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婆子脸上笑容一僵,随即想起胡氏的叮嘱,又是满脸堆笑:“大奶奶,老奴是胡……胡姨娘身边的管事嬷嬷。哥儿身子弱吃不好,知道您心善,是个疼孩子的,我们姨娘这才厚颜打发老奴来跟您讨个方子。”

    甄妙走到临窗桌案前坐下,提笔写下一张饮食方子吹了吹,递给侍立一旁的阿鸾,看也没看那婆子一眼,开口道:“也是我疏忽了。阿鸾,你把这饮食方子给四婶送去,记得跟她说一声,以后要是再需要什么,早点跟我说就是了,她做婶子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说完这才看向婆子:“怎么能让姨娘操心哥儿的事呢。”

    婆子僵着嘴角,哆嗦了半天才把那对赤金如意奉上来:“这是我们姨娘的一番心意,谢谢大奶奶曾经照顾哥儿的。”

    甄妙摆手:“嬷嬷快些收回去,当日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现在璋哥儿成了我小叔子,那就更是一家人了,哪有什么谢不谢的。这些胡姨娘还是要好好收着,将来买脂粉打首饰什么的,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婆子气个倒仰。

    这大奶奶什么意思,咒她家太太不得宠,只能靠变卖私财过活吗?

    甄妙没理婆子尴尬的样子,冲百灵使个眼色:“百灵,还不快送嬷嬷出去,胡姨娘初来乍到,身边哪能离了人呢。”

    “是。”百灵笑盈盈应了一声,“这位嬷嬷,请随我来吧。”

    然后就把那对赤金如意塞进包袱皮里,塞到婆子怀里。

    婆子刚想再说什么,就见甄妙起了身,利落的转头进了内室。

    婆子又羞又恼,还不敢多说什么,只得一脸尴尬的抱着赤金如意随着百灵出去了。

    刚出了月亮门。就听到后面不知哪个小丫鬟啐了一声:“呸,一个姨娘身边的婆子也敢往大奶奶面前站,多大的脸呢!”

    “嘻嘻,人家脸不大,但挡不住脸皮又老又厚啊!”

    一个轻盈的女声传来:“行了,你们是大奶奶院子里的丫鬟,别学那些小门小户出来的,逞些口舌之利上不得台面!”

    几个小丫鬟吐吐舌头,讨饶道:“百灵姐姐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婆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月洞门口。却窘得连头也不敢回,狼狈的跑了。

    又有个年纪小些的丫头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几位姐姐,你们瞧见没,那婆子跑得飞快,好大一双脚……”

    “都很闲是吧,快点扫雪去!”百灵训斥了一声,小丫头们这才一哄而散。

    百灵进了屋,跟甄妙禀告了一声。

    甄妙正吃着纪娘子开的方子熬好的药,闻言把药碗一放。道:“守门的丫鬟婆子扣一个月的月钱,让她们记着,以后再来人先问清楚再说。”

    她或许不精通后宅的争斗,但却明白。只有各安其分,才会少出乱子。

    甄妙又端起碗喝药,药才喝完不久,百灵又进来禀报道:“大奶奶。老夫人那边来人,要您过去一趟。”

    这个时候叫人过去倒是奇怪,甄妙心中好奇。面上却不露,由着丫鬟们给穿好了大衣裳,这才去了怡安堂。

    刚进门,就听到女子低低的啜泣声,甄妙快速扫了一眼,就见罗二老爷垂首立着,田氏坐在老夫人下首抽泣,一个青衣女子背对着她跪在地上。

    许是见甄妙来了,田氏哭声一停,难掩幽怨的看了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绷着脸:“你们也别怪我叫大郎媳妇过来。这个家,早晚还是要交到她手中,现在不多听听多看看,将来是个糊涂的,不是像你们一样,给我再多添几笔糊涂账!”

    罗二老爷扑通一声跪下来:“儿子惭愧!”

    田氏有些不甘愿的跪下:“媳妇惭愧。”

    老夫人抄起手边放在炕上的小桌几,冲着罗二老爷就砸过去了。

    罗二老爷不敢躲,那小桌几就从他额头堪堪擦过,棱角把额头挂出了一条浅浅的血皮。

    小桌几摔在青石地面上,发出巨响,却没有散架,反而滚到了甄妙脚边。

    罗二老爷这才后怕的颓然坐到地上。

    甄妙低头看看还在打转的小桌几,又看看脸色发白额头刮破一点皮的罗二老爷,望向老夫人的眼中只有崇拜了。

    这老太太,砸人太准了,既吓唬的罗二老爷没了气势,又不至于把这败家子打残了。

    干得漂亮!

