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世子——唔唔——”甄妙的惊叫被堵在了喉咙里。

    因为刚睡醒,人还有些迷糊,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人压在她身上干嘛,只拿一双朦朦胧胧的眸子瞪着他,眼中满是疑问。

    罗天珵看着这呆呆的表情,就有些想笑,又有些生气。

    这女人够笨了,是不是换个男人这样,也会这么呆,这么傻,居然反应不过来他在干嘛!

    这样一想,就有些不痛快,用力顶了几下。

    甄妙倒抽一口凉气。

    痛!

    难道,他真拿棍子打她了,那梦是真的?

    这么一想,又委屈又气恼,一边挣扎一边拿手推他。

    可惜人刚醒,身子是软的,手上也没有力气,这么无力的推着跟瘙痒似的,反倒让身上的人闷哼了一声。

    罗天珵把嘴移开,低声压抑地道:“你乱动什么,当心被人听到了!”

    “你打我,好疼!”甄妙气得咬着唇。

    打她?

    罗天珵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若不是这种场合,差点大笑出声,当下支撑着身体,动作轻柔的深入浅出了几下。

    这样一来,钝痛的感觉就消失了,反倒传来异样的酥麻。

    甄妙理智这才回笼,头往下低了低,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某人一瞬间差点雄风不振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平缓了大笑的冲动,咬牙启齿地道:“甄四,你到底要多后知后觉!”

    说完又是一顿,脸上笑意敛去,一字一顿问道:“是不是别的男人这样,你,你也先和人家聊聊家常。才能意识到被占了便宜?”

    他几乎是难以自控的,就想到了身下的人在前世和别的男子鱼水之欢的事来。

    是不是因为这么蠢,才迷迷糊糊被人骗了?

    可是,她却拼死挡在那男人面前,口口声声为了他死也甘心的。

    罗天珵知道自己这样想有些无理取闹,可他就是控制不住那股邪火。

    只要一想到身下的女人会和别的男子做这种事,还不顾性命的维护别的男人,他就恨不得两个人一起毁灭了算了。

    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甄妙猛然就发觉身上的人动作粗鲁起来,几乎是毫不怜惜的鞭笞着她。每一下,都是血淋淋的疼!

    “世子,世子——”甄妙这次真的疼哭了。

    她从来不知道,这种事会疼成这样,比她昨日破身还要疼!

    她想大喊救命,想大力挣扎,可一想到耳房里的阿鸾,却不敢乱来了。

    她再笨,再比不上这里的大家闺秀稳重妥帖。基本的脸面还是要的。

    只得把哭声压抑在喉咙里,呜呜咽咽的边捶打他边讨饶:“世子,我疼,我真的疼。你停下好不好?”

    可是换来的,却是一阵狂风暴雨。

    她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在飓风里被搅得粉粹,然后消失在空茫茫的天地间。

    黑暗袭来。绝望间,甄妙无意间对上了那双眼睛。

    很漂亮的星眸,眼中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眼底的绝望和痛苦竟然比她还要多,仿佛无边无际的大海,把人淹没了。

    甄妙竟一时忘了挣扎,直直盯着那双眼,甚至连气恼都忘了。

    糟糕,夫君大人又犯病了。

    只是这个念头闪过,就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身下的人不动了,那种铺天盖地的痛苦才从心头褪去,罗天珵眼神渐渐恢复了清明。

    外面月光正好,雪地反射着白光,室内虽然没有点灯,却还是能模模糊糊的看清那具雪白的身子上是一片片的青痕,甚至那唇已经红肿不堪,沁着血珠儿。

    这是他做的?

    罗天珵呆呆的看着,然后几乎是狼狈的爬了起来,匆忙穿上衣服从窗子跳出去,夺路而逃。

    冬日夜半,天冷的吓人,狂奔的人却顾不得这么多,恨不得这冷化作利剑,把他刺的更清醒些。

    罗天珵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了一只野兽。

    他分明是太想着她,哪怕忙了整日,还是忍不住潜回了府邸,想要和她好。

    可是他却差点毁了她!

    罗天珵停下脚,想要转回去看看甄妙的情况,可是难以言说的恐惧却传来。

    他不敢看到她清醒后的眼,更怕自己再突然发狂。

    阿四以前骂得对,他真的有病!

    “寒潮来临,关灯关门——”打更声传来,惊醒了泥塑般的人。

    罗天珵几个起跃,消失在寒夜里。

    跳窗的声音到底是惊醒了阿鸾。

    她是个性子沉稳的,不动声色的起了身,匆匆披上棉衣就进了内室,轻轻挑开拔步床的纱帘往里一探,顿时魂飞魄散。

    “姑娘——”阿鸾带着哭音,几乎是踉跄的爬了过去,摸索到床边,伸了手就探甄妙鼻息。

    还好!

    阿鸾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浑身都湿透了,就这么跌坐在拔步床的地板上,然后又赶紧爬了起来,哆哆嗦嗦地摇着甄妙:“姑娘,姑娘,您醒醒啊——”

    见甄妙没有反应,阿鸾简直要把嘴唇咬破了,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她不敢找大夫啊!

