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戚氏同样在打量着胡氏。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想,那个代替她这么多年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呢?

    鹅蛋脸,一对酒窝不笑都若隐若现,看着就喜庆灵秀,是和她完全不同的女子呢。

    戚氏心头酸酸涩涩,最终压抑下去化作浅淡温和的笑容:“妹妹一路辛苦了,快坐。”

    说着目光落到阿桃抱着的璋哥儿身上:“这是璋哥儿吧,来,抱到我这里来瞧瞧。”

    阿桃看了胡氏一眼。

    胡氏只觉一口浊气横冲直撞的就要从喉咙间冲出来,冲的她五脏六腑皆痛,强行克制着没有变了脸色,微微点了点头。

    阿桃抱着璋哥儿到了戚氏那里。

    戚氏就温和的看着璋哥儿笑道:“真是个漂亮的孩子。”

    扭头对丫鬟吩咐道:“去把六郎叫来,让他们兄弟见见。”

    又吩咐丫鬟端蜂蜜水给璋哥儿喝。

    胡氏欲言又止,可见一个俊俏丫鬟端着一盏蜂蜜水过来,细致温柔的喂璋哥儿,一贯挑食的璋哥儿或许是路上吃喝不好,这甜滋滋的蜂蜜水倒是喝得有滋有味,就把要说的话忍了下去,随后眼帘一垂,遮掩了几分担忧和得意。

    不多时就见一个五六岁大的男童走了进来,他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由丫鬟牵着或抱着,反而是步伐沉稳的走在前面,一脸严肃,丫鬟垂眉敛目的跟在后面。

    小小年纪,居然已经有了主子的气度。

    胡氏心里一惊。

    这难道就是老爷的长子?

    再看看细弱的像个小猫似的,由丫鬟轻轻揽着喂喝蜂蜜水的璋哥儿,心立刻沉了下去。

    “六郎见过娘。”六郎一本正经的行了礼。

    这些日子娘已经教他学了不少字了,父亲还在给他寻先生,他已经是大人了。

    戚氏见了六郎,笑意不自觉扩大了。冲六郎招招手:“六郎,这是胡姨娘。”

    六郎早就得过戚氏的教导,知道这胡姨娘算是半个长辈,且是弟弟的生母,若是一点尊敬没有,不说父亲不喜,就是他自己,也是失礼的,就立刻行了个半礼:“胡姨娘。”

    他只有五岁多,行起礼来有些笨拙。偏偏做的一丝不苟,看着就让人又疼又爱。

    只是胡氏却没心情欣赏这个,她已经完全被“胡姨娘”那三个字刺得遍体生痛了,在心里把“戚氏”两个字念了千百遍。

    这个女人,她明明说着再寻常不过的话,客气周到,可每一个字都像刀刃似的往她心口上扎!

    “娘,这就是弟弟吗?”六郎背着手,踱到璋哥儿面前。神情严肃的看着。

    璋哥儿年纪小又畏生,见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小人儿不带半点笑意的看着他,当下心中一慌,不自觉扭头去寻胡氏。然后推开喂他喝蜂蜜水的丫鬟跑到胡氏面前去了。

    “娘——”璋哥儿伸手一指六郎,“他是谁?”

    胡氏迟疑了一下。

    璋哥儿还小,对突然间的身份转换是不会懂的,她只是叮嘱到了国公府不要乱发脾气。见了父亲要告诉父亲很想他,若是有人欺负了他也要告诉父亲,却从没提过这对母子。

    在她想来。璋哥儿虽要记在戚氏名下,可以后是要和她过活的,不必和这对母子有太多交集,省得一个不察吃了什么闷亏。

    却没想到,怎么这种情形下,两个孩子的不同反应就显得她的璋哥儿不如那孩子懂事了呢?

    胡氏就这么迟疑的工夫,六郎已经走过来,毫不犹豫的牵起璋哥儿的手,一本正经地道:“我是你六哥。璋哥儿,你这样指着我是不对的,先生会骂的。”

    璋哥儿年纪虽小,也知道好歹了,听六郎说他错了,刚要不高兴的还口,可又被他最后一句话引起了兴趣:“先生?”

    六郎点头:“是呢,先生会教我们做学问,写字,还有做人的道理。“

    “你有先生吗?”璋哥儿瞬间觉得眼前的小男孩比他高大多了。

    六郎脸微红,抿了抿唇才道:“父亲正在给我们找先生的。不过我已经在习大字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璋哥儿扭头看了胡氏一眼。

    胡氏刚要开口阻止,六郎就拉着璋哥儿往暖阁走:“她们女人说话,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了,那样很失礼的。”

    本来因为赶路一直病恹恹的璋哥儿已经被大不了两岁的小大人唬住了,就这么呆呆的任由他牵着走了。

    胡氏大急:“璋哥儿,快来娘这里。”

    说一出口,满屋子下人都看过来,眼中有惊讶还有不屑。

    两个哥儿说话做事,虽然年纪还小,一个姨娘这么心急火燎的做什么?

