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紫苏素来是面无表情的,虽有些脸热,也看不大出来,只有自幼一起长大的白芍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来。

    等寻了和甄妙独处的机会,就说了:“大奶奶,您看那个叫罗豹的,是不是对紫苏姐挺上心啊?”

    “上心?”甄妙一时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是说那个罗豹看上紫苏啦?”

    这种自己养大的美人儿被别人觊觎的憋闷感是怎么回事儿?

    白芍也是微微红了脸,嗫嚅道:“婢子只是听了雀儿的话,胡乱猜的。大奶奶您别恼……”

    说到这儿顿了一下,试探地道:“说起来,紫苏姐今年也不小了,比婢子还大两岁呢。”

    大周朝民风开放不说,任是哪个礼教苛刻的年代,那些条条框框主要针对的都是贵女们,那些底层女子受到的束缚其实少多了。

    说白了,底层女子同样要为了生活抛头露脸,哪还顾得讲究这些。

    像紫苏、白芍这样做下人的,要是和哪个男仆看对了眼,只要别弄出个私定终身什么的丑事,好好和主人家求了,一般主人都会乐得成全的。

    “紫苏多大啦?”

    “紫苏姐是元月的生日,转过年就满二十了。”

    像她们这种被精心调教出来的大丫鬟,留到十**不稀奇。

    白芍其实不是多嘴的人,只是想起那夜看到的情景,就不寒而栗。

    大奶奶身边,是该有个能得到世子爷那边消息的人了,不说别的,要是以后世子爷万一在外面拈花惹草了,大奶奶这边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白芍是立志自梳的,对于紫苏能和罗天珵的亲信成就好事,就热衷起来。

    “确实不小了。”甄妙一想自己十五岁就嫁了人。紫苏转眼要二十了还没着落,顿时也上了心。

    她身边的丫鬟虽不打算十四五就许人,但也不能留到二十出头,那可就是耽误人家了。

    “那紫苏的意思呢?”

    白芍摇摇头:“婢子也没问过紫苏姐的意思,只是今日听着,那罗豹倒是对紫苏姐应该有意的,所以给大奶奶提个醒儿。”

    “这样啊——”甄妙想了想,“我先问问紫苏的意思再说。”

    等从怡安堂请完安回来,甄妙吃了早饭,就见紫苏捧了两枝梅花进来。把梅瓶里开谢了的花换下,调整了一下姿态放好,室内顿时梅香扑鼻。

    甄妙看了心中微暖。

    自打那日她把罗天珵送的梅花随手插进了梅瓶里,心细如发的紫苏似乎觉得看着梅花她的心情会好些,就时刻记着把最新鲜的梅枝换上。

    这份体贴,她又怎么会不懂。

    摒退了众人,甄妙长叹一声:“紫苏,你这么会照料人,我都舍不得把你嫁人了。“

    紫苏有些错愕:“大奶奶。您又在说笑了。”

    甄妙脸色正经起来:“不是说笑,紫苏,你今年确实不小了,正月不娶腊月不定。等转了年你都二十了,再留下去,难不成让你去当填房?”

    紫苏便不说话了。

    她年纪确实不小了,并不是急着嫁人。只是既然早晚要嫁,大奶奶要是让她嫁,她就没什么抗拒罢了。

    再说。如今阿鸾越发细致了,将来顶她的位置是没问题的,绛珠也被调教了出来,如今大奶奶缺的反而是能知道外面事的媳妇子。

    甄妙就笑了,眼睛弯弯的像一双月牙:“那个罗豹,到底如何啊?”

    一贯沉稳的紫苏有些尴尬,低声道:“不过见了一面,婢子哪知道他如何。”

    甄妙便明白了。

    紫苏对嫁人不排斥,对那个罗豹可能还谈不上喜欢,但应该也不反感。

    这样一来她心里就有数了,回头就嘱咐了雀儿几句。

    转日雀儿又欢快的去了后门,果然等在那里的还是罗豹。

    这一次他提了两个油纸包,一大一小。

    见了雀儿就递过去道:“是张氏卤肉的卤猪蹄。”

    “怎么有两包啊?”

    罗豹耳根又红了:“一包是给大奶奶的,一包是给姐姐们的。”

    “不能吧,世子爷还给我们买了?”雀儿惊奇地道。

    罗豹吭哧道:“给姐姐们的那一包,是我买的……”

    不是他邀功,只是要是传出世子爷给丫鬟买猪蹄的流言,那世子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原来是罗豹大哥买的,行啦,你跟我来。”雀儿笑盈盈地转了身就走。

    “哎?”罗豹一脸不解。

    雀儿回头笑道:“是大奶奶想亲自谢谢你呢。”

    罗豹立刻就傻了:“大奶奶要见我?”

    “是啊,快点啦,大奶奶还在亭子里等。”雀儿转过身就走。

    罗豹赶忙跟上,心中却琢磨开了。

    他是罗天珵亲自提拔上来的私卫,自然不是傻的,心思转了转就陡然明白了。

    大奶奶这是要替丫鬟相看他!

