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入夜时,罗四叔去了西跨院。

    胡氏又要分精神关注卧床的璋哥儿,又要指挥丫鬟仆妇们把带来的物件安置妥当,早累得面色发白,可见到罗四叔抬脚进来的瞬间,眼睛不由一亮,那颗在寒冬腊月里冻得硬邦邦的心总算恢复了点暖意。

    “老爷——”胡氏像个小女孩般,就迎了上去拉住了罗四叔的手。

    西跨院的丫鬟婆子都是从宝陵县带来的,对此并不惊讶。

    罗四叔忍不住叹了口气。

    宝陵县地处偏僻,礼教不如京城森严,胡氏又是商家女,自幼抛头露面惯的,自是不觉举止有什么不妥,他却是知道,这样当众拉拉扯扯,要是被老夫人看到,非拿拐杖揍他不可。

    不过见着胡氏面上那真切的喜悦和温柔,罗四叔心又软了几分。

    总归是在这小院子里,她亦没有嫡妻那样应酬往来的机会,纵是有什么不妥当的,也不必太过苛责了。

    对胡氏,先是救命之恩,后是几年的夫妻相处,又有了璋哥儿,要说罗四叔半点感情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

    眼下的局面虽是阴差阳错,又有胡氏自己的选择,可由妻变妾,他到底是心存了愧疚和怜惜,语气就缓和下来:“先进去看看璋哥儿吧。”

    二人进了西间瞧了璋哥儿。

    “爹——”璋哥儿已是醒了,见了罗四叔满是欢喜。

    看着病弱的儿子,罗四叔有些心疼,伸手揉了揉璋哥儿的头顶:“璋哥儿,吃东西了没?”

    璋哥儿一下子委屈起来:“难吃,璋哥儿吃不下,娘非要璋哥儿吃……”

    罗四叔无奈:“璋哥儿,多吃东西才会好,好了才能蹦蹦跳脱。而不是躺在床上。”

    璋哥儿眼睛一亮:“璋哥儿好了,也能像——”

    想了想道:“像六哥那样写大字吗?”

    他可是记着那个比他大不了两岁的小人儿说起会写大字时威风的样子,就像爹一样的威风。

    罗四叔微怔,随后眉眼间流露出真切的喜悦来,声音越发温柔:“璋哥儿也想和六哥一起写大字吗?”

    “想的。”璋哥儿没有犹豫的点点头。

    小孩子心思单纯,给出的答案总是出自本心。

    罗四叔几乎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看这样子,两个儿子将来或许能相处的不错。

    若是寻常庶子,他根本不会如此关注他的情绪波动,可璋哥儿不同,他从不知道庶子的概念。可来了国公府后,特别是有成了姨娘的胡氏在身边,随着他长大,会越发的体会到他和六郎的不同。

    他怕璋哥儿会迷失,会愤恨,会扭曲,最终伤人伤己。

    这一瞬间,罗四叔甚至是改变了主意,等进了东屋就试探地道:“梅娘。璋哥儿既然要记在夫人名下,就把他和六郎放在一起教养如何?”

    “老爷,您什么意思?”胡氏骇白了脸。

    罗四叔便明白了胡氏的想法,心中长叹一声。说不清是失望还是自嘲,表情淡淡地道:“梅娘,你好好想想怎么安置璋哥儿,再做决定好不好?”

    胡氏用指甲狠狠掐着手心。才没有发作出来。

    是,她以前精明厉害惯了,家里的事老爷也都依着她。可她也明白,今时不同往日了,要是再像以前活得那么肆意,就等于把老爷推到那个女人身边去了。

    “老爷,您知道的,璋哥儿一向体弱,离了我身边怕是不行的,我,我也只有璋哥儿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胡氏抬了头,睫毛微颤:“老爷,您,您是怪我不懂事吗?”

    “不,梅娘,我只是希望你莫后悔。”罗四叔轻笑了一下。

    后悔,她怎么可能会后悔,要是她辛苦生养的儿子对另一个女人感情深厚了,她才会后悔!

    胡氏垂了眼帘,遮住了复杂的情绪,软声嗔道:“老爷,我们许久未见,怎么我觉着,您半点不惦记我和璋哥儿呢?”

    罗四叔叹口气:“没有,我也一直牵挂着你们。”

    “可您——”胡氏咬了咬唇,“现在才接我们过来……”

    罗四叔就笑道:“内宅的事,当然是母亲做主。”

    原来是璋哥儿的祖母安排的!

