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等收拾妥当了,甄妙反倒犹豫了。

    “阿鸾,昨日那事,闹得很大?”

    阿鸾点点头,低声道:“婢子和青鸽一直伺候您呢,原本不知道的。后来到了晚饭时,也没人来请您吃饭,直到过了饭点,王妃那边才派了丫鬟送饭来,婢子就觉得不对劲了,怕有什么事牵扯上您,就去寻了初霞公主。没想到没见着初霞公主,她那院子里的人也说不出的古怪,婢子不敢多打听就回来了。就在刚才您还睡着,一个丫鬟来找了我,说是伺候初霞公主的,初霞公主让她来寻您,让您醒了去王妃那找她。”

    阿鸾说着有些担忧的看了甄妙一眼,接着道:“然后那丫鬟就把大致情况给说了,好让您心里有个数。昨日诗会上的诗是要传阅的,在场的主子们都知道了,王妃后来听说了,虽没有立时发作,心中却极为恼火的,诗会散了后初霞公主就进了王妃院子再也没有出来过。”

    宿醉本就不好受,甄妙觉得头更疼了。

    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在泛着暗香的室内踱了两步,只觉这香腻人的很,开口道:“把窗子打开散散味。”

    阿鸾忙走过去打开窗。

    她知道主子向来不喜欢熏香,只是昨日醉酒,又怕开窗着了凉,只得将就了。

    甄妙就站在窗户口深吸了几口气,砰砰乱跳的心才算平复下来。

    窗外的老树分不清是什么树种,光秃秃的枝桠裹了一层雪毯,太阳初升洒下的光辉清淡耀眼,没了叶子遮掩的老树反倒成了玉树琼枝。

    再远处的飞檐已经辨不出颜色,只是白茫茫一片干净又透亮。

    “这是又下雪了?”

    “是呢,下了一夜的雪。”阿鸾道。

    她昨日忧心出事,倒是一夜没睡好。

    “走吧。”甄妙缓缓吐出一口气。

    “大奶奶?”青鸽揉了揉眼睛,爬了起来。

    甄妙回了头。道:“青鸽,我带阿鸾去王妃那里一趟,你就留在这里吧。”

    青鸽是个老实的,闻言也没多问,只是点了点头。

    阿鸾忙把搭在屏风上的大氅取下来给甄妙披上,主仆二人这才出了屋,由守在这里伺候的丫鬟带着出去了。

    一到了外面,甄妙顿时觉得冷极了,拢了拢衣领,又抱紧了手炉。这才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王妃院子而去。

    一路上遇到的丫鬟婆子皆是恭敬的行礼,以佳明县主相称。

    要是放了昨日,这些仆从恭敬又一本正经的称呼那新得的封号,甄妙或许还有些不自在,可此时她心里压着事,流露在外的反倒是格外的冷淡,这冷淡对下人来说,就是恰到好处的矜贵了。

    本来王府的下人,出去比小官小吏的脸面还大些。这一路上见了甄妙虽恭敬有加的行礼,心里对这便宜县主还是抱着审视挑剔的,可现在那轻慢之心不知不觉就退了。

    有嘴碎些的就议论道:“到底是皇上亲封的县主呢,看容貌气度。倒和真正的金枝玉叶一样了。”

    有对昨日之事隐隐约约知道一点的就叹了口气,心道真正的金枝玉叶,原来也会犯错呢。

    甄妙停在了王妃居所的院门前,抬头望了一眼。

    围墙是青砖砌就。透过镂空的菱形花窗隐约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景致。

    松柏秀梅皆披了银装,唯有一处假山高耸,溪流潺潺。四周竟反常的开了五颜六色的鲜花,远远看去姹紫嫣红一片,倒是分不清是什么花了。

    甄妙压下心中诧异,只能叹一声不愧是以风雅玩乐著称的永王,只看这主院景致,竟不比曾去过的御花园差了。

    “大奶奶,进去吧。”阿鸾提醒了一句。

    甄妙收回了思绪,抬脚进了门,由一个美貌丫鬟引着越往里走,心中越沉。

    就看进进出出的仆从大气不敢出的样子,事情就不大妙。

    甄妙心又悬起来了。

    她甚至怀疑那丫鬟告诉阿鸾让她来一趟,究竟是初霞郡主的意思,还是王妃的意思?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若真有那想的深的,敢大着胆子猜的,会不会猜到她二伯身上去?

    要知道这诗流露的意思太明显了,而初霞郡主逗留在北河一段时日,唯一接触的长者,就是她那谪仙二伯了!

    皇家和亲的公主,与年长她二十多岁的朝廷重臣有了私情,但凡有一点风声传出去,别说初霞嫁到蛮尾的事不成了,她二伯的官恐怕也不用当了。

    这可是天大的丑事!

    甄妙只恨自己当时没有多提醒初霞郡主一句。

    可记得当初她分明洒脱的很,又怎么会出了这种糊涂事呢?

