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宁说的平淡,甄妙也是听过就算,随口说道:“那倒是和圆圆差不多大,两个孩子一起也好养。”

    圆圆是甄宁女儿的乳名。

    那孩子还好也是个女孩,要是个男孩,庶长子的身份,无论是对大姐还是对孩子本身,都很尴尬。

    甄宁仿佛看出甄妙的想法,不由微微翘起了嘴角。

    是个女孩,所以生母才是难产去了,若是个男孩——

    呵呵,女人生产就是一脚踏进鬼门关,一尸两命又不是什么稀奇事。

    一想到那背主爬床的小蹄子,甄宁还是有些止不住的恼火,听了隐隐传来的孩子哭声更是烦躁,对一旁的丫鬟蓝蝶道:“去看看二姐儿是怎么回事。”

    “是。”蓝蝶忙恭声应了出去了。

    甄宁满意的笑笑。

    绯胭难产死后,她以自己生产不久,不便伺候的由头,安排着把翠浓收了房,打那时起,那些丫鬟们就更恭敬了。

    呵呵,她就是要她们明白,想伺候主子当通房,可以,但那得是她安排的,她点头,你才可以当,不然若是学绯胭背主爬床,那就算当上通房如何,生了孩子又如何,一死,也就一了百了了。

    甄妙不知道这么多事,只逗弄着圆圆玩,纤细的手指莹白如玉,竟不比婴儿的肌肤差,而染成蓝色的指甲有种奇特的美丽,引得人不自觉就多看一眼。

    甄宁示意乳娘把圆圆接过去,才道:“四妹指甲涂得真好,没想到还能染成蓝色呢。”

    “是那天进宫,太妃给染的。”甄妙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也觉得这个颜色有些招摇了,真不知太妃哪来这么多奇巧心思。

    “太妃?我倒是许久没见过她老人家了。”甄宁目光又落在那莹白的手指上。

    蓝莹莹的指甲如宁静优雅的湖水泛着波光,衬得肌肤如冰雪般。

    太妃,定是把保养肌肤的方子教给了四妹。

    甄宁有些羡慕甄妙的好运气。但也仅此而已。

    太妃那样的人,若没入她的眼,任你怎么求也不会漏出一丁半点便宜让你捡的。

    这个,强求不来。

    特别是四妹的容貌肖似太妃,她有了女儿后才隐隐明白,太妃许是把四妹当成远嫁的盈月公主了。

    一个人的容貌天生注定,她没必要去嫉妒天意。

    想通这一点,甄宁对甄妙的态度比以往反倒热络了些。

    甄妙和重喜县主又留了好一会儿才告辞。

    一出门,重喜县主就领着甄妙去了她院子里。

    在好友面前,甄妙才真正自在下来。

    “有什么点心么。早上吃得少,有些饿了。”

    “来,我们先手谈一局。”重喜县主款款落座。

    甄妙脸上笑容一僵,随后跳了起来,在重喜县主淡淡诧异的眼神中,嘿嘿笑道:“我忽然想起家里还有点事,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一见面就要下棋,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重喜县主把棋子一掷。淡淡道:“甄妙,你现在不和我下棋,以后恐怕没有机会了。”

    “怎么了?”甄妙收了笑容,有些担心的看着重喜县主。

    重喜县主宽大衣袖摆动。挥退了丫鬟们,这才漫不经心的道:“我打算逃婚了。”

    “什么?”甄妙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热茶喷出去。

    见重喜县主还是一脸淡定的样子,不由叹气:“县主,这么惊悚的话题。你说的这么云淡风轻,真的好吗?”

    “我说正经的呢。”重喜县主端坐好,挑了挑眉。“好吧,我心情很紧张,很忐忑,很不知所措,这样行了吧?”

    甄妙也没法计较重喜县主的淡然了,捏紧了茶蛊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重喜县主随意拨弄着棋子。

    黑白棋子分明,衬得她素手纤纤,清冷如冰。

    “是淑妃娘娘有意想让我当五皇子妃,已经和母亲透过话了。”

    “五皇子似乎定亲了吧?”甄妙自打嫁入镇国公府,皇族宗室的一些基本情况还是了解的。

    几位年纪稍长的皇子,只有五皇子和六皇子还未成亲,但也定亲了。

    六皇子的未婚妻是赵皇后的娘家侄女赵飞翠,五皇子的未婚妻好像是翰林院一位侍读的女儿。

    清流和勋贵家的女眷打交道不多,她是没机会见过的。

    重喜县主轻轻一笑:“五表哥那位未婚妻,前些日子不巧得了急病没了。”

    若不是如此,又怎么能求娶她呢。

    母亲不说,她又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太子在北河围场失了圣心,如今看着虽挽回了,但终究有了嫌隙,几位表兄和他们的母妃蠢蠢欲动也不足为奇。

