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六皇子到,六皇子到,六皇子到——

    甄妙像被点了穴道,泥塑般坐在锦杌上。

    甄太妃是讲究人,天冷了,锦杌上还垫着一层剪成梅花形状的雪貂皮。

    该死的雪貂皮!

    她这是要给梅花垫子染上梅花颜色然后再被六皇子赏梅吗?

    甄妙只要一想到要站起来给六皇子请安,整个人就不好了。

    所以一身紫衣的六皇子嘴角含笑进来时,就看到了她一脸呆滞的状态。

    甄太妃倒是起了身,淡淡道:“小六今儿个怎么过来了?”

    六皇子掩去眼中的苦涩,笑嘻嘻道:“太妃这是要赶我走吗?”

    甄太妃看甄妙一眼,才道:“怎么会。”

    甄妙手足都是僵硬的,自然没看出甄太妃和六皇子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氛。

    甄太妃心中忌惮着六皇子,见甄妙傻坐着不动就蹙眉了。

    这个傻丫头,这不是平白引人注意吗。

    有的时候,想要人忽视不难,只要你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平常就够了。

    果然,六皇子已经走过去,似笑非笑的看着甄妙,声音说不出的轻快:“甄四,见了本王,你是不是该打个招呼?”

    甄妙端坐着装傻:“臣妇拜见六皇子。”

    六皇子摸了摸下巴:“呃,什么时候改的规矩本王怎么不知道?现在都是坐着打招呼了吗?”

    甄妙暗中咬牙。

    这是不打算让她蒙混过关啊!

    抬眼看去,六皇子正看过来,一双狭长眼睛弯成迷人的弧度,嘴角挂着邪魅的笑。

    甄妙真的想说,邪魅早就过时了,你这么落伍自个儿知道吗?

    当然她是不敢的,在六皇子目光逼迫下,灵光一闪。伸出染好指甲的那只手道:“太妃给我染指甲,不许乱动的。”

    说完庆幸的翘了翘嘴角,自己实在是太机智了啊。

    她早就看出,六皇子对太妃非常尊敬的。

    甄太妃忍不住扶额。

    这丫头是在民间呆傻了吧,蠢得她都不忍看。

    “这样啊——”六皇子轻笑出声,“那是本王来的不是时候了,太妃您继续给她染指甲吧。”

    太妃扫了六皇子一眼,没做声,又拿起小毛刷继续涂染起来。

    “小六若是无事,就先回去吧。”

    甄妙大喜。

    六皇子一直冷眼打量着。见她这表情,连太妃的逐客令都不觉那么难受了,笑着求道:“太妃,总要让我喝杯茶。”

    “上茶。”甄太妃吩咐一旁的宫娥。

    到底是自小带大的孩子,那隐晦的心思虽被她隐隐察觉,也实在是无法冷了心肠。

    六皇子是来熟了的,宫娥早就知道他的口味,很快就把一杯花茶端了上来。

    六皇子捧着茶慢慢喝着。

    等甄太妃把最后一个指甲染完,才笑眯眯道:“甄四。咱们还是重新打个招呼吧。”

    甄妙差点从锦杌上摔了下去。

    六皇子被甄妙的表情逗乐了:“甄四,你这宁死不屈的模样是干什么,本王又没打算强抢你。”

    “小六!”甄太妃不悦的皱了眉,“茶也喝了。你该回了。”

    六皇子轻叹一声,站了起来:“那我就告退了。”

    说着目光在甄妙身上落了落,这才施施然走了。

    甄妙狠狠松了口气,揪着裙衫的手松开。

    每次见了他总没好事儿。以后出门一定要看黄历,防火防盗防六皇子!

    “妙丫头,到底怎么回事儿?”

    甄妙看了看殿里立着的宫娥们。

    她也是有自尊的!

    甄太妃会意。挥退了宫娥和内侍,这才神色郑重地道:“说吧,到底有什么要紧事儿?”

    北河围场的事儿早传遍了,里面的阴谋算计不足为外人道,莫非此事还和小六有关?

    难道是妙丫头失踪这些日子,在外面找到了什么证据?

    甄太妃心沉了沉。

    她了解小六。

    那孩子虽表面上风流肆意,实则是个有野心的。

    太子性子懦弱,难堪大用,保不准就有心思大的制造了这个机会,让太子惹了皇上厌弃。

    这么说,那猛虎也可能是有人故意引去的。

    玲珑心肠的甄太妃一时间心思千回百转,把各种可能的阴谋想了个遍。

    就听甄妙期期艾艾地道:“太妃,我来了月事,染上了……”

    “我——”甄太妃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嘴角抽搐着喊亲信大宫女进来,指了指甄妙:“去翻翻有没有和世子夫人身上穿的颜色接近的衣裳,嗯,再去拿条新做的月经带子扶世子夫人去净房。”

    能成为亲信大宫女,处事不惊的本事是有的,可听了这么匪夷所思的吩咐,还是愣了愣才转身出去。

    “太妃——”甄妙一脸控诉。

    甄太妃翻了个白眼:“我这个年纪,你指望会有月经带子吗?你该庆幸姑祖母向来手松,那些宫娥手头宽裕,不然你就只能穿别人洗过的了。”

    甄妙被秒杀。

    太妃,这么惊悚的可能非要说出来吗?

