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建文去找甄二伯时,甄二伯正在书房,教两个女儿作画。

    书房窗子开得极大,就显得格外敞亮。

    外面雪停了,窗外墙角的一株老梅树虬枝错节,枝杈旁飞,零星打了几个浅粉色的花苞,枝蔓弯斜处,就深浅不一的堆了一层积雪,雪树红梅,颇有几分风骨。

    “父亲?”甄冰立于桌案后,身姿笔挺,修长的脖颈微微低下,落笔就勾勒出一朵花苞来,然后神情虔诚的向甄二伯请教。

    甄玉并不像甄冰一样喜欢做画,当然像她们这样的人家,就算不喜,顶多是学不精,却不可能半点拿不出手去的。

    她此时倒是颇有兴致,不是因为画梅本身,而是能和父亲、姐姐一起赏梅作画,起了女孩家的玩心罢了,所以就随意许多,一会儿看看窗外的老梅,一会儿看看气质清润的父亲,还有认真又有几分紧张的姐姐,倒是觉得有趣,脸上一直带着甜蜜的娇笑。

    甄二伯目光温柔的看着两个女儿,指点道:“梅有四贵,是谓贵稀不贵繁、贵老不贵嫩、贵瘦不贵肥、贵含不贵开,这窗外老梅虽不是什么名品,入画倒是极好的,画时更有讲究。”

    说着接过女儿的笔,眨眼间就勾勒出一朵花苞来:“你们看,这种含苞未放的,点蒂时尤其要注意不能散,这样才能画出情态来……”

    甄建文进了书房,就笑道:“二弟,你倒是好兴致,不过这屋子里,也忒冷了。”

    书房没有烧地龙,只在几个角落放了几盆炭火,但为了作画,窗子却是大开的。这屋内温度确实不能和其他内室相比。

    甄二伯放下笔微微一笑:“冷一些,不至于困顿。大哥来找我有事?”

    甄建文看了两个侄女一眼。

    甄冰拉了甄玉行礼:“大伯,我和六妹要去母亲那里了,您和父亲慢聊。”

    门轻轻关上,转眼间就只剩下了兄弟二人。

    甄建文收回目光,笑道:“二弟,五丫头行止倒是越发有度了。”

    “毕竟一年大过一年了。”甄二伯外放做官多年,最挂心的就是一对双生女儿,毕竟李氏是那样的脾性。

    如今看两个女儿,一个文静通透。一个活泼率真,他这心里是一直欢欣的。

    “二弟,我听说王阁老家有意求娶六丫头?”甄建文开了口。

    本来二弟要没回来,侄女的婚事,他这做大伯的还能做上几分主,可现在,二弟的官位比他还要高,他虽有世子的身份,可放眼京城。一个伯府的世子委实算不得什么,若是不主动过问,两个侄女的亲事也就是定好后给他打个招呼了。

    “是的。”甄二伯点头。

    他也没想到小女儿有这个福分。

    那王阁老年纪大了,一贯保持中立。家教亦是严格的,族中子弟有四十无子才能纳妾的规矩。

    “那五丫头的亲事呢?若是不定下来,岂不是挡着六丫头的路了?”

    甄建文问的有些急切,甄二伯面上仍是带着淡淡笑意:“嫡亲的姐妹。哪有挡路一说。玉儿的亲事成了是缘分,不成也是天意,总不能为了玉儿的亲事能定下来。就草草给冰儿定下亲事的道理。女子嫁人是一生大事,不能轻率了。王阁老家的那小郎也不过十五六岁,若是一时半刻都等不得,那便罢了。”

    “话是这么说,可好姻缘错过了岂不可惜。”甄建文甚不赞同。

    王阁老家京中不知多少人家想把女儿嫁进去,他这二弟总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委实令人着急!

    偏偏从小到大,他这做兄长的,还左右不了弟弟的心思!

    甄建文干脆敞开了说:“二弟,我听说弟媳和孟少卿的夫人来往颇密,是不是有意结为两姓之好?”

    甄二伯淡淡一笑:“大哥别担心,小弟已经嘱咐过李氏了,孟少卿家和我们,并不是合适的人家。”

    甄建文一阵气闷。

    他担心什么!

    静儿一个庶女,又是做妾,总不能因着她,府里的大好前程就不要了,说不定到头来府里人还要怪他!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看孟家不错,二弟,我跟你说——”

    “孟家那小郎是妾生子,只不过刚出生生母就没了,孟夫人一直当做嫡子养的。因着那时孟少卿外放做官,京中无人知道罢了。”没等甄建文说完,甄二伯就淡淡打断了他的话。

    甄建文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甄二伯依然是面色平静:“我托四侄女婿打听了一下。”

    他了解大哥的性子,若是和他说一通卷入夺嫡的风险,他定会说富贵险中求,然后说上一大通,无端让人头疼。

    与其这样,不如指出那小郎本身的不足,大哥若是再劝,就是不在乎他这个兄弟的爱女之心了。

    审时、度势、借力,那是维护家族屹立不倒的关键。

    只是大哥总是看不开,像他们这样的人家,本是世袭罔替的爵位,要做的是稳中求升,而不是陷进天家争斗的泥潭里。

    甄建文没话说了。

    四侄女婿是锦麟卫的指挥同知,锦麟卫是做什么的,要真想打探哪家的家底,那是手到擒来。

    这样了他要是再劝,那兄弟之间就要起间隙了。

    兄弟阋墙,那是败家的根子,多少大户人家都是从内斗开始乱起来的,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罢了。

    甄建文暗叹一声,问:“那五丫头的亲事,二弟可有眉目了?”