    有了野心,一个六品翰林侍读的女儿,还怎么能当皇妃呢。

    无机可乘,想要当一个富贵王爷,自然是求娶清贵人家的女儿,有了夺嫡的野心,当然是深受皇上尊重的长公主之女,更合适了。

    重喜县主自嘲的笑笑,喝了一口茶。

    “那你也不必逃婚啊,若是不愿,让长公主回绝就是了。”

    “母亲应该不会回绝的。”

    “为何?”甄妙有些不解。

    长公主已经地位尊崇,如果女儿不愿意,犯不着委屈她吧。

    “我现在都十七岁了,再不嫁出去,就砸在她手里了。”重喜县主摊摊手。

    甄妙不得不承认,重喜县主这个年纪,没成亲,也没定亲,真的算是一个大龄剩女了。

    她以前倒是没注意过这些。

    呃,仔细想想,和重喜县主还有初霞郡主的交往,不是在厨房做吃的,就是在去厨房的路上。

    咳咳,别的话题实在是没机会提起。

    “县主也不是非嫁五皇子不可啊。”

    重喜县主终于叹口气:“怪我小时候不懂事,总想着去当女冠羽化成仙,和母亲常打交道的那些人家知道了。大概是怕我不是当家主母的料吧,又因着母亲的地位怕不好调教我,于是——”

    甄妙默默懂了。

    “咳咳,小时候谁没胡思乱想过,那些人还计较县主的几句童言,倒是太小心眼了。”

    “哦,主要是我那时候太不懂事,居然不懂的遮掩,现在可不会了。”

    甄妙嘴角一抽。

    原来不懂事是这个意思!

    看着一脸淡然的重喜县主,默默咽下一口血。

    县主。原来您是个隐藏的中二,难怪长公主生怕你砸在手里了!

    初霞郡主是个傲娇,重喜县主是个中二,她这种正常人,到底是怎么和她们做朋友的?

    “几位表兄中,我和五表哥自幼关系又是最好的,所以,母亲应该是乐见其成的。”

    “感情好的话,要不就将就下?总比嫁给陌生人来的好吧?”

    重喜县主垂眸叹气:“可是我对五表哥。只有兄妹之情,一想到嫁给他,就像嫁给亲兄长的感觉,还不如嫁给陌生人。”

    见甄妙似乎还不能准确理解。打比方道:“你想想,你嫁给你大哥——”

    “呕——”甄妙瞬间被秒杀,“县主,您非拿我打比方吗?”

    不过这样一来。她是真的明白重喜县主的感受了。

    “那,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啊,我就是跟你打个招呼。省得到时候你担心。”

    甄妙……

    重喜县主把棋子一个一个捡回花梨木棋罐里,问道:“甄四,这次你没得到什么赏赐吧?”

    “嗯。”甄妙点头。

    “想来要等初霞回来后了。”重喜县主意味深长地道。

    初霞郡主几日后就回了京,进了一趟宫,就直接来到镇国公府上。

    二人相见,自是一番热闹。

    各自讲了情况,甄妙才问:“公主,我有个叫青黛的丫鬟,三郎进京时说是失踪了,后来有没有寻到呢?”

    初霞郡主冷哼一声:“一个丫鬟你也巴巴记着。”

    “顺口,我就是顺口一提。”甄妙没有犹豫地道。

    对这位公主,她是越来越有经验了。

    初霞郡主这才满意的点头,挥退了左右神秘兮兮地道:“甄四,我有个秘密,想跟你说说。”

    甄妙心中一跳。

    别这样,她现在最怕听秘密了,自打知道重喜县主准备逃婚的想法,她已经有心理阴影了。

    “我能帮上忙吗?”甄妙小心翼翼地问。

    初霞郡主想了想,摇头:“不能。”

    “那,还是别告诉我了。”甄妙狠心道。

    “不行,我都要憋死了,不和你说和谁说啊,你必须得听。”初霞郡主狠狠掐了甄妙脸一下。

    “你说。”甄妙有气无力。

    初霞郡主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道:“甄四,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二伯了。”

    扑通一声,甄妙从美人榻上栽下去了。

    狼狈的爬起来,抓住初霞郡主的胳膊:“初,初霞,我二伯都快四十了!”

    “我知道。”

    “我两个堂妹比你小不了多少,我二伯娘虽然小气又刻薄,但目测身子壮实的很,活过我二伯完全不成问题,你也没机会当填房的!”

    初霞郡主翻了个白眼:“这些我都知道啊,再说我都要和亲了,当什么填房?而且我是公主,去当填房不是笑话吗?”

    “那,那你——”

    “我只是喜欢你二伯那样的男子,又没说会对他怎么样。”

    甄妙松了口气。

    初霞郡主反倒奇怪了:“甄四,你居然不好奇我为什么喜欢你二伯,而是担心那些没有的事?”

    甄妙干笑一声。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要不是她二伯,她也稀罕啊!

    只要确定胆大包天的初霞郡主不打算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她就放心了。(未完待续。。)

    ps:感谢457994187打赏的桃花扇,感谢亿乔、shineliz、吴家有鱼打赏的平安符。粉红被超了,果然这就是对更新渣的惩罚,嘤嘤嘤嘤。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