    “佳明——”一个声音把甄妙唤回了神。

    甄妙错愕的看着站在她面前,身材开始向圆球发展的永王,忙福了福身子:“佳明见过义父。”

    永王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佳明啊,你和初霞一样喊我父王吧。”

    甄妙有些窘。

    虽说在大周,认的干亲那完全要当亲的一样走动,可她到底不是土生土长的,还有些适应不来。

    “要不叫干爹也成,叫义父太疏远了啊,我这听着就难受。”永王捂了捂心口。

    干爹?

    甄妙打了个哆嗦。

    还是父王吧,这完全不给她选择好吗!

    “父王。”

    “嗳。”永王一口应下,忽然揉了揉眼睛,“佳明啊,你快去求求你母妃,放了初霞吧。父王是不顶用了,可全靠你了啊。”

    “初霞——”

    永王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你母妃狠心啊,不给初霞饭吃,还打她!”

    看着可怜巴巴的永王,甄妙那沉甸甸的心情忽然就松快了一点。

    这永王也是个奇人了,遛鸟斗狗、吃喝玩乐无一不精,还爱看戏看美人,可他偏偏怕媳妇。

    到现在,就只有初霞和小王爷两个儿女。别说庶子庶女了,连上玉牒的侧妃都没有一个。

    当然通房还是有那么一两个的,但这就不必提了,通房连妾都算不上,主子们用腻了转手送人或者赏给下面的人,都是正常的。

    “你就说你想见初霞啊,你母妃不会驳你的面子的,父王就在这等你们。”

    甄妙点了点头,心中却生了淡淡的羡慕。

    不需要雄才伟略,气度高华。有个这样把自己捧在手心的父亲,真的是极幸运的。

    莫非就是永王太疼爱初霞了,初霞才下意识的亲近年长的男子,于是对二伯有了心思?

    一想到二伯那谪仙的模样,再看眼前宽高差不离的永王,甄妙果断摇头。

    算了,她也不扯理由了,还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靠谱些!

    就在永王火热目光注视下,甄妙进了屋。

    “佳明。你来啦,坐吧。”永王妃坐在堂屋的太师椅上,眉宇间难掩疲惫。

    舌尖打了个转儿,甄妙敛衽施礼:“佳明见过母妃。”

    永王妃怔了怔。随后又浅笑开来:“坐吧,这一路走过来身上凉着了吧,昨日睡得可好?”

    像永王妃这样任是心事万千,半点情绪都不露的贵妇。甄妙是看不出她真实想法的,甚至不知道诗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会不会迁怒她。

    毕竟要不是她昨日认亲。也不会有那场诗会了。

    不过她这县主,包括被永王妃收为义女的事,其实都是皇上的意思,和永王妃的相处,顺其自然也就是了。

    沉吟一下,干脆直言:“母妃,听父王说,初霞惹您生气了?”

    永王妃脸色微沉。

    “我和初霞向来投缘,能不能找她说说话?”

    永王妃嘴角微动,欲言又止,到最后摇了摇头:“罢了。”

    然后吩咐一边立着的丫鬟:“带佳明县主进去吧。”

    甄妙被领着去了暖阁,就见初霞郡主趴在床榻上,听到动静转过头来看。

    二人目光一对上,初霞郡主就拍了拍床榻:“甄四,你可算来了。你们都出去吧!”

    屋内的丫鬟走得干干净净,甄妙忙走了过去坐下,仔细打量一眼,惊讶道:“初霞,你的屁股——”

    “别提了,被母妃打的!”

    甄妙嘴唇动了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真没想到永王妃是个暴脾气,初霞郡主这么大了,居然还对着她屁股下手。

    “那诗——”

    听到这个,初霞郡主脸色一白,眼中闪过愤怒,随后又变成自责,轻声道:“我以前写的。”

    甄妙张了张口,觉得喉咙发涩,声音低不可闻:“我二伯——”

    初霞郡主脸上闪过一抹绯红,低声道:“他当然半点不知道。”

    “呃。”甄妙只觉松了口气,可转念一想,哪怕二伯是无辜的,这样的流言一旦传开也足以把他逼死了,心又揪了起来。

    “那诗我写了也立刻命丫鬟拿去烧了,谁知道——”

    “那丫鬟呢?”

    初霞郡主声音发寒:“死了。诗会上出了那事,母妃第一时间就绑了我的贴身丫鬟们,可秋蝶却在耳房里自缢死了,等发现时身子都硬了。”

    说到这初霞郡主再也撑不住了:“甄四,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那秋蝶是自小陪我长大的贴身丫鬟,她这样害我,我实在想不明白!”

    甄妙拍了拍初霞郡主肩膀:“初霞,这些事都有人会去查的,现在关键是你那首诗,别人会不会胡乱传话……”

    “所以甄四,我有一件事拜托你。”(未完待续。。)

    ps:感谢童鞋们的打赏和粉红。今天柳叶生日,所以挤出时间提前更了,晚上大家别等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