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二老爷听了面色就变了。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大郎一旦有了后人,那么事情就复杂了。

    站起来溜达了一圈,瞪了田氏一眼:“你当初,到底是怎么打听的!”

    他是男人,当初给大郎说亲时,自是不方便打探别人家姑娘的情况,这事就是田氏办的。

    田氏听了就恼了,反驳道:“老爷这话说的可是让人寒心。给大郎说的王大人家的闺女,那隐疾不是我千方百计打听出来的,不然能恰好就在说亲后病死了?还有李大人家的孙女,要不是我打听出和人私通,被发现后一根绳子把自己吊死了,对外说暴毙的,大郎能摊上命硬克妻的名声?”

    “那甄氏呢,甄氏怎么说?”罗二老爷越想越恼。

    自打甄氏进了门,真是事事不顺心。

    “甄氏——”田氏咬了牙,像要把这两个字咬碎了似的,“你也知道,事不过三,再给大郎说个短命鬼,老夫人该起疑心了。这甄氏,我分明打听着是个争强好胜又势利的,用那种方式嫁进来,以大郎的性子,不闹得鸡飞狗跳才怪。可谁知,谁知她像变了个人似的呢。”

    罗二老爷冷哼一声:“什么变了一个人,姑娘家都养在深闺,性子未必就是你打听的那样。事已至此也是无奈,那边你盯紧点,实在不行,就让她生不出孩子来。”

    说到最后,语气冷的像冰一样。

    “知道了,那大郎呢,老爷打算怎么办,别忘了大郎有救驾之功,说不准这官职又要升一升了。”

    她一介妇人也知道,功大莫过于救驾,过大莫过于断粮。

    老爷以后。恐怕是再拿捏不住他了。

    要是大郎越走越高,就是甄氏生不出孩子来又如何,但凡哪个通房生了抱过来养也就是了,所以关键还是在大郎身上。

    “救驾之功?”罗二老爷笑得意味深长,“现在自然是风光无限的。可是那位……毕竟岁数大了。”

    “不是说,那位恼了太子吗?”

    “所以说你们妇人头发长见识短,那位对太子的重视,远不是其他皇子可以比的。而且就在前两日,太子效仿蔡元培割肉喂母,那位可是龙心大悦呢。”

    太子既占嫡又占长。皇上要不是一心把位子传给太子,那舒侍郎家也不会出个太子妃了。

    “太子在北河被斥责,就是因为不小心把大虫引向那位。大郎不得赏赐便罢了,只要论功行赏,太子见了能不膈应?那将来——”罗二老爷点到为止。

    田氏对朝堂上的事不大清楚,可罗二老爷这么一说,却再明白不过了。

    这就好比因为一件事,一个人倒了霉,一个人得了好。哪怕得的好处和那倒霉的人无关,倒霉的人见了还是不舒坦的。

    这就是迁怒。

    被未来的天子迁怒——

    “大郎现在风头正盛,犯不着和他硬来,暂且忍耐些日子罢了。或许以后还轮不到我们出手呢。”罗二老爷想着美好的未来,心中郁气散了许多。

    暂时放下心事,罗二老爷躺了下来,手搭在了田氏腰上。

    田氏脸微热。转过身来:“老爷——”

    脑海中闪过一个清丽绝伦的人儿,罗二老爷顿时没了兴趣,不耐道:“睡吧。”

    自打淑娘被卖了。杏花巷那房子他是一直留着的,说不出为何,偶尔就忍不住去那里逛逛。

    或许,是因为隔壁那个绝色美人吧。

    罗二老爷想着心里火热起来,可一看身边的人,又实在是懒得动。

    田氏就觉得脸上像被扇了个耳光。

    她也不过三十五六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是老爷已经有许久没挨过她的身子了。

    难道,难道他还想着那个被打发的外室?

    越想越火,田氏腾地坐了起来。

    “老爷,您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快睡吧,累了。”罗二老爷闭着眼。

    田氏上手拧了他腰一下:“什么累了,你还想着那狐狸精是不是?”

    “什么狐狸精,人家可不是!”罗二老爷第一时间想到了那绝色的嫣娘。

    田氏一下子火了,揪着罗二老爷胳膊,声音陡然拔高:“不是?那骚蹄子有着身孕还不安分,缠着你去华若寺,也不怕在菩萨面前现了原形!”

    提到被发卖的淑娘,罗二老爷也怒了。

    那么温柔小意的人儿,还怀着他的骨肉,若不是这悍妇,哪会落得被发卖的下场!

    使劲把田氏的手扯了下去,奈何用力过大,田氏整个人摔下了床。

    巨响传来,田氏摔得七荤八素,过度的愤怒让她像打了鸡血似的,迅速爬起来坐到了罗二老爷身上,照着他的脸刷刷就挠了几下。

    听到动静的丫鬟们冲进来,一个个惊呆了。

    罗二老爷气急败坏的吼道:“还不快滚出去!”

    丫鬟们忙退下了。

    猛地把田氏推开,罗二老爷匆匆披了衣裳,不顾身后的哭叫径直去了书房,当晚就把替他上药的丫鬟睡了。

    那丫鬟正是田氏身边的大丫鬟绿娥。

    第二日田氏知晓了,直接就闹了起来。

    罗二老爷脸上还有血道子,早就告了假没去上衙,直接就踹了田氏一脚:“田氏,你这妒妇是打算犯七出之条吗?我连个丫鬟都睡不得了?”