    不然,大奶奶什么身份,犯得着亲自谢他一个侍卫吗?

    想明白这点,罗豹心砰砰就跳起来了,手心都是汗,等远远见了亭子里坐的人,更是连步子都不会迈了。

    甄妙等在亭子里,虽然旁边就放了暖炉,身下坐的是厚厚的棉垫,还是觉得怪冷的,但为了亲眼见见人,只能选在这里了。

    一身水蓝衣裙的阿鸾就立在甄妙身边,耳朵上还坠了两颗红珊瑚珠子,衬得她容光绝艳,竟是不比以容貌著称的主子逊色多少了。

    等雀儿领着罗豹进了亭子,甄妙倒是先笑了。

    雀儿纳闷的回头,跟着笑起来。

    罗豹大概是太紧张了,居然同手同脚的走了进来,在笑声中拎着两包猪蹄单膝跪地:“罗豹见过大奶奶。”

    甄妙盯了半天,就只看到个脑袋顶,不由叹口气道:“起来说话吧。”

    罗豹站起来,头也不敢抬。

    “这几日辛苦了。”

    罗豹头垂得更低:“都是属下应当做的。”说着把两包猪蹄奉上,“还是温热的。世子说让您尽快吃。”

    “今日有两份啊。”甄妙示意雀儿接过来。

    雀儿就插口道:“大奶奶,一份是世子给您的,一份是罗豹大哥买了给姐姐们的。”

    话音一落,罗豹脸腾的就红了,僵硬站在那里颇有几分手足无措。

    甄妙嘴角弯了弯:“既然这样,雀儿你先把吃食送回清风堂去,你们那份就先分着吃了吧。”

    雀儿欢欢喜喜的应了,接过两包猪蹄就走,走了几步转头问:“罗豹大哥,哪一份是你买的啊?”

    “大。大的那包。”罗豹懊恼的都要撞墙了。

    早知道今日要见大奶奶,他买什么猪蹄啊,真是丢大人了!

    等雀儿走远了,甄妙就扫阿鸾一眼:“阿鸾,给罗侍卫上杯茶暖暖胃。”

    阿鸾端了茶过去,素手纤纤举着:“罗侍卫,请喝茶。”

    她声音轻柔婉转,珊瑚耳坠随着动作一晃一晃打着如玉的面颊,罗豹只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垂着眼谢过了却没接。

    阿鸾见状,把茶杯放到一旁的石桌上,就退了回去。

    甄妙倒是满意的。

    以阿鸾的容貌,又是精心打扮过了。第一次见她的人有这份镇定,已经算是不错了。

    “世子在衙署,吃睡可好?”

    听甄妙提起罗天珵,罗豹的局促就不见了。一一回了她的话。

    甄妙见他言情举止都还不错,暗暗点了头,至于他本人的情况却半句没问。

    这些回头问问罗天珵就知晓了。没必要做得太明显,万一亲事不成,以后也不至于太难看。

    相看的差不多了,甄妙就端了茶:“阿鸾,你送罗侍卫出去吧。”

    罗豹又行了礼,跟着阿鸾离开了亭子。

    甄妙远远看着,倒发现罗豹一直离着阿鸾有一段距离。

    大概等了一盏茶的工夫,阿鸾就折身回来了。

    “怎么样?”

    阿鸾就道:“从头到尾,没有主动和婢子说一句话,眼神也没有乱看过,就是临走客气的道了别。”

    “这也难得了。”甄妙笑眯眯道。

    阿鸾哭笑不得:“大奶奶,您说的什么话!”

    甄妙笑而不语。

    她记得远威候府那位萧世子见了阿鸾还频频失神呢,罗豹见了阿鸾能镇定如常,要不就说明他足够自律,要不就说明他足够聪明。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算是紫苏的良人了。

    “大奶奶要跟世子爷说吗?”阿鸾忍不住问了一句。

    甄妙摇摇头:“要是他看重紫苏,自会跟世子提的,到时候是世子跟我说才是。”

    她家丫鬟都是美人儿,嫁出一个都要心疼一下的,难道还要上赶着不成。

    而且她还要看看,紫苏和阿鸾,罗豹都是见了一面,他是坚持选紫苏呢,还是改变主意呢?

    甄妙一直没有见到罗天珵,直到要去永王府那日的大清早,罗天珵才匆匆赶了回来。

    短短数日,他竟是又瘦了些。甄妙都有些诧异了,忍不住问:“就忙成这样吗?”

    罗天珵露出疲惫的笑:“过些日子就好了。”

    没有人知道,锦鳞卫除了明面上的衙署,还有暗卫的存在,而暗卫就握在他手里。

    最近各方蠢蠢欲动,一些不大方便见人的事,都是暗卫去执行的,再加上他还要掌控国公府那股暗卫,忙碌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二人上了马车向永王府驶去,许是太累了,罗天珵很快就靠着车壁睡着了。

    甄妙悄悄掀起帘子一角看着街上风景,忽然就见一个孩童猛然冲到了马车前面。(未完待续。。)

    ps:感谢蠢萌长颈鹿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票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