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天气晴朗,未化的积雪泛着白光,就更耀眼了,幽静的杏花巷一户寻常的民宅里,却有女子在低声饮泣。

    罗二老爷下半截身子还遮掩在棉被里,看着背对着他哭泣的丽人,心里是又得意又畅快,那种难言的满足让他神采熠熠的,竟是头一次知道这事儿是如此让人食髓知味。

    再一想,竟觉得以往的日子都是白过了。

    江山美人,也难怪竟有人不爱江山爱美人。

    罗二老爷盯着那女子纤柔适度的美好背影,长至腰际的青丝似是海藻,缠缠绕绕的勾着他的魂,就不由有了这种感概。

    “嫣娘——”罗二老爷伸手,搭在她肩膀上。

    嫣娘猛地转身,怒视着罗二老爷,一反手打了他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在这不大的内室竟像有回音似的。

    罗二老爷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怒火才上来,刚要发作,嫣娘的动作却吓住了他。

    “我敬您是古道热肠的大老爷,可谁想却是乘人之危的登徒子!”嫣娘从鬓间拔下一只簪子,锋利的簪子尖端正对着纤长白皙的脖颈。

    罗二老爷一下子慌了:“嫣娘,你别胡来。”

    嫣娘仰着头,白皙的脖子上还有昨夜留下的红痕,那簪子往里一压,立刻就刺破了白嫩的肌肤,血珠顿时就滚落下来。

    “我这身子都被你糟蹋了,难道你以为我还稀罕这条命吗?”

    决绝的神情,滚落的血珠,竟形成了一种诡异的艳丽,令罗二老爷心急跳起来。

    这个女子是如此烈性,反倒让他生出一种难言的征服欲来。

    只要一想到这样的女子有一日对他言听计从,任他摆布,罗二老爷就激动地打哆嗦。

    他一反手。竟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嫣娘愣了愣,手上动作一顿。

    趁着这个时机,罗二老爷立刻抓住了她的手,劈手把簪子夺过来扔到地上,然后紧紧抱住了她。

    “嫣娘,嫣娘,我知道你生气,你心里有委屈就冲着我来,可别再伤着自个儿了,我打见了你第一眼。就稀罕你了,昨日实在是一时没忍住……”

    嫣娘紧绷的身子似乎一下子软下来,咬着唇道:“你万不该,万不该在我家老爷刚没了,就来欺我——”

    昨日罗二老爷之所以连家宴都没回去,就是因为派去的人传来了消息,养着嫣娘的那个行商因为喝了酒和人争风,居然被打死了。

    罗二老爷简直想大笑三声,那行商就算不死。他也打算下手的,倒没想到居然省了功夫。

    当下再也等不得,就来了这杏花巷。

    乍然得知行商遇害的消息,嫣娘自然是哀伤至极。罗二老爷忙小意安慰着,到最后趁她放松了心弦强迫着成就了好事,那就不必细说了,这才有了一大早的这一出。

    “嫣娘。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

    嫣娘冷笑一声:“我跟着我家老爷,是因为他对我是有恩情的。难道你以为我是那下作的女子,人尽可夫?”

    “嫣娘,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现在是一个人了,像你这样的女子一个人生活有多难,想来你也是明白的。我是真心喜欢你,你便应了我吧,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

    嫣娘要是死活不应,他自然是会来硬的,可那样未免有些煞风景了。

    “什么都会给我?”

    罗二老爷忙点头。

    嫣娘抬了抬下巴:“那好,老爷答应我三件事,我就跟你。”

    “你说。”

    “第一,我在这里住惯了,也不想去主母面前做小伏低。”

    “这个没问题。”罗二老爷面上露出喜色。

    他本来就没想把嫣娘接进府里,不说老夫人和田氏,就是嫣娘发现淑娘不是在府上享福而是被卖了,恐怕还要他一阵好哄。

    当外室偷偷养起来,最省事不过了,这要求他哪有不应的。

    “第二件事,是您要替我家老爷讨个公道!”嫣娘脸色冷下来,“老爷想清楚再说。”

    罗二老爷愣了一下,才点头道:“我会尽力的。”

    北广那边不比京城,随便掉个瓦片下来,都能砸到五六品的官。只要没有背景,他顺手帮个忙不算什么,要是会惹麻烦,呵呵,嫣娘又不能亲自过去看,到底怎么样还不是由他说么。

    “那第三件呢?”

