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取了一双干净筷子,夹了薄薄的肉片放白汤那边一涮,然后蘸了酱料放到一个小碟子里递给黑着脸的小伙伴:“趁热吃,凉了就膻了。”

    罗天珵不由自主缓了神色,接过筷子吃了一口。

    肉片很薄,蘸了酱汁,原本的膻味一点不见了,只剩下羊肉的鲜嫩。

    外面风雪交加,在这暖洋洋的内室,吃上这么一口,确实是极致的享受了。

    这么个吃法,解决一头牛对于他的饭量来说,似乎不成问题?

    见罗天珵吃的香,甄妙投喂的很开心,眉飞色舞道:“我嫁妆里还有一口大铜锅,下边可以涮菜,上面还有两层,中间那层是铁板,到时候可以烤鹿肉、烤鸡翅,最上面是一个小小的蒸锅,能放进去五六个小巧的水晶包呢。想着今日只有我自己吃,就没拿出来。”

    “哦,还有这么有趣的锅子?”罗天珵来了兴趣。

    “是四表哥送的呢。”

    罗天珵筷子一顿,加重了语气:“四表哥?”

    甄妙点头:“就是我外祖家的四表哥了,小时候我们还一起爬过树的。给我添妆那日,他送了一口铜火锅,那口锅有点大,五六个人围在一起吃不成问题的。”

    咔嚓一声,银筷子就这么断了,罗天珵优雅的把断筷子放下,拿帕子擦了擦嘴角,似笑非笑地问:“一起爬过树?”

    这女人,到底多少表哥!!

    完全是不让他好好吃饭的节奏!

    甄妙翻了翻原主的记忆,小时候显然不是两个人一起爬树,而是温墨言负责爬树,她负责告状。

    不过要是这么说,显得她有点不是个人,反正因为爬树告黑状也是和爬树有关,说是一起爬过树也不算错了。就又坚定地点了点头。

    罗天珵挑眉:“那四表哥怎么给你添妆,送了一口锅?”

    甄妙笑了:“大概是因为我好吃吧,你不是还送过我一套菜刀吗?”

    很好,这女人果然懂得怎么气他!

    罗天珵一阵心塞,羊肉片也吃不下去了,伸手把甄妙拉过来,对着那唇就印了上去。

    甄妙一下子懵了。

    还,还在吃饭呢,他做什么?

    只是这一次,对方似乎格外霸道。把她的唇堵的一丝不漏,吻得深入缠绵。

    甄妙觉得意识都昏昏沉沉的,眼前金花直冒,仿佛要窒息了。

    见她脸憋得通红,罗天珵才不解气的松开,恨声道:“我送东西和别人送能一样吗?我还亲你呢,别人怎么不亲?”

    一个男子,给亲戚女眷添妆,随着众人随便送个什么就是了。这么处心积虑的投其所好,不是心思不纯是什么?

    甄妙被亲的还处于眩晕状态,顺着话就道:“别人不是我夫君,自然不能亲的。”

    罗天珵没想到她还一本正经的回答。当下都气乐了,随后盯着那娇艳如花的脸庞,目光深沉。

    “阿四?”

    “嗯?”

    一阵沉默后,罗天珵才道:“说实话。看着现在的你,我很难想象你当初收到那封伪造我笔迹的信,会去赴约。并做出拉着我跳湖的傻事来。”

    这样的她干净纯粹,倒像是情窍未开似的。

    甄妙听了心提了起来。

    果然还是有破绽吗?

    前世的她,长得不差,家境又好,其实不乏追求者,可相处到最后,都处成好哥们了,总觉得一定是有哪里奇怪。

    不过到底是没动过心,连反省的动力都没有。

    那么世子,现在对她来说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除了夫君这层不可改变的身份,和她身为妻子一直在说服自己应尽的义务,那种传说中天雷勾动地火、触电般的感觉出现过没?

    回想刚才那个缠绵而悠长的吻,甄妙有些窘。

    除了记得头晕目眩之外,就只记得满嘴的羊肉味了。

    “阿四。”罗天珵觉得嗓子有些发干,“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甄妙无法解释,只能沉默。

    她都有些奇怪罗天珵怎么会旧事重提,毕竟那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成亲后,二人也是心照不宣的回避着。

    要说她喜欢他喜欢到非君不嫁,才做出那么疯狂的事来,想来这些日子的表现也不是那么回事儿。要说是为了世子的身份,她也觉得冤枉,偏偏用了人家身子,这冤枉还无处诉说。

    罗天珵却把甄妙的沉默当成了解释,神情一暗,冷淡地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今晚不回来。”

    眨眼的工夫就出了内室,只剩下棉帘子来回晃动。

    甄妙有些气结。

    这,这是发脾气不吃饭,离家出走了?

    明明都和好许久了,又开始犯病?哼,生气不吃饭谁不会啊!

