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太后窝在榻上沉默下来,浑浊的眼神看起来更加迷茫,似乎沉浸在往事里。

    被称为馥香的老嬷嬷小心翼翼看了太后一眼,大气不敢出。

    她是那件事后唯一没被灭口的人,也是到现在太后唯一能把那段隐秘拿出来说说,缓解心中那份沉重的人。

    可一想到那件事的惊心动魄,还有那里面的肮脏龌龊,她就像是身上爬满了虫蚁,酥酥麻麻的战栗起来。

    她甚至在想,若是当时随那些人去了,一同尘封进永远不会宣之于口的惊天秘密里,是不是更好些。

    “馥香。”

    “老奴在。”

    “帮哀家揉揉额头吧,头又开始痛了。”

    “是。”

    老嬷嬷跪坐下来,熟练的揉捏着太后的额头。

    过了一会儿,太后觉得舒缓了一些,轻声道:“馥香,你说那丫头成了半个宗室女,也算是好事吧?”

    “是,是好事,太后,您就安心吧。”

    太后闭着眼,一直没再睁开,似乎是睡着了。

    老嬷嬷却一直没有停下手,室内光线明明暗暗,不知道多久过去了。

    甄妙从宁坤宫出来,又去探望了太妃,就等了罗天珵一同回去。

    车上,罗天珵就问:“太妃还好吧?”

    他是外臣,自是不好进内宫拜见一位太妃的。

    “太妃挺好的,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美丽。”

    罗天珵低笑出声。

    甄妙踢了他一下:“笑什么?”

    “笑某人夸起自己不脸红呗。”

    “你什么意思?”甄妙眼眯了起来。

    罗天珵凑过去揽着她的肩膀:“大家都说你长得像太妃,你说太妃美丽,不就是说自己吗?”

    甄妙撇了撇嘴:“这有什么好自夸的,长得好又不是我的本事。”

    说到这顿了一下,神情少了些玩笑:“世子,你说,大家都觉得我像太妃?”

    “你自己不知道吗?”罗天珵低了头。在她脖颈上亲了亲。

    “你不要老是乱动。”甄妙推了推。

    “我没乱动。”罗天珵双手举了起来,又出其不意轻啄了一下她的脸颊,这才一本正经的坐好了。

    “世子!”甄妙气恼的喊了一声,总觉得自打那日把事情说开后,某人果断把节操扔了。

    罗天珵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轻咳了一声道:“皎皎,喊我作甚?”

    甄妙瞪着他,见某人一直面不改色,不由气结。

    他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料定自己拿他没法子吧?

    “皎皎?”罗天珵嘴角轻翘。泄露了有些得意的心情。

    “如果你再乱来,我就把你从车上踹出去。”

    罗天珵伸手,果断又把甄妙揽过来,对着唇就狠狠亲了一口。

    “皎皎,你踹吧,我是不怕大家知道我惧内的,到时候别人再请我喝花酒,正好理直气壮推脱了,免得还要费心找借口。”

    “罗天珵。你忘了纪娘子说的话了?”

    罗天珵神情愈发温柔,用手指缠绕着甄妙垂下来的发丝,低声道:“没忘呢,我只是想让你早点习惯我的靠近。那日的事是我混蛋。吓坏了你。可就像你说的,心里有坎儿,总要迈过去不是?现在我们是两个人了,无论以后遇到什么难事。咱们都一起去面对,一起迈过它,好不好?”

    甄妙听着有道理。可心里又不大自在,总觉得自己被忽悠住了,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来。

    罗天珵也不敢再得寸进尺,只是轻轻搂着甄妙,见她这一次没有反抗,心满意足的笑了。

    甄妙僵硬的身子渐渐松软下来,似乎只是单纯的拥抱,她并不反感,甚至在这冬日里,还觉得温暖可靠起来。

    “世子——”

    “嗯?”

    罗天珵似乎是把玩甄妙的头发上了瘾,不停的缠绕在自己手指上,然后起了玩心,与自己的头发一起打了个结。

    甄妙没有发觉,自顾说道:“我发现太后不喜欢我。”

    “是么?”罗天珵收了手放在甄妙手上,笑道,“你又不是金银珠宝,还能人见人爱不成?”

    甄妙抽回手,看着他,正色道:“可我就是觉得有几分奇怪。”

    “哪里奇怪?”

    “大家都可以看出,太妃和太后关系很不错,既然公认我和太妃容貌相似,我很难想象一个人对着两张相似的容颜,会有那样截然不同的感受。毕竟我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不是?”

    罗天珵心中一动,目光灼灼的望着甄妙:“你是说——”

    甄妙轻轻咬了咬唇:“我只是凭感觉这么说的,不一定对,你不要太当真。我是觉得,只有爱屋及乌和恨屋及乌的道理,或许太后和太妃之间的关系,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皎皎。”罗天珵又握住甄妙的手。

    “嗯?”

