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一个满脸胡子的男子越众而出,大步向老夫人走来。

    老夫人情不自禁上前一步,手开始抖起来。

    向她走来的男子,虽被浓厚的胡须遮掩了面容,可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太熟悉了!

    这世上,或许历经沧桑后有夫妻对面不相识的,可一个母亲是不会认不出自己深爱的儿子的。

    可就是这样,老夫人反倒不敢相认了。

    她觉得这是一场梦,儿子走近一步,这个梦就会碎了。就好像无数次梦里,儿子刚刚来到她面前,还来不及问上一句话就大汗淋漓的醒来,被悲痛淹没一样。

    这个时候,老夫人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举动。

    把拐杖一扔,老太太居然转身就跑。

    罗二老爷正由两个下人搀扶着起身,飞到半空的拐杖好巧不巧就落到了他腰板上。

    罗二老爷养尊处优惯了,这一摔都七荤八素的,哪还受得了这个,当下就惨叫一声。

    然后在场的人就觉得眼睛不够用了,一方面想看扔飞了拐杖飞奔的老太太,一方面想看忘了斯文杀猪般惨叫的二老爷,还忍不住想看看把老太太吓跑的大胡子男人。

    至于世子爷怎么突然由死的变成活的,别逗了,这时候谁还有心思关心这个?

    老夫人这辈子生了四个儿子,很明显的像大多数人家一样,器重长子,娇宠幼子。

    罗四叔虽没被养歪,可和那些或是心机深沉,或是温润如玉的中年美大叔一比,偶尔还是会抽风那么一下。

    人们就觉得眼前一花,那大胡子男飞扑过去,抱住了老夫人大腿痛哭。

    “娘——”

    什么?

    众人全都呆了。

    真是惊人啊,不愧是国公府的两位公子。一位把世子和世子“遗体”一起带回来了,另一位带来的,难道是老夫人的私生子?

    啧啧,这哥俩儿,真是什么都敢往家里带!

    罗二老爷扶着腰走过来,厉声道:“大郎,你带来的都是什么人,这样抱着老夫人成何体统!”

    “侄儿带回来的,当然是祖母儿子啊。”罗天珵笑着道。

    “胡闹!”罗二老爷胡子翘起来,抬脚就向罗四叔踹去。口中道,“来人,快把这身份不明的人绑起来!”

    罗四叔还跪着,只是轻巧的闪开:“娘,您看,二哥又欺负我——”

    罗二老爷动作一下子定住了。

    老夫人眼珠转了转,渐渐恢复神采,手轻颤着摸着罗四叔的头:“四郎?”

    “娘,是您的儿子四郎回来了。儿子不孝。让您伤心了。”

    在场的人一下子炸锅了。

    有那新进府的就问:“怎么回事儿?”

    知道的就道:“是四老爷,失踪了六年的四老爷回来了啊!”

    “啊,四老爷不是说已经——”

    “呵,这算什么。世子遗体都回来了,人还活着呢,更何况四老爷还一直没见着尸首呢。”

    “到底是国公府,福气厚着呢。”

    有人声音就低了下来:“我看啊。倒是世子夫人很有福气呢。”

    “怎么说?”

    那人努努嘴:“你们想啊,四老爷都失踪这么些年了,特别是前两年。咱府上派多少人去寻过,愣是连个人影都没寻着。这次世子夫人因为救了公主惊了马,失踪了一遭儿,不但世子没事,还把四老爷找回来了。”

    有人恍悟:“对啊,世子夫人要是不惊马,就不会失踪,不失踪,就遇不到四老爷,世子夫人果然是有福气的。”

    这番话,很快就在下人中传开了。

    老夫人看着抱着自己痛哭流涕的儿子,却怔怔的,好一会儿才如梦初醒,左右四顾。

    “娘,您是不是找这个?”罗二老爷不厚道的把拐杖递过来,心中似沸水在翻腾。

    老四居然还活着!

    短暂的喜悦过后就是懊恼。

    老四以前最崇拜大哥,对那个侄儿很是亲厚,将来定会碍他的事儿!

    还有大郎的救驾之功和甄氏对公主的救命之恩。

    罗二老爷这么一想,就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果然这些人一回来就没好事,先不提别的,他不但摔得那么惨,还让飞来的拐杖差点把腰砸断了。

    母亲过于激动时就爱拿着拐杖打人,呵呵。

    老夫人接过拐杖,拄着健步如飞:“老四,快进屋跟娘说说你这些年的事儿。”

    看着呼啦啦一群涌向正院的人,罗二老爷脸黑了。

    说好的拿拐杖打人呢?

    娘,您还是那么偏心!

    “祖母,三郎还请了金家公子护送,那棺材能顺利到这,少不了金家公子的功劳。”罗天珵心情很是愉悦,不经意扫了罗二老爷一眼。

    “这样啊。”老夫人回头望着靠大门口处一些陌生面孔,对罗二老爷道,“老二,安排一桌上好的酒席款待好人家,三郎也辛苦了,先去沐浴更衣,再来祖母这里说话。”

    老夫人在罗四叔搀扶下进了屋。

    喝了第二道茶,老夫人放下青花瓷蛊,拭了拭眼角道:“所以老四,你是失忆了,在宝陵县安了家,还娶妻生子了?”

