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没有刻刀也可以?”太后有了些微兴致。

    甄妙就从琉璃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取下一支金簪雕琢起来。

    金簪不比刻刀,精细的是雕不出的,她就取了个巧,这里多挖一些,那里细琢几下,不一会儿,一个憨态可掬的小猪就出现了。

    紧接着,顶着蛋壳的小鸡仔、背上挂着几粒小红果的刺猬、笨拙的小兔子就一一被鼓捣了出来。

    这些虽不大精细,因为是水果雕琢的,又是可爱的小动物形象,哄这些女童倒是足够了。

    果然一个个都围过来,一脸新奇的看着。

    甄妙拿帕子擦了手,把花瓜分给孩子们,然后又取下挂在腰间的荷包,倒出几个金锞子来。

    要说起来,几位女童身份尊贵,金银珠宝都不怎么看重,偏偏这几个金锞子,正巧都是那些憨态可掬的动物造型,对比着手上的花瓜,一下子就觉得新鲜有趣起来。

    见几个重孙女兴趣盎然的把玩着花瓜和金锞子,太后似笑非笑:“佳明倒是有心了。”

    能雕出花瓜且不说,偏偏带的金锞子造型和分给几个小丫头的花瓜造型一样,这样一来,这见面礼虽薄些,新奇和心意却是足够了。

    小孩子,可不就图个新鲜有趣吗,要说不是有心准备的,她头一个不信的。

    甄妙莞尔一笑:“几位小郡主不嫌弃就好了。”

    富贵人家常见的金锞子,无非就是花生、葫芦等吉祥物,甄妙每日事情不多,又不爱下棋弹琴打发时间,闲暇时光就鼓捣吃喝玩乐了。

    这金锞子,就是当初看几位小叔子喜欢那小金狐狸,心血来潮描了十余种花样打的。

    除了金锞子,还有一荷包银锞子。都是出门就随手挂在身上的。倒并不是特意准备的见面礼,只是觉得万一有需要拿出来,这么玲珑有趣的金银锞子,比较有面子。

    至于那花瓜造型,她确实是按着现有的金锞子造型雕刻的,就是为了增添几分趣味。

    甄妙默默决定,等回去就再打一批新鲜花样出来。

    也就是在这时,那拿了小兔子造型花瓜的女童忽然多看了甄妙几眼,脆声道:“原来是你!”

    呃?

    甄妙仔细看了那女童一眼,好像有些面熟。只是小孩子总感觉长得差不多的样子,这又是一家子出来的,血缘摆在那里,难免有些相似的地方,一时之间就没想起来。

    还是太后看向那女童,招手道:“蕊儿,来老太太这里。”

    甄妙一个激灵,听了“蕊儿”这个名字,总算想起来了。这不是六皇子家那个熊孩子吗!

    这,这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上次见了这熊孩子,就被坑一把。这次不会再被坑吧。

    “老太太——”蕊儿依偎过去,在太后面前,倒是出奇的乖巧。

    太后面上挂着慈爱的笑容,眼底却没有多少笑意的:“蕊儿。告诉老太太,你什么时候认识佳明姑姑的啊?”

    六皇子在几位皇子中并不出众,蕊儿又是侍妾所出。平日在太后面前没有什么脸面的,她平日虽然跋扈,也知道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并不青睐她,今日见太后这样和蔼的说话,顿时老老实实回了:“是在今年的元宵节上啊,佳明姑姑还送了蕊儿能吃的兔子灯。”

    甄妙总觉得这话一出,太后周身就冷了下来。

    就听太后悠悠问道:“蕊儿是和你父亲一起去赏灯了吗?”

    “是呀。”蕊儿乖巧点头。

    太后掀起眼帘,看向甄妙。

    那目光落在她身上,倒像把她里外看穿似的,有戒备,有震怒,还有嫌恶。

    甄妙也说不清那一瞬间,她怎么就福至心灵的看懂了太后一闪而逝的眼神。

    等她再仔细看时,太后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是眸色更加深沉了,淡淡笑道:“佳明倒是有心了。”

    有心?

    甄妙琢磨了一下,总觉得这话似乎哪里有坑!

    太后示意身后的嬷嬷把赏赐给了甄妙,随后端了茶:“好了,佳明,你府上也忙,不用总在哀家这里呆着了,去拜见了皇后,就早些回去吧。”

    “佳明告退了。”甄妙屈膝一礼。

    等被宫娥领出去,才反应过来,莫非太后这是暗示她以后少进宫?

    她虽不精于算计,对一个人待不待见她,还是能感觉到的。

    心中存了疑问,又想不通究竟哪里惹了太后嫌弃,甄妙摇了摇头。

    算了,反正不进宫,她还求之不得呢,至于太后不喜,那也不打紧,至少大面上对她过得去就成。

    一声轻笑传来,甄妙抬了头。

    六皇子就站在不远处,凤眼狭长,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

    “佳明,刚从太后寝宫出来?”

    “六皇子。”甄妙欠了欠身子,回道,“是呢,正准备去皇后娘娘那里。六皇子这是去太后那里吗?”

    “恩,去接蕊儿回去的。”六皇子挑了挑眉,“佳明,你怎么还叫六皇子?”