    收拾妥当,摇摇晃晃的出了宫。

    宫里的人,听风就是雨,见甄妙脸色不佳,不由议论纷纷。

    “听说啊,镇国公世子夫人从甄太妃那里出来,脸色可难看了。”

    “听说啊,镇国公世子夫人从皇后那里出来,脸色可难看了。”

    “听说啊,镇国公世子夫人从太后那里出来,脸色可难看了。”

    “到底是皇后还是太后啊?”

    “镇国公世子夫人从皇后和太后那里出来后,脸色可难看了,听说是言行失当遭了训斥呢。”

    甄妙轿子还没到国公府,流言就风风火火传了出去。

    到了下午,圣旨就传下来,镇国公世子擢升锦鳞卫指挥同知,从三品,赏金两百两。银一千两,良田五百顷……

    金银且不说,这良田是御赐给罗天珵的,将来分家不必分出去。

    府里众人心情各异不提。

    到最后连罗四叔都安排去了五大营练兵,却半点没提甄妙的赏赐。

    甄妙可是救了公主的性命,这就有些反常了。

    老夫人命人悄悄打听到流言,传了甄妙来问:“大郎媳妇,在太后和皇后那里,可是有什么不妥?”

    “没有啊。”

    “那太后和皇后,看起来心情如何?”

    甄妙想了想。点头:“挺好的。太后还说等初霞公主回来,再传我进宫。”

    老夫人这就想不通了,挥挥手让她下去,沉思起来。

    甄妙却没把这个放在心上。

    那些贵人们心思莫测,与其猜测这些,还不如该干什么干什么。

    打升了职起,罗天珵似乎格外忙碌起来,只抽空陪着甄妙回了趟娘家,就整日见不到人影。

    甄妙翻了一遍帖子。

    重喜县主下的是拜帖。大姑娘甄宁下的则是请帖,想着应该去拜见一下昭云长公主,就提笔写了拜帖,到时候一道见了。

    甄妍有了身孕。还怀的有些不稳,就下了帖子请甄妙过去一见。

    甄妙有些不放心,先去了那里。

    到了侍郎府,自是先见了管家的祝氏。也就是甄妍的婆母。

    按辈分,甄妙是晚辈,按品级。祝氏的夫君不过是个五品官,甄妙就要甩她一条街了。

    祝氏对甄妙就很客气,陪着她先去拜见了老太君。

    进屋后,就见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妇人坐在罗汉塌上,一个妙龄少女跪坐着给她捶腿。

    侍郎府这位老太君,年轻时是吃过一番苦的,里里外外操持着家里供夫君读书,直到夫君中了进士,才算苦尽甘来。

    几十年下来,寒门出身的进士爬上了户部侍郎的位子,孟家也算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家了,只是这位老太君到底比同龄的贵妇们显得粗糙些。

    甄妙行了个晚辈礼,老太君忙道:“快给世子夫人上茶。”

    一个小丫鬟捧着茶过来,那捶腿的少女忙站起来把茶接过,奉给甄妙,甜笑着道:“夫人,请喝茶。”

    甄妙多看了少女一眼。

    这丫鬟倒真是有些出挑了,一脸甜笑瞧着倒是喜人,只是未免有些不合规矩。

    低眉敛目奉茶,才是丫鬟的本分。

    许是这书香门第,和勋贵人家不一样?

    据说书香人家都清高,要是太矜持,恐怕人家觉得她瞧不起人,给二姐添麻烦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甄妙露出个笑:“多谢大姐儿了。”

    说着拔下根簪子递过去:“老太君,您府上的丫鬟都比我那的机灵,我瞧着就喜欢。”

    一番话说得老太君愣住,那少女面红耳赤,看着簪子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祝氏更是气红了脸,狠狠瞪了那少女一眼。

    心里啐道到底是个破落户,真真是拎不清,你一个来府上做客的娇客,偏要自甘下贱的去给人端茶倒水,如今打脸了吧?

    可惜碍着老太君的情面,还不能多说,谁让人家要喊老太君一声姨外祖母呢。

    可现在,侍郎府的脸面都让她给丢尽了!

    老太君缓过气来,心中对甄妙有气也不敢发作,就转移到那少女身上去:“还不快接了下去!”

    本想把这丫头介绍给镇国公世子夫人的,闹了这种误会,还怎么好再提!

    少女噙着泪花接过打赏的簪子,捂着脸退下了。

    甄妙觉得气氛不大好,很快就告辞了。

    等见到甄妍,才抱怨道:“二姐姐,老太君屋子里的丫鬟气性还真大,我打赏她一根簪子,她还哭着下去了。”(未完待续。。)

    ps:感谢百乐、亿乔、980730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