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二婶也喜欢吃锅子?”甄妙有些惊奇。

    田氏嘴角抖了抖。

    心道甄氏脸皮未免太厚了些,她这话的重点是吃锅子吗?分明是点出大郎匆匆回来,却关了房门和甄氏窝了半天才对!

    要是正经的大家闺秀,听她提起这话头,羞也该羞死了。

    田氏抿嘴一笑:“可不是呢,这大冷的天,外面飘着雪,吃锅子最舒坦了。府里每到这时候惯常做的是酸菜白肉锅、萝卜羊肉锅,还有狗肉锅子。只是昨日那火锅,还要了许多菜蔬来配,听着倒是新鲜。大郎媳妇,婶子看你脸色都比往日红晕了许多,想来是那火锅吃的称心了。”

    甄妙脸先是一红,然后心中一凛,这才觉出不对来。

    田氏这话,怎么总往火锅上扯。

    二姐讲过,一个人若是拿着一件事作筏子,那必定是这件事能引出别的含义来。

    昨日……昨日火锅只吃了一半……

    甄妙想到这里,脸有些发烧,随后又有几分不悦。

    依着这时的礼教,昨日的事一旦传扬出去,确实是会惹人笑话的,可她一个做婶子的,当着满屋子人的面说这个,又是什么意思?

    再者说,如今清风堂能进正屋的都是她的陪嫁丫鬟,这事田氏又是怎么知晓的?

    甄妙就想起来在建安伯府时,小婵去三姑娘甄静的谢烟阁送首饰,因为好奇从狗洞钻进去听墙角的事来。

    难道说,清风堂也有管理不到的地方,可以让人钻了漏洞?

    甄妙决定等回去就命人仔细查找,别说狗洞了,就是老鼠洞也要堵上。

    想到这,又想起那个机灵嘴快的小丫鬟来。

    小婵就是性子太浮躁了些,但在打探消息上很有天赋。若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好好调教着,到现在也是个得用的了。

    再想起替换了小婵陪嫁过来的绛珠,甄妙下意识的轻叹一声。

    绛珠那丫头,相貌人品能力,在她这个年纪各方面都是顶尖的,她也很满意。

    可是,这满意就是限于一个丫鬟能胜任本职工作的满意了,要说喜欢,却是比不过青鸽她们的。

    甄妙也觉得自己太感情用事。小婵那一批丫头,当初都是她亲自挑的,算是到了这里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批手下人,后来绛珠顶了小婵上来,虽然是因为小婵犯了错,可她到底还是有些膈应了。

    甄妙笑了笑,想来二姐要是知道这事,定会骂她太过小性儿的。

    甄妙把这些念头都压下,看着一脸慈爱笑容的田氏。同样回之一笑:“二婶可说对了,冬日最适合吃羊肉进补,脸色自然就好看了。我看您脸色倒是不大好,回头把火锅方子写了给您送去。您也试试?”

    田氏脸上笑意一僵,扯了扯嘴道:“吃食方子都是各家秘传,二婶哪能要你的呢。”

    心里快气死了,甄氏这是明晃晃打她脸吧。自打几个月前因为那小贱人的事儿把老爷的官闹丢了,她还被禁了足,满府的人谁不知道他们夫妇感情淡的很。

    脸色不好……她脸色倒是能红润的起来啊!

    呸呸。她到底想什么呢,怎么也和这没脸皮的侄媳妇一样了!

    田氏一时想到不该想的事上去,登时闹了个大红脸,引得满屋子人都多看她一眼,当下更为懊恼。

    甄氏一定是她的克星吧,每次一开口,就把她带到沟里去!

    甄妙笑眯眯地转了头,娇声道:“祖母,您看二婶说的,我嫁进来,国公府不就是我的家吗,什么吃食方子再珍贵,对自家人,还舍不得不成?”

    她本就年纪小,脸上又带了点婴儿肥,加之昨日和罗天珵成了真正的夫妻,眉眼间的明媚动人是遮掩不住的,

    这么个喜气爱娇的模样,老人看了没有不欢喜的

    老夫人就笑着道:“大郎媳妇说的是呢,后日就是初十,干脆全家人都来尝一尝你那火锅。”

    老夫人特意加重了“全家人”三个字的语气,说完还多看了田氏一眼,心里有几分不悦。

    人年纪大了,图的就是一家团圆,更何况大周风俗,父母在不分家,田氏口口声声说各家秘传,虽是一句客气话,老太太听了还是反感了。

    她还没死呢,就想着打算盘分家了?

    不对,若真是分了家,除了大郎,其他三房都要分出去,没了镇国公府的光环,日子可没现在过的风光。

    不说别的,几个孙子孙女的亲事,这分家前和分家后,说的档次都是不一样的。

    没分家,就是国公府的公子姑娘,分家了,一个五六品京官的儿子女儿,算个什么?

    儿子媳妇们有点私心,老夫人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可要是为了私心忘了应有的本分,那就不该了。

    以往田氏也不是这样的人啊,果然是权力迷人眼吗?

    老夫人再多看田氏一眼,这一次眼神更凌厉了。

    田氏面红耳赤。

    她就说,这小贱蹄子坑人,一坑一个准儿!

