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青黛?”看着打扮成小厮的青黛,甄妙讶然。

    青黛跪了下来:“世子,婢子没有保护好夫人,请您责罚。”

    罗天珵看着这意想不到出现的小丫鬟,笑了笑:“起来吧,这也怪不得你。”

    青黛爬起来,规规矩矩的立到了甄妙身后。

    甄妙知道青黛说到底是罗天珵的丫鬟,并不计较她以对方为先,笑着向甄二伯屈膝道谢:“二伯,多谢您了,为我们奔波了这些日子,还把青黛带了回来。”

    甄二伯温和一笑:“你们没事最重要。妙儿,冰儿和玉儿常念起你,今日她们都没进学,你去找她们说说话吧。”

    许是伯府三位嫡出的姑娘都嫁得好,唯一的庶女虽是做妾,那也是给皇子做妾,拔尖好强的李氏年初特意寻了名师来教导两位女儿,只盼着过两年女儿们出阁,能盖过姐姐们的风头。

    “呃,好。”在谪仙二伯温柔似水的目光注视下,甄妙晕乎乎就走了。

    罗天珵看了猛抽嘴角。

    这蠢女人,被支开都不知道!

    “天珵,青黛去见我时,还带了一个人去,是她无意间捉到的。”

    罗天珵听了面色如常:“人是在二伯这里吗?”

    甄二伯赞赏的笑笑。

    这个侄女婿,真是难得,难怪年纪轻轻就官至从三品,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要知道许多人官场沉浮一辈子,也不过熬死在四品上。

    正四品到从三品,看似只有一级的差距,可这一级无异于一道天堑,能跨过去的寥寥无几,在他这个年纪跨过去的更是万中无一了。

    不过到现在,一些人虽隐隐不服气,却不敢明显表露出来的。

    别的不说。救驾之功就是天大的功劳。

    功高莫过于救驾,过大莫过于断粮,这绝不是说说的。

    质疑人家升得快,无疑是在说天子的命不值钱,谁有这个胆子乱说呢。

    好在这个侄女婿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倒是沉得住气,并没有一丝浮躁的举止。

    甄二伯不再掩饰,直言道:“不错,在我这里。”

    自打那叫青黛的丫鬟找上他,并把人交到他手里。他就觉得镇国公府那潭水越发浑浊了。

    国公府的丫鬟,绕过府里的二公子和世子的同僚,把人交给了他,实在是惹人深思。

    罗天珵显然也明白这些。

    甄二伯避开那些人,把青黛和那人带了回来,并通过这种很正常的接触把人交给他,想来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罗天珵更佩服的是甄二伯的沉得住气,把人带回来几日都没主动往国公府递消息,甚至刚才岳父和大哥还在时。都没有流露半点异样,要知道这还是在自己府上。

    这样的谨慎,倒是值得他学习。

    这一年多来他早发觉,并不是所有事都是一成不变的。甚至在他干预下,还会产生不同的结果。

    谨慎,远比记忆更可靠。

    相较起来,岳父大人就实在让他无奈了。

    一想起之前因为和甄二伯交谈较多。岳父大人拂袖而去的模样,罗天珵只有摇头。

    “人在我书房暗阁,随我过去吧。”

    “让二伯费心了。”罗天珵诚心实意地道。

    甄二伯笑看他一眼:“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天珵对妙儿好,我这做伯父的很高兴。”

    等进了暗阁,就见一人手脚被绑,口中还塞着布,瘦成了一把骨头。

    “他牙齿上的毒囊已经取出来了,怕咬舌自尽,除吃饭的时候一直堵着嘴。”

    咬舌自尽也是要力气的,怕出事一天只给一顿饭吃,还是不必提了。

    甄二伯又笑了笑:“我并不擅讯问,天珵,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带青黛回来的事,府上并无人知晓,如果不想让别人知道是从伯府出去的,不如扮作刚刚进京的。”

    罗天珵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目前这人究竟是和厉王有关,还是和月夷族有关,甚至和前废太子有关都是未知数,还是了解清楚再谈。

    对甄二伯,他是想结成同盟的。

    建安伯世子有野心,眼光却不好,前一世站错了队,整个建安伯府都衰败下去。

    这一世,有甄二伯在,至少是个制衡,能不走错路,就是给他帮忙了。

    甄妙带着青鸽和阿鸾先去了和风苑。

    途经园子里人工开凿的小湖,湖里荷花已谢,残叶连天,明明是萧索的风景,数个青嫩秀丽的小丫鬟正打捞残枝落叶,欢笑声冲淡了这一切。

    “是四姑奶奶。”有机灵的看见甄妙主仆过来,忙行了礼。

    甄妙心情不错的点点头,走了过去。

    她一走,后面就炸了锅。

    “是嫁到镇国公府去的那位四姑奶奶吧?”新来的小丫鬟问。

    “是呢,四姑爷可是大官呢,比咱府上的二老爷还厉害。”

    “听说四姑娘长得可俊俏呢。”

