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初霞郡主一双眼睛瞟甄妙一眼。

    性子直的人往往天性敏锐,不由眼睛睁大:“我说,甄四,你该不会也稀罕你二伯吧?”

    “呵呵。”甄妙继续干笑。

    “不喜欢”那么违良心的话,实在说不出口啊。

    初霞郡主倒抽口冷气,小心翼翼地问:“你这样,世子知道吗?”

    然后越想越担忧了:“甄四,我好担心,等我去了蛮尾,忽然接到你被浸猪笼的消息……”

    甄妙一点也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我是晚辈对长辈的喜欢,你想太多了。你是么?”

    向来直言直语的初霞郡主,一下子支吾起来。

    甄妙这下真的有些担心了,收起玩笑的语气,正色道:“初霞,我很担心,你看上了我二伯,那以后别的男子再也看不入眼了怎么办?那我甄家太对不住你了。”

    本来听了前面的话初霞郡主还有些伤感,听到最后一句噗嗤笑了:“去,说得好像只有你甄家才有好男儿一般。你放心,我才不是那种得不到就要死要活的女子,长这么大,能尝到真心真意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够了。再说,谁也没规定以后我就不会喜欢别人啊。”

    初霞郡主是个骄傲逞强的,能这样说,甄妙至少放心她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了,不由松了口气。

    初霞郡主却又捏了捏甄妙的脸:“甄四,幸亏还能对你说,你不会笑话我惊世骇俗。”

    “呵呵,重喜县主也不会的。”

    初霞郡主一点头:“这倒是,她比我还惊世骇俗。”

    甄四……

    有这样的两个朋友,真是够了!

    为朋友操了几天心的甄妙,也有自己的烦恼。

    好久没有见世子的面了。

    平日也就罢了,可二伯和大哥回来。总要一起去拜谢的。

    “百灵,去打听一下世子今日回来不。”

    “暧。”百灵应着转身出门,正遇到托着八哥锦言的绛珠进来。

    百灵不由笑道:“绛珠,锦言在你的照料下越来越精神了。”

    绛珠年纪虽小却很沉稳,微微一笑道:“百灵姐姐太夸赞了,不过是本分事。”

    二人错身而过,绛珠欠身行礼:“大奶奶。”

    甄妙眼睛一亮,招手道:“锦言,过来。”

    这几日闲下来,她每日都要和锦言玩上一会儿打发时间。

    绛珠把锦言送过去。静静的立在角落像不存在似的。

    她顶了小婵的缺儿当三等丫鬟有一阵子了,做事认真踏实,也没有小姑娘的浮躁,甄妙很是满意,紫苏也有培养她日后接班的意思。

    甄妙想着紫苏年纪大了,这两年就要放出去的,到时候在几个二等丫鬟里提一个一等的,就把绛珠升成二等丫鬟。

    “美人儿,美人儿——”锦言一开口。就流里流气的。

    甄妙早已习以为常,笑眯眯的戳了戳锦言的脑袋:“少侠,又想我啦?”

    锦言就听不了这个,立刻炸了毛。

    正巧绛珠递了一盏茶过来。它爪子一踢蹬,就把茶踹翻了。

    茶蛊滚落到地上,碎片四溅。

    绛珠脸色一僵,忙蹲下身去收拾。慌乱之下碎片划破了手,血珠顿时滚了出来。

    “小心点儿。”甄妙嘱咐一声。

    屋里伺候的是紫苏,见状皱了眉。

    绛珠平日沉稳得很。今日倒是有些毛躁了。

    甄妙见气氛有些紧张,不由笑骂道:“锦言,你看你又惹祸了,害得绛珠伤了手,亏她日日伺候你呢。”

    锦言翻了个白眼,不搭理甄妙了。

    甄妙眨眨眼,知道这八哥是生气她喊它“少侠”了。

    气性真大!

    正在这时罗天珵大步走进来,见了屋内情形问道:“怎么了?”

    甄妙抬头一看,吓了一跳:“世子,您怎么模仿起四叔来了?”

    罗天珵摸摸满脸的胡子,有些尴尬:“很难看吗?这些日子太忙,一直没时间打理。“

    然后一挥手:“你们都先下去吧。”

    几个丫鬟闻声退下,许是绛珠只顾得收拾碎茶蛊,竟忘了锦言。

    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下二人一鸟。

    罗天珵没好气地指着锦言道:“还有你。”

    锦言翅膀一振,飞到房梁上去了,然后又翻了个白眼,半点没有要走的意思。

    罗天珵和它大眼瞪小眼半天,终于泄气。

    他和一只扁毛畜生叫什么劲呢。

    “竟那么忙吗?”这还是自打罗天珵升任锦麟卫指挥同知以来,二人第一次见面。

    甄妙发现他不止一脸的胡子,连眼睛都熬得通红,也不知道这些日子怎么过来的。

    罗天珵显然不想多说,只是笑道:“刚接任,事情有点多。”

    甄妙当然知道,只是升个职,不至于忙的连刮胡子的空都没有了,但她也没有多问。

    主要是后院这点事儿她还没捋清呢,朝堂的事就更不用说了。

    见她没再追问,罗天珵反倒把她揽在怀里:“阿四,你会不会怪我?”

    甄妙嫣然一笑:“怪你干嘛,做不到为你分忧,至少我还能做到信任吧。”

    许是数日不见了,又日日极度忙碌,听了这话罗天珵竟心中一荡,忍不住把她揽入怀里,然后头低下去。

    “别——”甄妙脸色大变。

    “怎么?”