    不说夫人了,就是老夫人,当着满屋子下人面前,都从不随意干涉公子们行事的。

    用老夫人的话说,儿郎什么都管着,那还不管成个娘们来。

    胡氏被那些目光刺的心里不自在,又恼又怒,对戚氏勉强笑道:“璋哥儿自小身子弱,别过了病气给六郎。”

    “妹妹别这么说,身子弱又不是有病,好好调养着就好了。”

    正说着忽然璋哥儿喊了一声疼,捂着肚子就弯了下去,紧接着,一股难闻的臭味就传来。

    六郎愣住,竟忍受了那臭味蹲了下去,一脸忧心的问道:“璋哥儿,你是不是不知道净房在哪里?你该和我说的,我是你六哥。”

    胡氏嘴唇抖了抖,都要给六郎跪了,冲过去扶着璋哥儿:“璋哥儿,告诉娘哪里疼?”

    六郎皱着眉,一本正经地指点道:“璋哥儿肚子疼,他捂着肚子呢。”

    胡氏……

    “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把哥儿抱起来。”

    这一刻,胡氏强忍着的谦卑早丢了,当家做主的气势扑面而来,跟来的丫鬟婆子们忙涌过来。

    胡氏要把璋哥儿扶起来,可璋哥儿忽然眼一翻。昏了过去。

    “璋哥儿——”胡氏当下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

    原本是玉园的丫鬟婆子们齐齐看向戚氏。

    尖叫声这么大的主子她们可没见过,不对,就是尖叫声这么大的姨娘她们也没见过。

    心里转过这个念头,又想起一件事来。

    国公府现在就这么一位姨娘,啧啧,要不说姨娘和夫人们就是不同呢。

    “含珠,快去请府上大夫来给哥儿看看。”戚氏走过来,示意丫鬟把六郎带到一旁,看了看璋哥儿情况,又对另一个丫鬟含蕊道。“去禀告老夫人,说哥儿一路劳累不大舒坦了,能不能请个擅长儿科的太医来给看看。”

    “是。”含蕊也退了出去。

    胡氏听了戚氏的话,心中却有些复杂的。

    璋哥儿脾胃弱,喝了蜂蜜水偶尔会腹泻的,这事连向来忙碌的老爷都不知晓。

    只是这蜂蜜水是戚氏端给璋哥儿喝的,她没有阻止,也是想给戚氏寻点麻烦,可万没想到孩子竟然晕了。

    胡氏心中隐隐有几分后悔。她当然是疼孩子的,只是没想到后果比往常都要严重,难道是路上颠簸的?

    胡氏悔恨交加,眼圈倒是真的红了。

    “妹妹先莫慌。府上就有大夫的,很快就到了。”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道,“约莫着妹妹这两日要到。我前日已经给老爷送了信,说不准今日也就回了。”

    “多谢夫人了。”

    那边含珠去请示了田氏:“二夫人,新来的小公子身子不舒坦了。我家夫人请冯大夫过去看看。”

    田氏向来管着这一块,闻言就打发婆子去前院请冯大夫。

    不多时,冯大夫拎着个药箱跟含珠去了。

    “大夫,我家哥儿怎么了?”没待戚氏开口,胡氏就一脸紧张问道。

    冯大夫摸了摸胡子,沉吟道:“小公子腹泻昏迷,倒好像是吃了什么不大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胡氏声音拔高,“可是哥儿这一路都没怎么吃东西呀。”

    “既然发作的这么快,应该是刚吃过不久,您们再想想?”

    胡氏凝眉思索,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捂着嘴看向戚氏,欲言又止。

    戚氏反倒大大方方的道:“刚刚哥儿吃了一盏蜂蜜水,可是有问题?”

    冯大夫摇摇头:“蜂蜜水还能缓解肠胃不适,应该不会引起这么严重的腹泻啊。”

    胡氏抿紧了唇。

    这大夫的话倒是无形中助她一臂之力,不过这也难怪,一般这么大的孩子,喝几口蜜水哪有这么大的反应。

    不是蜂蜜水的缘故,如果是蜂蜜水里掺了什么东西呢?

    胡氏就啜泣起来。

    正在这时一个人迈步进来,看着室内情形,微微敛了眉头问道:“茜娘,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熟悉的声音,戚氏和胡氏同时转头望去。

    罗四叔目光与戚氏纠缠了一瞬,又移了目光看向胡氏,见她眼圈微红,皱眉道:“是不是璋哥儿病了?”说着就大步走进来。

    胡氏迎了过去:“老爷,您可回来了,璋哥儿不知怎的就昏过去了!”

    罗四叔扶住胡氏的手,拍了拍:“先不要慌。”

    然后大步走向戚氏:“茜娘,大夫怎么说?”

    胡氏手还没收回去,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戚氏还是那淡淡的眉眼:“冯大夫去开方子了,等会儿过来,您亲自问问。”(未完待续。。)

    ps:加班到晚上十点的人伤不起,还好没断更。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