    “咳咳。”有人提醒道。

    随后就见一个身穿浅玫红夹袄的少女走了来。

    “表姑娘。”

    温雅琦微微点头,提着罗裙快步走了过去。

    “表姐,等我一等。”

    小丫鬟们挤挤眼,低声议论起来。

    “这表姑娘倒是傲气,笑得还没四姑奶奶亲切呢。”

    “哎,要我说表姑娘也不容易,好像五姑娘和六姑娘从不理会她呢,除了原先四姑奶奶的沉香苑,也就去一下三太太的和风苑了。”

    “不过看表姑娘那熟稔的样儿,看来和四姑奶奶感情是不错的,到底是亲表姐妹。”

    “行啦,别嘴碎了,赶紧做事吧。”

    甄妙听到有人喊停了脚步,回头一看,就见温雅琦急步追了上来。

    许久没有好好看过这位表妹,如今才发觉竟拔高了一大截儿。

    “二表姐。是去姑母那里吗,一起去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甄妙虽膈应温雅琦当初做的事,可一堆下人看着,嫡亲的表妹,给她没脸也是给母亲没脸,就点了点头。

    甄妙今日过来,先拜见过温氏的,后来去了甄二伯那里说话,温氏知道女儿定然还会再来。早就等在门口盼着呢。

    甄妙见了快步迎上去,搀扶住温氏胳膊:“娘,大冷的天,您怎么在外边等着?”

    因为吹了凉风,温氏脸颊微红,看着倒年轻了不少,闻言笑道:“在屋里闷着也是无聊。”

    然后亲昵的冲温雅琦招手:“雅琦,雅涵送了信和特产来,你来看看。”

    温雅琦眼睛一亮。忙随着温氏去了暖阁。

    暖阁桌案上摆着一封打开的信并一个小匣子,脚下另有两个樟木箱子。

    “姑母,这信我可以看么?”

    “看看吧。”温氏对这个侄女向来疼爱的,原本那事让她伤了心。但这些日子觉得侄女倒是渐渐懂事了。

    听温氏这么一说,甄妙和温雅琦一起看起信来。

    “呀,这个时候,北荔就结了一丈厚的冰啦?那不是冻死人啦?”

    “二表姐你看。姐姐还说她做了许多冰灯呢,还能点上烛火,比水晶灯还要璀璨。真的假的啊?”

    “这大冷的天,竟然要吃冻梨、冻柿子,不怕腹痛吗?”温雅涵越看越稀奇。

    甄妙同样看的津津有味,心中感叹,看来三表姐过的是不错的。

    一个人过得如何,看她字里行间的流露就晓得了,心情不佳的人是没心思注意这些生活趣事的。

    温氏又抽出一封信递给温雅琦:“雅琦,这是你姐姐单独给你的。”

    温雅琦接过去,看着“吾妹雅琦亲启”几个字,莫名红了眼,抿唇笑笑:“我回屋再看,姑母,这些也是姐姐送来的吗?”

    “是呢,那匣子是给你的。”温氏同样把匣子递给温雅琦,然后示意丫鬟把地上两个箱子打开。

    一箱子放满了猴头菇、榛蘑等野菌,另一箱竟是几张上好的毛皮。

    “正好回头给你做一件裘衣。”温氏对温雅琦道。

    温雅琦怔怔看着那些东西,忽然捂了嘴,眼圈红了,好一会儿才道:“姑母,我想净个面。”

    “画壁,带着表姑娘去。”

    等温雅琦被领着出去了,温氏才一脸欣慰地道:“妙儿,我冷眼看着,雅琦这些日子倒是长大了,她明年就及笄了,你到时候多上点心。”

    “嗯。”这位表妹日后真愿意踏踏实实过日子,她还是乐意帮一把的,算是全了温氏的心愿。

    “我是没想到,雅涵那孩子这么有福分,夫妻和美,长辈慈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妙儿,你也如此,我就放心了。”

    母女二人说了一会儿话,温雅琦进来了,那封被打开的信揣在了袖子里。

    甄妙见时辰不早,就辞别了温氏去甄冰姐妹那里。

    温雅琦跟着出来了。

    “表姐,一个人做错了事,愿意改了,还有机会过得好吗?”

    她是真的后悔了。

    如果当时没有做那糊涂事,是不是也有可能像姐姐那样,嫁一个姐夫那样的好男儿,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看着温雅琦期待又忐忑的神色,甄妙认真想了想,才道:“不是所有人做错了事都有机会。”

    温雅琦眼中亮光渐渐暗了下去。

    “不过,如果一个人还有机会改,别人也愿意给她机会改,那这个人已经比许多人有运气,所以更要惜福才是。”甄妙拍拍温雅琦手臂,“表妹,我先去五妹六妹那边了。”

    留下温雅琦紧紧捏着那封信,好一会儿才转身离去。(未完待续。。)

    ps:感谢吴家有鱼打赏的咖啡,感谢百乐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