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永王妃轻笑起来,随后又有些伤感。

    她就这么一个女儿,嫁到蛮尾去,此生再难相见。

    “王妃,看你们这其乐融融的模样,倒像是一家人似的。”

    永王妃闻声望去,就见穿了一身雍容红色宫装的赵皇后走来。

    她身后跟着地位高的妃子和几位皇子妃,以及年幼的皇子公主。

    永王妃从玉案后站起见礼。

    殿内的人纷纷行礼拜见。

    皇后娘娘虽然无宠无子,可至今依然稳住皇后之位,在场的都不是傻瓜,又怎么会不恭敬呢。

    赵皇后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免礼,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就拉着永王妃一起坐下了。

    永王是昭丰帝一母同胞的弟弟,身份自是和其他王爷不同的,皇后对永王妃亲厚些,无可厚非。

    殿内恢复了热闹的场面,众人三两闲聊着,但心神还是分了一半在赵皇后和永王妃那里。

    “刚才是说笑什么呢,王妃这么高兴?”赵皇后一双美眸在甄妙身上落了落,笑问道。

    甄妙悄悄打量着赵皇后。

    她印象中的赵皇后是个直性子,曾经被蒋贵妃打压的抬不起头来,没想到一年多的工夫,倒是变化不小,尤其今日一身华贵红衣,更衬得她肌肤胜雪明艳非常,竟是一点不显老气。

    这样想着视线就落到如今正得圣宠的吴贵妃身上。

    吴贵妃正是桃李年华,可看气色,倒是不如赵皇后了,也不知道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

    甄妙自然是不关心这些的,悄悄移开了眼睛。

    这时永王妃已经把刚才的笑话说完了,因着大半命妇都留意着这边,是以也听到了这番话,顿时响起阵阵善意的笑声。

    这也不是她们就真的欣赏初霞郡主这样性情直率又俏皮的性子。不过是因为对方公主的身份,且要去和亲,又是大周的有功之人,皇上心里定是又怜又喜爱的,没人敢唱反调罢了。

    赵皇后笑得前仰后合,打趣道:“只可惜世子夫人是个女儿家,不能娶了初霞去。”

    永王妃目光从初霞郡主和甄妙身上一一扫过,才道:“我倒是想着,她们两个有这番缘分实属不易,若是能结成姐妹。我也多个女儿,倒是桩极好的事了。”

    这话一出,原本还在三三两两交谈的人顿时都止住了话,殿内立刻针落可闻,所有人都思绪万千起来。

    什么,永王妃竟想认镇国公世子夫人为义女?

    这是话赶话提出的?

    除了极少数不大精明的认为如此,绝大多数人心里都摇了摇头。

    宗室认亲这么大的事,不可能是心血来潮提出来的。

    要知道若是永王妃收镇国公世子夫人为义女,那镇国公世子夫人就算不被封为郡主。那也能封个县主的身份,从此再进宫就会少了许多避讳。

    寻常的外命妇,哪怕品级再高,除非特定的日子和太后、皇后宣召。是不得进宫的。

    一片诡异的沉默气氛中,还是赵皇后先开了口:“王妃,你这话就不对了,初霞现在是公主。若是她们真的结为姐妹,那也是我多个女儿才是。”

    这话更是惊倒一群人。

    甄妙萌哒哒的抬头,眨了眨眼。

    什么情况这是?

    不带这么歪楼的啊。总好像有些不对劲儿的样子。

    永王妃嫣然一笑:“皇后娘娘就是爱说笑,初霞远嫁后,我这身边孤零零的,您还要和我抢女儿不成?”

    “你这是当真的啊?”赵皇后来了一句。

    众人绝倒。

    皇后娘娘,这种事也能开玩笑吗?

    赵皇后却是遮去了眼中的深意。

    她虽然性子直些,到底也当了这么久的皇后,哪能一点不能领会皇上的意思。

    皇上早就想厚赏甄氏,只是不知为何,太后竟似有些不满。

    皇上孝顺,不想违逆了太后的意思,就想从别的方面入手了,已经跟她提了几次甄氏和初霞感情深厚,不像朋友,倒像亲姐妹似的。

    她这个皇后又不是白当的,哪还不明白皇上的意思。

    永王妃唯一的女儿和亲蛮尾,膝下凄凉,无论是皇上还是太后,心中都有些愧疚的。

    而甄氏对初霞又有救命之恩,若是永王妃把甄氏收为义女,无论是谁都挑不出错去,就是太后,都不好反对的。

    她特意点出三人倒像是一家人,果然永王妃闻弦歌而知雅意,就顺着提出了认女的事。

    “初霞,你愿意不?”永王妃慈爱的看着初霞郡主。

    初霞郡主察觉满屋子视线都落在她这里,一脸别扭地道:“好倒是好的,只是甄四比我大,实在是可恶了。”

    永王妃又看向甄妙:“甄四,你可愿意多一个义母?”