    “自打入了京,小弟和昔年的同窗故友多有联系,且慢慢打探一下有无合适的吧。”

    “二弟心里有数就好。”没有达到目的,甄建文小酌的雅兴也没了,说了两句就转身离去。

    天子寿宴上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儿,整个京城仿佛都笼罩在乌云下,气压低沉沉的。

    往年的赏雪啊、文会啊之类的早就停了,各府的往来也格外的低调。

    那日回来。虽然初霞郡主说重喜县主是装病,甄妙还是写了信关心了一下,如今收到回信,亲自研了墨,心情不错地写回信。

    等写完把信放到一旁等着墨迹干,又抽出一张帖子看起来。

    这帖子是欧阳将军府江氏写来的,里面写了一直不能见一面的遗憾,然后说等来年天暖了,一起去踏青。

    在北河围场时,甄妙和江氏住处相邻。同桌吃过好几次饭,两人相处的不错,她就继续提笔写了回信答应下来。

    孙氏的态度也表明了现下各府的态度,至少过年之前,各府都要夹着尾巴做人了,免得哪里惹了心情不佳的天子震怒,做了出气的倒霉鬼。

    少了各府人情往来,国公府三个儿媳加上一个孙媳一起管着家,甄妙每日理完自己那摊子事。就觉得格外清闲起来。

    一闲下来,她就忍不住琢磨吃的。

    这些日子雪就没怎么停过,呵气成冰,最适合围着火炉吃锅子了。

    吃火锅人多热闹才有乐趣。只可惜罗天珵几乎一直没怎么回府,同辈的人,邀请了二姑娘,不邀请大姑娘。又会落下把柄,可要是邀请大姑娘,甄妙就觉得心塞。干脆就叫了三等以上的丫鬟忙乎起来。

    锃亮的铜锅,中间以一道弧度相隔,一半是浓郁的白汤,一面是泛着油光的红汤,俱都汩汩翻滚着热气。

    薄如蝉翼的肉片在沸汤里一滚,就变了颜色,甄妙没让丫鬟们帮忙,利落的捞起来往掺了腐乳、芝麻酱、花生碎、香菜和蒜末儿的酱汁里一蘸,就吃起来。

    吃完心满意足叹口气,笑道:“这吃火锅,就要自己动手才痛快,别站着了,你们也一起吃。”

    那铜锅,她当时命人足足打了三口,现在是都用起来了。

    几个三等丫鬟用一个,二等丫鬟用一个,紫苏和白芍两个一等的,她就招呼了一起吃。

    只可惜紫苏和白芍捧着碗跑去了阿鸾那边:“大奶奶,我们还是在这吃吧。”

    甄妙见状,不再强求。

    吃火锅就是图的爽快,若是她们和自己用一个锅子吃饭不自在,那还哪顾得食物的美味,这样反倒不美了。

    只可惜一个人吃,到底是寂寞啊。

    甄妙扫了一眼堆得高高的肉片,不由自主地问道:“世子今日,还不回来吗?”

    弄了好吃的,小伙伴又不在。

    话刚说完,满室就是一静,清冽的寒气钻了进来。

    正吃的热闹的丫鬟们都局促的行礼:“世子。”

    罗天珵温和笑笑,一指甄妙面前那铜锅:“把这锅子移到内室去,你们继续吃吧。”

    紫苏指挥着几人小心翼翼把锅子并涮菜都搬了进去,然后就回了饭厅。

    “这就是你以前提的火锅吗?”

    “是呢,本想着天寒了叫上大哥他们一起吃的,可惜碰上那事,不好随意走动了。”

    “大哥?”罗天珵挑挑眉,“还有表哥吧?”

    这一挑眉,甄妙就注意到他如剑的眉毛上都是冰晶儿,忙抽出一条帕子,垫了脚给他擦拭,嘴里嘟囔道:“以前说过的呀,放心,表哥他身子弱,饭量不大的。”

    罗天珵忍不住嘴角微翘。

    身子弱?

    原来阿四是这样看她表哥的?

    呃,这个形容词相当的好。

    甄妙紧跟着又来了一句:“瑾明你放心,大不了,我到时候准备一头牛,足够你吃啦。”

    罗天珵……(未完待续。。)

    ps:感谢百乐、浅吟花未央、little书呆子、枫之殿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暂定这周末加更,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粉红票不要大意的投来吧。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