    甄妙气得摔了筷子,恰好一滴汤汁溅到炭火上,发出刺啦的响声,火锅的香味又钻进了鼻孔。

    甄妙看着沸汤中翻滚的火腿,略略纠结了一下。

    算了,生气归生气,饭还是要吃的。

    罗天珵走到院子里吹了冷风,这才清醒过来,不由自嘲笑了起来。

    他这是发的什么火呢,甄四最开始图什么,他不是没有思量过。两世为人,对人逐利的天性真的没有太大愤怒了。

    可现在,那难以自控的恼怒是什么?

    或许,是想知道脱离世子这个身份,他对她来说,和那些个表哥,是否有不同?

    这样想着,不由自主转了身,返了回去。

    重新挑起帘子时,甄妙正因为吃了一块热热的豆腐,烫的呲牙咧嘴,看着去而复返的人,眼睛都瞪圆了。

    罗天珵那个气啊,原来他百般纠结着两个人的关系,在人家眼里,还不如那块热豆腐有吸引力?

    大步走过去坐了下来,夺过甄妙的筷子和碗碟。捞起锅里的菜肉吃了起来。

    半碗肉吃下去,肚子里热乎乎的,刚刚的一肚子气居然也消散了大半,罗天珵这才有闲暇斜睨了目瞪口呆的甄妙一眼。

    他由外面进来,肌肤被冰雪浸润的像是无暇美玉,偏偏刚刚大口吃肉,脸颊又带了微红,那一瞥,眉眼潋滟,简直是风华绝代。

    甄妙一见美人就脚软的毛病又犯了。心不争气的急跳几下,才舔了舔唇问道:“世子,你怎么用我的碗筷?”

    罗天珵冷哼一声:“省得你继续吃,我看着生气!”

    甄妙嘴角一抽。

    世子,你这么任性,祖母她老人家知道吗?

    默默拿过罗天珵之前用过的那套碗筷,继续吃了起来。

    罗天珵本欲再讽刺两句,可看着她拿自己用过的筷子吃的香甜,那些话就说不出口了。最终夹了一筷子牛肚放到她碟子里。

    甄妙愕然抬头,就在某人脸又开始转黑时,忙夹起来吃了,笑眯眯道:“谢谢。”

    自始至终也没问罗天珵为什么去而复返。倒是他自己有些尴尬的解释了:“永王府那边请钦天监选了日子,十日后正好就是吉日,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

    “这个时候?”甄妙有些吃惊。

    现在各家各户不是都夹起尾巴做人么?

    罗天珵笑笑:“没事的。”

    其实他知道永王妃提出认甄妙为义女的事后,都不算吃惊。

    皇上器重他。信任他,这自不必说,但帝王多疑。不可能一点戒心都没有。

    甄妙成了半个宗世女,一是施恩,另一个,也有挟制的意思。

    所以这永王妃认义女一事,皇上才是背后的推手,原本顾忌着太子的脸面,可能这事先放到寿宴上传出口风,年后开春选个日子才真正过礼的,可太子又触了皇上霉头,这事就一下子提前了。

    “我衙门还有事,回来就是告诉你一声,让你先有个准备,想来帖子最迟明日就能送来了。”

    “吃完饭还要走吗?”

    “嗯。”罗天珵犹豫了一下,喂了甄妙一个鱼丸子,“等再过一段时日,应该就没这么忙了。”

    还是早日成了真正的夫妻才好,这丫头显然是不开窍的,或许经了夫妻之事,就懂了。

    这样想着,心底莫名就生了一股燥热,这股燥热一点点往下探,最终都集中在小腹处,又酥又麻,罗天珵克制着,汗珠子却滴了下来。

    甄妙见他脸色有异,忙拿了软巾给他擦汗,鼻息就喷到他脖颈上。

    “怎么脸这么红呢,是不是吃太急了?就是赶时间,也不要这样,不然好好的胃就糟蹋坏了。”甄妙颇为担忧的念叨着,“看你以后还怎么吃好吃的。”

    罗天珵尴尬的侧开脸:“羊肉吃的有点多……”

    “这倒是不打紧。世子,我跟你说,冬天最适合吃羊肉进补了。”

    说着掰着手指头数着:“补精血、益虚劳、温中健脾、补肾壮阳……总之羊肉又美味又补身的。”

    补肾壮阳,补肾壮阳……

    罗天珵耳朵里只听到了这四个字,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让他个一年多没近过女色的大男人补肾壮阳,这真的不是坑人吗?

    看着一脸无辜的始作俑者,心里骤然烧了一把火,也不愿意再克制了。

    罢了,择日不如撞日,他又不准备做和尚,面对自己的妻子,有什么好纠结的。

    虽说一会儿还要赶去衙门,时间难免仓促了点,不过……

    咳咳,阿四是头一次,太久了也受不住吧。

    做好心理建设的某人起身去关好门,一把抱起正准备喝口汤的媳妇儿,放到床榻上去了。(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