    田氏看着罗二老爷脸上的花样儿有些心虚,不敢再顶嘴了。

    见田氏服软,罗二老爷冷哼一声:“绿娥以后就放在书房伺候我吧。”

    这老娘们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他要是连个通房都护不住,还有什么意思!

    一直诚惶诚恐跪着的绿娥悄悄翘起嘴角。

    自她顶了朱颜的缺儿,二夫人日日拿她和朱颜比较,好像朱颜就是天上的云,她就是地上的烂泥!

    都是做奴才的,谁又比谁强了,她也是个人呢!

    既然主子不拿她当人看。她也只得拼一把,换个主子了。

    田氏抓花了罗二老爷的脸,罗二老爷睡了田氏大丫鬟的事如一阵风,瞬间传遍了整个国公府。

    田氏去怡安堂请安时,都觉得一路上下人看着她的眼神怪怪的。

    老夫人如往常一般说着闲话。

    “老四、大郎,今日你们要一起进宫去吧?”

    罗四叔失踪前也是官身,这次回来和罗天珵一样,都是要进宫面圣一趟的。

    倒是甄妙,因为太后和皇后都还未召见,还可以在府里歇一歇。

    “是的。儿子(孙儿)这就走了。”

    等男人们都走了,老夫人这才看向戚氏:“戚氏,老四他,昨个儿可和你说了什么?”

    戚氏脸上擦了薄薄一层面脂,显得气色特别好,闻言轻笑道:“老爷失踪那段日子的事,都和媳妇一一讲了。胡姨娘救了老爷,儿媳也是感激的,老夫人看什么时候合适。就把胡姨娘和璋哥儿接来吧,省得她们在那边忧心。”

    老夫人点点头:“你想得明白就好。璋哥儿怎么说也是老四的亲骨肉,至于胡氏,她救了老四的命。便是我也是感激的。不过她既然要入国公府的门,你也要约束好了,不能因着这救命之恩就肆意胡闹。妻不成妻,妾不像妾。可是败家的根源!”

    “是,儿媳知道了。”

    田氏听了暗暗撇嘴。

    老夫人这心偏到天边去了,怪道老爷以前常说老夫人最疼四叔呢。连他媳妇都这么护着。

    哼,她昨日被狠狠打了脸儿,怎么也不见替她说上一句话。

    想到这里就露出个假笑:“老夫人,您看什么时候去宝陵县合适,儿媳去安排一下。”

    老夫人淡淡瞥田氏一眼:“这个还不急,且过一段日子再说吧。”

    国公府不是不知恩图报的,可也不能让别人挟恩。

    这样急巴巴的去接,那胡氏说不得就要养得心更大了。

    老夫人是个恩怨分明的性子,对胡氏,她有感激,但不想让她看出她的感激。

    商户女的做派,她心里有数。

    至于田氏,老夫人叹口气。

    老四和大郎刚回来,他们两口子就吵上一架,让她说什么好呢。

    也还好老四回来了,这国公府有他和大郎撑着,在她闭眼前总不会垮的。

    老夫人又看向甄妙:“大郎媳妇,我看你脸色不好,可是还没缓过来?”

    甄妙忙道:“祖母,孙媳挺好的。”

    昨日罗天珵可是郑重叮嘱了她,来葵水的事暂时不要传出去。

    经过这段日子的风雨,她也算看出来日子难混了,还是小心为上。

    老夫人递过一摞帖子:“都是各府请你做客或者要来探望的,知道你这两日要进宫,日子都是过两天的,你好好安排吧。还有各府送来的礼品单子,回头让人送到清风堂去。”

    “多谢祖母费心了。”

    老夫人端了茶,众人这才散了。

    甄妙来了月事不舒坦,由阿鸾扶着走得慢。

    戚氏牵着六郎缓缓落在了后面。

    “四婶,是不是有事?”

    戚氏心若死灰的日子过惯了,如今虽心情开阔了许多,一时间却不习惯和人打交道,甄妙这一笑,让她原本犹豫的话就问了出来:“大郎媳妇,那胡姨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甄妙想了想,道:“精明。”

    精明啊,戚氏低低念了一遍,然后露出个微笑:“多谢了,四婶还没好好谢过你和大郎,把你四叔带了回来。”

    进宫的路上,罗四叔和罗天珵也在闲聊着。

    下马前,罗四叔忽然问了一句:“大郎,这些年,二哥对你怎么样?”(未完待续。。)

    ps:这一章,感谢damuduck童鞋打赏的和氏璧。目前还欠四更还是五更?有点乱。感谢书友141116105011871打赏的香囊,亿乔、骄傲的小花狗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推荐leidewen大大的《极品夫妻》,leidewen大大的书品质是很有保证的。

    刚穿越就遇到贵妃托孤,十五娘表示压力很大。

    但小皇子那么可爱,她也只能勉为其难。

    什么什么?不是一个,从今往后她要当三个孩子的娘?这考验简直太艰巨了!

    喂,隔壁的花屠夫你看什么看?别以为长得帅老娘就不会讨价还价!

    花屠夫撇撇嘴: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辈子吃的猪肉都由我承包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