    “我总想到四叔!”

    罗天珵立刻黑着脸松开了手。

    尖锐的鸟叫声传来,罗天珵抬头,立刻气得咬牙。

    那扁毛畜生,怎么看怎么都在嘲笑他!

    旖旎的心思顿时没了,黑着脸道:“阿四,我们一起去建安伯府吧,到时候我就直接回衙门了。”

    “哦,好。”

    罗天珵很快收拾的焕然一新,甄妙知道这几日要去伯府,礼早就备好的。二人没有耽搁就出了门。

    照例是阿虎赶车,许是山里的孩子学做事都快,这第二次赶车,已经似模似样了。

    罗天珵想着阿虎打弹弓的本事,就道:“阿虎,不如随我去锦麟卫吧。”

    锦麟卫也有民间壮丁补充的,以罗天珵的身份,安排一下自然不成问题。

    阿虎猛摇头:“俺要给阿姐当车夫。”

    罗天珵虎着脸。

    这混小子,该不会想撬他墙角吧?

    “你这样的身手,不行的。等练好了再来。”

    “俺打弹弓很准的!”阿虎一脸不服气,“俺要跟着阿姐。”

    阿姐做的吃食太好吃了,比娘做的还好吃!

    罗天珵额角青筋跳了跳。

    一定要把这小子打发了!

    挑眉一扫,看到甄妙旁边跪坐的青鸽,不由一笑:“阿虎,你连青鸽力气都比不上,怎么保护阿姐?”

    “怎么会!”阿虎刚满十四,正是年少气盛的时候,听了就急了。“她,她是女孩子,还比我小呢!”

    “青鸽,去和阿虎掰一下手腕。赢了这个就赏你了。”罗天珵拿出一块碎银子。

    青鸽一脸憨厚:“婢子不要银子,婢子赢了,想吃大奶奶做的肉馒头。”

    甄妙正看热闹,闻言一愣。才笑着点头:“好,谁赢了谁吃肉馒头,输了的得银子。”

    阿虎和青鸽二人顿时摩拳擦掌。火花四溅,异口同声道:“哼,俺一定会赢的!”

    捏着碎银子的罗天珵默默吐了一口血。

    为了比试,阿虎把车赶到路旁停下,青鸽爬出车厢坐到他身旁,然后伸出两只手指。

    少年一脸单纯地问:“什么意思?”

    “让你两只手,俺一只。”

    少年怒了:“俺两只手指,你一只手!不,你两只手。”

    片刻后,青鸽问:“俺还两只手吗?”

    少年憋得满脸通红,一脸的汗:“不,还是一只吧。”

    又过了片刻,少年默默把两只手指改成了一只手。

    再过片刻,青鸽一脸憨厚地道:“早说了,你两只手,俺两根手指。”

    用两只手掰人家两个手指,还是掰输了的少年,终于被虐哭了。

    青鸽心满意足的钻进了车厢。

    罗天珵咳嗽一声:“阿虎,还是先跟着我去练练吧,不然一个小姑娘你都比不过,怎么保护阿姐?”

    阿虎泪流满面的点了头。

    他这么弱,真是对不起阿姐的肉馒头啊!一定要练好了再给阿姐当车夫。

    “罗世子,车子坏了吗?”远处传来一个声音,随后那人驱马上前。

    “六皇子,车子没坏。”罗天珵客气的打了招呼,二人对视,心照不宣的笑笑。

    他如今身居高位,无论是他还是六皇子都要避嫌,不然明日弹劾六皇子的折子就要满天飞了。

    哪怕二人私下早就有了约定,明面上还保持着点头之交的距离。

    甄妙不知道二人间的猫腻,硬着头皮打了招呼,规规矩矩撤到一边去了。

    没办法,一见到六皇子,她就想到了那日的霸气侧漏,然后整个人就不好了。

    六皇子意味深长看甄妙一眼,忽然笑了:“世子夫人今日好客气。”

    他实在是好奇那日甄四的表现,居然做了一件自己都想不到的事,偷偷躲在宫门外候着,然后看见她换了一身颜色接近的衣裳出来了。

    也是甄妙倒霉,要是别的男子也就罢了,偏偏撞上六皇子这样府上女人一大堆的,他略一琢磨,就猛然明白了,又是尴尬又是新奇,竟心痒痒的总想再见她一面逗弄一下。

    见甄妙尴尬的模样,六皇子心满意足的笑了笑,拍拍罗天珵肩膀:“穿这么鲜亮,是陪夫人回娘家吧,本王不耽误你们了。”说完策马远去。

    甄妙二人到了伯府,见了甄二伯,竟还意外见到一个人——在北河围场失踪的丫鬟青黛。(未完待续。。)

    ps:感谢戥逸打赏的咖啡,感谢吴家有鱼、百乐、宅在家的童鞋、980730、玉臻珑的打赏。幸亏及时来电了。

    推荐妖孽无罪大大的《呆萌宝宝魔法娘亲》:

    三岁儿子是傻子,爹爹不管,奶奶不爱,连带着亲妈也受委屈。蜜糖婊觊觎老公,恶婆婆各种刁难,她努力隐忍,恶人却得寸进尺。也罢,这样的家庭对孩子不利,早就该放弃了。

    丈夫嫌弃孩子是痴呆,又岂知宝宝是异界穿来的天才魔法师?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