    姑娘这个样子,分明是,分明是让人糟蹋了,可世子今日根本就没回来——

    阿鸾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仿佛有一只巨大的手捏住了她的心脏。

    砰砰,砰砰。

    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随时会爆裂开。

    可是到底该怎么办?

    一贯沉稳的阿鸾,这种时候也没了主意。

    立在原地踟蹰了片刻,下定了决心,此事万万不可让其他人知道,她记得白芍姐姐伤了脸后,好像是学了一段时间药理,也不知道行不行——

    想到这里再不犹豫,转身出去关严了门。就投入到了夜色中。

    白芍这样的大丫鬟,住的是单间。

    她向来浅眠,虽是三更半夜了,听到轻微的敲门声还是睁了眼,披上衣服来到门边,谨慎地问:“是谁?”

    “白芍姐姐,是我,阿鸾——”

    阿鸾带着哽咽的声音传来,就像一盆冰水浇到了白芍身上,浇的她透心凉。

    今夜是阿鸾守夜。她向来沉稳,现在跑来找她,难道是大奶奶出了什么事儿?

    白芍立刻开了门,寒风一下子卷进来,也顾不得了,一把抓着阿鸾,问道:“怎么了?”

    “白芍姐姐,你随我来。”阿鸾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拉着白芍就走。

    虽是心中恐慌。阿鸾脚步还是轻盈的,白芍知道事情不简单,自然也是轻手轻脚。

    二人进了正屋,阿鸾关了门才哭道:“白芍姐姐。你快去看看姑娘吧。”

    白芍心里咯噔一声。

    这种时候,也顾不得阿鸾叫姑娘妥不妥当了,匆匆就走进了拔步床。

    一看到床榻上的人,顿时惊骇欲绝。

    到底是年纪长了几岁。又是经过毁容立志自梳的,白芍比阿鸾还是冷静许多。

    最初的惊骇过去后,立刻快步走过去。边按捏着甄妙身上的穴道边厉声问道:“阿鸾,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是你守夜吗!”

    阿鸾眼角含泪:“我就在耳房里歇着,听到动静过来,大奶奶就这样了。”

    有了主心骨儿,阿鸾也冷静多了。

    “阿鸾,这事我们都要烂在肚子里!”

    阿鸾死命点头,有些犹豫地道:“可是大奶奶这样,不请大夫吗?”

    白芍摇摇头,手上动作不停,厉声道:“大奶奶这是房事太过激烈,受不住磋磨昏了过去,我们仔细照顾着,总会好起来的,可这事若是传扬出去,大奶奶就没活路了!”

    白芍给甄妙揉搓着,越看越心惊。

    到底是什么人,会对大奶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幸亏世子爷最近忙……

    至于把甄妙折磨成这样的会是世子的可能性,白芍却是连想都没想过的。

    昨日大奶奶才和世子成了夫妻,二人眉梢眼角的甜蜜是瞒不过人去的,连她都能看出世子对大奶奶的宠溺。

    想到这里心里一沉,难道有人一直盯着清风堂,知道大奶奶成了女人,再不用担心落红的事,这才对大奶奶下手?

    白芍眼睛眯了起来,看来这清风堂也不平静。

    一声"shen yin"传来。

    白芍和阿鸾脸色一喜,齐声道:“大奶奶!”

    甄妙眼睫毛颤了颤,终于睁开了眼。

    因为怕被人发现端倪,这半天连灯都没敢点,在朦胧月色中,甄妙头疼欲裂,茫然看了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喊了一声:“白芍——”

    白芍眼圈一热:“大奶奶,婢子在呢。”

    “白芍,我身上疼。”甄妙咬着唇,到底是强忍着不想在丫鬟面前哭出声来。

    阿鸾看了心疼的不行:“大奶奶,您别再咬唇了,已经流着血呢。”

    甄妙乖乖的松开了口。

    白芍看得心里发酸,站了起来:“大奶奶,我去拿化瘀的药膏来给您涂。阿鸾,你去打些热水来给大奶奶擦身。”

    两个耳房,一个是丫鬟守夜住的,一个则是白日供丫鬟们歇脚的,那里放着一个小炉子,一直不熄火的。

    二人就都忙活起来,谁都没有多问一个字。

    甄妙任由两个人伺候着,眼神却木木的,就连身上的疼似乎都不大真实了。

    她想不通世子是怎么了。

    那个混蛋,那个混蛋,不管他有什么苦衷,总是对她发疯,这辈子她都不要喜欢他了!

    等一切收拾妥当,白芍拿了被褥在拔步床的地板上打了地铺:“大奶奶,今夜婢子就在这给您守夜吧。”

    “嗯。”甄妙没有拒绝,呆呆的望着绣着百子千孙的纱帐,许久才沉沉睡去。

    去而复返的罗天珵一直站在窗外,任由发上眉梢结了白霜,直到天隐隐要亮了,才身形僵硬的离去。(未完待续。。)

    ps:这张加更,感谢damuduck童鞋的和氏璧。柳叶认为,一个人不可能只享受重生带来的好处,前世的影响总是有好有坏的。这是传说中的虐女主吗?柳叶这么努力加更,粉红票快到碗里来。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