    张嘴想要再刺上两句,胳膊却被一直立在她身后的大姑娘罗知雅扶住了。

    许是经过一连串打击,罗知雅以前的浮躁一扫而空,一眼望过去,眼神深邃,气质清幽,倒是更有名门贵女的气度了。

    只是她这种深沉,总觉得少了点生气,给人一种阴郁的感觉。

    田氏却是心疼女儿的,特别是那次还为她挨了老爷的打,现在更是把将要远嫁的爱女放到了心尖上。

    罗知雅这么一扶,田氏回了神,神态自若的笑道:“还是老夫人想得周到,我这张嘴真是该打,总想着那吃食方子是大郎媳妇从娘家带过来的,将来是要传给闺女媳妇的。却忘了这又不是金钗玉镯,给了一人,别人就得不着了。要媳妇说。再没有比这个更实惠的嫁妆了。”

    世家望族注重传承积累,像书册、饮食、茶道、调香等等都是能算作嫁妆的,就有一些清贵人家的女儿,家底薄,钱财少,带了几箱子手抄的孤本书册出嫁被人津津乐道的例子。

    老夫人听田氏这么一说,到底好受了许多,点了点头。

    田氏就又笑道:“老夫人,说到明日全家人一起吃饭,媳妇想起一件事。”

    说到这轻轻瞥了一直静默不动的戚氏一眼。才道:“您看年关近了,再往后府上越来越忙,路也会越发难走,是不是该早些派人动身去北河了?”

    戚氏这才抬眼轻轻看了田氏一眼。

    田氏与之目光相触,一触即分,继续道:“按理说这个也不该媳妇提,只是如今媳妇管着这块的事,老夫人您要是有主意,媳妇也好早作安排。”

    老夫人沉吟一下。颔首:“是该派人过去了,田氏,这个你来安排吧。”

    这话一出,众人目光就都落在戚氏身上了。

    往常戚氏就像个透明人似的活在国公府的角落里。不是有人亏待她,只是一个孀妇,带着一个遗腹子,她自己底气就不足。各种热闹场合出现生怕平白给人添晦气,先就躲到一旁去了。

    可自打罗四叔回来后,虽说多年养成的安静性子没变。每日请安依然是少言寡语,可这脸色却一日比一日的好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的变化。

    田氏不由就想起上次一个婆子向她禀告的事来。

    罗四叔回来还没有去五大营的那段日子,可是日日在家陪着戚氏,据说每日晚上都要水的,有的时候还要个两三次……

    田氏心里涌上股酸气来。

    她年轻的时候,老爷也没这样过!

    哼,也不知道等那对四叔有救命之恩的妾带着庶子回来,又会如何呢?

    戚氏似乎不知道众人各异的心思,坦然一笑:“多谢二嫂惦念着。我听老爷说,璋哥儿身子弱,请二嫂多多叮嘱去接的人,路上要仔细些。”

    老夫人暗暗点头,很是满意戚氏的反应。

    到底是出身望族,一点小家子气没有。

    是她想左了,戚氏和四郎年少时感情甚笃,若是没有一股韧劲,像寻常娇女那般,听到爱郎身死的消息,恐怕就要寻一根绳子吊死了。

    不是所有女人都有勇气撑着一口气生下遗腹子的。

    没看到预期的反应,田氏有些失望,不由多看戚氏一眼。

    老夫人挥挥手,让众人散了,只让甄妙留下来。

    对甄妙,老夫人是挺待见的。

    年纪大了的人总是有那么点信天命,自打这孙媳妇进门,大郎就步步高升不说,转眼又因为救了公主,自己也要成为半个宗世女了。

    这半个宗世女,可是比真正的宗世女还妙。

    真正的宗世女,相处起来分寸不好拿捏,还不够累心的。

    像大郎媳妇这样,既不会因为抬高了身份变得太复杂,还跟永王府有了难以割舍的关系。

    永王是什么人?那是皇上的亲弟弟,太后的亲儿子,和亲公主的亲老子,而且是半点权力心都没有的老纨绔。

    皇上对他只有宠的份,就是以后无论哪个皇子继位,都不会也不敢拿这个王叔开刀的。

    这些利益上的事且不说,最让老夫人满意的一点,就是甄妙惊马失踪,还把她小儿子找回来了。

    就凭这一点,甄妙哪里做的不妥了,老夫人先就少了几分挑剔,也是人之常情了。

    “祖母,孙媳给您锤锤腿吧。”不知道老夫人留下她要做什么,甄妙拿了美人捶给老夫人敲打起来。(未完待续。。)

    ps:昨天晚上有事耽误了,这一章算是昨晚的加更,答谢林宸_如梦童鞋打赏的和氏璧。所以今天还会有更新的。感谢舞衣水榭、我自逍遥随意笑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推荐薛行衣大大的《闺趣》:

    陆思琼出身高贵,容姿绝色,满腹医经,是京城最拽最傲娇最牛掰的姑娘,

    这开了挂的人生本该冲锋陷阵,杀遍宅门无敌手的。

    奈何起点太高,对手自动和谐,生活了无生趣。

    终有一日,那个更高贵更绝色更拽更牛掰更傲娇的男人出现了!

    这日子啊,才算是有趣了起来。

    一句话简介:牛掰男女,闺中逗趣,相爱不相杀……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