    甄妙有些错愕。

    六皇子错身而过时甩下一句话:“要叫六皇兄才对,否则下次,我就和罗仪宾说你失礼啦。”

    甄妙抿了抿唇,总觉得一想到甄静,“六皇兄”三个字就说不出口。

    六皇子似乎看出甄妙的不情愿,居然停住了脚步,笑吟吟地等在那里:“佳明,你也不和皇兄告别吗?”

    真是够了,一个一个的,都是这么任性!

    甄妙垂了头,硬着头皮道:“皇兄慢走。”

    就见那绣着蟒蛇的一角衣袍一闪而逝,脚步声终于远去了。

    甄妙舒了口气,这才随着宫娥往宁坤宫的方向去了。

    六皇子进了太后寝殿的门,就听女童惊喜的声音传来:“父亲——”

    蕊儿起了身子想奔过去,可回头看看太后,又站着不动了。

    太后就道:“小六,蕊儿倒是黏你,难怪每次你都是头一个来接她回去的。”

    六皇子走过去给太后见了礼。笑道:“还不是孙儿没有媳妇儿,不像几位皇嫂,什么时候都方便过来。”

    为了显示不偏不倚,太后是叫每位皇子家各出一个重孙女时不时过来陪伴的,每次自然是皇子妃来接闺女回去。

    六皇子没有娶妻,妾侍是没资格进宫接孩子的,也只得亲自来了。

    提起这点,太后又有些不满,收了笑意问道:“沐恩侯府的飞翠姑娘,还要一年多才出孝吧?”

    提到未婚妻。六皇子还是那漫不经心的模样:“是吧。”

    太后哼了一声:“也不知你父皇和皇后是怎么想的——”

    只说了这一句,又止住了话头。

    毕竟是昭丰帝点头的婚事,当娘的自然不愿意在孙儿面前落儿子的面子。

    太后自知失言,就有些讪讪的。

    六皇子眉眼通透,只略略一扫就岔开话题道:“蕊儿拿的小兔子花瓜倒是有趣。皇祖母,孙儿猜,这是佳明送的吧?”

    没想到提了这句话,太后半点笑意都没了,审视地扫了六皇子一眼。问道:“你遇着佳明了?”

    “是啊,孙儿过来时,正遇到佳明去宁坤宫。”六皇子察觉有异,心里转了无数个弯儿。面上却半分不露。

    他虽不明白太后为何有些不对劲,可却知道,一旦他自己流露什么异样,太后就更多心了。

    可仔细想了想。实在不觉得到底是哪句话说错了。

    太后伸出手,想从果盘里拈一粒梅子来吃,顿了一下转了方向。把茶杯端了起来,抿上一口道:“等会儿佳明恐怕还要去甄太妃那里的,小六,今儿个你就别往太妃那里跑了,让她们祖孙俩好好说说话。”

    六皇子心中一跳,领会了太后那隐晦的意思。

    太后她——不想让自己和佳明多见面?

    想到这里,心口紧了紧。

    太后只是不愿所有宗室子弟和佳明多见,还是不愿自己和佳明多见呢?

    若是前者,倒也好说,佳明毕竟不是真正的金枝玉叶,这种避嫌,虽看似有些过于防范了,倒也有几分道理。

    可若是后者,难道太后以为自己对佳明生了什么心思,还是说太妃那里——

    六皇子出了一身冷汗,旋即在心中摇头。

    那不可能,自己第一次明白真正的心意,都觉得无法面对,很是痛苦了一段日子,太后又怎么可能往那方面去想!

    再说,太后和太妃向来关系不错……

    六皇子又摇头,后宫之中向来是杀人不见血,表面看到的又怎么作数呢。

    “咳咳。”太后轻咳一声。

    六皇子忙回神,笑道:“皇祖母放心,孙儿肯定不会去太妃那里讨人嫌的。”

    太后见六皇子神色清明,脸色这才舒缓了些。

    等六皇子带着蕊儿离开,太后使了个眼色,一个宫娥领着几位小郡主去了暖阁玩耍,内室只剩下太后和那个老嬷嬷,太后这才深深叹了一口气。

    那老嬷嬷打量着太后神情好一会儿,宽慰道:“太后您且宽心,依老奴看,佳明县主倒是不同的。”

    太后斜靠在贵妃榻上,内室光线暗,显得她脸色有些暗沉,声音也低了下来:“馥香,我这心里揪得慌。那丫头随着嫁了人,身段脸庞长开了,是越发和她像了啊。她一进宫,哀家就忍不住心慌。”(未完待续。。)

    ps:感谢肉旦旦、vivimaru、叶亲亲打赏的平安符,感谢童鞋们打赏的粉红。今天早点更,大家早点看完,可以愉快的玩耍了。

    推荐好基友苏子画大大的《富贵锦》:

    她是京都名符其实的白富美,

    肤白貌美身姿妙,医术更是呱呱叫,

    亲爹温文儒雅,亲娘威武豪迈。

    亲娘:女儿,你看上哪家小子了,娘给你抢回来!

    女主:……娘,您确定是高大上的郡主,不是欺女霸男的山大王?

    某人厚颜无耻上前:岳母大人,请来抢我吧!

    女主怒:纨绔,你名声不好,滚!

    一句话简介:这就是彪悍娘亲带着二缺女儿混战后宅,不时有无耻之徒前来插科打诨的故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