    甄妙还处在震惊中,快速用她那极为有限的宅斗智商盘算着,最终泄了口气。

    她宅斗还没玩转呢,这是要升级为宫斗的节奏了?

    她认了永王妃当义母,就成了永王的闺女。

    永王是皇上的亲弟弟,太后的亲儿子。

    永王身份尊贵,还是个老纨绔!

    身份尊贵的老纨绔好啊,没有争权夺利的野心,谁都待见。

    身为身份尊贵的老纨绔的闺女,似乎不错。

    比如有的闺女在婆家受气啦,或者夫君疼小妾啦,若父亲是个讲究礼义仁信的,说不定还要再训诫女儿一番,可要是个身份尊贵的老纨绔,呵呵,恐怕会直接拎着板凳打上门去了,别人还不能把他怎么样!

    这个亲,可以认。

    甄妙想明白这点,果断的点了头。

    正在御殿贺寿的某人眼皮一阵狂跳,摸了摸下巴。

    总有种未来很不妙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儿?

    随着甄妙的点头,殿里又热闹起来了,贺喜声此起彼伏。

    永王妃一手拉着一个花朵似的闺女,看着晚来一步的昭云长公主。忽然就觉得多了一点真切的欢喜。

    她可还记得有一次去公主府做客,昭云长公主特意招待她吃了一碗颜色五彩缤纷的面条,叫什么彩虹面条来着。

    不说味道,单看那颜色,确实是令人赏心悦目的。

    问了问,原来是重喜亲自做了孝敬母亲的,据说就是甄四教的。

    当时昭云长公主那掩饰不住的得意她可是记得清楚呢,现在教重喜做面条的师傅都成了我闺女了,以后她想吃什么颜色的就吃什么颜色的,看谁得意。

    “皇姐。怎么不见重喜呢?”赵皇后问。

    “重喜有些不大舒坦,就没带她出来。”昭云长公主清清淡淡的笑着,眉宇间却有些疲惫。

    她真的没想到,那丫头还有着逃婚的心思!

    她这个女儿性子最是冷静睿智,以往只觉得骄傲,现在才知道头疼。

    要是个蠢的,直接禁了足就是了,可重喜这样的,连她这做母亲的都不晓得。她能不动声色的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

    为了不造成那个难以挽回的局面,母女只得摊开了来说,她也答应了暂时不安排她的婚事。

    既然如此,今日的场合就不好带重喜来了。省得某些人胡乱点鸳鸯谱。

    几个长一辈的人闲谈起来,初霞郡主就拉着甄妙走到角落里,两个人凑在一起吃起糕点来。

    “县主病了?”甄妙吃了一口玫瑰糕,忽然僵住。

    啊啊啊。重喜县主该不会已经逃婚了吧?

    “没病。”初霞郡主满不在乎的塞了一口点心。

    “呃?”

    初霞郡主神秘兮兮地问:“她那打算,你知道吧?”

    “你也知道?”

    “她还想着将来投靠我呢。”初霞郡主不以为意的又吃了一口点心。

    甄妙扶了扶额:“那你的事,她也知道?”

    “这倒没有。”初霞郡主摇摇头。

    甄妙松了口气。

    总觉得男主角是她二伯。怪怪的。

    “这不是还没来得及么。”

    甄妙……

    “初霞姐姐,你还在这里。”一个清脆声音传来。

    二人抬头,就见许久未见的方柔公主双手环抱,居高临下的看着。

    方柔公主自打去年惹了那些事,又一直没有改进,就被拘在了宫里学规矩,再也没有出宫过。

    甄妙自然是没有机会得见的,如今才发觉这位刁蛮公主也长高了些,眉宇间的戾气淡了许多,只是看着她的眼中依然满是厌恶。

    “走啦,几位皇姐都叫你呢,商量一下今晚家宴上的事。”

    皇上大寿宴请群臣,无论是妃子还是公主,都没机会见着的,于是另有家宴,能参加的全是宗室。

    甄妙要是正式成为永王的义女,这家宴自然是有资格参加的,但现在毕竟只是口头上说了,当然是没有立场去的。

    初霞郡主也知道这一点,不由看了甄妙一眼。

    甄妙推推她:“公主快去吧。”然后悄悄眨了眨眼。

    她要真成了永王的义女,以后想见初霞就更方便了。

    而这种场合,初霞身为公主,自是不好只和她厮混在一起,不去理会那几位货真价实的公主的邀请了。

    方柔公主得意一笑,拉着初霞郡主走了。

    甄妙这才有机会去寻大伯娘蒋氏。

    一贯沉稳的蒋氏,难掩激动的握了握甄妙的手。

    这次能入宫的除了公侯伯的夫人及世子夫人,四品官以上的妻子亦有资格,蒋氏旁边还坐着李氏,就不足为奇了。

    李氏见了甄妙,脸皮变了变颜色,最终还是露出个笑脸来。

    这时有个妇人走来,含笑道:“李妹妹,我刚还在寻你呢。呀,这离得近了,我才发现世子夫人真是好看的紧。”(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