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四姐,快进来。”甄冰唇边含笑,把甄妙迎了进来。

    甄玉微微欠身,不冷不热的打了一声招呼。

    甄冰无奈瞪她一眼。

    这丫头,明明四姐失踪时没少担心,如今见了人,偏偏摆出这幅模样。

    一个女子面冷心热的,将来可不讨好。

    甄冰思及此,便有些担心,姐妹三人叙了会儿闲话,就忍着羞涩打探道:“四姐,你见没见过和太妃相熟的远威候府老夫人?”

    远威候府老夫人孙氏,是甄太妃的手帕交,给甄宁当过正宾的,只是那时甄冰姐妹年纪还小,并没机会见着。

    王阁老家看中了六妹,亲事似乎快定下来了。

    而六妹的未来婆母就是出自远威候府的萧氏女,远威候老夫人的长女。

    一个女子嫁了人,能不能过得好,夫君是一方面,婆母也是顶重要的。

    直接打听萧氏,甄冰怕甄玉羞恼,就拐着弯的问起萧氏的母亲孙氏了。

    都说女肖母,孙氏若是和蔼大度的,萧氏自然也不会太差。

    甄妙哪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闻言就道:“去远威候府上吃过一次酒,倒是见过的,老夫人挺和善的人。五妹怎么打听这个?”

    甄冰脸一红:“就是好奇能和太妃要好的老夫人是什么样的。”

    她这番掩饰,有些心虚,脸就更红了。

    反倒是甄玉觉得不耐,道:“五姐,你这么小心作甚?”

    然后对甄妙解释道:“是王阁老家有意和伯府结亲。”

    把其中牵扯说了一番。

    甄妙也是无奈看着甄冰,这位五妹,心思也太细了,凡事太过未必是福气,就逗笑道:“原来五妹是想打听未来婆母了,难怪不好意思。”

    甄冰这下真羞了。连连摆手道:“不是我,是六妹!”

    甄妙有些讶然的看向甄玉。

    甄玉耳根微红,却微抬下巴道:“是我就是我呗,女子早晚不都要出阁的,这有什么好羞的。”

    当事人态度坦然,话题就没那么尴尬了。

    甄妙顺口问道:“那五妹的亲事也定了?”

    甄冰和甄玉虽是孪生子,仍要讲究个长幼有序,断没有甄玉越过姐姐订亲的道理,是以才有此一问。

    “还没呢,是我连累妹妹了。”甄冰嘴角笑意一收。

    其实十三岁说亲并不晚。慢慢相看到十四五岁的也大有人在,只是恰巧王阁老家相中的是甄玉,甄冰挡在前面就有些尴尬了。

    甄玉扑哧一笑,慢悠悠道:“五姐,别以为我不知道,母亲最近和太常寺孟少卿家的夫人来往甚密呢。”

    “六妹!”

    “所以你也别想东想西了,再说这姻缘之事强求不来,若是那家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得,不过是无缘罢了。少把有的没的都往自个儿身上揽。”

    “行啦,就你嘴利,快别说了。”甄冰嗔怒道。

    许是说了最私密的话,姐妹三人气氛更亲切了些。甄玉忽然压低声音道:“四姐,你不知道,前些日子,甄静还回来了呢。”

    “六妹。说过多少次了,要叫三姐,你这样没大没小。传扬出去要被笑话的。”

    甄玉冷笑一声:“我可没有上赶着做妾的三姐!”

    “哦,三姐还回来过?”甄妙有些好奇了。

    就算进了皇子府,妾也还是妾,不升到侧妃的位置,哪有回娘家一说,更可况她生母岚姨娘也不在了。

    “是呢,别看她端得很,我一眼就看出她得意什么,好像六皇子多宠她似的。呵呵,再宠爱,六皇子能陪她回娘家不成?”

    别说是六皇子了,就是寻常人家,男主人陪着妾回娘家都是要被天下人耻笑的。

    甄冰叹口气:“六妹,那你也不该当时就说出来,她到底是咱们府上出去的姑娘,她若不好,我们又有多少脸面?”

    甄玉轻哧一声:“她哪有什么不好,母亲为了她不还骂了我一通么!”

    “母亲也是为了你好。听说六皇子府上姬妾虽多,对三姐到底是另眼相看的。将来她生了皇嗣,又是伯府出身,一个能上皇家玉牒的侧妃之位是跑不了的,到那时,便又不同了。”

    当着甄妙的面,甄玉更是咽不下这口气,抬着下巴道:“别说是侧妃,就是贵妃,她也不能穿红!到时候我天天一身大红衣裙,看不刺瞎她的眼!”

    甄冰当即色变,伸手捂住甄玉的嘴:“六妹,你疯了!”

    甄妙皇权思想没那么重,可也知道这话传扬出去不得了,忙转移话题道:“说起衣裳,我打回来还没工夫逛过,不知道现在京里流行什么花色了?”

    甄玉也知道失言,不再反驳,姐妹三人避过这个敏感的话题谈起衣裳首饰来。

    只是甄妙心里到底是有些好奇甄静回伯府的用意了。

    总不会真是为了炫耀过得好吧?

