

    “那——四叔打算怎么办?”

    “四叔?这不是四叔打算怎么办的事。”

    “什么意思?”甄妙干脆坐直了身子。

    罗天珵懒洋洋地道:“这个和四叔心意无关,不管他是钟情胡氏也好,和胡氏成亲也罢,四婶明媒正娶是进了族谱拜过祠堂的,胡氏么,只能做妾了。四叔要是有别的想法。恐怕祖母要拿拐杖打残他。”

    甄妙都被罗天珵理所当然的说法弄愣了。

    她想的狗血呢?百般纠结呢?原来弄了半天,四叔怎么想的不重要,规矩才是王道!

    可能对胡氏的安置,只有随着进京做妾,或是留在这里两种区别而已。

    罗天珵伸手,捏捏甄妙脸蛋,似笑非笑地问:“怎么,阿四,你同情胡氏吗?”

    没有犹豫。甄妙就摇头:“不,只是觉得造化弄人,但同情谈不上。”

    “怎么?”罗天珵来了兴趣。

    甄妙白他一眼,才道:“照你说的。四叔那时被胡家救了,又在人家府上养伤大半年,胡家遇到那种危机,胡氏开口。四叔定是无法拒绝的吧。可是四叔那时已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了,这个年纪的男子哪有没娶妻的道理?胡氏既然有了这个选择,就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不是么?要真的说同情,我还是同情四婶,她才是完全没有选择的机会,就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了。”

    “阿四。”

    “嗳?”

    “你这么有头脑,真让我不习惯。”罗天珵低笑出声,心中却是得意的。

    有的女人小处聪明,大处却是个拎不清的,还好他的皎皎不是。

    甄妙伸手在罗天珵腰上掐了一把,恶狠狠道:“你一直嘴贱,我一直不习惯!”

    “呵呵。”罗天珵抓住甄妙的手,“阿四,如果是你呢,你要是遇到胡氏的情况,会怎么办?”

    甄妙想了想:“如果是我的话,还是会寻一个身家清白的男子火速把自己嫁了吧。胡家在当地是不错的人家,女儿又不丑,想来求娶的人是不少的。虽然匆忙之间嫁的人不敢保证就是顶好的,可这个风险对我来说是可以接受的,而将来某一日由妻变妾的风险,却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罗四老爷那里,亦是有一番交谈。

    “所以老爷府里,还有妻儿吗?”胡氏手死死抓着被子。

    罗四老爷叹息点头。

    “那,那老爷打算怎么安置我们母子?”

    罗四老爷轻轻拉住胡氏的手,道:“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

    胡氏甩开手,声音尖锐:“老爷,您的意思,是要我做妾,然后璋哥儿变成庶子吗?”

    多么荒谬,多么可笑,就在白日,她在那个上门的女子面前还有着隐秘的优越感,揣测她是妾还是外室的身份,可眨眼间,她就由一个正妻变成了妾!

    罗四老爷沉默。

    这是默认了,胡氏只觉如坠冰窟,浑身都是冷的,咬牙道:“既如此,老爷就自回去吧,我带着璋哥儿在这里过。”

    她不信,数年的夫妻之情,可爱的稚子,蒸蒸日上的产业,就留不住他!(未完待续。。)

    ps:感谢枫之殿、lxy13009200、青鸟的幸福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各位。俺真的没有破罐子破摔,只是还债的速度稍微慢了一点儿。。。

    说明一下,古达儿女守孝是三年,实际是二十七个月,不过胡氏热孝期间成亲了,属于出嫁女,那么守孝时间就是三个月了。查了些资料,出嫁女守孝多久说法不一样,但肯定是短许多的,我就设定的这个,省得大家对璋哥儿出生的时间有疑虑,觉得是孝期怀孕什么的。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