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世子遗体回府的消息像一阵风,吹遍了整个国公府。

    还没等走到正院,老夫人就拄着拐杖迎了上来,不过那腿脚相当利索,把旁人甩了老大一截儿。

    “在哪里?”

    三郎看祖母比自己想的还要精神些,伸了手一指:“祖母,在那儿。”

    老夫人就看到了一口黑漆棺材,抬脚就要过去。

    “老夫人——”田氏扶住老夫人,“让老爷去认认吧。”

    老夫人看向罗二老爷。

    “娘,就让儿子去看吧。”

    “好,老二,你且仔细看看,那是不是我的大郎。”老夫人握着拐杖的手有些抖,然后就加了一句,“老三,你也去看看吧。”

    罗二老爷眼神一缩,心猛然跳了跳。

    棺材盖被人缓缓打开,罗二老爷和罗三老爷齐齐看了一眼。

    虽天气凉了,又有寒冰镇着,躺在里面的尸体还是有些变形,散发着难以忍受的气味。

    罗三老爷旋风般跑回去,揉了揉发红的眼:“娘,里面的不是大郎!”

    “当真?”老夫人脸上流露出巨大的惊喜。

    国公府众人窃窃私语起来。

    罗二老爷嘴角狠狠抽了抽。

    老三这个混蛋,那么快的速度,他能认出这里面是男女他都给他跪了!

    强忍着令人窒息的恶臭又端详好一会儿儿,道:“三弟,你看得太不仔细了,我怎么瞧着挺像的。”

    “是么?”罗三老爷又迟疑的走过来,只往棺材里瞄了一眼就猛摇头,“不会,这肯定不是大郎啊。”

    “三郎,你可看好啦?”老夫人紧紧握着拐杖,忽上忽下的心情已经让老人有些支撑不住了。

    三郎忙奔过来。挤开田氏把老夫人扶住:“儿子觉得不是,大郎哪那么丑!”

    咔嚓一声,罗二老爷悲戚的面具碎了,扯子嗓子吼道:“三弟,你这不是儿戏么!”

    田氏亦是撇了嘴:“三弟,母亲可经不起你这样的折腾,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

    罗三老爷翻了个白眼,扭头向老夫人告状:“娘,儿子看着里面不是大郎,二哥二嫂就说儿子胡闹。他们这什么意思啊?”

    罗二老爷被堵个半死,狠狠瞪着罗三老爷。

    田氏气得嘴角一歪:“老夫人,您听三弟说的什么话,难道我们老爷巴不得里面躺的是大郎不成?只是三郎千里迢迢把他大哥遗体运来,三弟轻飘飘看上一眼就说不是,这不是,这不是糊弄您吗!”

    罗三老爷奇怪的看了田氏一眼:“二嫂这么激动作甚,我也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田氏一口血憋在了喉咙里。

    偏偏老夫人眼神凌厉的扫了田氏一眼,才问罗三老爷:“老三。你怎么就觉得那不是大郎?”

    田氏那个憋屈啊。

    老夫人平日不是挺精明的,怎么今日三郎胡闹,她不但不怪罪,还给自己眼色看?

    其实这就是田氏不懂人心了。

    面对至亲的死亡。再精明的人都恨不得发生奇迹,哪怕知道三儿子平日不着调的性子,潜意识里也愿意相信他的话,反而是一口一个里面就是大郎的这种话。听了不心塞才怪呢。

    “儿子擅长人物画嘛,里面躺的面容虽分辨不清了,可一眼看去。就觉得不像啊。不像,真的不像,大郎那么俊,怎么也不可能那样。”

    罗二老爷和田氏都快气死了。

    这是什么稀奇话啊,因为那毁了脸、又变了形的尸体太丑,就不是大郎?

    他倒是能找个这种情形下还俊的尸首来啊!

    老夫人点点头:“也有几分道理,老二,你且仔细看一下,我记得大郎左腿膝盖上有个半月形状的疤。”

    田氏差点喷出一口血,拢在袖子里的手狠狠掐了一下手心,才忍着没失态。

    罗二老爷暗吸一口气平复心情:“那儿子仔细看一下。”

    强忍着腐臭,伸了手把套在尸首上的裤腿掀起,十分专注认真的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忍住剁手的冲动直起身来:“娘,这尸体膝盖上是有一道疤——”

    见老夫人身子晃了晃,有几分担心,但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的喜悦,按捺着想要大笑的冲动道:“娘,您要保重身子,大郎他总算回家了,这孩子一向孝顺,要是知道您伤了身子,定会不安的。”

    “真的,真的是大郎?”老夫人脸上早没了血色,瞬间老了许多。

    从第一次知道大郎的死讯到现在已经过了不少日子了,老夫人心里一直有一口气撑着,不亲自看上一眼,她绝不甘心。

    “我,我得亲自看看。”

    “老夫人,刚才老爷看得那么仔细了,您别看了,老爷说得对,您要是伤了身子,大郎地下有知也不会安心的。”田氏红着眼圈劝道。

    宋氏上前一步:“老夫人,要不儿媳再去看看,毕竟是天大的事,不能轻率了。”

    田氏不乐意了:“三弟妹,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老爷看了那么半天,哪里轻率了?再说你一个婶子,能对大郎有几分了解?”