    自从窥见了罗天珵的秘密,她对这夫妻俩是彻底没有好感了。

    她也没啥大追求,讨厌的人不高兴,她也就高兴了。

    甄妙小心翼翼绕过小桌几,走到老夫人身边跪坐下来,替她顺着气:“祖母,您别急,有什么事都慢慢说。”

    老夫人居然也真的恢复了波澜不惊,看着罗二老爷的目光满是失望:“老二,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沉稳的,在你大哥走了后,这些年来,这个家都是靠你撑着。可你看看你现在给晚辈做了什么榜样?一个外室接一个外室的养,是要混乱我国公府的血脉吗?将来这外室大了肚子,孩子国公府到底是认,还是不认呢?”

    外室之所以地位低贱,也就是因此。她们不是住在隔绝了男仆外人的二门内,往往是随意置了民宅养着,男主人又不可能天天去,说句难听的话,谁能保证孩子一定是男主人的呢?

    外室生了野汉子的孩子,最后被接回去当公子哥养着最后闹出笑话来的情况不是没有过。

    “儿子,儿子错了。”罗二老爷看了一直笔直跪着的青衣女子一眼,咬了咬牙道,“只是儿子这个年纪了,也是怕小辈们笑话,这才不得已置了外室。母亲,求您答应让儿子把嫣娘收在房中,从此儿子定然不会在外面乱来了。”

    甄妙顺着罗二老爷的目光仔细打量了青衣女子一眼,不由暗叹一声。

    这样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人儿。竟是从未见过的!

    甚至和太妃比起来,是另一种毫不逊色的别样的风骨美丽。

    她真的很难相信,罗二老爷能祸害上这样的美人儿,有这样的美色,就是进宫当个娘娘都是可以了。

    要知道当今正得宠的吴贵妃,也不过是平民女子出身罢了,也难怪罗二老爷能扯下老脸护着了。

    老夫人心中同样是暗骂一声冤孽。

    这样的姿色,纯粹就是祸水,可看老二这样子,显然是真的上心了。要是还像前一个外室那样打发了,恐怕换来的就是母子离心,夫妻反目了。

    堵不如疏。

    老夫人抬抬手:“红福,把嫣娘先送到馨园去。”

    罗二老爷脸色一喜:“多谢母亲成全。”

    “老二!”老夫人重重杵了杵拐杖,厉声道,“不过是个通房,说什么成全不成全,你再胡言乱语,我打断你的腿!”

    罗二老爷顺着老夫人的话连连称是。一颗心却随着嫣娘飞远了。

    田氏死死咬着唇,都尝到血腥味了才没让自己失态。

    她想到了老爷又被外面的女人迷住了,却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个这样的绝世佳人。

    老天爷一定是嫌她前面几十年日子过得太舒坦吧。才弄来这么一个妖孽揉搓她!

    这一次,她定要看牢了这女子,看她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行了,老二。你也出去吧。”老夫人不耐烦地道。

    等罗二老爷一走,老夫人半闭着的眼睛就睁开了,望着田氏:“田氏。你可知道自己糊涂在哪里?”

    田氏垂了头,当着甄妙的面说出来,脸上火辣辣了的:“媳妇不该闹腾到老夫人面前来。不过是一个外室,领了回来放在院子里养着就是了。”

    她原本是这么想的,可是看到那女子的容貌,却没法淡定了。

    弄到老夫人面前,是隐隐抱着希望,老夫人能出面把这女子远远发卖了的。

    老夫人闭了闭眼,低不可闻地道:“蠢!”

    田氏离得远,没有听清,甄妙就跪坐在一旁给老夫人捶背,却听得一清二楚。

    “田氏,之前那个淑娘,姿色平平,性子柔软,你容不得,当街闹起来,老二官降了,淑娘也落了胎发卖了。现今这个嫣娘,生就一副招祸的模样,你却巴巴寻过去做什么?”

    田氏嘴唇嗫嚅了一下。

    “你要是个警醒的,见着嫣娘这模样,就该装作不知道。外室就是无根的浮萍,将来她撞见了哪位贵人被收用了,老二能奈何?”

    这话如醍醐灌顶,把田氏给浇醒了,不由大为懊恼。

    是啊,她要是沉住气,过些日子使个手段让哪位贵人撞见嫣娘,可不就是两全其美了!

    “老夫人,我,我——”田氏一时又悔又恨。

    老夫人冷笑一声:“现在你把她弄府里来了,难道还指望像打发淑娘那样打发她走吗?那样别说别的,你们夫妇的情分也就到了尽头了。你们年纪大了,我懒得多管,可毕竟还有二郎、三郎在呢。”

    田氏颓然倒地。

    老夫人叹气:“你管着大半的家,二郎、三郎马上又要娶妻生子了,也不必就盯着一个通房像斗鸡眼似的。等老二新鲜劲过了,这人又放在你院子里跑不了,他也就慢慢淡了。”

    毕竟不是十几岁的少年郎了,还能痴痴守着一个通房不成?

    老夫人挥挥手,让田氏下去了。(未完待续。。)

    ps:感谢xuan20052005、羽若闻香、萧振宇、书友0908101139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诸位,祝大家圣诞快乐。早点看了文,早点玩耍去吧。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