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看着对方满手血,顿时两眼含泪,捂着坠痛的腹部质问:“世子,为什么痛的地方不对?”

    传说,不都是下面痛得死去活来吗,为什么她是肚子疼?

    罗天珵看看双手,再看看某处,不可思议地喃喃念着:“这不对啊,我分明还没进去呢,怎么就流血了?”

    难道是太久没有和女子欢好,他学会隔空发力了?

    二人一脸呆滞的对视着。

    忽然罗天珵变了脸色,气急败坏的甩着手:“甄四,你,你真能耐!”

    “啊?”

    “你葵水来了!”

    甄妙茫然了一会儿,总算反应过来,忙扯过被子把自己遮住,一脸纠结的望着对方,欲言又止。

    “别道歉,我不会原谅你的!”罗天珵臭着一张脸抓起一条亵裤擦手。

    “那裤子是我的。”

    罗天珵气乐了:“不用你的擦,难道用我的吗?你还可以和丫鬟们说那是不小心染上去的,擦我裤子上,我怎么说?”

    甄妙揪着被子不说话了。

    “我去净房。”穿好衣服,罗天珵黑着脸下了床榻,听后面一点动静没有,不由回头看了一眼。

    就见甄妙可怜兮兮的缩在被子里,皱着个眉头。

    罗天珵步子顿时迈不动了,转身回来坐在床边,耐着性子劝道:“别遗憾了,等你身上干净了,补偿你还不行?”

    甄妙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在夫君大人心里,她是有多饥渴啊。

    想到这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原来人们都错了,当初罗天珵娶她,绝对不是为她负责啊,而是认为她应该为他负责!

    “乖啦,这样真的不能继续的。对你我都……都不好。”罗天珵说着脸有些红。

    对她,他真的越来越心软了,要是别的女人这么无理取闹,他以后定是不会再理会的。

    “你这么体谅,我真是谢谢啊!”甄妙气得拍开他的手。

    “到底闹什么别扭?”罗天珵凑过来,想想手还没洗,忍住了摸她脸的冲动。

    一波一波的疼痛感袭来,甄妙已经顾不得和他讨论这个无耻的问题了,咬着牙道:“肚子疼。”

    “肚子疼?”见甄妙脸色都发白了,罗天珵忙用手按在她肚子上。边揉边问,“是因为来了葵水的缘故么?”

    “你不知道?”

    罗天珵皱了眉:“我该知道什么?”

    甄妙怔了怔,随后恍然。

    像罗天珵这样自幼跟着祖母长大的男子,女子葵水来了会痛真的不算常识。

    “总之,大多女子来葵水会痛的。”越来越不舒服了,甄妙皱了眉,“你先出去吧,叫紫苏她们进来伺候我。”

    “好,那你好好躺着吧。”

    罗天珵出了门想了想。抬脚向西跨院走去。

    雀儿瞧见了,扭头就跑进了屋子。

    甄妙刚刚由紫苏几人服侍着收拾妥帖,半靠在引枕上喝热水。

    “可是老夫人那边传唤了?”

    “不是。”雀儿气鼓鼓道,“大奶奶。刚才婢子看到世子去了西跨院!”

    此话一出,甄妙握着茶杯的手就一顿。

    紫苏和白芍都狠狠剜了雀儿一眼。

    雀儿不知闯了什么祸,捏着衣角眨眼。

    “行了,我晓得了。”甄妙把茶杯放下。“你们都下去吧,我躺躺。”

    紫苏使了个眼色,几人都退了下去。

    紫苏就劝道:“大奶奶。您别往心里去,世子是怕扰了您休息。”

    甄妙是真的有些恼了。

    因为来了月事没成事,夫君就抬脚去睡通房了,这可比按定好的日子去睡通房还要糟心!

    后一种,总有个开枝散叶的遮羞布,前一种,就是直接打她的脸了,打得啪啪响。

    这混蛋,以后再不许他抱了,也不许他摸,让他和他的通房们生猴子去吧!

    见甄妙不做声,紫苏怕她下不来台,掖了掖被角悄悄退下了。

    白芍正斥责着雀儿:“雀儿,你也不小了,怎么行事还这么莽撞,早先小蝉的事你可别忘了!”

    “我,我就是看到世子去西跨院生气,才去告诉大奶奶的嘛。”

    白芍伸出手指戳她脑门一下:“你都知道生气,那大奶奶呢?刚从大奶奶屋子出去就往西跨院去,大奶奶知道了能不恼火吗?”

    “难道,难道瞒着大奶奶不成?”雀儿困惑地问。

    紫苏板着脸道:“大奶奶问起来的事自是不能瞒着,但给大奶奶添堵的事你巴巴去说了作甚?不过是几个通房,大奶奶要真的和她们计较起来,才是不值当的呢。”

    “不错,大奶奶如今长大了,以后操心的事且多着呢,那三个通房,连猴子都不如,还能翻了天?只要看好了别让她们随意过来添堵就成了。”白芍跟着道。

    “我懂了,多谢姐姐们指点。”

    罗天珵一进西跨院,三个通房就乐疯了,你挤我我挤你的围了上来。

    “别挤了,一起进去。”罗天珵抬脚进了离着最近的屋子。

    一起?

    三个通房面面相觑。

    这,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难道世子要和她们三个一起来?