    “第三件,我还没想到,等想到了再说。”嫣娘神情舒缓下来。

    罗二老爷就忍不住抓了她的手。

    嫣娘抽回手,把衣裳摔他身上:“老爷快点走吧。”

    罗二老爷还想再抱着美人儿亲热一回,却被嫣娘坚定的拒绝了。

    “老爷要是真心稀罕我,就容奴家守上七日。虽然奴家这样的人也没什么身份去守,但总算尽一点心意了。”

    罗二老爷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或许人都有那么一点贱性,嫣娘越是处处不和那些菟丝花似的外室相同,罗二老爷就越是忍不住往杏花巷跑,哪怕去了只是喝杯茶不做什么,也觉得比回去面对田氏那张老脸强。

    甚至在罗二老爷心里隐隐对嫣娘有了几分尊重,是长久以来对嫡妻以外的女子从没有过的,就连他自己都未曾细想了。

    甄妙这边,虽然自那日后再也没见过罗天珵的人,却日日都收到他派人送回来的小玩意儿。

    或是一套精致的泥人儿,或是一包五味斋的点心,还有一次送了一口锅。

    那锅是平底的,只有成年男子巴掌大小,甄妙得了倒是喜欢,立刻做了几个煎蛋,还煎了一块鹿肉来吃。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到了,紫苏就支使雀儿去后门,并叮嘱道:“拿了东西就赶紧回来,别贪玩。”

    清风堂是镇国公府历任世子的居所,自是不同于别的院子。在倒座房的后边还有一道夹墙,那处就开了一个小小的角门可以直通到外面去,平日都有人守着,也算是自成一体了。

    要说起来为什么是紫苏管着这事,倒是因为巧合。

    那日紫苏刚好去外边采买了些东西回来,正碰到青鸽叉腰怒视着一位侍卫打扮的青年男子。

    她仔细问了,才知道那男子是世子的私卫,叫罗豹的,是奉世子的命令给大奶奶送东西的。

    然后再盘问青鸽几句,更是差点维持不住矜持的表情。

    这丫头居然是记恨着世子欺负大奶奶。这才不收罗豹送来的东西,而且原本这东西是该小厮半夏送来的,因为青鸽把人家揍了,人家不敢来了。

    紫苏顿时不敢再派青鸽出马了,把这事就交给了那天随她一起去采买的雀儿。

    雀儿蹦蹦跳跳的出去,果然见一个青年男子站在外面等着,手中还拿着一个点心匣子。

    雀儿忙小跑过去,笑嘻嘻道:“罗豹大哥,今日这么早啊?”

    罗豹见到雀儿。不自觉往后看了两眼,发现后面再没有人了,眼底闪过几分失落,才把点心匣子递过去。笑道:“世子说刚出炉的点心好吃,让我快点给大奶奶送来。”

    雀儿接过点心匣子,也没多说。

    她可还记得世子爷不回来看大奶奶的事呢,不能让世子爷以为只送东西回来。大奶奶就会高兴了。

    见雀儿抱着点心匣子要走,罗豹忍不住喊了一声。

    雀儿转了身,疑惑的问:“罗豹大哥。还有事?”

    二十出头的青年被这么一问,竟红了耳根,还好雀儿年纪小,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只是纳闷的盯着他看。

    罗豹鼓了鼓勇气,才问:“那日的姐姐,怎么没再见了?”

    这句话说出来,整张脸顿时红透了,颇有几分手足无措的样子,明明有拔腿就跑的冲动,脚下却仿佛生了根,一动不动。

    “那日的姐姐?”雀儿眨了眨眼,才道,“呀,你是说紫苏姐姐啊?”

    紫苏?她的名字可真好听……罗豹嘿嘿傻笑。

    雀儿翻了个白眼:“紫苏姐姐可是我们大奶奶身边的一等大丫鬟,难道还给你跑腿不成?那日是正好回来赶上了呢。”

    见罗豹还一脸傻笑,小姑娘没耐心了,跺了跺脚道:“不和你说了,我给大奶奶送点心去。”

    雀儿进去时,紫苏正端了蜜水给甄妙喝,白芍则在选首饰。

    见雀儿提着点心匣子进来,甄妙把碗放下,招手道:“来,我看看今日是什么点心。”

    虽然想起那人还是气得咬牙,可她又不会和礼物过不去,尤其是吃的礼物。

    呃,生气和收礼物,完全是两回事。

    甄妙不能否认,每次收到礼物时就不经意间想起那日早上醒来枕边萦绕的梅香,心情无端就好了一点。

    “呀,是悦来小栈的藕粉桂糖糕。这时节,可要排许久的队才能买到呢。”雀儿惊喜道。

    甄妙拿了一块吃了,才道:“又不用他去买。”

    然后赏了紫苏、白芍和雀儿一人一块。

    雀儿接过来,道:“肯定是罗豹大哥买的了。”

    说着扑哧一笑:“对了,大奶奶,罗豹大哥今日还问怎么没见着紫苏姐姐呢,嘻嘻,您说他傻不傻,哪有您身边的大丫鬟去跑腿的——”

    “雀儿!”紫苏沉着脸喝了一声,顿时觉得手中的糕点烫手,一直没多少表情的脸上竟也热了起来。(未完待续。。)

    ps:感谢冉冉fiona、nagyo_阿敏、书友140817165524187、闹啦啦、featherlee、我自逍遥随意笑打赏的平安符。最近一直加班,昨晚实在撑不住了,早早睡了。今晚还会有一更,补上。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