    “既然觉得太后不喜欢你,以后我们少进宫就是了。至于宫里那些事,我们不要打听那么多。”

    他的皎皎,真是比他想象的要聪明。

    掌握了锦鳞卫暗卫和镇国公府的暗卫,一些上辈子不知道的事渐渐浮出了水面,他居然发觉前世赠他武功秘籍的那个人,是昭云长公主府上的!

    而且他在北河围场失踪,昭云长公主派了不止一批人手过去。

    他不可能相信是因为重喜县主和皎皎是手帕交,昭云长公主只是帮女儿忙那种荒谬的理由。

    天子之家,实在是有太多说不清的秘辛古怪,后来连他都不敢再多查下去了,没想到皎皎的直觉这么准确。

    一个人,前世今生怎么会有这样大的不同呢?

    前世甄氏精明外露,可他冷眼看着,不过是些小聪明罢了,而皎皎平日万般琐事不放在心上,却在要紧事上没有糊涂过。

    有的时候,他真的怀疑她们是两个人。在同样的皮囊里藏着的,是专门为了拯救他而来的灵魂。

    “罗大人——”马车外有声音传来,马车骤然停下。

    甄妙身子一晃,头皮疼得忍不住叫了一声,低头一看,竟是因为两人头发结在了一起,当下脸就黑了。

    罗天珵一脸尴尬:“我就是忍不住打了个结儿——”

    甄妙猛抽嘴角:“马车上你把头发打结儿,你怎么不打自己啊?”

    罗天珵……

    “大人,您在里面吗?”

    甄妙和罗天珵面面相觑。

    “在,何事?”罗天珵咬着牙吐出这句话。迅速的解着头发,奈何越解越乱。

    “衙署有急报,等着您回去处理。”那属下看着纹丝不动的车帘,心中暗叹,到底是上官,这份沉稳就不是他们能比的。

    沉稳的某上官已经手忙脚乱了。

    甄妙不紧不慢的看着,隐隐有些解气,这才从抽屉里的针线筐里取出一把剪刀递过去。

    罗天珵接过去,卡擦一声就把头发剪下来了。

    甄妙懵了:“世子。你剪我的头发做什么?”

    罗天珵沉默一下,吐出三个字:“手滑了。”

    说完迅速沿着结发处把自己那边的头发也剪下,利落的掀开车帘出去了。

    马蹄声渐远,车帘还在轻晃。甄妙这才回神。

    “罗天珵,你给我回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车夫手中马鞭正高高扬起,闻言猛然一顿。疑惑的看着坐在一旁的半夏。

    半夏掏掏耳朵,一脸无辜:“什么?风太大,我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马车里的甄妙喊完了。认命的取出琉璃镜来,把那缕短了大半的头发编好塞进发髻里,又取了备用的一朵海棠珠花别在那里,才算遮掩住了。

    做完这些,扬声道:“半夏,去把后面马车上的阿鸾和青鸽叫过来陪我。”

    主子们出门,总是要带小厮或丫鬟的,只是因为甄妙夫妇同乘一车,跟着出来的丫鬟就坐在了另一辆车里,进宫时,丫鬟不能跟着进去,那车就在外面候着。

    “大奶奶——”片刻后,阿鸾和青鸽掀了车帘进来了。

    “来,咱们打叶子牌吧。”

    直到把两个丫鬟的荷包赢空了,镇国公府也到了,甄妙心情总算舒坦了。

    马车直接驶到了垂花门,半夏在车外喊道:“大奶奶,到了。”

    青鸽先跳了下去,接着是阿鸾。

    阿鸾转了身伸出手想要去扶甄妙。

    青鸽挺挺胸脯:“我来!”然后胖丫鬟直接把甄妙抱下去了。

    在半夏要惊掉下巴的表情中,甄妙淡定的咳嗽一声:“走吧。”

    主仆三人直接去了怡安堂。

    “大郎媳妇,祖母没想到你还有这般造化,以后定要惜福才是。”老夫人叮嘱了一番,又有丫鬟来禀告说外面来了人。

    “什么人?”

    “是四老爷的姨太太和小公子到了,正等在院门外求见您呢。”

    老夫人点点头:“算日子,倒是这两日了。”

    “那婢子去请姨太太和小公子进来?”来传话的丫鬟是院子里的三等丫鬟,心道那位姨太太可真是有钱,刚刚塞给她的打赏顶得上她一年的月钱了。

    老夫人拧了眉:“去和胡姨娘说,先去见过四夫人,再由四夫人领着来见我。还没给嫡妻敬茶,怎么好领到我这来。”

    那丫鬟心中一惊,对那位有钱的姨娘在老夫人心中的地位隐隐有了计较,忙点了点头,躬身退下了。

    胡氏见传信的丫鬟出来,露出亲切的笑容:“这位姐姐,老夫人还得闲吧?”(未完待续。。)

    ps:我是主人昨天偷偷弄的存稿君,大家不要误会更新这么早有双更,主人她庆祝朋友乔迁去了哟。

    推荐雪妖精01大大的《百味记》,字数很肥了。

    穿越成小小农家女,却遭遇被赶。

    面对贫困却充满温情的家,她誓要奋起。

    且看小小农家女如何巧手调制羹汤。

    为你呈现农家珍馐百味。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