    三个人神色都古怪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罗天珵见没人跟上来,皱了眉催促。

    “嗳。”三人应一声,忙低着头过去了。

    沉鱼暗暗咬碎银牙,这是她的屋子,难道世子要在她床榻上和那两个小蹄子……

    可是,要是她不愿,惹恼了世子,以后就便宜她们两个了。

    落雁和羞花亦是满心纠结。

    三个人一起伺候世子爷,真真是羞死人了。

    罗天珵进了屋,随意找了把椅子坐下,回头一看三个小美人含羞带怯的样子,不耐地问:“忸怩什么?”

    三人一惊。

    是啊,世子可是一年多没碰过她们了。错过这个机会,说不准以后就干熬着了。

    “世子,哪个……哪个先来?”到底是她的屋子,沉鱼率先开了口。

    “都行。”他就是问个事,犯不着排队。

    “这,姐妹们不好做主……”

    “那就一起吧。”

    三个小美人脸立刻烧得通红。

    罗天珵扫了三人一眼。

    都有病吧,脸红的这么厉害。

    “世子,妾的床榻恐怕……恐怕容不下这许多人。”真是羞死人了,世子怎么这么大胆了,难道是在外面太久。憋坏了?

    “坐椅子上不就成了。”罗天珵不耐烦地道。

    和阿四相处久了,怎么觉得和这些通房沟通如此困难?

    还好,他问个事就走。

    “椅子上?”三个小美人同时掩口惊呼。

    这,这实在是太羞人了!

    “行了,别罗嗦了,我还急着回去!”

    三个小美人恍然大悟。

    原来世子是见缝插针过来的,难怪要她们一起伺候呢。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强烈的紧迫感之下,三个小美人同时把手伸向腰间,利落的把腰带抽了下来。

    罗天珵猛的站了起来。椅子被带倒了都顾不得,黑着脸问:“你们干什么?”

    啊?

    三人面面相觑。

    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儿,让人家怎么说?

    罗天珵上辈子除了关系冷到冰点的甄氏,就有过这几个通房。后来一系列变故,位高权重时也没再娶妻,对女子的了解真说不上多少的。

    可他再不开窍,见三人衣带半解、含羞带怯的模样也陡然明白了。当下脸更黑,恨不得拔腿就走。

    真是够了,这三个女人当他是铁打的吗。还一起来!

    不对,这个不是重点。

    这么无耻的事情,她们是怎么想出来的?

    强压下掉头而去的冲动,问道:“你们来葵水时若是腹痛,该怎么办?”

    得到满意的答案,罗天珵丢下三个欲哭无泪的通房急忙忙走了。

    回了书房,翻出个精致小巧的汤婆子来,灌上热水套上水貂毛的罩子,抬脚去了甄妙那。

    甄妙气的睡不着,正在数绵羊,听到动静扭头看了一眼,不怀好意的想,这么快,该不是不成吧。

    “阿四,好点了么?”

    甄妙抿了唇没说话。

    罗天珵把汤婆子递过去:“我去问了问,她们说这个管用。”

    甄妙看着那汤婆子,一时间愣了,心中的暖意似乎把疼痛都驱散了大半。

    “我给你放好。”

    “我自己来。”甄妙接过来放进被子里,悄悄把肚子上放着的那个汤婆子移到一旁去了。

    到了晚宴,甄妙恢复了些精神,并没有缺席,这才知道娘家那边的二伯和大哥他们也去了北河。

    “大郎媳妇你放心,白日已经写了信,从驿站快马加鞭三四日就送到了。”老夫人安慰道。

    “让祖母费心了。”

    戚氏换了一身崭新的藕荷色衣裳,挽了堕马髻,耳鬓别了一朵碗口大的芙蓉花,竟是比以往年轻了十来岁。

    甄妙见了,顿觉肘子香甜了许多,忍不住多吃一口。

    罗天珵悄悄扯她一下:“你现在不能吃太油腻的。”

    酒宴散了,各自回了院子,罗二老爷就拉下了脸。

    田氏看了不耐烦,道:“老爷还摆脸子做什么,白日训了三郎一顿还不够吗?”

    一想三郎惊诧的眼神,她就觉得揪心。

    好好的儿子,要是离了心可怎么办!

    “你懂什么,大郎他们一回来,以后哪还有我们说话的份儿!”

    “那有什么法子,谁让人家命好!”说到这田氏正了脸色,“老爷你可知道,甄氏葵水至了,说不得几个月后就要有身子了,那可更麻烦!”(未完待续。。)

    ps:感谢damuduck打赏的和氏璧,又欠了一更,我不是怕欠更啊,只是这样实在太破费啦,省着点啊。感谢xuan20052005、亿乔、百樂打赏的平安符。

    大家似乎很同情四婶,其实比起当寡妇,儿子当一辈子遗腹子,夫君活着回来真的是太高兴的事了,比起这个,多一个妾真的不算什么事儿。难道大家都觉得古代该一生一世一双人不成?这才需要惊天的运气吧。可以想想世子上一世,没有找到四叔,四婶数豆子过一辈子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没有父亲护着的遗腹子是什么样的?

    推荐薛行衣大大的《闺趣》,字数挺多了,很好看。

    陆思琼出身高贵,容姿绝色,满腹医经,是京城最拽最傲娇最牛掰的姑娘,

    这开了挂的人生本该冲锋陷阵,杀遍宅门无敌手的。

    奈何起点太高,对手自动和谐,生活了无生趣。

    终有一日,那个更高贵更绝色更拽更牛掰更傲娇的男人出现了!

    这日子啊,才算是有趣了起来。

    一句话简介:牛掰男女,闺中逗趣,相爱不相杀……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