    细棉帘挑起,一个丫鬟进来道:“五姑娘、六姑娘,二夫人请您二位得闲时过去一趟。”

    “知道了。”甄冰淡淡道。

    那丫鬟悄悄看甄妙一眼,退下了。

    甄妙不好多留,略坐了坐就离开了。

    甄冰和甄玉这才去了芳菲苑。

    “娘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儿?”

    李氏阴沉着一张脸:“怎么才过来?”

    “娘,您不知道四姐在我们那里吗?”甄玉埋怨道。

    “你们先下去!”李氏指着室内伺候的丫鬟道。

    等几个丫鬟躬身退了出去,李氏立刻大怒:“你们两个傻丫头,还嫌和她在一块儿不够晦气!”

    “娘,您这话是何意?”

    甄玉听了就觉得刺耳,同时有些纳闷。

    四姐之前来时,母亲不是客气得很嘛,这好端端又是怎么了?

    李氏摔了帕子,恨道:“我还当她嫁了高门,夫君又身居高位。你们两个能沾上点光,没想到光沾不上,还要祸害人!”

    姐妹二人对视一眼,俱不吭声。

    李氏绷不住都说了出来:“你们两个傻丫头知不知道,原本和孟少卿家的事都快成了,我和孟夫人还约了一起去大福寺上香,谁成想这几日那边没了动静不说,刚刚还接到了帖子,孟夫人说身上不舒坦,上香就暂且不去了。”

    “不去便不去呗。”甄玉嘟囔一声。

    甄冰抿紧了唇没做声。

    李氏拍了甄玉一巴掌:“你懂什么。这就是委婉的拒绝,你五姐的亲事黄了!都是四丫头害得!”

    “我知道呀,黄就黄呗,难道咱家还要上赶着不成,那才是害了姐姐。”

    李氏气得不行:“你这丫头说得轻巧,孟少卿长女是三皇子妃,这可是顶好的一门亲事。现在这亲事黄了,再找一个这样好的还不知要花多少时间,到时候王阁老家那边再出什么波折。我也不活了,定饶不了四丫头那害人精!”

    “娘,妹妹说得对,成不成是缘分。和四姐有什么相干?”

    李氏气得翻了个白眼:“现在京里都传遍了,四丫头不得太后和皇后喜欢,别看碍着罗世子的面她没什么事儿,可要是和四丫头牵连多。说不准就被贵人们迁怒了。不然少卿府早不拒绝晚不拒绝,偏偏现在拒绝呢?”

    “因为这个就拒绝,这门亲不结也罢。”甄玉不服地道。

    反倒是甄玉垂首细细思索了一下。才道:“娘,这少卿府的事儿,父亲知道么?”

    李氏被问的一怔,随后没好气地道:“四丫头一出了事儿,你父亲就心急火燎的赶去北河了,他哪顾得上这个,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他亲闺女。”

    当时正商量着和王阁老家的亲事,甄二伯就匆忙走了,李氏一直窝着火,想给长女也定一门极好的亲事,到时候让他瞧瞧。

    哪想到自打甄二伯回了府,因为多带了两个人来怕出差错,鲜少踏入后院,至今还没机会告诉他。

    甄冰听了微微一笑:“娘,女儿本以为父亲也知道。若是父亲并不知道,依女儿看来,这门亲事不结才好。”

    三姐虽是给六皇子当妾,建安伯府和六皇子毕竟有了牵扯,若是再和孟少卿家结亲,那又和三皇子有了牵扯。

    她虽养在深闺,这道理也是懂得的,一个家族若是和两个皇子都有牵扯,往往下场凄凉。

    她本以为父亲知晓此事并不反对,许是有她想不到的深意,却没想到这一切只是母亲自作主张罢了。

    “冰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氏听了心塞。

    怎么,女儿的亲事,她这个当娘的说了不算,只有当爹的说了算么?

    甄冰只是微笑:“娘问问父亲,就明白了。”

    见两个女儿一个顶嘴,一个高深莫测,李氏一阵心塞,气得问不下去了。

    到了晚上,甄二伯总算踏进了后宅,李氏忙把事情说了一下。

    甄二伯听了,轻轻叹气,然后嘴角又染了笑意:“冰儿真的如此说?”

    到底是他的女儿。

    还有因妙儿引起的流言,竟无意间把这亲事给搅黄了,他真是想要畅饮一番了。

    真不敢想若是李氏瞒着他木已成舟,又该怎么收场。

    “老爷,你们到底都什么意思啊?”

    甄二伯暗吸口气,微笑道:“并没什么,既然少卿府轻易放弃,那也不是良配,没什么好可惜的。”

    明白说出要避开三皇子党派,以李氏的性子难保传扬出去,到时又是一场祸事。

    “夫人,以后冰儿的亲事,记得和我商量一下吧。”

    见甄二伯言辞温和,李氏勉强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ps:感谢吴家有鱼、雅水打赏的礼物,宅在家的童鞋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各位童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