    这话就说得有些诛心了,宋氏心中恼怒,抿紧了唇。

    “好了,老身亲自去看!”老夫人手中拐杖杵了杵地。

    田氏险些气歪了嘴角。

    她算看出来了,除非认尸的人说里面不是大郎,这老东西才不去看,不然她铁心要看一眼不可。

    这都是什么事啊,反倒显得他们夫妇不是人了,真看不出老三夫妇这么油滑!

    田氏渐渐回过味来。

    老三要是说对了,那他们夫妻就难堪了,要是说错了,老夫人也绝不会有半点怪罪。

    老东西恨不得所有人都说大郎活着呢!

    看吧,看吧,别看瞎了眼!

    “祖母,孙女去看看是不是大哥!”罗知雅忽然冲了出来,眼角都是泪。

    田氏眼前发黑。

    这个孽女。她刚对宋氏说了那番话,就冲出来,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一把拽住罗知雅,怒道:“你一个姑娘家,凑什么热闹!”

    老夫人眉头跳了跳。

    热闹?

    她的大郎回来,这叫看热闹?

    难道田氏是抱的这个心思吗?

    审视的目光落到田氏身上,田氏心中一紧,忙露出哀伤的神色:“老夫人,您要看看,那儿媳扶您过去吧。大郎这孩子自小是由儿媳带大的。在儿媳心里和二郎三郎他们是一样的,不看上一眼,儿媳也难以安心。”

    听田氏提到自己,三郎看着母亲,心中却觉得怪异起来。

    要是棺材中躺的是自己,母亲会这样有条不紊劝着祖母说话吗?

    为什么不会扑到棺材上痛哭呢?

    三郎是个粗性子,只是直觉感到怪异,可到底哪里违和,却说不出来了。

    老夫人一步步向棺材走去。忽听一个清越的声音响起:“祖母——”

    老夫人身形定住。

    罗二老爷却猛地后退数步远离棺材,因为太急了不知绊倒了什么,一个趔趄栽倒。

    “是世子的声音!”有机灵的下人喊了出来。

    哗啦一下,离棺材近的人都闪开了。

    本来有人伸手想扶罗二老爷一把。听了这话条件反射般缩回手往后退,罗二老爷就扑通一声摔趴在地上。

    偏偏这时候众人都以为闹鬼了,没有人过去扶一把。

    老夫人也顾不得这些,茫然四顾:“大郎。大郎,是你吗?”

    站在靠门口处一直被众人挡在后面的两人走过来。

    罗天珵牵着甄妙的手,扑通一声跪下:“祖母。孙儿回来了,让您担心,孙儿给您磕头。”

    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站了起来。

    老夫人仔细端详。

    二人都是车夫打扮,头上戴着遮阳挡雨的斗笠。

    “你真的是大郎?”

    罗天珵把斗笠掀开:“祖母,三叔说的不错,那里面的定然很丑,怎么可能是孙儿。”

    老夫人像是魔障般,死死盯着罗天珵。

    罗天珵也不动,任由她看着。

    府里众人同时发出欢呼声。

    只有罗二老爷和田氏,脸色难看的像阴云似的,好在这时候也没人瞧他们。

    “大郎?”

    “嗳。”

    老夫人忽然举起拐杖就向罗天珵身上砸去,边砸边骂:“你这小兔崽子,不早早出来,竟然躲着看笑话,是不是翅膀硬了啊?今日祖母非打死你不可,正好把那棺材腾给你用!”

    罗天珵狼狈的躲着:“哎,祖母,别打脸,别打脸。”

    众人都哄笑起来。

    老夫人边打边哭。

    甄妙摘了斗笠,笑眯眯看着。

    罗天珵见老夫人气出的差不多了,躲到了甄妙身边。

    老夫人拐杖停住:“大郎媳妇?”

    “祖母,孙媳给您请安。”

    老夫人热泪盈眶:“瘦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甄妙连连点头,也跟着哭了:“是瘦了,在外面吃不好。”

    罗天珵脸色扭曲一下。

    这么实在,真的好吗?

    “田氏,今日的饭菜就照过年的例儿!”

    田氏面上带笑应了。

    “大郎媳妇想吃什么?”老夫人问。

    “想吃肘子。”

    老夫人连连点头:“吃肘子好,吃肘子好。”

    田氏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真是够了,什么叫吃肘子好?

    一个气怒的声音传来:“谁来扶我一把!”

    众人闻声一看,罗二老爷还在地上趴着呢。

    老夫人心情好,瞧着就乐了:“你们这些不长眼的,快把二老爷扶起来。行了,都进屋吧,别在这站着了。”

    罗天珵嘴角含笑:“祖母,孙儿还带来一个人。”(未完待续。。)

    ps:感谢百乐、枫之殿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晚上还有一更,因为柳叶白天要上班,所以别再问为什么不早点更之类的话了,实在是臣妾无能为力啊。总算又能求个粉红了,更新差的人真不容易。大家用粉红砸晕我吧,我不怕疼。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