    胡氏咬了咬唇,想着这段时日在宝陵县苦等的煎熬,暗骂了一声老娼妇,望着罗四叔的眼神就更加委屈了。

    没想到罗四叔又补充了一句:“以后若是咱院子里的事,你就听夫人的。”

    胡氏再次狠掐了自己一下,才没有失声反驳,转了身亲自打水给罗四叔擦洗,二人便安寝了。

    甄妙是在第二日见到了由戚氏领着过来拜见老夫人的胡氏,却没有见到璋哥儿。

    老夫人也问起,胡氏就解释说:“璋哥儿自小身子弱,昨日喝了药,今早还在床上歇着,就没带他过来,还望老夫人莫怪罪。”

    老夫人目光也就是在胡氏面上落了一下,就对戚氏叮嘱道:“哥儿既然身子弱,你就要多上心,要是需要请太医,就直接跟杨嬷嬷说。”

    “多谢老夫人,儿媳知道了。”戚氏微微欠身。

    胡氏愣在当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老夫人这才看向胡氏,道:“胡姨娘这些年照顾四老爷和璋哥儿,也是辛苦了,以后在府里住着有什么不适应的,就和四夫人说。”

    说完就端了茶。

    胡氏怔住。

    居然磕了一个头,就让她走了!

    要知道在宝陵县,她没少和那些商户人家的女眷打交道,有那正妻不得老爷心的,由妾出面应付人情往来的人家也不是没有的。

    可这满屋子的主子,除了那位曾在胡府住过的甄氏,她连一个都没认识,亦没有人给她引见的意思,就这么打发她回去了。

    胡氏顿时觉得特意带的那些给几位哥儿和姑娘的见面礼就是个莫大的笑话,这烧了地龙的堂屋分明温暖如春。她却像站在了冰窟窿里。

    等回了玉园的西跨院,胡氏终于忍不住对心腹婆子哭诉:“嬷嬷,我真傻,真的,我知道做妾难,可没想到竟会这么难!”

    那嬷嬷看着胡氏长大,胡氏是当儿子教养的,就是最艰难的时候都不曾这样崩溃过,见状就心疼地道:“太太,要不咱就回宝陵县吧。现在咱胡家成了皇商了。二少爷也日渐大了,将来您会有好日子过的。”

    婆子口中的二少爷,就是胡氏的小兄弟奇哥儿,今年刚刚十岁出头,留在宝陵读书并守着家业。

    “回去?不能!回去了璋哥儿怎么办?”胡氏拔高了声音,“嬷嬷,你看到没,璋哥儿来了这儿,立马就有太医给他问诊了。留在那偏僻的小城能有什么前程?”

    说到这渐渐恢复了平静:“就是奇哥儿,等我站稳了脚,也要接他来京城读书的。听说京里的国子监最是出人才了,官宦子弟都在里面读书呢。”

    婆子听了也乐了:“先生都说二少爷聪慧呢。想来就是进了国子监,也不会让人比下去的。”

    “所以,就是再难,我也要熬着。嬷嬷。你今日打听的怎么样?”

    胡氏有钱,拿银子开路,哪有撬不开下人们的嘴的。婆子就把四处撒钱打听来的消息捡着要紧的说了:“老夫人多年不管事了,不过几位老爷都孝顺,一旦开了口,是一言九鼎的。府上平日是几位夫人和大奶奶管着家,二夫人田氏之前管了十几年家了,要说根基,自是比其他两房夫人深厚些。但要说这国公府真正的女主人,以后定然是大奶奶了。”

    “就是那个甄氏?”

    “是呢。”婆子左右看一眼,压低了声音,“大房的老爷夫人早就过世了,唯一的儿子承了世子之位,甄氏是世子夫人,而且还是皇上亲封的县主呢。”

    “什么!”胡氏倒抽一口气,有些不可置信,“怎么会是县主?没听老爷说那甄氏是宗室女啊。”

    “就是这次从北河回来,被永王妃认了义女。”

    “这真是,真是……”

    人同命不同啊!

    胡氏脸上闪过羡妒。

    婆子就劝道:“太太,当初大奶奶既然上过胡府的门,就说明和您是有缘分的,她不是还给哥儿做了一顿吃食吗,可见是个心善疼孩子的。”

    胡氏心中一动,道:“嬷嬷,我这刚来,不方便四处走动,你替我跑一趟,把那对赤金如意带上送给大奶奶,就说是哥儿一直惦记她的好,并替我求上次她做的吃食方子来。”

    求方子自然只是个来往的借口,一来二去的若是能和这位县主走得近些,才是主要的。

    胡氏想着笑了笑,嘱咐道:“那位大奶奶面热心善,嬷嬷,她若是态度冷淡,你多求一求,定会成的。”

    甄妙刚把给甄妍写好的信晾干折起来,命青黛连信带补品一起送到侍郎府去,听说玉园有婆子求见,就让人领了进来。

    “老奴拜见大奶奶。”

    甄妙就笑道:“嬷嬷起来吧,不知来我这儿有什么事儿?”

    要说四婶,平日是个安静低调的,还从没派人来过清风堂。

    婆子就把来意说了。

    甄妙很吃惊:“原来不是四婶身边的婆子啊!”

    谁没问清楚就把人放进来的,回头扣她月钱!(未完待续。。)

    ps:感谢兰灵狐打赏的和氏璧,现在一看到和氏璧,我的心就在滴血。感谢lcy8382打赏的香囊,感谢猫游记人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祝亲爱的童鞋们平安夜快乐。今天是我和老公在一起九年纪念日,我却在苦逼的码字,呜呜。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