    “是。”因为有田氏、宋氏等人在,罗四叔红了脸,还好因为满脸胡子看不出来,只看到耳根是红的。

    “罢了,这也怪不得你,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的恩情。”

    罗四叔头垂得更低:“儿子也是这样想的。若是没有胡氏,儿子现在早是一抔白骨了。”

    别说是娶她,如果当时她要把他这条命收回去,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那你现在要如何?”

    罗四叔抿了唇,叹道:“儿子早有妻室,已经对她说好,若是还跟着儿子只能做妾了。只是当年儿子娶她也是过了礼的,虽不是真实身份,由妻变妾到底是对不住她。所以儿子想把璋哥儿记在戚氏的名下。”

    室内一片安静。

    田氏挑了挑嘴角,她现在倒是急于看到四弟妹的表情了。

    老夫人重新拿起空了的茶蛊在手中把玩,好一会儿才问:“真的是你想?”

    老夫人眸色深沉,看不出情绪。

    “是,是儿子想弥补胡氏,减轻儿子的愧疚。”

    老夫人长叹:“罢了,胡氏救了我儿一命,孙儿当嫡子养着又有什么打紧。”

    说到这嘴角微翘,神情就有那么几分意味深长:“反正咱们府上,还没有庶出的孙儿。”

    罗天珵这一辈。庶出的只有三姑娘一人,其余公子皆是嫡出的。

    宋氏心里觉得舒坦了许多。

    她和四弟妹戚氏虽很少来往,打心底里却是同情的,看今日这架势,真怕那胡氏仗着救命之恩和这几年的夫妻情谊把四弟妹往死里踩。

    要是那样,四弟妹就太可怜了。

    还好老夫人不是糊涂的,这话说的相当有意思。

    府里没有庶出的孙儿,其实就是告诉四叔,嫡出的孙儿都不稀奇。而当做嫡子养的庶子,就更别想掀起什么风浪来了。

    想当年三老爷痴顽名声在外,那时她是不愿的,心心念念想嫁给世交家的哥哥。

    母亲却劝她女子嫁人。婆家家风最重要,只要不失了规矩,哪怕不得夫君欢心也不会太差的。

    讲规矩的人家对嫡妻哪怕没有爱,也有敬重。

    果不其然嫁过来这些年。三老爷再胡闹,却连一个通房都无,而她当时那位心上人娶的夫人。不过是两年无子就被婆婆往屋里塞了好几个通房。

    也不知道这位四叔,能不能把握分寸了。

    “娘放心,儿子都明白的。”

    老夫人嗔他一眼:“既然都明白了,还不快去见见你媳妇儿!”

    罗四叔腾地站了起来:“别,别。”

    老夫人沉下脸来:“怎么?”

    罗四叔耳根又红了:“娘,总得,总得让儿子收拾一下。”

    老夫人大笑起来:“好,好,红福,带四老爷去沐浴更衣,红喜,去请四太太和六郎过来。”

    罗四老爷一脸傻笑被丫鬟带下去了,老夫人吩咐田氏和宋氏去张罗饭菜,又问起罗天珵和甄妙二人来。

    听罗天珵讲完,老夫人重重拍了桌子:“岂有此理,竟敢算计到我们国公府头上了!”

    说完又叹气:“大郎,委屈你了。我们国公府不许蓄养私兵,却是有暗卫的。只是这暗卫历来掌握在国公爷手里,偏偏你祖父还没对你说,就那样了,若不然,你也不会如此被动。”

    “祖母——”

    “我知道,这个以前是连国公夫人都不告诉的,你祖父当年却像有预感似的,把这些事对我讲了。只是你那时还小,祖母就一直没有提。”

    老夫人忽然起身转进了内室,片刻后手里拿了个似铁非铁的玄色匣子来,匣子上鱼锁很是精致。

    “这匣子里放着的是调动暗卫的令牌以及他们的身份资料还有联络方式。祖母就把这个交给你了,只是那钥匙,你祖父还没来得及说,祖母这些年也没发现什么,就要靠你自己去寻了。”

    “是,孙儿多谢祖母。”罗天珵接过匣子。

    甄妙想了想,然后从腰间拽下一个荷包,飞快扒拉半天,拿出半块碎玉来,碎玉中间铸着一只钥匙。

    老夫人和罗天珵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甄妙笑道:“敬茶那日,祖父给我的。后来惊马,我们摔了,玉碎了。”(未完待续。。)

    ps:终于又只欠五更了,求别闹。感谢百乐、飞鸟lty、love八戒的悟空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大家投个粉红呗,明天或者后天的,我还努力双更的。不过我真的没有存稿。

    推荐王安宁的《佳谋》:佳人经商致富铺锦绣路,遇案探案,成就神探名;歪打正着得良缘,顺藤摸瓜解身世谜。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